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14日 来稿)

(丹麦)小平头 :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多图)
    
    一出《壮乡雄鹰》的闹剧
    
    2013年5月13日,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涂脂抹粉的30集电视连续剧《壮乡雄鹰》在南宁的茶社一品阁召开新闻发布会。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1,2:南宁一品阁新闻发布会现场
    
    发布会透露:1,该剧已经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并列入全国重点革命题材影视作品;2,广西区政府和区党委宣传部给一部分钱,河池政府给一部分钱,还不够正在拉赞助;3,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尹大为任导演,演员正在挑选,该剧编剧是八一电影制片厂常务副厂长马维干;4,中央台意向:拍好后每集40万-80万收购,广西电视台也准备收购;5,此事由韦国清的孙子张罗。
    
    发言人甚至不惜罔顾事实“两眼一抹黑”地为韦国清抬轿子、捧臭脚——“韦国清在担任广西领导人期间,因地制宜抓农业、促生产,并推出唱遍全国的《刘三姐》,使得‘刘三姐’及壮乡民歌文化享誉全国。”
    
    1932年4月,李宗仁和白崇禧分任广西绥靖正、副主任,黄绍竑任省长。他们以自治、自卫、自给的“三自政策”相标榜, 同时发起“广西建设运动”,在省内实行军政改革,既成功地树立起广西的新历史形象——强悍、好战、坚韧,充满军国主义气氛,使广西成为一个针插不进的“独立王国”,也使广西赢得了“模范省”的称号。
    
    同是将军治省,韦国清上将简直就是祸害广西、涂炭生灵的杀人魔头!——从大跃进到文革屈死于其治下的冤魂达超过一百万之巨(大饥荒93万+文革屠杀15万),其荼毒人心的影响,至今仍未消除。
    
    正是在韦国清治下的广西柳州地区有三个县,因载入史册而世界闻名,一个是“大跃进"因放出"亩产十三万斤"粮食的大卫星而造成大饥荒饿死五万人的环江县;另一个鹿寨县1958年燃放了共和国最大“卫星”——日产钢铁二十万吨而名扬世界;还有就是文革期间发生大规模吃人肉(有一百多造反民众及“黑五类”被“联指”及中共党员吃掉)惨绝人寰事件的武宣县。
    
    而恰恰是电影《刘三姐》的扮演者黄婉秋,因文革期间参加桂林歌舞团造反大军群众组织,而被韦国清支持的桂林”联指“押上汽车游街示众,惨遭毒打,灰头土脸。电影《刘三姐》被贬为毒草而打入冷宫。
    
    韦能力平平,政绩泛善可陈,可玩起官场上溜须拍马,察言观色,见风使舵,指鹿为马,党同伐异,落井下石的手腕,可是圆熟自如,游刃有余。韦尤擅揣摩“圣意”,讨毛的欢心。
    
    在大饥荒最严重的时期,韦国清治下的广西农村有九十多万饿死鬼,却穷奢极欲,耗费国家的巨额财富,在南宁青绣山为“伟大领袖”修筑的行宫,是名副其实建在累累白骨之上的宫殿。难怪政治流氓、“厚黑”大师毛泽东对屠伯韦国清青眼有加——文革期间毛泽东在接见越南特使时说:“韦国清是好同志……是我们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难怪顶风取悦毛泽东,为其修建行宫的华国锋、韦国清等献媚弄臣,文革中仕途都一路高升,青云直上。韦由于文革铁腕广西有功,深受毛泽东和“左派”领导人的青睐,在中共党的十大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文革期间,壮王韦国清屠戮十余万广西民众——仅仅是1968年7月3日"七· 三"布告颁布至8月2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成立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广西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是造反民众的鲜血染红了韦国清广西革委会主任的顶戴花翎!
    

