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伟时:在首届中原论道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5日 转载)
     各位老师、各位先生,非常感谢大家来听这一次的大聊天。
    
    今天有四位人发言,从年龄来讲我最大,从学问来讲,后面几位先生比我更大。但是为什么我先讲呢?因为中国文化好象是尊老,按年龄为序,所以我是第一个发言。
    
    我想讲的第一个是,非常感谢大家的听讲。我听说有一些朋友今天早上5点钟才赶到这里来了,更多外地的朋友昨天从四面八方来到了郑州。他们都是饱学之士、很有学问的人,愿意来这里听我们四人讲话,我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社会转型的几个基本问题。中国讲社会转型有100多年了,究竟中国为什么这个路走得那么坎坷?在世界历史上,很少有一个国家100多年还没有完成现代化的历史任务,原因在哪里?很多人都在探索这个问题,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想这100多年的历史概括起来,妨碍我们转型的有三个问题,三个主要的障碍。
    
    第一,民族主义。
    
    第二,民粹主义。
    
    第三,专制主义。
    
    在具体讲这三个问题以前,我想有一些基本的事实要先明确。我们讨论这三个问题,必须首先记住一个,19世纪到20世纪,我们有一个数字一定要永远记住,中国人非正常死亡2亿人以上。19世纪非正常死亡1亿人以上,这个数字怎么算出来的?到1850年的时候,中国人口达到4.3亿人,这一个峰值一直到20世纪初才恢复,太平天国战争熄灭以后,中国人口减少了1亿2500多万人,这是一个数,要记住,其中侵略者洋鬼子杀我们的很少,一个零头都不到,加起来恐怕是几千人。20世纪又是1亿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你记住两个基本事实就知道了,抗日战争2500多万人死亡,三年内战死了多少人?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们准确的数字,恐怕是几百万人,三年大饥荒3750万人。你算算吧,三年大饥荒加上各种政治运动,那个更加没有算清楚,至少我没有去研究。光是文化大革命,我们官方的出版物,经过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审查的一个出版物,披露文化大革命非正常死亡人数200万,是不是200万?反正最少这200万。准确的数字可能要几十年以后才知道。
    
    我自己在文化革命中下乡劳动过。一个多礼拜前广州的报纸报道说,假如你坐京广铁路到韶关以后,会经过坪石附近有个地方叫天堂山,一个多礼拜前广州的报纸就说这个地方多美丽,空气多么好,一讲起来我就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中山大学大批教工就下放到那边劳动,从开路到搭茅棚。其中有一个非常难忘的事情,那里的农民告诉我们,这里有两个坟地,两个坟地是什么呢?就是当时他们将所谓五类分子全家抓起来,杀了,杀光就在那里埋,连小孩。这是全国范围内所谓消灭阶级斗争,将阶级斗争那些人、可以怀疑的对象杀掉,以为将地富反坏右杀光了,阶级斗争就消灭了。非常惨痛的教训!北京郊区有、湖南有、广西有,到处都有。
    
    现在回过头来讲,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中国人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现在我们还没有实现现代化,这是一个我们永远要记住,讨论社会转型不要忘记两个1个亿,19世纪1亿多人非正常死亡,20世纪1亿多人非正常死亡。第二个基本事实要记住的,就是前天圣诞节那一天,也是苏联解体20周年。71年的苏联历史是人类灾难史,这个灾难史历史已经做出结论,原因在哪里?建议大家好好看一看苏联共产党中央最后一任的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写的《一杯苦酒》,里面有很详细的论述。我想讲的就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历史跟苏联这段历史是密不可分的,我们要在这两个基本的事实、基本的格局这样的基础上讨论中国社会的转型问题。
    
    一个有几千年文明史的东方大国,为什么在18、19世纪以后,路走得那么坎坷?当西方世界18世纪一再到中国叩关,希望跟中国平等、自由来往的时候,我们采取拒绝的态度,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会引出以后一系列的问题?这里第一个问题、第一个障碍是民族主义。
    
