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我反对纪念林昭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3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2013年4月30日讯)
    
    
     “昨天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服”。
    
     2008年我在《索尔仁尼琴:二十世纪最走红的“芙蓉姐姐”》中说,索尔仁尼琴总是让我想起女“毛/泽/东”林昭,立即头皮发麻,心惊胆跳。有邪教精神偏执狂的教士,我总看到他们残酷坚定的眼睛里面,长出无形的血手和黑手。他们总是对一个自然低俗地自我保存的生命个体,构成潜在的政治威胁,或者明显的精神压迫。他们一旦大权在手,灾难就降临了。
    
     女“毛泽东”林昭,如果没有过去当局的镇压,其追求邪恶真理的行为和殉道,是邪恶的。不管如何激烈,震撼人心。他们都是邪恶的同伙,内部竞争关系,内部的唯我独尊造成的死亡和镇压,如果后者上台也是一样,同样杀人。这样的弱者不可同情,因为都是豺狼。
    
     纪念林昭,可以叫做伤痕活动,模仿伤痕文学一说。从展示伤痕到展示伤痕,从悲剧煽情到悲剧煽情,从控诉到控诉,没有从失败走向胜利,这是低劣的民间政治,何时是个头,如果说专制瓦解只要十年,但让这里低劣的民间来搞,至少要五十年。还不如没有。
    
     林昭压根是一个杂草丛生的低矮灌木丛,把她当做乔木,脑袋驴踢了吧。在她身上能生长出什么?杂草。并不是她杂草丛生的思想,也不是其抵抗的坚决彻底性,往往是邪教思想,才狂热的内在于专制,并与专制冲突,而被灭掉。宗教自由与邪教息息相关。其抗争意义有由专制镇压赋予,并非林昭思想的内在价值。
    
     纪念林昭的活动其意义在于纪念本身,聚集本身,然而非林昭或者林昭思想本身,尤其其思想是很难处理的事物,所以是不好的政治符号。与其纪念,还不如不纪念。就像为林彪翻案,傻瓜才觉得与民主有关系。
    
     我在《莫使立宪推动成为一种极权主义运动》说八十年代以来,由党内民主派官场,狼奶所喂养的低劣民间,是另外一种极权主义运动,如个人崇拜,对胡耀邦赵紫阳的崇拜,对林昭的崇拜,而不是对国家和宪法的崇拜。与宪政精神南辕北辙。
    
     我希望对林昭崇拜的反对,成为低劣民间政治的最后终结者和分水岭。我个人不纪念林昭,并且反对纪念林昭。
    
     何谓吐掉狼奶,就在于切断主义与教主,使徒,信徒的肉身关系,否掉其垄断代表性,用基督教的用语,就是荣耀神,不荣耀人,不管活人死人。对个人的偶像崇拜,固然能够极速聚拢人气,可是拉来的很多都是各种红卫兵,各种真理感上身,觉得离了他世界就不转的一些人。我觉得不要也罢。
    
     纪念林昭是一个没有民间主体性的低劣活动,因为还陷在控诉的伤痕悲剧,并不是强者突破坚固弱者的手的活动。这是通过显示为弱者,试图屈服于主人,从而改造弱化主人的奴隶道德伦理。罪恶的控诉已经毫无必要,聚集是必要的,所以处在与专制能否聚集的斗争,而林昭以及对其纪念都是空洞虚无的,没民间主体性。
    
     我在《索尔仁尼琴:二十世纪最走红的“芙蓉姐姐”》中说,无止境地释放追求自由的渴望,当遭到镇压,坐牢和流放才彰显了自由主义的维度。也就是说坐牢和流放才把自由主义维度赋予这种追求“真理”的行为,在反自由主义的陶瓷上,上了一层自由主义的釉色。当从非政治或者反政治,进入政治领域,渴望和道德激情就成熟冷却,成为政治自由的价值。
    
     通过给反自由主义陶瓷上自由主义的釉色,后者包裹了前者,前者被后者代表了。如果我们只看釉色,而当作全部,忘记了与之冲突的反自由主义陶瓷,就是一种偏执的近视和色盲。这两种东西是格格不入的,冲突的。
    
     既然49之后的抗争包括林昭的,没有主体性,其意义都是因为镇压而赋予的,那么关键处,有意义处在消极自由,也就是被迫与专制对抗,而纪念林昭,马昭,驴昭,这些是可以替代更换的,在阴影中在场的,被放到括号里面的,那么杂草丛生的政治符号,就极容易进行“意义窃取”。
    
