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秋雨咒骂沙叶新是文革老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8日 转载)
    来源: 参与
      昨日(2013年4月27日)余秋雨声明”,余秋雨咒骂着名剧作家沙叶新是文革老左和造谣分子、投机“异议分子”。
    

      事件起于4月23日以来,各大网络热传两个声明。一个是余秋雨前妻李红在天涯社区首发的《我的流氓前夫余秋雨》——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这个伪君子,我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近二十年。当年我青春靓丽,获选主演电影《春苗》,经不起余秋雨苦苦追求,一朵鲜花插到了GS上。婚前我也曾经被他儒雅的假象所迷惑,但婚后渐渐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他心理变态毫无爱心,扫地专伤蝼蚁命,诱杀飞蛾不罩灯。他风流成性淫荡成瘾,私通专通女演员,乱搞只搞女学生。他辞职上戏院长,不是因为清高不恋官职,而是因为他太风骚,表演系的漂亮女生纷纷被他潜规则,人家去上海市委告状,他干不下去了,只能一躲了之。作为有妇之夫,他勾搭黄梅戏演员马兰,甘当余世美抛弃我们母女。如今他花心浮动,又与美女作家扯上一腿,闹得马兰发表声明打官司离婚。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过去他参加四人帮的文革写作组,撰写颠倒黑白的大批判文章;现在他甘当无良文人,忽悠地震死难学生的家长;将来他在民族万一有难之际,肯定还会卖身投靠入侵者,含泪劝告同胞放弃反抗接受现实。
      一个是余秋雨的现任妻子马兰,其发表的《我的声明》说——
      因为我的丈夫余秋雨与某美女作家私通,本人掌握了确凿证据,已经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总有一种虚伪让人鄙视,总有一种背叛让人心寒,总有一种淫荡让人百感交集。
      感谢广大观众一直以来对我的理解支持,我也将重返黄梅戏舞台,为你们继续奉献我的艺术生命。
      自称一直对任何“谣言”都不屑一顾的余秋雨,此次反常地迅速“辩诬”了。在题为“锁定造谣者”的声明中,余秋雨声称“造谣者是自己认识二十年的一位老编剧”,其特征有三——
      1、“造谣者选择4月23日马兰的生日发布这个谣言,可见他知道马兰的生日。”余秋雨因此认为,造谣者是以前认识的人。
      2、“他替我伪造了一个‘前妻’,又伪造了马兰的‘声明’。这种‘角色化台词’的出现,证明他不是网络上的一般造谣者,而有‘编剧’的职业病。”
      3、这个造谣者自己在文革中投机,写过号召青年上山下乡的“左剧”,却大余秋雨有“文革问题”的“文革谣言”,揭露过余秋雨在汶川震灾中假捐图书馆。“近十几年来,他又一次运用投机的本事,摇身一变成了‘异议分子’,而且言词特别暴烈。”
    
      熟悉余秋雨污点和个性的人,都知道这三个特征指向了着名剧作家沙叶新。但是,网民们心明眼亮,大多谴责“余含泪”虚伪成性,仅仅以三个怀疑就锁定沙叶新造谣,太贼喊捉贼了。何况,余秋雨离过婚,有前妻,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都能说成是“替我伪造了一个‘前妻’”,谁还能信余大师的辟谣?!从余秋雨此次迅速“辩诬”,可见,此次的谣言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击中了要害。否则,“余含泪”不至于如此害怕得发抖。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285810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松萝:不要把韩寒变成余秋雨
·余秋雨大师谈动车事故:大爱献给心疼孩子的母亲
·凌沧洲:孔子啥时候“私生”余秋雨这外甥子?
·不能让“余秋雨”成为证券市场的亿万富翁
·刘逸明: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图)
·易中天暗讽余秋雨“天下第一傻”
·余秋雨不要“余清零”/西风独自凉
·余秋雨的“三座图书馆” /王华源
·化妆大师余秋雨/盐巴
·余秋雨的一句话为什么得罪三千万人/老海
·余秋雨的伤痕文学/王沁林
·孙学涛: 余秋雨乃作协名誉副主席
·纪念余秋雨同志《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发表一周年/黄麟
·余秋雨越走越远,上海应特别小心
·余秋雨越走越远,上海应特别小心沦陷
·请不要揪住余秋雨大师不放
·乔志峰:请不要揪住余秋雨大师不放
·余秋雨比腐败分子更可恨/宫墙柳
·余秋雨大师掩盖真相的势力不再强大/王攀
·网曝余秋雨与美女作家私通 妻子起诉离婚
·余秋雨回应“诈捐门” 50万是悄悄捐的
·坐拥6500多万元股权 余秋雨成了作家“股神”
·余秋雨被曝为熊胆企业题词:百般熊姿 一派人道 (图)
·传余秋雨为熊胆企业题词“一派人道” 助理否认 (图)
·余秋雨:大难面前 激发出大爱文化(图)
·胡适亲属用事实揭露余秋雨在文革中的劣迹/胡子暄
·“华语世界第一文盲”余秋雨的博客被网民们活活骂死,定性自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