    我们有悠久的文化、悠久的历史,这个是好事,但是另一方面带来一个大的包袱,认为自己是天朝大国,自满自足的拒绝外来文化,那这些故事大家听的太多了。我们要讲的是什么呢?近年来国内外有新的问题提出,好多人在所谓尊重各民族、尊重多元文化那样一个借口下,再次提出一个问题,认为中国或者东方国家其实不落后的,之所以有后来的故事,主要是西方列强侵略。
    
    
    
    不但中国有些学者这样认为,西方有些学者也这样认为,其中一个有代表性的就是美国学者中有一个中国名字叫彭友兰的,有一本书叫《大分流》,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论点。他说假如历史到1820年也就是19世纪20年代停止的话,在此之前的300年,我们看到的是东方的辉煌成就,是东方的人口在发展、在增加,经济和生活水平在稳步提高。这个判断对不对?从经济上来讲,是不是说假如没有列强侵略,东方是一个很美好的世界,中国是很强盛的一个国家?由于这30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一些人也开始讲,中国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历史上就是第二大甚至第一大经济体。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呢?一方面可能有些根据,因为在自然经济条件、农业经济条件下,人口和劳动力是决定性的,那个时候中国经济跟世界各地比起来差距不太远,这个完全是可能的。但是另一方面,假如我们认真研究过历史的话,就不能回避,我们中国文化从根子上有好的地方,有独特的成就,但是另一方面也有很多根本性的缺点。
    
     比如中国人的思维根本就缺少实证精神,没有逻辑习惯,所以利玛窦到中国以后,就说中国人不懂逻辑规则。这个是不是对中国文化的诬蔑?其实不是,形式逻辑在中国、在先秦没有形成系统理论,有的话是一些零星的思想材料。中国没有形式逻辑,完整的理论没有,是外来的东西,后来传进来的。这个不关系到价值判断。由于这样一个根本性的要点,影响到以后整个科学技术、文化的发展,也影响到经济的发展。所以当《几何原本》全本翻译过来的时候,由曾国藩作序,叫他的儿子曾纪泽代笔,曾纪泽就提出这样一个情况:说中国有数学,有九章数学,但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没有上升到完整的几何理论,中国没有出现象《几何原本》这样的数学著作。而且这不单是一个学科,我们有完整的政治学吗?在先秦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完整的语法?没有,语法是后来19世纪末才诞生,以前的不完整。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济是什么样的?宋代的农业生产水平跟西方差不多,都是一个农户大致上生产2000多公斤的粮食,但到后来差距就越来越大了。到了18世纪,差距一倍。更准确的是以能源的掌握、使用为标志,在18世纪的时候,中国所拥有的能源、使用的能源以每年算比欧洲的水平差一半,比英国的水平差五倍,所以说经济上是落后的。你不承认,还讲中国传统多么伟大,不去反思我们的传统文化究竟有什么缺点,会带来很多不应有的损失。
    
     经济上是这样,文化上怎么样? 文化上19世纪为什么中国一再落后?中国不是现代化的原生国家,但是从世界历史上来讲,给中国提供了机会,但是我们一再留级、考试不及格,我们现在是留级五次的劣等生。19世纪现代文明叩关,当然它很粗暴,但是它文明比你高,那是现代文明,吸收了东方文化的成就,出现了西方文明要求跟中国交流,中国拒绝了,拒绝的原因不说,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有,非常荒诞,结果呢?日本明治维新在经济上前进了,所有中国人认为阻碍中国发展的什么治外法权、租界、外国驻军,所有中国人不能忍受的,日本人都有,都忍受下来,然后通过自己的一再改革全面向西方学习,慢慢从90年代开始,通过谈判逐步收回主权,最后一个不平等条约是跟荷兰有关的协定,在1910年才废除。
    
     中国人怎么样?杀洋鬼子,不好好改革自己。高峰就是义和团事件,其他教案就更加不用说。每十年打一次大仗,其中只有一次是内战,太平天国跟捻军,每十年一次,很惨,就是要维护所谓中华上国那样一些虚名。所以我说民族主义是障碍中国现代化的主要原因,我想这个是站住的。
    