韦国清文革杀害十五万
    
    广西区党委第一书记兼广西军区第一政委韦国清(1),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上将” 、“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的获得者,在中共的执政史上,担任过许多重要角色,至今仍被中国官媒高度评说。然而,仅在广西文化大革命中,他就制造了一起接一起的杀人案,使文革期间,广西死亡人数居全国之首。那么,韦国清究竟杀害了多少人?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中共官场,效益数字均是水涨船高,甚至“放卫星”夸大数字,大跃进夸大数字,追求GDP政绩的今天,更是夸大数字。然而,牵涉文化大革命的屠杀数字,则是避重就轻,不断缩水,官方版本,前后矛盾。
    
    尽管历史正在被人有意地掩埋, 但是,时间的潮水,有时也可以冲掉历史表面的污泥,呈现真相。
    
    几乎人人都知道,广西是文革的重灾区。1992年出版的《当代中国的广西》一书,公开承认:文革非正常死亡大约83,000人。但是1987年1月21日,广西文革清查小组负责人韦纯束,在区党委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即“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十个月工作初步小结”中承认,刚开始调查就发现已有“86,000多人”死亡。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3:中共文革密档广西各地:南宁市、梧州地区、武鸣县的《文革大事记》。“机密”印戳,内部印发,编号登记。
    
    据官方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记载,1968年5月11日,广西各地、市、县成立革命委员会后,“联指”(全称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掌握了政权,不少地方开始了乱杀人。全广西惨遭杀害的“4.22”干部、“叛徒”、“特务”、“走资派”、“反共救国团”,以及“地、富、反、坏、右”和他们的子女,共18,000多人(2)。据文革后不完全统计,中共中央颁布“七.三”布告”后,仅1968年7月至8月,短短的一个月内,被杀害和迫害致死的人,就有84,000多。官方调查的数据:广西文革被屠杀总数为18,000+84,000=102000多人。十万零两千人(3)。
    
    这些死难者,95%以上是韦国清担任广西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负责人以后被杀的,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所谓“失踪”以及抛尸江河等,还未计算在内。单是韦国清炮制的“反共救国团”一案,就把成员数以百万计的造反群众组织广西“4.22””(全称“广西‘4.22’革命行动指挥部”)变成十恶不赦的“反共救国团”,“无产阶级革命派”(“联指”)人人得而诛之。整个广西一片喊杀声,到处围歼“反共救国团”,死伤狼籍惨不忍睹。有名有姓被列为“反共救国团”分子而杀害的就有3·7万多人。
    
    1968年夏,韦国清动用军队及广西“联指”武装制造的南宁屠城的“4×22”惨案,据官方统计,广西“4.22”被打死3795人(当场击毙1471人,被俘人员拉回各地“处理”的约有7013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4)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4:图为抓获的广西“4.22”俘虏。
    

韦国清默许放水淹南宁“4.22”
    
    1968年盛夏,韦国清等指挥的军事镇压造反派时,炸开南宁上游水库的闸门,还炸了几个小水库,放大水淹南宁,据说是为了淹死躲在地道里的“匪徒”,还可洗净南宁屠城血迹斑斑的杀人场。这场大水灾使大半个南宁被淹。
    
    面对广西军区和“联指”武装人员的大军围剿,“四·二二”派近三千人(一说七千人)躲进了有独立的供水供电系统和通风防毒气设施,还有供几万人坚守数月的粮食储备的地下人防工程。
    
    1968年8月,正是南方的暴雨季节,邕江流域下起大雨,水位看涨。为消灭这最后一批“四·二二”派的“匪徒”,“联指”前线指挥部拟定了用水淹的歼灭方案:打开邕江上游左江水电站拦河大坝的大闸,水淹南宁,活活溺死人防工程中的最后一批反对派。为此,广西革筹小组负责人和军区政委韦国清默许和纵容“联指”开闸放水。
    
