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3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习近平与的士司机交流(网络图片)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姜维平


    香港《大公报》的假新闻余波已逝,但意犹未尽,我很希望它是真实的,既使是假新闻,我的感受也是发之内心的。今年4月18日,我在凤凰网同时看到两篇文章,都令人震惊,一篇文章记述了北京“的哥”巧遇习近平的故事,另一篇则报道了重庆近日发生的警民冲突,好像两者没有内在的关联,但细读再三,有感而发。正如薄王当年下令抓律师李庄时,习近平故意去北京一家律师所视察一样,这回倒过来,习是微服私访在先,而重庆事件在后,但大公网忽然详述和渲染习近平与的哥的交谈,则有一点针对性,实际上,自古中国皇帝好拜,小鬼难缠,中央高官与地方官的搏弈是专制制度的常态,关键是习总如何找到变革大局的锁钥,把“地头蛇”关进制度的笼子,而不仅仅是以身作则。
    
    大公网4月18日的报道说,家住北京远郊平谷区的“的哥”郭立新,今年46岁,开出租车已经有8年了。今年3月1日晚上那次8.2公里、26分钟的载客奇遇,至今使他仍然是激动不已。郭回忆说:大概7点多,天已经黑了,我刚把几个小伙子拉到鼓楼西大街附近,车就在路边停了一会儿。这时候,上来两位男乘客。一个坐副驾驶,一个坐在后排。我问师傅您去哪儿,对方说去钓鱼台大酒店。我就又问“您看咱们怎么走”,对方说“我对北京的路也不太熟,怎么走都行。”于是,我就从鼓楼西大街往西,在德胜门那边调了个头,然后沿着北二环一直往西开。那天是星期五,7点多还正是晚高峰的时候,主路上挺堵,我就开到了辅路上。一开始,郭师傅对两位乘客并没有太多留意。北京出租车司机有一个形象的外号叫“时事评论员”。像很多同行一样,郭师傅对国家大事非常关心,平时很关注新闻,也经常跟乘客一起聊聊社会热点。郭立新回忆说:在路上,我就说起北京今年雾霾天很多,现在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引起社会的恐慌,老百姓也有意见。
    
    郭描述说,这时,坐在副驾驶的那位乘客就接过了话茬,但觉得这人说话着眼点不同,跟普通老百姓说话不太一样,我就侧着脸略微瞅了一眼,但是也没认出来。郭师傅说,一直开到动物园批发市场东边榆树馆桥下,赶上了红灯,车停好了以后,我就扭头仔细看了一眼,这位乘客穿着灰黑色的夹克,大脸盘,看着非常眼熟。哎哟,这一看不得了,我就问了:“您出来坐车就没人说您长得像某个人?没人说您像习总书记?”他听了乐了一下就说:“你是头一个把我认出来的司机”。至此我们明白了,习近平并不满足于听汇报和批示文件,而是经常微服私访,这说明他比较了解基层干部阳奉阴违的情况,希望掌握第一手材料,不被假象所蒙蔽,真的想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但他至少在目前还在沿用榜样的作用,而不是着手大胆地变革制度,这就难免脱离自古明君和昏君不断循环的怪圈,好像重庆的警察故意与其过不去,给他“上眼药”一样,竟在习近平厚待的哥之时却对当地的司机大打出手。虽然也像征性地把几个民警关了禁闭,但显然与习近平为人处事的风格截然不同。
    
    新华网4月17日的报道说,15日凌晨1时许,在重庆主城参加在职研究生学习的巫山县公安局龙溪镇派出所所长黄龙灯、法制科民警黄某与巫山老乡杨开友及其友孙某等人到渝中区大坪吃宵夜。黄龙灯见吃宵夜处与自己的私家车渝FCX505之前停放地相距不远,遂前去取车,返回行至石油路路口拐弯处时,与道路栏杆发生擦剐。黄龙灯未停车,开到吃宵夜处,发现前保险杠被剐掉,遂请杨开友前往擦剐处捡拾保险杠。据警方调查,杨开友在拖移保险杠返回途中,与出租车驾驶员孙伟驾驶的渝B2T038出租车发生轻微擦剐。双方发生争执、抓扯。杨开友和朋友孙某二人对孙伟实施殴打,致孙伟轻微伤。路过的出租车和附近群众陆续聚集围观、起哄,杨开友和孙某等乘乱逃离现场。在孙伟被殴打过程中,黄龙灯、黄某两名民警虽未参与,但也未及时制止,见事态扩大,也乘乱离开现场。孙伟向警方报警求助。民警在处置中,围观人员冯某、杨某、凡某、吴某、陈某等认为民警处置不力,导致打人者逃离,煽动其他围观人员辱骂、推打处警民警。冯某等人带头打砸掀翻车辆渝FCX505,并强行截停过路车辆,阻断交通。冯某等还在渝FCX505车内发现黄龙灯的警服和警官证,遂散布“警察打人”传言,煽动围观人员继续打砸车辆,攻击现场处置民警。
    
