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要打开大词汇的黑箱/俞建拖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3日 转载)
    (财新专栏作家 俞建拖)这篇文章本来是安排在系列文章的稍后位置,恰逢前两天周其仁教授提出“大词汇严重妨碍社会进步”的观点,加上对去年张维迎教授、孙立平教授关于“语言腐败(溃败)”讨论引起的一些思考,决定还是趁热打铁,把这个问题挖掘一下。
    

大词汇的实质
    
      周其仁教授用了“大词汇”这个表述,这些词汇通常包括了各类“主义”、“特色”、“道路”,等等。其实这类词不仅看起来“宏大”,而且往往也和“崇高”、“邪恶”、“先进”、“落后”等价值评判和道德判断联系在一起,于是就变得意识形态化。因为宏大,所以里面的东西包罗万象。因为包含价值和道德判断,所以这类词汇不是看上去法相庄严,就是令人望而生畏。结果呢,就是这类词汇一方面复杂无比,另一方面就是让人敬而远之,成了外面涂满油彩、画着禁忌符号的黑箱子,绝大部分的普通人难以窥测,也不可以触摸。久而久之,只有极少数有话语权的人才可能使用这些词汇。
    
      对词汇形式的热爱固守和对词汇内容的随意变化,在我们这里经常展现出令人费解的巨大反差。这里既有利,也有弊。有利在于,沿用词汇的形式,可以继承传统的资源;随意变化词汇内容,可以在旧瓶中装入新酒,带来革新的可能性。弊端在于,每个词汇都像一个尺寸定制的话语零件,如果既沿用旧的尺寸,同时又允许零件的材质随意变化,最后这些零件拼凑成的体系也是松松垮垮,经不起推敲。
    
      大词汇的危险在于,由于它的复杂性,由于它的不可靠近和不可窥测,特别难以监督使用这些词汇的人。在缺乏监督和约束的情况下,只要操弄这些词汇有利可图,就会有人利欲熏心,在这些大词汇中夹杂私货,牟取一己之私。人们创造这些词汇的时候希望它能更准确地描述人的发展需求,可一旦它们沦为少数人的玩物,就会使大多数人被词汇所主宰,人和词汇的关系就出现了马克思所言的“异化”现象。
    

如何打开大词汇的黑箱
    
      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从部分地打开大词汇的黑箱开始的。在文革结束后,“革命”、“凡是”就是大词汇。而真理标准的讨论,就是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把“实证主义”方法论的钥匙,把这个黑箱子开了个口子。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成了黑箱,通过“三个有利于”这把价值取向的钥匙,又开了一道口子。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这是难得的进步。但是,在经过20年、30年之后,如果继续再满足于过去开的那几道口子,以至于把那时开的口子当作不可变更的金科玉律,实在是愧对改革的前贤们。
    
      要打开大词汇的黑箱,首先需要把抹在箱子外面的厚厚油彩给刮掉,也就是去意识形态化,让普通人都能走得近。只有让更多的人能走近这个箱子,人们才会打消对箱子的神秘感、敬畏、和恐惧。然后才有更多人可以在箱子没有被打开以前,就能够对箱子里装着什么大致有个数,增长自信,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评头论足一番。这是思想解放的重要一步。
    
      人类历史上有几次思想解放,很多都是从允许普通的人(至少是更多的人)对经典的评论解读开始的,这些经典也是思想的黑箱子。路德的宗教改革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刮去大词汇的意识形态油彩,允许公众尝试对大词汇有自己的观察、思考和解读,在本质上是普及关于这些大词汇的话语权。如今,随着我们教育的普及,国民的文化水平和思考能力都在提升,有比过去更好的条件来普及这种话语权。
    
      但是,即使这个箱子变得透明和可近身观测了,很多东西还是看不真切。这就需要我们用适当的工具,把箱子彻底地打开,看看里面哪些东西还有用,哪些东西需要抛弃。最重要的开箱工具有两个,具体到中国的改革来说,一是要继续实证主义的思路,同时也要结合点形而上学的东西;二是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观、改革观。跟改革有关的种种大词汇,以及这种词汇所代表的理论、制度、方法,需要根据人类发展的全面性、公平性和可持续性的要求,一一进行检验。
    

重新思考“社会主义”的本质
    
      “社会主义”是当前中国最大的词汇之一。社会主义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这个词所反映的人类对平等、自由、富裕社会的追求,可以上溯几千年,并且今天也未曾停止。在当前中国,这个词仍蕴含着巨大的政治、社会和伦理资源。
    
      可是,今天的中国人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心态无疑是有分化的。有的人用这个词及其被教科书赋予的定义,有些人用这个词但有自己个人的定义,有些人不认同这个词同时也不置可否,另一些人则希望它被彻底地抛弃……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分化,与中国百年来社会转型所带来的痛与快是有密切联系的。这种分化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对这一重大问题达不成大致共识,那么中国的改革将在十字路口逡巡不前,进退失据。
    