    8月8日,“联指”前线指挥部命令控制左江水电站的“联指”成员开闸,向南宁的水渠及邕江放水。据当时《广西日报》报道,邕江河水上涨到74米,数千间民房受威胁,水不断上升,甚至超过了五八年74.71米的水位。从南宁火车站走朝阳路去百货大楼,都要坐船。而人防工事所在的解放路的位置正处在邕江边上,地理位置比朝阳路还要低,躲避在防空洞中的“四·二二”派人员,因为河水暴涨,不少人只好爬出来投降。但又有不少当场被杀。其余坚守在工事中的数千反对派和他们的家属,全部被活活溺死。一时间,邕江河水驮浮难以计数的人尸。港澳的报纸惊呼:“广西武斗造成人员大量伤亡,尸体漂至大海……”,一时震动世界。
    
    i
    
    图5:解放军和“联指”在南宁市广州照相馆前一次射杀26名广西“4.22”俘虏。
    
    有材料称:韦国清等人马上明令沿江各县打捞尸体,每捞到一具,可以由公家报销人民币10元钱。方励之在北大物理系的同学侯德彭(文革后官拜广西大学校长、自治区党委常委、兼任科委主任、宣传部部长、教委主任、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当时是下放广西大学的右派教授,就被勒令在西江流域捞死尸。
    
    8月18日,南宁“发生特大洪水”(其实是西津水电站连夜开闸放水淹解放路一带的“国民党土匪”),民主人士、广西政府副主席李任仁(白崇禧在桂林两江小学的老师)被淹死在纬武路三宿舍住房内。十九日区人委办公厅革命领导小组成员黄文楷组织七、八人,划竹排到三宿舍去将李任仁的尸体捞起,用竹排运出放在新民路宿舍围墙边;二十日上午通知火葬场运去火化。
    
    大洪水退却后,军队和“联指”派武斗人员从地下人防工事中抬出一具具发臭的尸体。而这些人未计入这场屠城死亡人数之中,因此具体数字难以确定。
    
     “南宁大洪水”后一段时间,广西区革筹在正式的报告材料中向中央报告,南宁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而在1979年广西四届人大会议中,前解放军某部工兵排排长提供的一份材料声称:1968年“七·三”布告后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他奉命率领工兵排在邕江上游炸毁了一座大水库的拦水大坝……
    

中央派40人的文革“处遗”小组来广西
    
    1983年,中共中央派以周一峰为组长,毛铎、王浩为副组长率领40人来广西,帮助经过重大调整的广西区党委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简称“处遗”)查明,韦国清在“文革”中制造全区性的冤假错案的有:“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利用《七三布告》“刮十二级台风”、“清查五·一六”、“清查地下党”、“批资批修总体战”等。制造冤假错案的目的是为杀人找借口,其中,以“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和《七三布告》“刮十二级台风”杀人最多,最为惨烈。
    
    “处遗”查明:党员中,被招收入党后乱杀人的有20875人,乱杀人后入党的有9956人,与乱杀人有关的17970赏人;被审查考察的81114人(国家干部占45%);严重违法犯罪698人;严重违法乱纪4937人;判刑1808人(国家干部占38·6%),其中死刑立即执行10人,(国家干部占50%),死缓17人(国家干部占64·7%);开除24912党籍人,……。
    
    这次“处遗”还对死者进行平反昭雪,对被害者做了安抚工作,全自治区发放了丧葬费、抚恤费、抚养费、生活困难补助费5000万元。
    
    后来,广西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负责人去北京找韦国清:
    
    韦问:广西“文革”究竟“非正常死亡”多少人?
    答:八万九千人。不过,公安部门统计是30多万。
    韦问:都是些地、富、反、坏、右吧?
    答:地富反坏右只有一万六千多人。
    
    韦叹了一口气。韦国清的叹气是叹杀多了,还是杀得不够,对于城府甚深,人称“壮王”的韦国清,笔者不敢忘自猜测。当时,地富反坏右,甚至有全家都被杀绝的。1983年1月桂林“张雄飞反革命集团”案主角张雄飞,平反回桂林时,桂林造反民众游行举出的标语是:“广西在文革中死难的六十万男女老少尸骨未寒!”“韦国清一身是血!”
    