     “意义窃取”的意思就是,本来从消极自由处被动产生的意义,会被窃取到内在的道德立场上,狗屁不是的思想上,杂草病毒重丛生的知识上。例如是不允许说话而被镇压而产生的影响,会被乾坤大挪移为说的话是真理,从而真理感上身,狼奶上身,真理在我。
    
     我为什么说别对林昭进行偶像崇拜,而需要崇拜国家和宪法。正如我前几年指控《炎黄春秋》和《财经》的精神分裂症,他们因为促政改被打压影响更大起来,影响更大起来公知们反而投射以更大期待,他们影响大本来只能意味改革已死,但反而寄托更大希望。可见投射者,不管是否南辕北辙,只要可投射就好。
    
     对于投射者这类精神病和狼奶病毒而言,他们没有能力反思和理性批判,他们所投射的对象,是否符合宪政精神,是否其形成与历史原因有害于或者相反于我们的宪政目标,如对蒋介石的崇拜,如改革派刊物严重依赖于改革的不可能和文革。投射与移情正是法西斯主义或者极权主义的心理。
    
    
    遗忘49之内的肮脏历史记忆
    
    
     2008年我给羽戈《从黄昏起飞》写的书评《把宪政精神书写在虚空中》中写道,我们需要生活在光明时代。黑暗时代升起的启明星,于黑暗时代的意义,对于我们无关。米粒之珠的光华,是一个正常社会所需要的吗?我们可以给予理解,但是不会给任何感激和顶礼膜拜。不再继续在暗中恐惧,也不要逃避恐惧而躲入“追求光明的黑暗”中。我们不需要父亲和导师。我们的父亲和导师,就是我们自己。
    
    我说,长期黑暗中的眼睛,肯定无法适应大放光明,不能再替我们观看。民主和自由,在于我们心中,无须外求。我们自己想封闭它,就封闭了,想打开他,就打开。把这种不假外求的权力意志复活起来,那么我们就可以在黎明起飞。
    
     腾讯微博“民国--国民”说,没经历文革的人不要犯贱,文革不是你们的错也不是你们的伤。你们是干净的,必须与文革划清距离,自己玩。新浪微博“家明的往返人间”说, 那些成天叫嚣着不能忘记这、不能忘记那的人,是真的背负着这一切的苦难在艰难地生活吗?还不是该吃吃,该玩玩。
    
    不同年代的人,差距太远。在河里旋涡煎熬的,与在河岸上安坐指点江山的焦虑感已经被抚平,冲突甚大。其生命体验对现实的判断,有甚大干扰。有很多人,听到亲属的噩耗到下葬,都相信亲人还活着。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不要以为上一代的苦难和初恋,一定要殖民到新一代的头上。初恋决定中国人的命运,那不是新的党妈妈么。老一代他们会被淹没在时间中的,不要以为他们的苦恋,就是所有人的苦难与初恋,因为他们的身体记忆,仅仅与他们有关。
    
     由刘震云冯小刚《1942》的人道主义,就想起了周扬他们在八十年代初的人道主义。高举人道主义,通过回避政治,并不能面对现实解决现实问题。已经成为体制的组成部分,周扬他们宣扬人道主义,不外乎要求体制内自我保存和参与分赃,对我们讲人道主义,那么给不给成为人上人或者“自己人”的机会和途径呢。
    
     在苦难中活过来的人,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拒绝遗忘,要求别人拒绝遗忘。不外乎幸运者的庆幸,站在安全的岸上抚胸而已。死人亦已,二十世纪至今有那个作家,可以是个“死人”,真正以死亡本身作为主体?说远了去,宪政本身是植根于死亡,而不是这种在岸上的半真半假的观念生意。
    
     当反对毛泽东苦难记忆对现实和政治困境毫无推动力,就会成为四五一代对苦难的消费主义和生意经,也就是要贩卖这一些来强调自己师父地位。苦难变为一种政治符号,或者成为舆论生意场的一种商品。新浪微博“在途中”说, 他们之所以要借文革苦难来恐吓要我们不遗忘,无非是要受众心甘情愿地再继续接受他们现在的统治并在情感上理解当下由他们统治所带给我们的苦难。 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推进改革,而是仅仅为了自己是精英,是先锋队,证明自己的精神特权。简单一句话:俺长了理性的大脑,你们得听我们的。
    
     让我们不遗忘文革苦难的老家伙,像一堆傻瓜一样,根本没有任何能力面对民族和人生在1949年之后的苦难与命运。没有能力,有好为人师,不外乎是消费苦难,用来自私自利。我认为文革的真相揭露,只是历史灾难数量增加在我们面前,是一种物理反应,没有质量飞跃和化学反应,不会对我们有身心震撼的现象学效果,他们曾经有过的,不会像病毒一样传染过来给我们,所以批不披露不是当下我们灯下黑的原因,原因在于老家伙作为毛时代政治奴隶在邓时代解放的身体渴望,忆苦思甜,形成扭曲结构和哈哈镜,比官方掩盖,更加严重地下毒祸害。
    