      中国没有理由忽视“社会主义”这个词富含的资源,也有可能用好这笔资源。但是在这么做之前,需要把这个大黑箱子打开。当然,打开箱子并不一定需要砸烂箱子,而是要把箱子里的东西腾出来,按照今天的需要挑拣一番。我们当有勇气,像20年、30年前的改革先锋们那样,重新问一句“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要回答这一问题,一个可能的方法大概是回到马克思和恩格斯。但是,需要回到的是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内核,而不是回到其的具体文本。这一精神内核是人的全面发展与解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马克思和恩格斯首先是伟大的自由主义者。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和解放的精神内涵,迄今为止仍有蓬勃的生命力。在理论上,这一精神在罗宾逊夫人、加尔布雷恩、沃德、柏格森、奥斯卡•兰格,乃至阿玛蒂亚•森的思想中产生回响。在实践中,这一精神也在英国的福利国家建设、北欧诸国的社会民主主义、德国的市场社会主义、以及在资本主义世界劳工境况的普遍改善中得到体现。今天如果恪守马恩的文本和具体词汇,僵化地理解这些文本和词汇,用以指导改革实践,无异于刻舟求剑。事实上,中国今日改革开放的成就,也不是靠僵化地理解和实施这些文本和词汇而取得的。
    
      如果遵循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内涵,仔细辨析和检视社会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中仍在活跃的那些因子,至少有六个基本的层面是值得珍视的:在价值取向上,追求人的全面发展;在经济上,实行的是社会化大生产,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优势,同时通过政府干预纠正市场的缺陷;在社会层面,是广泛的社会分工与合作;在阶级和阶层上,要求保护劳工和弱势群体的权益;在分配层面,要求在公正的原则下进行相对公平的分配;在政治方面,要求普及公民权利。这六个层面,尽管没有穷尽社会主义本质的所有方面,但都是不可忽视的,是我们经过挑拣以后仍可以放到“社会主义”这个箱子里的。事实上,要列出一张穷尽的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内容列表,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现实出发,把那些经过公开讨论仍不可拒绝的内容重新放回到社会主义这个箱子里,是一种可行的思想方法。
    
      由上述六个基本的层面出发,如果中国要实行社会主义原则指导下的改革,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那么我们应该抛弃有违这六个方面的思想、做法、政策和体制。譬如,把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经济比重作为社会主义判别标准的思想,片面追求经济发展的做法,忽视劳工阶层和弱势群体保护的做法,破坏社会信任和阻碍社会合作的做法,限制市场正常发挥资源配置功能的制度,不公正的分配制度,等等。这些东西,是我们要从“社会主义”这个箱子里剔出出去的内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2231918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劳动教养与矫治教育的实质与改革/ 韦亚妮 (图)
·月度数据令人失望,张高丽以改革逼改革?/陈序
·十八大逆向改革 倒退整整25年 (图)
·吴敬琏:政治改革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
·习近平新政犹如王莽改革/朱健国
·本次政府机构改革需要民众参与和监督/马宇
·刘鹤在备革命性的经济改革蓝图?/刘罡
·为什么说中国的政治改革根本无望——兼谈俞可平的民主观与改革意识/彭涛
·习近平不改革,五年之内国必乱党必亡/田青山
·《吴敬琏文集》首发式:今年提改革总方
·张朝阳:我就是市场化改革的坚定信仰者
·贵族制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切入点/蔡贤彬
·陈明明:中国的政治改革为何难以形成稳定的共识
·常修泽:论转型国家均衡性改革方略
·改革需要一个强权人物的出现/朱德东
·对胡德平的《改革放言录》评论/孙维邦
·吴敬琏:中国新时期的改革议程
·改革操作前,三问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吕健俊
·重温改革初衷,恢复历史真相/ 吕朴等
·中国7大领域酝酿“共富”改革
·纯属忽悠民众 中国的政治改革根本无望
·机构敲定 铁老大改革后部门不减反增
·铁路总公司机构编制敲定 改革后部门不减反增
·经济改革必须依附政治改革 - 北京晨报
·今秋习近平仍拿不出像样的改革动作 新政必破
·深化改革势在必行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旧制度与大革命》在中国解读/视频 (图)
·张维迎:既得利益者也可推动改革 因没安全感
·中共推动七大领域改革 主涉财经不动政治体制
·习的雄心要落空:绕过政改的改革无法实现
·中央七大改革蓝图曝光 习近平亲自统筹
·消息人士:中国高层起草七大领域改革方案
·与前任不同 习近平正主导中国重大经济改革
·机构改革后副部级铁路局需监管正部级公司
·南风窗:改革需要真正的政治家 必须超越利益集团 (图)
·社科院副院长: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时期
·媒体再议中国常人政治:改革唿唤政治家
·厉以宁:现阶段应首先改革城乡二元体制等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辛辛苦苦三十年,重新回到改革前?——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