    “六十万”,是民间传闻的数字。其实加上大跃进广西饿死的人数,“六十万”于韦国清来说,可算保守数字了。那么,广西在“大跃进”中,一共死了多少人?据1967年“广西革命造反派赴京代表团”发表的《给毛主席的一封信》透露:“韦国清自己承认的数字”是三十多万,但广西“公安厅厅长钟枫说,起码有五十万。”(5)(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6:中共广西整党办公室内部机密档案《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1987年编印。“机密”印戳,内部印发,编号登记。
    
    这都不是真实的数据!1960年,据官方人口资料,广西是全国12个人口副增长的的省份(-10.06‰);死亡率超过20‰的县市有72个,环江县的死亡率為131.66‰。三年期间整个广西非正常死亡,为93.1万人(6)。
    
    韦国清的文革大屠杀,有人根据区民政厅“死者家属补贴”和公安厅“非正常死亡”的统计评估为20万人; 1983年“处遗”后官方统计的有名有姓的被害者是89,000多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严佑民,1983年率整党巡视组来广西视察后说:“有人说广西杀了20万人,‘处遗’得出的数字是8万多,我走了21个县,认为取两方面的中间数15万比较真实。”
    
    广西全省76个县市,严佑民才走了21个县,就得出15万的死亡数字,如深入调查走完广西全省76个县市,韦国清的屠杀数字将是多少?!
    

集体屠杀和国家机器的责任
    
    滥施暴力,血腥杀戮的凶手大都是军队官兵、武装民兵和各级党、团骨干组成的保皇派“联指”所为,这些人无疑是国家机器的代表,而他们的屠杀和暴力行动,则可视为国家机器的行为。如果说毛泽东牺牲造反派,韦国清屠杀广西“4.22”是为了造成一种发动文革绞肉机所必需的恐怖气氛的话,那么广西“联指”的上述野蛮暴行,正是大力地推行和蔓延了这种恐怖气氛,推动了文革绞肉机的轰然启动。
    
    广西文革集体屠杀大致分为三类:1,针对“四类分子”的政治歧视性的屠杀;2,政治迫害型屠杀。不同于针对“四类分子”的杀戮,政治迫害型屠杀中的受害人的身份是在政治运动里新罗织的罪名,如他们被控参与所谓的阴谋集团,如“反革命集团”和“反共救国团”;3,被俘人员的集体处决。这些受害人在派系武斗之后被解除了武装,已经不再是武装的战斗人员。这种杀戮发生在“联指”围剿打败“4.22”之时。
    
    农村中绝大多数的集体屠杀的发生时间并不是1966年8-10月红卫兵搞的“红色恐怖”时期,而是1968年4-10月,即各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前后。这些集体屠杀或作为成立革委会的必要条件(“为尽快建立红色政权而消灭阶级敌人”),或成为革委会成立以后的第一件要事(“镇压阶级敌人”)。此外,指挥这些集体屠杀的大都是地区人民武装部的军人(又大都在革委会任要职),执行者大都为底层的武装民兵。由此可见,这些集体屠杀其实是中国农村国家政权机器的镇压行为,绝不是什么“派性”和“学生红卫兵”或“造反派”的行为。
    

“杀戮之惨,历史罕见”
    
    官方的内部机密文件对此概括:“杀人之多,全国之冠;杀戮之惨,历史罕见”。全区的杀人凶手,杀人手段残忍至极,成批杀人到处有之,成批敲死有之,成批爆破致死有之,成批戳死有之,成批掷下矿井有之,成批丢下山洞有之,剖腹挖肝有之,割肉挖眼有之,割头示众有之,吊割阴茎有之,先奸后杀有之,杀夫奸妻、奸女有之,成批溺死有之。广西大地,腥风血雨,冤案如山,悲惨状况,史无前例。”(7)。
    

