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疯狂薄熙来的银杏树/郑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0日 来稿)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许多事情本来跟政治无关,比如说植树,选择哪一个树种,本不应政治化的。但是在重庆,银杏树就成了一个奇妙的政治隐喻。近来,网上出现一篇赞美银杏树的帖子:“如今重庆尽管树叶还没长完全,到处都是枝叶茂盛的银杏树,香樟,形成成片的翠绿,赏心悦目……因为前几年的大规模植树,重庆享受着今天的绿色”,文章最后大赞“深林重庆,深入人心!”此帖一出,很快获得热捧,有跟帖说:“银杏树在重庆成为了一种象征,成为了重庆老百姓心中的一种情结。”还有跟帖说:“‘树高千尺忘不了根’……最终道出了广大重庆网民的心声。”

    
    ——这都是重庆人的“黑话”。字面上谈论的是银杏树,背后在怀念权倾一时的“西南王”薄熙来。去年春,薄熙来被软禁,从耀眼夺目的政治聚光灯前消失了。又一个春天到来,那些怀念“唱红打黑”时代,怀念毛泽东时代的重庆人,看见银杏树,就联想起他们的革命领头人薄熙来。因为薄熙来主政重庆,除了“唱红打黑”,还耗费巨资,疯狂种植了两千多万棵银杏树。薄熙来喜欢银杏、香樟,所以在这个季节,连树叶都未长全,就在他的追随者眼裡“形成成片的翠绿,赏心悦目”,“成为了一种象征,成为了重庆老百姓心中的一种情结”。对于这些已经自觉形单影只的极左残馀,我是一点也不同情的。不仅是因为他们“唱红打黑”中的疯狂,还因为他们强行种植银杏树的疯狂。
    
    薄熙来说重庆要种优良树种,比如银杏、香樟、水杉。于是,重庆就掀起疯狂的银杏热,把已经长成的行道树、绿化树毁掉,换种薄书记的最爱。重庆市政府把城市绿化纳入各区县党委政府的绩效考核,也就是说,能否在银杏种植中表达出高度的热情,将决定每一位官员的仕途。而且,银杏树极贵,每棵少则一两万,多则数十万,大有油水。重庆市水利局将大楼外原来长得枝繁叶茂的小叶榕、天竺桂挖去,换栽上11棵银杏、香樟。据一位现场施工人员称,这11棵移栽的大树总价250万。从老百姓兜裡挖钱来买薄书记喜欢,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的是最适合重庆土质和气候,在重庆生长了千年万年的那些优秀树种,比如黄桷树,树型高大优美,喜光耐旱,耐瘠薄,适应能力超强。它不仅是原生的优势树种,而且成了重庆一些街道、山口和渡口的地名、从而进入了文化和历史,成为一种精神象征。1986年,重庆百姓和官方把黄桷树定为市树,薄书记一来,要树立自己的权势,黄桷树就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在薄熙来的铁血统治下,仍然有不少的人起来质疑、抗议,特别是在网上,说骂声四起毫不夸张。反对派们提出,重庆并不适合种植银杏,生长周期长,对水肥条件要求比较高,北方疏松深厚的砂型土壤比较适合它。重庆夏天热,是着名的“火炉”,黄桷树长得快,生命力强,叶片宽阔,树冠大,遮荫效果好,黄桷树的林荫道深受百姓喜爱,而且黄桷树四季长青,不会像银杏树那样在冬天光秃秃的。
    
    但是,指望着薄书记升官发财的人根本不予理会,装载着银杏树的大型卡车照样成群结队地驶入重庆。重庆对银杏树的需求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远至江苏、广西、山东的价格都被重庆抬高,甚至抬高了五六倍。也许可以这麽说:历史上恐怕还没有一个树种激起过近似银杏树的疯狂。
    
    令人不胜感叹的是:这种因薄熙来而一哄而起的疯狂,也因薄熙来一哄而散。薄熙来下课是在2012年3月,就是在这个3月,也许前后最多只差了几分几秒,银杏树的疯狂即刻在重庆落幕。
    
    寄语重庆家乡人:种活了的银杏树就不要再毁掉了。银杏树没有疯狂,那纯是人类的疯狂。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1950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义:环境成本是带毒GDP的千万倍
·郑义:肆意排污是蓄意谋杀重罪
·为持续笼罩半个中国的大雾霾叫一声好/郑义
·人民不会永远忍受生态掠夺/郑义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姜维平 (图)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郑义 (图)
·郑义:我看滇池是死定了
·谈中国大陆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郑义:空气污染的真实信息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谈镇江近来发生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谈中国官方“碳积累排放量”理论/郑义
·重金属危及子孙/郑义
·谈去年底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环境事件和生态灾难/郑义
·谈谈中国官方提出的“人均积累碳排放”生态观/郑义
·谈《新华社》关于江西铜业排污责任推给历史的调查稿/郑义
·半壁江山罩尘雾说明了什么?/郑义
·再谈中国的空气污染 /郑义
·中国的鱼都“叛逃”到俄罗斯去了 /郑义
·谈中国“朝三暮四”的环境监测标准 /郑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