    好了,20世纪义和团事件以后,连慈禧太后都决定要向西方学习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一再波折,第二次留级是清末新政,辛亥革命冲掉了。辛亥革命以后给了中国又一次机会,从制度上来讲我们今天想要的都有了;政治上三权分立的现代政治制度有了;教育方面以学术自由为中心的现代教育制度有了,司法独立,有;言论自由,有;就是不能稳定下来。结果在苏联的支持操纵下面,国民党夺权,所谓北伐,共产党支持他,跟他合作,结果造成稳定不了。北洋时代经济在发展,中国的主权在收复,过去我们讲的北洋军阀是卖国政府,这是骗人的,是国民党制造出来的谎言。我专门有文章讲这个事,叫《辛亥革命的终结》,终结在什么时候?1926年4月20号段祺瑞宣布下台,他挽救共和的最后努力完结了。什么人将他赶下台?国民党,冯玉祥的国民军,背后是苏联,当然也有张作霖,等等。国民党上台以后就建立了苏联式的党国体制,我们以后就要从党国体制下再恢复现代政治、现代学术文化等等。历史给了国民党机会,他在经济上也有所成就,在政治上1946年由于各方面各种势力的努力,中国有了一个政治协商会议,达成了一个和平建国的纲领,正确的决议,主要问题都解决了,还留下一些问题。但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这两个拥有武装的政党,都在想怎么将权利夺到自己手上,就是没有将制度的建设、现代制度的建设摆在第一位,结果一个很好的建设中国的蓝图丧失了。
    
    后来就有悲惨的故事了。三年内战再加上人民共和国最初的30年,国民党留级了,历史给了共产党机会,人民共和国,但是前30年我们又走错了路,学了苏联那一套,然后后30年才逐步从那边走出来。现在还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就在这个时候,大家要注意到思想文化领域出现了一个新的民族主义的浪潮,对中国传统文化不能说半个“不”字,说了半个“不”字就说你是卖国贼、汉奸。甚至有一些人极端到连对国民党、孙中山也不能说有什么缺点。那个思想水平到什么程度呢?还不如民国初年,民国初年没有人把孙中山当一回事,批评孙中山是非常平常的事,很少人叫“中山先生”,只叫孙文,他自己签名也是孙文。当时报纸都这样说他“大言无实”,讲大话,不实在。你看看他的建国大纲,他要在十年内修20万里的铁路,不知道他是以华里算、英里算还是公里算?按华里算吧,就10万公里,经过了100多年了,中国现在才8万多公里铁路。那时报纸说当时他计划要修6条路到现在的乌鲁木齐,要修多少条铁路到拉萨,都是乱画的,喜欢怎么画就怎么画。但是现在要讲孙中山半个“不”字,有些人就跳起来了。一个历史人物为什么不能评论?所以1929年胡适讲了一句话:“上帝可以批评,为什么孙中山不能批评?”在对待文化问题上,对待新文化运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不说国民党是反动的。为什么我们有些人现在还要维护国民党那些反动措施?
    
    现在一些人讲,好了,儒家了不起,有儒家宪政。世界上有这样的宪政吗?有这样的宪政就好了,我们的会也根本不用开了,根本就没有那些东西。说康有为是19世纪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是吗?戊戌变法所以失败康有为要负很大的责任,太莽撞了,没有经验。要是那还是由于经验不足造成的,后来他的《大同书》开始胡说八道,特别到民国以后,他办《不忍》杂志。当时民国因为有一个言论自由的环境,很多人草拟宪法,在1949年以前所有的官方、民间草拟的宪法来看,最糟糕的是康有为草拟的还有国民党草拟的五五宪章,天坛宪法草案,还有康有为草拟的那个宪草,那是最糟糕的。
    
    但是我们还要鼓吹那一套,还要用那一套来看人,对吗?在思想文化问题上抵抗民族主义,就要回到马克思的一段话。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里面有一些观点因为时间的变迁,现在已经不适用了,这个一点也不奇怪。但是有一个观点非常重要的,是到现在我们还是要记住的。他说,自从资产阶级创造世界市场,在世界市场逐步形成以后,所有的物质产品和精神的产品,都要放到世界范围内去竞争。不但是物质产品要在世界上竞争,特别是精神产品也要在世界市场上竞争,变为世界人的公共产品,是大家都能够享受的,但是是好是坏,要在世界范围内去鉴别。我们恰恰在思想文化问题上就没有那种心态,关起门来自吹自擂,而且不准讲西方有什么好东西。
    
