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仲勋前后婚姻衔接探究/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16日 来稿)
    
    作者:何岸泉
    

    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之父习仲勋,是中共元老之一。最近搜索到两篇涉及习仲勋婚姻的文章。仔细阅读后,发现习仲勋在1943年至1944年期间,他的前次婚姻的衔接过程中,有值得研究和推敲的地方,例如在时间上,或在感情上。
    
    这两篇文章的作者,都是习仲勋的亲人。一位是习仲勋的女儿,习干平,曾经用名“郝平”,1939年出生。另一位则是习仲勋的妻子,齐心,习仲勋的第二任妻子,也是习近平的生母。
    
    首先分析习干平的文章。
    
    网上是这样介绍习干平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原党和国家领导人习仲勋之女,华夏都市记者俱乐部名誉会长、核心领导人,华夏记者网编委会名誉主任马宝善之夫人,中央媒体资深新闻工作者。
    
    习干平著有《瓦窑堡的一枝黑牡丹——习仲勋前夫人郝明珠的故事》。她在文章最后部分写道:
    
    【就在1944年难产后,一个孩子死了,她大出血差点丧命,死里逃生后的她在心中默默地想着自己怎样才能减轻自己痛苦的办法。】
    
    【直到有一天,丈夫对她出言不逊,向她提出分手的要求,她才感到丈夫的话如五雷轰顶。单纯、年轻的她,如坠烟雾,不知所措。】
    
    【她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她没有作任何的乞求,也没有说一句软话,就在她与他经历了九个年头的风雨沧桑,饱尝了九个春夏秋冬的苦难艰险之后,于1944年初冬,她毅然决然地与他离了婚,分道扬镳。当时,她年仅26岁,依然花容月貌,有人追求。但她却孑然一身,再未成婚。】
    
    【1943年至1944年10月期间,习仲勋担任中共绥德地委书记兼绥德警备司令部政委,妻子没有与他同去绥德,而是留在延安地区,如此分离一年多。他对妻子不与他同去绥德很不满意,认为妻子有了外心。他们之间书信往来闹意见,互相伤害。 妻子则因为一次又一次怀孩子,自己太受苦,想相对安静一段时间,休养一下身体。但她从未向丈夫讲述过她的想法,只是不与他同行绥德而分居。
    
    他们是患难夫妻,已经共同度过九个春夏秋冬,历经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她也为他生下了三个可爱的女儿。要说他对妻子没感情,一下就抛弃她远远而去,那是不可能的。然而妻子那说一不二、从不肯说软话的倔脾气也真使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费解,他憋气……虽然矛盾重重,但他还是念念不忘她。
    
    10月的一天,秋风瑟瑟,阴雨蒙蒙,他牵着头毛驴从绥德赶往瓦窑堡,急切切地去看望久别的妻子。本想与她好好谈一谈,化干戈为玉帛,共同再创新生活。
    
    他清早出发,傍晚才赶到瓦窑堡。他拴好毛驴,去敲妻子住的窑洞口。妻子听见声音,把门打开个缝,一看是他,回头把门“哐啷”一声关上,任他怎么在门外说好 话、叫门,始终没有把门叫开,他叫门叫了足有一个多钟头。看看夜幕降临,若当天再返回绥德是万万不可能的事了,何况他赶了一天路,已经筋疲力尽……
    
    郝明珠是郝家的娇女。她自己讲:“我一生物质上虽然没有得到过什么好处,精神上我从小到大没有受过气。我是不会受别人气的人。”她不接待丈夫,是受不了他诬蔑自己有外心。 她不骂他也不说他,只是一味无言地不理他,自己独自心如刀锉一样生闷气。母亲看不惯女儿如此任性如此不懂得刚柔相济的道理,多次劝女儿给丈夫开门,但却遭 到女儿的呵斥。因此,父母也不敢替她接待他。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时此刻的习仲勋,赶了一天的路,又饥又渴,又进不了门。风雨潇潇,他蹲在门外却泪珠儿滚滚,百感交集,他伤心透了……如此,他蹲了良久,良久……实在无可奈何,他只好找个马厩胡乱地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还未亮,这个纵横驰骋于黄土地上的叱咤风云的人物就扬鞭催马驰骋而去,头也没回,飞快地走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自此,他再也没有回头。
    
    啊,错综复杂的人生!他们的往事,他们的悲欢离合,谁之过?到头来能怨谁呢?】
    
    对习干平这篇文章,依据文章前后次序分析如下:
    
    【就在1944年难产后,一个孩子死了】。说明1944年,习仲勋的前妻郝明珠,处于怀孕和难产,婴儿死亡的境地。而习仲勋与第二任妻子的结婚时间,是1944年4月28日。
    