仅举两例:
    
    黄鸣皋被活体爆炸碎尸案。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一日上午,“柳州钢铁厂革委会”,为在六月份武斗中被打死的蒙志恒、谭尚才开追悼会。追悼会由“厂革委”第一副主任谭锐主持,“革委会”委员吴美江、张盛坤分别讲话。“柳州联指”群众约一万人参加了追悼会。会后,为死者送葬,在欧阳岭即将下葬时,放枪鸣炮,主要决策者、策划者刘目忠(柳州“联指”常委、柳钢厂革委会副主任)把“造反大军”观点的本厂群众黄鸣皋用炸药包绑在身上引爆,作为陪葬,并将黄的尸体剖腹挖肝,吃肝,泡肝酒,骇人听闻(8)。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7:中共文革密档《柳州铁路局文革大事记1966.6——1976.10》中共柳州铁路局整党办公室,1986年10月编印。盖上“机密”的印戳,内部印发,编号登记。
    
    五个人头示众案。在富川,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们,大概不会忘记,一九六八年七月十二日,在红星台前的电线杆上,悬挂着五个人头示众。
    
    死者分别是:毛明昭,男,24岁,富川县古城区人,生前是富川县拖拉机站驾驶员;周文斌,(又名周六妹)男,23岁,富川镇阳寿街人,生前是农民;钟永芳,女,35岁,蒙山县文圩区人,中共党员。生前是富川县总工会秘书;黄 璋,男,25岁,苍梧县夏郢区人,生前是富川县苗圃工人;黄 琇,男,23岁,是黄 璋的弟弟。生前是富川县拖拉机站工人。
    
    他们五人在“文革”中都是群众组织“富川县‘4·22’造反大军”的骨干,毛明昭是主要负责人之一,一九六八年两派斗争激烈时,他们五人跑到平桂矿务局去避难。被富川县“联指”派杀害后砍下人头示众,就这样,在同一根电杆上挂了五个人头,示众两晚一天,其景状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9)。
    
    1980年5、6月份,由原交通部副部长、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刘汉章,率领中央调查组来到桂林了解桂林文革的情况 (这是中央为了广西文革问题派出的第一个工作组) 。例如当听到造反派冤民宾光国汇报说:黄鼎在平桂矿务局工作的两个弟弟黄璋、黄琇,在文革中被富川县“联指”派杀害后砍下人头示众,并把两个人头丢进关押他母亲的牢房中去的惨状,富川“联指”还丧心病狂地勒令他母亲一手抱着一个儿子的头颅游街时,刘汉章吃惊激动得跳起来,叫宾光国“马上叫黄鼎来!马上叫黄鼎来!”(10)。
    

韦国清逃脱正义的审判
    
    1968年7、8月,韦国清调动军队对广西“四·二二”进行屠城镇压。二十一年后的八九“六四”,行将入木的韦国清,仍不忘表态积极拥护邓小平的北京屠城,镇压八九学运。屠杀元凶,惺惺相惜。这也可解读文革后,中共党内整党"清查三种人"运动,韦国清这个双手沾满广西十余万民众鲜血的刽子手,却成了政治不倒翁。韦国清不仅豪发未损,还因和邓小平私交甚笃(韦是邓小平百色起义创建红七军、红八军的嫡系),非但被包庇下来,甚至文革后仕途冒升,官拜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1989年6月14日病死于北京,得以享受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寿终正寝,厚葬八宝山,按生前职位排座次,备极哀荣。
    
    文革中参与策划、部署、指挥屠杀广西“四.二二”的军方人物,在八十年代的中共整党和“清查三种人”运动中,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正义的惩罚。
    
    四十七年过去也没见有当年的杀人凶手向受难者亲属忏悔恕罪,更遑论反思自省了。
    
    四十七年来人们极少对广西文革死难者投以了解和关注,更别说为他们伸张正义、讨个公道了。在这样一个弱势群体身上,沉沉压着执政当局的残酷迫害和社会大众令人痛心的冰冷遗忘。
    