    有一位学者拥有很多资源,申请了大把资金,然后搞了一个跨文化的研究,出了一个跨文化的丛书,变为一个影响很大的活动。但是他在里面讲了一个什么东西呢?所谓跨越文化,他提出这样一个论断,所有理性、自由、民主、法治这一套,你要跟西方的实际行动联系起来,同一时间他们在侵略,这种情况下所有这些东西都是西方骗人的工具。到现在白纸黑字还在宣扬这一套,我们能接受这一套吗?这一套恰恰就在我们的官方和民间都有市场,我们就是不是真正具备马克思那样的胸怀,我是世界公民,马克思就这样讲,康德也讲我是世界公民。要在世界范围内用世界的眼光观察一切,我们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以说,一直到今天民族主义还是我们的一个危险。障碍中国现代化这是第一个障碍。
    
    第二个障碍在哪里?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他以所谓多数人、人民的名义来发言,甚至以劳动人民、工农的名义发言,给我们带来很多阻碍了我们中国社会发展的机会、道路。
    
    那这样一个民粹主义,从历史上来讲,一个很鲜明的口号是“打倒列强,打倒帝国主义”,对吗?又对又不对。象日本帝国主义这样侵略我们,能不打吗?从九一八事件以来,特别是八年抗战,那是非常伟大的一个反抗,抵抗侵略,这是正义的事业,完全没问题。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笼统地讲“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列强”,19世纪的那个打倒,有些是我们自己惹人家,应该是和平解决的问题我们制造了让人家进军的机会,详细的不讲了,“打倒列强”这个口号最盛的时候,是20世纪20年代,但这是一个时代的错误。刚才我讲了,一个东方国家要摆脱列强的侵略、奴役、侵害主权,应该走什么道路?日本是一个典范。除了这个以外笼统讲打倒列强很不策略,一下子能打倒那么多帝国主义吗?好象慈禧那样很勇敢,一天就宣布跟10个东西方国家包括日本在内的国家宣战,1900年就是这样,那是打倒列强,结果怎么样呢?这是一个。
    再看20年代这样一个口号的提出,完全是在苏联影响下,所谓列宁的《民族殖民地提纲》那个影响下提出来的。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一件事,从中华民国成立以后,列强跟中国的关系慢慢在起变化,这个变化在哪里呢?就是进到二零年代以后,1921年末1922年初,华盛顿九国会议形成了一个新的对中国的体系,这个体系有什么特点呢?就是由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以来慢慢形成一个新特点,那个特点就是要在维护中国的独立和主权的基础上,放弃划分势力范围的政策,逐步维护中国的主权、归还中国的主权。这是一个大的变化,只有日本不接受,所以后来有三零年代的侵华战争,但其他国家是慢慢实现的。
    
    这一个大变化,大家可以看一本书,台湾有一个学者叫唐启华,写了一本书叫《在反对帝国主义口号下的北洋外交》,其实北洋外交是中国收回主权、维护主权的一部外交史,跟过去国民党所说的卖国政府完全不同。你看这本书就清楚了。华盛顿会议就将1919年我们五四爱国运动里面提出的山东问题基本上解决了,山东主权基本上还给中国,然后关税自主权在段祺瑞1924年11月上台后,在他主持下召开关税会议,也基本解决了,达成了1929年1月开始归还关税自主权的协议。司法主权也是北洋政府时代开始收回的,而且提出来只要中国的司法能够达到现代水平,将治外法权取消完全没问题。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鼓动打倒列强、打倒帝国主义,这里面一方面可以说体现了中国人要求独立那种非常崇高的感情,但是另一方面从政治上来讲,它比较不成熟,没有判断当时的实际情况,在这样一个实际情况下面我们上了苏联人的当。受了他的错误思潮影响,那这是一个。
    