    【直到有一天,丈夫对她出言不逊,向她提出分手的要求】。根据习干平的文章前后次序、语气、情节描述推断,习仲勋对郝明珠提出分手的时间,是指1944年郝明珠难产婴儿死亡之后。
    
    【于1944年初冬,她毅然决然地与他离了婚,分道扬镳。】从此说明习仲勋与郝明珠离婚的时间是在1944年初冬。初冬是指一月份?或是十二月?按照这一段的写法,1944年初冬指的是1944年的1月份比较合适。1944年1月与前妻离婚,4月28日与后任妻子结婚,这样,时间上就说得通了。
    
    【1943年至1944年10月期间,习仲勋担任中共绥德地委书记兼绥德警备司令部政委,妻子没有与他同去绥德,而是留在延安地区,如此分离一年多。】分离一年多,那应该从1943年算起,到1944年多一点,才能说“分离一年多”这样的话。从原文理解,“分离一年多,就是双方还没有正式离婚,而用“分离”来形容习仲勋与郝明珠的关系。这样来判断前后文的相关内容,如果得出“1944年1月1日,习仲勋与郝明珠尚未离婚,是可以接受的,是一种合理的推测。
    
    【他们是患难夫妻,已经共同度过九个春夏秋冬,历经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她也为他生下了三个可爱的女儿。】在维基百科中,关于习仲勋第一次婚姻维持时间是:郝明珠于1935年12月和当时的陕甘边苏维埃主席习仲勋结婚,后因感情不合离婚。1935年12月,加九年,是1944年12月。如果是1944年1月离婚,那么,习仲勋的第一次婚姻维持时间只是八年另一个月,而不是九年。当然,八年多一个月,虚称九年也是可以接受的。
    
    维基百科提供的资料显示:妻子齐心,是习仲勋的第二任妻子。1943年4月与习仲勋相识。1943年冬天两人论及婚嫁。习齐夫妇于1944年4月28日在绥德地委结婚,共育有四子女。所以,对照维基百科与习干平的《瓦窑堡的一枝黑牡丹——习仲勋前夫人郝明珠的故事》一文,1943年冬天(何岸泉注:12月吧),尚未与前妻郝明珠离婚的习仲勋,已经与第二任妻子齐心“论及婚嫁”了。
    
    另一篇文章,是齐心自述《齐心:这辈子无比幸福》,文中写道:【如果把人生比作长河的话,我和仲勋相伴58年(1944年4月——2002年5月),】
    
    关于齐心与习仲勋相识相爱过程,齐心在文章中是这样写的:
    
    【1943年4月,西北局从延安大学中学部抽调一批青年同志到绥德师范和米脂中学以学生身份开展工作,当时,我是带队人之一。而正是在我经西北局到绥德地委转党的关系时,知道了习仲勋的名字。那是在绥德地委所在地“九真观”大院里,崭新的红绿标语贴满了墙上,上面写着“学习 习仲勋同志的优秀品质和优良作风”;“欢迎习仲勋同志来绥德地委领导工作”。由此而知,仲勋同志就是刚刚到任不久的绥德地委书记。】
    
    【就在绥师刚有新气象的时候,发生了两起案件——“贴黑头贴子”(写恐吓信贴在校内墙上)和“打石头”(教员杨典被 石头打伤,后来听白炳书同志讲是自己打伤的)。此时正值全边区开展防奸运动之际,绥德地委对此十分重视,决定派地委宣传部长李华生同志来学校蹲点。就在仲勋同志来校作动员报告的大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他。
    
    和仲勋的相遇是这一年的夏天。那是一个星期天,我正从集体宿舍经 教室走过时,突然看到迎面而来的仲勋同志,他正从杨滨同志住所的半山坡上走下来,突然见到首长,还在蹦蹦跳跳的我赶紧给他行了一个军礼。他看到了我,亲切 地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只是匆匆而过,那一瞬间却给我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 】
    
    【随着防奸运动的深入和康生在延安大搞“抢救失足者运动”的影响,一时间,特务如麻草木皆兵,逼供信、假坦白的云雾 也笼罩在绥师的上空。上述案件被视为特务公开破坏案件,有的还被作为重点审查对象。结果,全校学生不被怀疑者所剩无几,在社会上造成民心不安,尤其是学生 家长,意见很大,甚至对党不满。对此,地委书记习仲勋非常重视,为了加强绥师党的领导,把绥师运动当作地委的重点来抓,地委调绥德县委书记宋养初同志担任 绥师党总支书记,在这前后,仲勋把我和姚学融、白树吉等学生代表叫到地委亲自谈话。
    
