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从未真正走出文革/佚名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4日 转载)

中共从未真正走出文革,习会落个两不靠
    
     为什么说中共从来没有真正走出文革?

    真正要走出文革的,其实是邓小平。因为他是毛泽东在文革里作为重点典型批判的。幸运的是他的位置和他的态度,还让他没有落个刘少奇的下场。
    当宪法都无法保障刘少奇的公民权利的时候(今天那些中共sb又在反对宪政了,不知道刘少奇地下有知会作何感想),邓才开始痛定思痛,要民主和法制建设了。这是他改革早期的事情。
    但邓并没有真正成功,从毛时代建立的一党专政机制,党的一元化领导,在六四后卷土重来,邓试图走出文革的尝试,也随着赵紫阳和胡耀邦的双双政治失势而告终结。这就是后来长达20多年至今的权贵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路线,所谓的一条腿走路的改革模式。今天已经难以为继,而这本身就又让中共试图加强毛方面的极权(同时又要避开毛的文革对“走资派”的冲击)。
    那么,留给习近平的空间有多少呢?可以说,六四后的局面,是兼顾了毛和邓路线的共同缺点。即使毛时代更加极权,但有毛靠文革而发动对“走资派——今天的那些官僚资产阶级们的群众攻击。而六四后的维稳,其实让老百姓彻底成了极权下不可反抗,无法反抗被统治阶级。有些毛派重提文革里的批判文章,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是随手拈来的批判理论,甚至今天比毛泽东时代有些事情更让老百姓深恶痛绝。
    中共过去的舆论工具,就用邓的路线抵制毛派的进攻,用毛派的极权一元化,去抵制右派的批评。
    所以那些五毛看起来矛盾的观点,一方面,如果毛派要文革,他们就骂毛,列举毛时代的各种”罪恶“。但如果右派要政治体制改革什么的,他们又要用毛和毛的极权一元化官方观点压制。多巧妙的手法啊,可惜总归会露馅的。
    而习近平的二个30年,怕要让毛派和右派都开始真正清醒了。
    
    今天有些人认为习近平是毛邓两张皮,实际上这个现象,应该是从胡锦涛时代开始的。
    过去又是人吹捧胡锦涛的权为民所用是民主的思想,其实根本不是这码事情。
    
    看看文革里那篇著名的红旗杂志文章《领导干部要自觉限制资产阶级法权》 作者:黎新
    《红旗》杂志一九七六年第七期
    领导干部自觉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我们党是执政的党。我们的领导干部,代表人民群众掌管着一定的部门、地区、单位的革命事业,具有领导人民群众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定职权。这种地位和权力,是革命人民给的,应该也只能拿来为人民服务,为大多数人谋利益。
    
    实际上,我们看出,胡锦涛的所谓权为民所用,根本就是来自于这个文革文章。胡锦涛是个不折不扣的毛派。这个问题,不是习近平上台才开始的。看来,我当年骂胡极权主义毛左,是没骂错的。当然了,习表现的比他似乎还要左些。什么不走老路,其实胡锦涛已经在他任内就偷偷走老路了,中共国庆游行队伍里的毛泽东思想方阵之类的,就是这个胡锦涛的发明创造。
    
    相比较,习近平上台没去西柏坡,也没去井冈山,而是先去的深圳,说明他本意还是要改革的。
    但习近平应该是个复杂的人物。
    我先从习总的那句话说起:更无一个是男儿。
    