    显然,在一个网络时代,公安靠绝对优势的公权力,不论是处置突发事件的现场,还是封锁消息都相当困难,上述说辞一定加了水份而有利于警方,非常明确的是,重庆民警对待“的哥”的态度远不如习近平,或者说习近平知道这一突发事件想必很生气,但作为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领导,不可能事必躬亲,如何管理这些地方的如狼似虎的警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就算上述报道是真的,也可以看出几点问题,一是派出所长黄龙灯,法制科民警黄某出入吃喝玩乐的场所,夜里酒后驾驶,这不仅不合身份,而且有违交通法规,却正值党中央严厉纠正吃喝风之际,连习总出行外访也吃工作餐,但小小的派出所长竟视中央的三令五申为儿戏;二是像黄龙灯这样素质的警察还是在职研究生,他研究个什么,学费是谁拿的?是老乡朋友拿的吧,其中有无利益交换?三是民警经济收入不多,何来豪华私家车,如何挂警牌?与民同吃喝,是老乡结帐,他是否为其谋利,有无行贿受贿行为?这一系列问题都说明,虽然薄王倒了,但公安没变,还是老百姓仇恨的“地头蛇”。
    
    不过,应当承认,由于中南海高层有些变化,习近平的平实作风,对地方官有一点感化和震慑作用,所以上述事件平息后,警方也蜻蜓点水般处理了民警,据介绍,重庆渝中区公安分局启动突发事件应急处置预案,调集警力赶赴现场处置,将带头打砸车辆并推打处置民警的冯某、杨某、凡某、吴某、陈某等强行带离,疏散聚集群众,恢复交通。经进一步查明,黄龙灯在聚会时有饮酒行为,涉嫌酒后驾车,已被免去所长职务。同时公安机关已对黄龙灯、黄某两名民警采取禁闭措施,并立案开展进一步调查,依法依纪严肃处理;渝中警方对杨开友、孙某分别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杨开友向出租车驾驶员孙伟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400元;打砸车辆、阻断交通、推打处警民警的冯某、杨某、凡某、吴某、陈某等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尽管重庆市公安局纪委一再表示,对涉嫌违法违纪民警绝不庇护,坚决依法依纪严肃查处,绝不护短。但我们看到的是,第一时间的处置也有明显的偏颇,警察违纪在先,但只是撤职禁闭,黄的两个老乡才行政拘留10天,而反击民警的多人却被刑事拘留了。这说明在骨子里,官员还是不把“的哥”及老百姓当人待。这一不平等的潜意识也不经意地体现在习近平与“的哥”的交谈中,
    
    上述报道说,一开始,郭师傅对两位乘客并没有太多留意。北京出租车司机有一个形象的外号叫“时事评论员”。像很多同行一样,郭师傅对国家大事非常关心,平时很关注新闻,也经常跟乘客一起聊聊社会热点。郭立新回忆说:在路上,我就说起北京今年雾霾天很多,现在空气污染非常严重,引起社会的恐慌,老百姓也有意见。这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那位乘客就接过了话茬,他首先对我的话表示认同,说道:“污染容易治理难,原来花1分钟污染,现在可能就要花10分钟来治理。”但同时他又说,也要看到另一面,现在中国人的人均寿命比以往大大提高了,要看到社会进步的一面;而且政府在治理环境污染和提高老百姓健康水平方面下了很大的决心,做了很多工作,也制定了很多措施,但这些措施不可能在短期内就能完全发挥作用,总要有一个过程,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也经历过这一痛苦而漫长的过程。
    
    如果这番话属实,习近平过多地解释政府官员的难处,就不合时宜,群众有百般挑剔政府的权利,官员没有自夸的必要,这一点主仆颠倒的逻辑是政治体制的问题,无疑地,习是中国目前党内人品比较好的官员,但如果一人一票直选,“的哥”也未必投票给他,选上的官员不一定乘的士,但肯定有一种制约的力量框住官员的手脚,叫他想贪而不敢,想欺负老百姓而不能。我们急需的不仅仅是微服私访的高官,而是政改的大设计师和民主转型的历史巨人,我看,习近平给他留字不留名自有他自己的难处,他未必希望人们知道他夜里出访,那样他会不太安全,但是,面对全球民主化的浪潮,他必须找到一条风险最小的政治变革的道路,但愿像他写的那样“一帆风顺”。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919107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姜维平
·应当立即拘捕女神探/姜维平
·姜维平: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姜维平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姜维平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姜维平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姜维平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姜维平 (图)
·重庆高法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姜维平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姜维平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姜维平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姜维平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姜维平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把父亲下葬?/姜维平
·姜维平: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姜维平: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庭审谷开来应当传讯薄熙来/姜维平
·姜维平:薄熙来能判死刑吗?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姜维平
·美国之音: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谈薄熙来谷开来(二)
·美国之音: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谈薄熙来谷开来(一)
·姜维平: 部分薄熙来的消息可信度不高
·前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肯定合肥庭审中薄谷开来不是替身
·曾因薄坐牢的记者姜维平:我早知他有这天 (图)
·姜维平:张德江和薄熙来截然不同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姜维平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姜维平 (图)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姜维平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姜维平(图)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姜维平
·《薄熙来传》简介/姜维平(图)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姜维平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姜维平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稀世珍宝“观音显圣”追记/姜维平(图)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姜维平
·陈建平去职之谜——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二/姜维平(图)
·《重庆晚报》暗斗薄熙来/姜维平
·关齐云失踪之谜——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姜维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