     政治生存关乎生死,并不是言论自由或者揭露真相能解决。启蒙形成共识,不能解决文革和遗留的问题,就像三聚氰胺混在奶粉当中,必须通过解决八零后九零后等三座大山来附带地文革遗留问题。
    
    狗咬人,并不是人的正常生活。公知们都是忆苦思舔专家,关注的是“过去式”,比如文革斗死多少人,但是他们对“进行时”不感兴趣。对现在和未来产生影响最大的还是此时的生活。历史很重要,但历史不是全部。
    
    你们自己的过错和罪恶,不要找年轻人“复仇记”,年轻人忘了更好,你没有关照别人,没有为别人提供启示和方向,是过时发溲的快餐,却强迫别人当作永恒的典范。首先要问你为别人做了什么,不要问别人为你做什么。新浪微博“浮家泛宅武陵人”说,我们好像总是啥都不明白就欠下先人很多良心债,个个义愤填膺向我们要债。
    
     有网友问关于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是否属实,我回答说多关心每一代人自己的问题,这样有利于下一代,比我们更好。我们自己的问题已经让我们自己都无法应付了,上一代的人自己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解决不了,把它遗忘掉,反正也无助于当下。记着,是为了可以从源头解决,当无从解决,反而越来越多,把新一代的能量,用来做那一些没用的记忆功夫,不是自杀性行动么。
    
     新浪微博“施如海”说,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活在当下!既不要沉湎于已经埋葬的苦难,也不必流连早已飘逝的初恋。新浪微博”叶明诚“说, 老一代应该像鲁迅说的那样,肩住那道闸门,放年轻人到光明敞亮的地方去。我们知道那段历史是垃圾,把它埋起来就好,没时间没精力没兴趣更没必要整天拿来反刍。
    
     对于我们这一代以及更年轻一代,告别1949是理所当然价值体系的前提,所以在1949年以后的时间内,所发生的事情,都要虚无否定掉。耻辱史应该受到是终结,是把它当做黑洞,这样有利中华民族的心理健康,而不是去认真研究和对待。我们的人民已经当了六十年的慰安妇,抹杀这段耻辱史吧。
    
     像电影《1942》以这样的方式记着苦难的历史,又不能解决,单纯记着并不能防止重新发生灾难,甚至会帮助形成更大灾难,就像抑郁症引发自杀一样。问题只会越积越多,像珊瑚一样层层积累,成为黑暗的国度。把新一代人的能量耗在浪费于无用之处,还不如组织生产自救自己,重建公民社会,护住底盘和元气。
    
     一代集体记忆的震撼性,年轻人隔膜,夹在中间的人是无缘无故抽象爱与恨。问题只会越积越多,像珊瑚一样层层积累,成为黑暗的国度。把新一代人的能量耗在浪费于无用之处,还不如组织生产自救,重建公民社会,护住底盘和元气。以这样的方式记着苦难的历史,又不能解决,单纯记着并不能防止重新发生灾难,甚至会帮助形成更大灾难,就像抑郁症引发自杀一样。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559111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习近平是薄熙来的“孪生兄弟”
·陈永苗:“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的问题/郭国汀
·陈永苗:李嘉诚现在不放血,将来会流血——声援香港码头工人罢工
·有民众暴力才有势力均衡/陈永苗
·底层抗争是民国当归的复国革命/陈永苗
·陈永苗:南周“读懂中国”牌匾落下来
·陈永苗: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不存在的国际法分析
·陈永苗:中华民国在大陆区的法理状态
·陈永苗:习近平民族复兴是国内殖民的法西斯主义
·陈永苗:广电总局放出电影《1942》是对民国当归的狙击战
·陈永苗:民国回归的当下性
·陈永苗:进入新共和还是回归民国奠基
·陈永苗:宁波人憋在嘴里的话:政府实在靠不住
·陈永苗: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的未来
·改革已死 公知已亡/陈永苗
·陈永苗:来个中华民国护照抛弃国共合作
·陈永苗: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陈永苗:《就曹海波致马英九公开信》已由网络上下提交总统府 (图)
·陈永苗游精佑等就曹海波判刑八年致马英九公开信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陈永苗:宁波抗争没有结晶出自己新鲜元素
·陈永苗: 莺歌海征地是央企对民众的法西斯战争
·陈永苗:“改革已死”迫使中共应牌频频发声高举改革
·陈永苗:谢长廷,你他妈的才与我们作对
·陈永苗:谢长廷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