     到现在为止这个情绪还影响着现代中国人,我们现在动不动就是用“打倒帝国主义,你这个是侵略中国”那样一种心态看待中国和美国、日本等等列强的关系。其实现在世界正在走向一体化,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范围下,中国人怎样自处、怎样在这里面发挥应有的作用。包括对日本、对美国,很多认识问题都有误区,这是一个。另一方面对内,那个民粹主义很激烈的集中在对待财富、对待富裕阶层那样一个态度上。
    
     19世纪、20世纪中国之所以不能实现现代化,很重要一条是中国的产权保护,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不重视。从学理上讲,制度学派提出一个问题:社会转型。为什么西方社会转型比较顺利,中国就不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对产权的保护怎么样?19世纪中国之所以不能发展起来,很重要一条,不让商人自由发展自由经济。当时外国输入中国最多的商品是两项:一项是鸦片,一项是棉纺织品。但是中国商人申请办棉纺织厂,清政府就是不让,中国就发展不起来。到很晚才让中国商人得到自主经营的权利,是1895年《马关条约》以后的事。《马关条约》是不平等条约,但是其中有一条对中国也有利,就是规定日本的臣民可以在中国的口岸里面自自由设厂制造各种商品。日本人行,根据这条其他列强也可以,所谓互惠协定,他们都能够得到。那中国人给不给?那时也给了,在此之前不给中国人。还有一个航运也很重要。很多商人特别是广东商人,很早就提出来我买轮船,办理沿海交通行不行?清政府不批准。到了后来很多所谓外资企业、外国轮船其实是假洋鬼子,都是中国资本挂着外国人的旗子。为什么会这样?没有经济自由。
    
    再看我们人民共和国六十多年的历史,为什么中国人那么穷?没有经济自由。而且有一个理由是非常富丽堂皇的,消灭资产阶级,消灭剥削。中国20世纪的灾难很大程度上就是这样。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里面就有一条,清楚写着“消灭资本主义”,这个是二十世纪灾难的重要根源。但是我们到现在还是这样,还是有那种情绪。假如说现在讲贫富差距很大,大家一定说对,这个是最大问题。是不是最大问题?网上有一条消息说,5%甚至是2%的人支配了中国90%的财富,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官二代,是太子党,很多人转这条消息。是吗?根本就是假消息,怎么证明银行存款里面,大部分都是官二代的。
    
    怎么样认识财富?在中国是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应该讲财富这个东西是社会前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力,中国的富人跟世界上的富人,或者中国的资产阶级跟世界上的资产阶级一样,是历史的创造者,不应该是被消灭的对象。而且这个历史的创造者,这个资本家,不但拥有资金的那些人是资本家,西方经济学者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叫做“人力资本家”,越来越多社会阶层理念有一大批人会变为“人力资本家”,我掌握了专利、掌握了技术、掌握了发明,就是一种资本。中国当然有贫富差距悬殊的地方,但是这个差距你不能从民粹的角度来解决。怎么消灭?根本途径是提高劳动者的素质,你给他教育、给他自由,选择职业的自由,当他的技能提高以后,他资本的价值越来越高,他在市场上博弈,他的份量会越来越大,贫富差距就会慢慢缩小。再加上政府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要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医疗制度等等,假如有这套公共服务系统来保障最低收入那些人的生活,包括建立廉租房的制度、教育免费等等,贫富差距会慢慢缩小。在此以前都是应该自由竞争的问题。你怕什么?但是很多人以讹传讹,都说这个应该是中国现代化的障碍,根本就不对。假如中国有更多的老板、更多的富人,有100个王永庆,中国就非常好了。我们就是对财富有一种敌视的心态,这个民粹主义是不能接受的,而且是危害中国,到现在为止还在危害我们。
    
    
    从更深层次考虑,这里有个重大理论问题:现在世界上,还有没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有吗?是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多还是香港台湾的社会主义多、美国的社会主义多?想一想,其实每个人都知道的。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20世纪三零年代世界经济大危机以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已经是慢慢融合。这个融合的结果是出现了以“罗斯福新政”为代表的一种新的思潮。他的“四大自由”就是一个新的标志,既总结了文艺复兴以来的那些成就,又总结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恶斗的成果。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这个是文艺复兴以来的;问题在后面两个自由,不予匮乏的自由,大家最低生活得到保障的自由,不担心匮乏的自由——社会主义。免于恐惧的自由,是针对斯大林的专政社会主义主义乱杀人,针对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屠杀犹太人,那样总结出来的。这四大自由是联合国宪章的思想基础,又是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和1966年的两个人权公约的基础,中国政府都承认、都签了字的,97年、98年先后在联合国两个人权公约上签字,都接受了,那个接受实际上是接受了什么东西呢?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融合了。
    