    承蒙多维博友看官兄的点出,我才发现这句话的出处。看官看问题是很敏锐的。
    这首诗是著名的后唐花蕊夫人作的。
    述国亡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苏轼赞曰:“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前蜀亡后,后唐庄宗以孟知祥为两川节度使,孟知祥到蜀后,后唐内乱,庄宗被杀,孟知祥野心膨胀,训练甲兵,到唐明宗死后,孟知祥就僭称帝号,但不数月而死。孟昶继位,十年不见峰火,不闻干戈,五谷丰登,斗米三钱,都下仕女,不辨菽麦,士民採兰赠芬,买笑寻乐,宫廷之中更是日日笙歌,夜夜美酒,教坊歌妓,词臣狎客,装点出一幅升平和乐的景象。
    后来,后来……
    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并命忠武节度使王全斌率军六万向蜀地进攻,十四万守成都的蜀兵一溃千里,孟昶自缚出城请降。山花烂漫的春天,孟昶与花蕊夫人被迫离开他们醉生梦死的蜀地乐园,前往汴梁。赵匡胤久闻花蕊夫人艳绝尘寰,为睹芳容,他赏赐了孟昶及其家人,并在他们来宫中谢恩之时见到了花蕊夫人。七天以后,孟昶暴死,许多人认为是被赵匡胤毒杀。孟昶之母本来就为儿子的请降而觉羞愧,也绝食而死。太祖把花蕊夫人留在宫中侍宴,要她即席吟诗,花蕊夫人吟道: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马上时时闻杜鹃。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今日谁知是谶言。这词离开蜀国,途经葭萌关时写在驿站墙壁上的,当年在成都宫内,蜀主孟昶亲谱‘万里朝天曲’,以为是万里来朝的佳谶,妇人戴高冠,皆呼为‘朝天’却是降宋的应验。
    
    这位著名的花蕊夫人,其实还和另一桩历史谜案有关,就是所谓的“斧声烛影”。《宋史.太祖本纪》中只有两句简单的记载。一句是“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另一句是“受命于杜太后,传位于太宗”。这个宫廷公案,确是兄弟阋于墙的一个例子。
    我们也不由的可以联想起之前的,而且至今没有落幕的薄熙来案。可以看出习近平对此的复杂心情。
    不少人,包括我,之前也分析认为,他是个搞平衡的,这是他的党内升迁和过去的施政风格可以看出来的。
    老高也一直说习是个“厚道人”人。习可能目前主要是希望避开左右之争,也希望平息太子党和新权贵阶级的内斗。
    这一点,他应该是没有脱离他的本色的。
    不少人开始是对习抱有希望的,无论的民间,还是左右派舆论。但目前的形势是,他其实是加强了维稳极权的印象。那么,他 要打着毛邓的旗号,但最终会损害邓和改革的形象,而也不会得到毛派的真正支持(毛派试图通过文革都手法打击”官僚资产阶级”,而习满足不了这个要求,如果继续单一极权维稳,等于毛派也停留在了现状里,什么也没改变)。右派自然就会进一步失望。
    很多人认为习是强人,但我认为他不过是汪洋中一片枯叶上的小蚂蚁,它以为自己是船长。而很多人在准备看他笑话。
    
    但从中可以看出,习的强势是个表象,实质上他是处于党内派系斗争的重重包围,和国内民众的民主诉求高涨、经济和国际形势被动的形势下的。
    也从中看出,他内心其实是有一丝悲凉的。而他的所谓三个自信之说,恰恰表达了内心的这一点。
    
    那么,我分析人物,他无论是对邓的改革,还是对毛的态度,都不会是应景之作,而是他的内心的真实态度。
    对于他个人来说,其实是不矛盾的。
    而毛邓之争,其实也就是要不可避免的谈到文革。文革著名的那篇红旗和人民日报张春桥的文章,恰恰都是针对刘少奇和邓小平的。
    就是说,一方面毛是革命的领导者,是中共,包括习近平权力继承的源头。
    另一方面,邓制造了中共空前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
    而目前却出现了左右,官民之间的社会严重对立,这恐怕是习近平内心很痛苦的。
    他要试图肯定两个30年,也应该是他内心态度的真实表露。
    
    但我认为实质上他已经不知不觉的陷入了两个方面的困境。
    一个是党内既得利益集团的绑架。看起来最近的两报一刊的文章是符合圣意的,但其实给习近平已经制造了更大的危机。
    就是这些赤裸裸的极权态度,不但不会弥补毛邓左右之争,而是会让左派和右派都会找到新的争论资源。
    首先就是对现在是什么路线的问题。最近中共那个大学党委书记的对宪政的观点,实质上就会导致左右两个方面的抨击。
    
    左派并不一定领情,因为这个中共意识形态的文章,并不符合我上面提到的文革的观点,对走资派法权的态度。
    右派更不用说了。
    这个文章,会让习近平进一步陷入意识形态的冲突里。以后他会发现他会遇到更多矛盾。
    
