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查建国:高调要自信,是为一党制再造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3日 转载)

查建国:高调要自信,是为一党制再造势(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5)
    
    

    习李新班高调要自信,其喉舌环球时报自然随后鼓之舞之。仅从近期环报一些社评题目就可知这是其又一波的宣传重点,是抖起精神为一党制再造势。环报2012年11月15日社评题目是“十八大讲述了一个可信的明天”;2012年11月17日社评题目是“十八大激励的社会信心值得珍惜”;2012年12月31日社评题目是“告别2012,中国迎接2013更自信”;2013年5月20日社评题目是“半殖民地的余毒仍在影响国人自信”。
    在5月20日社评中讲“一些人将国人不自信的原因归咎于国家当下的政治制度,宣称是由于中国拒绝接受西方式‘民主政治’,引来世界对中国的歧视,中国人自然无法自信。”环报给出不自信的原由是“近代一百多年积贫积弱,包括中国沦为西方列强半殖民地的遭遇,是中国人集体心理不够强大的真正根源。”不对呀,毛不是49年就宣告“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那时中国人自信得很。抗美援朝敢独对联合国联军,认为美帝是纸老虎,认为世界多数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要超英赶美,解放全人类啊!怎么又几十年过去,反而不自信了,要重新洗脑,再呼要自信呢?
    其实所谓不自信的大背景是国人对几十年灌输的信仰怀疑了,动摇了,中国大陆产生了严重的信仰危机。所谓“三个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是在为一党制寻找自信。制度是根本,是命根子。一党制是专制制度之核心。理论是制度抽象化、意识形态化。道路是制度的实践,是动态化的制度。环报所谓的自信就是要背离普世价值而树立自己新的一套东西。这套东西不搞平等的多党制,而是一党领导几个花瓶党的协商制,若自信,为何不敢放开党禁,公平竞争呢?不搞自由公平大选,而是背后暗箱操作,几个人决定国家领导人选,若自信,为何不敢放开全国各级政府直选,让几亿选票决定谁是执政党,谁是掌权人呢?不搞新闻自由,而是严控媒体、教育,若自信,为何不敢放开报禁,还国民的言论、出版、游行、集会的自由呢?不搞军队国家化,而是一党的绝对领导,把军队变成护一党利益的私家工具,若自信,还怕军队造自己的反吗?
    反之,我们自信的很,我们自信世界自由民主潮流不可阻挡!自信中国民主转型必胜!
    北京查建国 5月23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231616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查建国论民主转型中的政治幼稚病(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4)
·查建国:知识分子精英倒戈是民主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3)
·评环报关于中美人权报告的社评/查建国
·查建国谈非暴力民主转型38种战法(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1)
·查建国:雷锋不是一个好榜样(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0)
·查建国:不准建立新政党是违宪行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9)
·查建国:从环报社评看何为穿旧鞋走老路?(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8)
·查建国对秦永敏给习公开信的点评
·查建国:宪治先修宪(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7)
·查建国:不刻舟求剑既是顺势而为
·查建国:反特权是我们高呼的口号!(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6)
·查建国:反腐浪潮给习李出了两难题(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5)
·查建国三评环报高调的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4)
·查建国再评环报高调的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3)
·查建国评环报的高调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2)
·查建国论一党制对经济发展的十个负能量(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1)
·查建国:能否公开争鸣“南周事件”是对新班子的测试(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0)
·查建国谈“揭批毛”的重大意义(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9)
·查建国四谈中国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
·北京查建国:为两会将被遣送海南三亚
·查建国评百日反腐: 执政党怕举一反三
·查建国:民运的主战场还是在国内
·查建国先生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因“茉莉花革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国保警察约谈警告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解除软禁后与朋友聚餐被警方阻拦
·高洪明查建国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北京:照片中的这些人全部被软禁-齐志勇、李海、查建国、张林、胡石根、高洪明(图)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自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