    我们的计划,农村实现低保以后,农民60多岁以后一个月可以拿到55块钱,台湾多少?6000块台币,现在说提高到7000块,等于1000多人民币,我们是55块。没办法,你那么穷,他平均收入2万多美元,我们只有三千多四千美元,你斗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没有办法斗啊。现在就要改革发展我们,其他都是废话,但是我们就是相信这些废话。假如我们知道20世纪四零年代以后两大变化:一个1945年以后,中国反对帝国主义的任务完成了,因为1943年所有不平等条约都废除了,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根本“打倒帝国主义”的任务就没了。然后呢?直到30年代以后,世界上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的斗争完了、结束了、融合了,40年代他们已经融合了,我们还斗什么斗啊?但是我们中国为这个几千万人死了。
    
    怎么想?那个思想比任何问题都更严重,你走错路就会不得了。但是现在那个民粹主义的思潮还在危害我们,这个是第二个障碍。
    
    
    
    
     第三种障碍专制主义。专制主义不用怎么讲,执政当局有自由恐惧症,有阶级斗争多疑症。它要专制,想用这种稳定来压制,说这个是敌人,那个是敌人,让你讲,讲了以后可能就天下大乱,是吗?不会。我这样讲算是尖锐,会天下大乱吗?我想不会。
    
     但是我另外要讲的是什么?专制主义不但来自执政者,现在时间不够,我不能讲执政者怎么不对,那个大家都知道,还有一个暴民专制的问题,这个专制同样会来自民间的。自由是什么呢?是不能受官方的侵犯也不能受民间的侵犯,但是恰恰在中国历史上,自由的侵犯常常来自民间。十九世纪时,相信基督教、天主教听着吧,很多时候就说是“二毛子”,动不动要杀你的,20世纪北洋政府时代是言论最自由的,一到国民党执政就最不自由。中国的不自由从广东开始,所以你们讲广东是革命策源地,讲错了,孙中山二二、二三年以后在广州就镇压资产阶级,镇压商团,取消言论自由,取消司法独立,1924年3月将广东政府的大理院院长赵士北撤掉,为什么撤掉?他不听国民党党化司法的指令,他要司法独立,不行,撤你的职。广州的报纸也没有言论自由。而且国民党从民国开始就是这样的了,更不要讲辛亥革命前了。东京进步党集会,民国元年张继他们就去砸进步党在北京的报纸,叫国民公报1925年烧掉北京晨报,这些都是国民党干的,共产党做尾巴跟着干。民间侵犯言论自由很厉害的,那我们现在有没有?
    
     所以我讲,专制主义不但来自官方而且来自民间。希望中国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很多人现在还想革命怎么样,我讲不要革命,不能革命,就是要改革。现在中国要实现现代化,告别这三个障碍,就是要逐步改革。很多人问我,中国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宪政?我想讲一个,宪政,过去中国因为传统太差,不是人的素质差,而是制度的传统太差,所以怎么保证公民自由,没有这样的制度,没有这样的传统。英国人革命,他向国王要求,我要请国王保障英国人从古以来的自由,自由大宪章六十三条,你将这些自由给我保障。中国人没有。但是进入改革开放以后,北洋时代我们都有自由,也有侵犯自由的,但基本上是自由制度。好了,到了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自由在慢慢恢复,我讲几件具体例子。第一件具体例子,2003年标志性事件孙志刚被打死,由此废除了收容制度,自由扩大了。农民看黄碟派出所去抓,结果全国人民抗议,因为住宅是不能侵犯的,公民的自由扩大了。2005年周老虎事件,全国讨伐,政府这样造假,政府就要在民众的监督下面,结果揭穿他了,造假,政府一再讲是真的,结果证明你是假的,你下台吧。以后凡是贪官见光死,有微博,有博客。这个是什么呢?公民的意识在觉醒,公民意识的觉醒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市场经济的前提就是自由、法治。这里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双方博弈的状况,博弈的结果会怎么样?不知道。发展的快慢完全是看双方博弈的情况怎么样,那要看统治阶层里面那些认识到现代社会的有多少,也看民间力量多少,概括成一句话:宪政正在我们身边生长。什么时候能够完全实现宪政,看双方的博弈。
    