    另一点,就是他要肯定毛邓,等于他要把邓的改革形象也给削弱了,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过去还有人期盼这要”深化改革“,但这个两个30年,让人们再次开始注意到文革里对邓走资派路线的批判。
    
    这等于也削弱了邓路线和邓政治品格的正面形象。
    我以前还呼吁中共通过民主和解,来解决六四问题,但这样一来,可能形势对中共来说更不乐观。邓和走资派路线的说法,会进一步混淆舆论。
    习近平的态度,不但不能加强中共的政治形象,反而开始失去了邓旗。
    这恐怕会影响到中共的群众和统战基础了。
    
    而以后更多人不会在单一站在毛或邓立场上看中共了,而是从路线、政权性质问题去看待了。
    这等于说,以后越来越多的人既不会在支持毛(因为中共会维系极权维稳,而不会搞毛的文革那一套),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支持邓(因为中共也不会搞政治体制改革)。
    那么,习或中共以后的群众基础,舆论阵地就知道会如何了。
    现在还在忘乎所以的毛派,左派,不久就会发现自己是猴子捞月亮空喜欢的。
    但我希望他们理解习的难处。
    今天的局势是全党预定的,胡锦涛在18大已经咬牙切齿的说过了,不走老路,不走邪路。毛派要的文革,阶级斗争路线不会有的,右派要的政治体制改革和宪政也同样不会有的。
    毛派和右派的梦都该早点醒来了。不要在一厢情愿的给自己造梦了,梦毕竟是虚幻的,早日醒来,早日才能脚踏实地真正的前进。
    自己做的梦,还是自己把自己的耳朵叫醒吧。也省的到时候会骂习不仁不义。
    当然,毛派还会在沉浸一段时间。现在是受宠若惊嘛。希望他们到时候不会转头骂习总。
    习近平也许确实是个“厚道人”,他试图安抚左右。也做了不少努力。也许是他作为中共总书记的统治手法使然,也许是他的不忍心左右过于悲观而做出的姿态,但局限性在此,他只能做到这些了。
    他不可能和全党对抗,不可能斗得过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当然,也有人以后开始预计,习近平没准会搞他的所谓网格化维稳了,那中共就彻底没救了。
    对习近平的矛盾态度,我认为其实是在胡锦涛时代强化的。
    就是胡锦涛的思维实质上没有脱离文革那些理念。但他是技术主义的执行了改革路线。
    权为民所用,正是我提到的文革著名官方文章里的观点。也可以是中共的传统观点。
    
    而恰恰是江泽民,对”革命人民“”革命群众“进行了新的大胆解读。那就是他的三个代表。
    可以说,胡的所谓权为民所用,实质上应该是所谓的“革命人民”。
    而江泽民确实试图修改中共的这个政治理念,扩大中共的群众基础。包括他的闷声发大财。
    相比较,胡锦涛的政治思维确实是很保守的,从来没有真正超过毛和文革时代的那些旧思维。
    
    如果说试图超越文革思路,准备彻底走邓小平改革路线(所谓走资派路线)的,反而是江泽民。而不是接任江的胡锦涛。
    
    那么,习来个超越左右,实质上等于自己要左右为难的。
    有人故意放风,认为习目前是无奈为之,是对党内元老和保守派的妥协让步。
    这一点不是不可能。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习近平自己政治理念的主动表达。
    
    那么,我也不认为习近平会主动的从左在到右,搞什么民主和政治体制改革了的。
    但我也认为不要认为形势不会大变化。
    就在于,习近平目前的做法,可能实际上会进一步削弱中共毛邓的政治遗产。
    那么,他文革是不敢搞的。虽然我呼吁过,但从他的理念和态度看,从他的实质地位看,他都不会,也不敢学毛泽东发动文革的。
    那么,实质上他的那些反腐之类的,如同看官认为的,只能是一场闹剧,无疾而终的。
    当然,到时候更难看的还有王岐山和刘云山。
    