    四十七年了,广西文革大屠杀的种种暴行,犹如天方夜谭,人间蒸发,了无痕迹。屠杀元凶,逍遥法外。文革罪孽,未予清算。暴力因为涂上了红色而变成神圣,屠戮的嚎叫因为掩饰和歪曲而变成歌舞升平的吟唱。
    
    关于韦国清的题材片子,前些年广西一些老同志坚决抵制,纷纷上书中央及中央军委,最后未能拍成。但中共封杀文革讯息,现在又隐藏历史真实,为罪大恶极的文革屠夫韦国清涂脂抹粉,树碑立传,实在是后患无穷!这种局面是所有当今中国人巨大的耻辱和悲哀!
    
    但冤民及债主都请牢记这句话:
    
    正义通常迟到,但早晚会到!迟早刽子手要面临正义审判的那一天!
    
    本文节选于小平头长篇文革密档揭秘《镇压的天雷勾上反抗的地火——被掩盖的文革柳州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真相》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注释:
    
    (1)韦国清(1913—1989),壮族,原名邦宽。广西东兰县人。1929年参加百色起义。1950年应邀赴越南任军事顾问团团长。1955年被任命为广西省省长、中共广西省委副书记。同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58年起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中共广西区委员会书记处书记、第二书记、第一书记。1962年被选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主席。1964年兼任广西军区第一政委。1969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73年任广州军区第一政委。1976年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1977年任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是中共八届候补中央委员、中央委员(1966年递补),九至十二届中央委员、十至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四至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四、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89年6月14日病逝于北京。
    
    (2)此文引用的相关资料、数据、电报、文件等均原自于中共广西整党办公室内部机密档案《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1987年编印。“机密”印戳,内部印发,编号登记。第49页。
    (3)同注(2),第142页。
    (4)同注(2),第131页。
    (5)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6)1967年6月3日,广西红卫兵总部《南疆烈火》报。
    (7)同注(2),第143页。
    (8)《柳州文革大事件》中共柳州整党办公室内部机密档案。1987年8月编印。“机密”印戳,内部印发,编号登记。
    (9)摘录富川县整党办写的内部机密文档《五个人头案的始末》
    (10)张雄飞新浪博客“张雄飞反革命集团”案的翻案历程及其历史作用(一)
    
     参阅资料:张雄飞新浪博客“韦国清广西文革罪行录”
     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邱会作回忆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231718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平头: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小平头: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图)
·小平头: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小平头 (图)
·小平头: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
·小平头: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图)
·小平头:韦国清南宁屠城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小平头 (图)
·陈泱潮: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小平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共特"封殺文革資訊阴谋破产记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小平头:网坛魅影
·四五英雄“小平头”刘迪去世/中原同工
论坛最新文章:
  • 登Quai Branly博物馆看台纸糊《极乐天堂》
  • 美媒: 解放军强大但打台湾太难
  • G20大阪峰会:北京已对香港话题下噤声令
  • 港示威或国际效应 瑞典拒将一红通犯送中
  • 北京或头疼 杜特尔特翻脸谴中国南海主权主张
  • 香港与G20: 或是一次艰难的中央政治局会议
  • 美中朝互访信件频共舞 蓬佩奥盼核谈快重启
  • 可口可乐与中国蒙牛成CIO史上“最大合作伙伴”
  • 中国将把联邦快递列入华版“不可靠实体清单”
  • “捷克版特朗普”巴比斯涉贪25万人轰下台
  • 中美经贸谈判团队正在磋商
  • 香港对中国的挑战
  • 美俄以安全官员举行有关中东局势的三方会谈
  • 骂归骂 中美认真筹备习特大阪贸易谈判
  • 特朗普29日访问韩国
  • 家乐福撤出中国股价今不跌反而激升透端倪
  • 伊朗称美国无人机如果再来还会被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