    
    这个博弈有一个重要条件,双方都要有理性的态度,也就是说现代化有三个条件,现代社会有三个条件。
    
     1、要有市场经济。
    
     2、要有民主政治,要保障公民的自由。
    
     3、思想上要坚持个人的独立、个人的自由。
    
    这些东西正在我们身边生长,什么时候成为一个普遍的制度,靠大家努力。
    
    4、思维方法要理性化,不要极端。
    
    这里我就想特别举今天的主席陈卫女士为例。一讲陈卫我就知道了,89年的时候,她是八九事件里面广东的一个领袖人物,很漂亮的姑娘,在广州最著名的烈士陵园前面跟大家辩论,人山人海的围着她,号召力很强。但是今天做主席的陈卫很理性,很讲道理很文雅,这个就是变化。要使中国的愤青越来越少,大家都理性化,大家都努力保障和扩大我们的自由,官方这样办,民间也这样办,中国的现代化就行了。不要走错路,特别不要再走暴力革命的道路。
    
    广东最近一连几件事我认为做得很好。第一,广州市的花都区花县洪秀全故乡的那个地方,工人要上街游行,公安局批准允许,派警察保护,摩托车开路,好极了,跟香港台湾的游行一样,很有秩序;另外,广东的乌坎事件、海门事件都和平解决,矛盾都解决了,很好。就是要这样,走不断改革的道路,记住一条宪政正在生长,结果怎么样靠大家努力。谢谢大家!
    
    
    
袁伟时:在首届中原论道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袁伟时:儒家传统困住了中国? (图)
·中国现状、未来与中日关系/袁伟时
·究竟怎样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杜维明VS袁伟时(图)
·语言暴力的根源/袁伟时
·袁伟时:当前中国民族主义逆流管窥
·袁伟时:中国传统文化的冷思考
·中国传统文化的冷思考/袁伟时
·也说传统文化里的好东西——与袁伟时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袁伟时:改革30年突然来个“惩治言论法”你说奇怪不奇怪?
·袁伟时:继承高远胆略,推进改革进程
·袁伟时:保障公民权利是大国崛起的基础
·《市民》:袁伟时:察古观今,乐在其中!
·袁伟时教授难以发表的反驳文章
·袁伟时:历史呼唤巨人,上台却是侏儒
·袁伟时教授错在什么地方/冼岩
·王小东回应袁伟时
·企盼学术、文化讨论回归理性、宽容、自由、平等的正轨/袁伟时
·御用党棍的批评袁伟时文章有17处问题/卫子游
·团中央官员呼吁全民痛批袁伟时教授
·著名学者袁伟时批《弟子规》:摧残孩子的心灵 (图)
·“中国模式”再审视/袁伟时
·袁伟时:“中国模式”?太早了!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陳師孟請辭慰留!
  • 陈泱潮15.什麽是“八刀革命”?解體中共王朝之革命也
  • 台湾小小妮候友宜:最重要是符合所有民意
  • 胡志伟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 谢选骏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 胡志伟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 台湾小小妮談政治就跟做❤一樣,自己爽就好了!免的、、、、
  • 胡志伟陳炯明枉殺功臣
  • 张杰博闻大事要发生蔡英文、林郑月娥要双剑合璧直捣中共黄龙
  • 胡志伟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台湾小小妮地球🌍加油💪⛽
  • 胡志伟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 台湾小小妮赤子之心❤:厚黑女王🖤
  • 胡志伟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 毕汝谐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毕汝谐(作家纽约)
  • 胡志伟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 台湾小小妮黃創夏:認清楚現實吧,國民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