    在仲勋工作的窑洞里,我们第一次看到挂在墙上的毛主席给他的亲笔题词“党的利益在第一位”。那题词是用毛笔写在漂白布上的。仲勋用 深入浅出的话语提醒我们,应该对在抢救运动中出现的“偏差”进行抵制。并循循善诱地对我们说:“如果这样下去,连你们几位也会被怀疑”,他让我们总结经 验,实事求是地做学生思想工作,帮助地委扭转假坦白造成的混乱局面。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因为我早已感受到了直接的压力,心里正为之苦闷。这次谈话,仲勋同志给我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态度以及独特的语言魅力。 】
    
    【这年冬天,就在习仲勋同志去延安开会之前,他正式向我谈到了婚姻大事,并说:“一件大事来到了”,“我一定要解决好”, 并请李华生、宋养初和我谈话,希望我从政治上考虑,帮助我打消心中的顾虑。仲勋同志还告诉我,抗大总校教育长何长工同志曾写信向他介绍我,说他认识我的姐姐,而且见过我的父亲,说我是到延安后才长大的。仲勋同志曾让我写一个自传直接交给他。当时的我,用我姐姐齐云的话说:“我妹妹是一张白纸”,因此,“自传”也就相当的简单:“1939年3月18日,我由姐姐齐云亲自送到抗大一分校(当时在太行山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女生队学习,半年后毕业。先是被分配到长 治干校妇干队任指导员,后回抗大一分校留守处任总务处文书,不久因抗大总校合并,我便在校部总务处、卫生处任文书。40年冬经何长工批准到延安学习。 1941年春进入中央党校学习,秋季因参加党校征粮工作被派回陇东,征粮结束,1942年春回到延安。我要求学习文化,所以被派到延安大学中学部学习。43年春天来到绥师。1943年8月14日入党,因在1939年夏季反扫荡运动中表现勇敢、坚定,尽管不够年龄,组织上还是批准了我的入党请求(六届六中 全会决定18岁才能入党),40年秋季反扫荡后,我被提前转为正式党员。”】
    
    【1944年4月28日,星期六,在绥德地委后院的一个窑洞里,举行了我们的婚礼。这天上午各方人士来了许多,都向我们表示庆贺。其中有我们的证婚人,时任抗大总校教育长,曾是抗大一分校校长的何长工(也是我们的介绍人),李井泉(抗大总校负责人之一),独一旅旅长王尚荣, 政治部主任杨琪良,绥德专署正、副专员袁任远、杨和亭,地委副书记白治民等等。那天,时任绥德地区保安处长、后任陕甘宁边区保安处长、曾被称为“中国的福尔摩斯”的布鲁同志还给我和仲勋拍了两张相片留念。婚礼上我和仲勋及上述那几位来宾同桌吃了一餐饭。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可算得上是很隆重的婚礼了。】
    
    齐心这篇文章,从认识习仲勋,到谈及婚嫁,到结婚,有关段落摘录如下:
    
    【1943年4月,西北局从延安大学中学部抽调一批青年同志到绥德师范和米脂中学以学生身份开展工作,当时,我是带队人之一。
    
    和仲勋的相遇是这一年的夏天。那是一个星期天,我正从集体宿舍经教室走过时,突然看到迎面而来的仲勋同志,他正从杨滨同志住所的半山坡上走下来,突然见到首长,还在蹦蹦跳跳的我赶紧给他行了一个军礼。
    
    这年冬天,就在习仲勋同志去延安开会之前,他正式向我谈到了婚姻大事,
    
    1944年4月28日,星期六,在绥德地委后院的一个窑洞里,举行了我们的婚礼。】
    
    结束语:
    
    习仲勋与第二任妻子齐心,从相识到论及婚嫁,到最后结婚,时间交代得很清楚。而从习仲勋的女儿习干平的文章《瓦窑堡的一枝黑牡丹——习仲勋前夫人郝明珠的故事》,时间交代得虽然不是很明确,依据前后文,也可以把习仲勋与第一任妻子郝明珠吵架、离婚的时间,推测出来。
    
    对照习仲勋第二任妻子与女儿的两篇文章,我们可以知道,习仲勋在尚未与第一任妻子离婚之前,已经与第二任妻子论及婚嫁了。如果习干平没有写错,我也没有读错的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91930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日记(2013,5,12-13-14)/何岸泉
·习近平:给毛主席的信(习总日记 5,11)/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8)/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6)/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4)/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2)/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30)/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9)/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8)/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3,2)/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6)/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4)/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3)/何岸泉
·关于“习总打的”事件真相报告/何岸泉
·朝鲜半岛无核化,如梦幻泡影/何岸泉
·板蓝根有效,永远有效!/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