    在一点呢,就是如果没有文革的手段,或政治体制改革的做法,习近平既不会得到群众的支持和理解,也不会得到左右的支持。他会进一步失去威信,而被既得利益集团牢牢的绑架。
    最近的那些两报一刊的文章,看起来是习的意识,实质上是极左派和既得利益集团分别加入的自己的私货。习近平可能都不一定看的出来。
    同时很多观察人士包括我都看到了,那些党的奴才其实是在黑习。这说明习并不能真正先让他们“入脑入心”。奴悍主弱,能奈其何?
    而这损失的习近平的民望和声望。
    因此,我认为习这样下去是不太乐观的。
    而习这样下去,反腐不会有根本的改观。他在中共官僚集团——既得利益集团面前就不会再有权威。
    那么局面会怎样,就可以预见到了。
    左右之争不会平息,更不会被超越,而是左右都意识到了中共是个顽冥不化的极权既得利益集团。
    改革?改革和邓小平的形象,因为目前的这种势头,也要失去群众的信任和好感。
    那么,也许过一段时间,习近平也许会重提深化改革,甚至搞出些举措。但到时候只会有价无市了的,如同当年满清的预备立宪,如同苏共的新思维。
    没人在喜欢一盘放凉了的剩菜了的。凉了的,还有国人的心。中共失去的是老百姓最后的希望和信任。
    即是假设习总是先左后右,先极权后民主,要搞稳妥改革,但到时候已经错过时机了。
    历史上为何也会有这样的例子??为什么?今天的形势已经给出答案了。
    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化的趋势是不会逆转的,但由今天的中共当局主导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但搞翻中共的不会是左或是右,也不是左右联合,而是左右和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共同的“默契”
    这需要等待未来几年,中共逐步消耗掉最后的政治资源。
    如果习近平今天都对既得利益集团无可奈何,那以后也只能花落去了。
    最终葬送中共先政权的,正是今天最不择手段掠夺和捍卫极权维稳的“既得利益集团”。
    习近平想做毛泽东做不到,做蒋经国也不敢做,不想做的那个,也许是他是宿命。
    
    他不愿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这 应该是他的真心话。
    从他的身份,地位和“阶级感情”来说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样的局面下去,那么他下一步就会陷入很大的内部和外部危机里。
    我只能预祝他走好吧,也许他确实是个“厚道人”,在历史面前,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做不了个强人,伟人,最好也不要做个坏人,做个好人也是不错的,好人有好报。
    习近平主政,也许以后的转型会和风细雨些,而如果是薄熙来主政,怕就是要腥风血雨了。这大概也就是全党(包括既得利益集团)推选他而不是薄熙来的重要原因吧。
    也许这会是习近平的历史贡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2231717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
·余秋雨咒骂沙叶新是文革老左
·民主政改必须摒弃文革思想/任照
·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陈子明 (图)
·文革中高干子弟与北岛打赌:20年后谁家天下
·章诒和:中国文人的别样文字——张伯驹的文革交代 (图)
·文革的潜意识/何岸泉
·琴台书院:对追诉文革遗案的慎思
·胡温10年经济文革/李苏滨
·太子党要“文革”重来吗/吴金圣
·何清涟: “文革”杀人案开审与追索国家之罪
·我们该如何反思文革?/孙立平 (图)
·文革去插队时习近平不哭,反而笑/彭小明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
·再忆“文革‘八.一八’”和 “红八月”
·古迷:文革中的“黑N类”
·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大饥荒的罪责
·“神九飞天”胡坠地——“胡最美”大跃进传承文革DNA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鉄流:清除“文革”三堆“垃圾”,中共才有可能“依法治国”
·薄案将启?党媒称薄下场证文革是死路 (图)
·华尔街日报:中国知名学者遭遇文革式攻击 (图)
·崇拜毛泽东的京剧大师,文革难挡迫害 (图)
·上海文革造反派司令潘国平病逝
·郝斌:老来忆文革时期的“牛棚”
·澳媒:维基解密文革期间的毛泽东
·王沪宁:着手政改,必须对“文革”有深刻反思
·文革博物馆离奇失窃 断了财路 (图)
·“文革”期间杀人八旬老翁获刑三年半 (图)
·文革时期杀人凶手被判刑引发争议 (图)
·温家宝与薄家的恩怨 早在文革时就已开始 (图)
·英媒:1男子文革时告发母亲致母被枪毙 (图)
·北大教授:中国未来要么放权要么文革
·“77级”领导 身上背负文革知青梦
·文革后高龄入复旦 李源潮路灯底下学英语
·8旬老汉因被疑文革时杀人受审 死者家属索赔50万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