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掳妻拆婚----"茉莉花"回首(二)/刘士辉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茉莉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5日 转载)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刘士辉:掳妻拆婚恨绵绵——“茉莉花”回首(二)
    

    本文首发于《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03期
    
    茉莉花镇压期间,我被殴打,被酷刑,被强退房子,被剥夺财产权利,但是这些跟广州国保凶悍拆散我的婚姻相比,都只能是小巫见大巫。倾注了无限期许的婚姻被广州国保辣手摧毁,是我终生难愈的心灵创痛!
    先说一下我为什么要娶越南女性。我于2007年离婚,一年后认识了一位温良贤淑的广州女性,甚至已经谈婚论嫁。但2009年2月开始的广州市司法局多达五六次的谈话,让她心生不安。2009年5月,因在岗顶地铁站穿“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被公安强力控制,她见证了事件过程,更让她恐惧莫名。她直言:你会坐牢的!力劝我不要关心什么公民权利,只顾挣钱就可以了。有一次,她跟我说有陌生人给她打电话,警告她“离开刘士辉”。一天夜里三点,她通过网上留言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你要么选择理想,怎么选择我。我试图给她脱敏:其实追求民主自由和婚姻幸福并不矛盾,二者并不是非此即彼、有我没你的关系。但是,我的努力未见成效,深植中国人基因里对共产党的恐惧让她离我而去。为此我曾彻夜难眠……类似的经历以后又遇到过两次。多次的挫折,让我开始对中国女人绝望。这才催生了我娶越南女性的想法,并打算婚娶后以生活为重……
    2011年2月6日,我和越籍新婚妻子回到广州,等待越方寄出的一份用于办理跨境婚姻登记的公证认证资料。如果不是中介耽误了时间,我们早已经飞回我的户籍地内蒙古,办好了结婚登记证……
    2月20日我被特务殴打,鲜血淋漓,浑身剧痛,夜里翻身困难,她甚至哭湿了枕巾;2月22日公安恶意砸门,让她心惊肉跳,一夜难眠;2月25日凌晨两点,广州国保地动山摇地砸烂铁门,她几乎魂不附体,吓成一堆肉泥;她甚至不知道我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被打被抓,就被国保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一并抓走……
    此后,对我是连续五天五夜禁眠的魔鬼审讯。一个年近40岁、长着凶神恶煞面孔的李姓中层国保头子(以下简称“李保头”)喝问我:“老实交代!这个越南女人是不是跟你一起到中国来密谋颠覆共产党政权的?你到越南去还见了什么人?”他们显然把我当成了“茉莉花革命”的策划者,并质问我卖掉房子以及刚好在茉莉花之前几天将股票清仓是不是要当作“茉莉花革命”的资金?我回答:她是我从越南娶回来的老婆,不懂中文,她对共产党政权不感兴趣。我去越南只为娶妻,别无他意,我不可能不知道王炳章就是在越南被中共绑架回国并重判无期的,越南也是共产极权国家,我怎么可能在那里见什么朋友?
    国保查阅了我的聊天记录和其他资料,并通过翻译审问了我的新婚妻子。大约四五天后,他们确认她确实是因婚来华的,与我的案件无关。我马上向国保提出,应马上释放我妻子,还她人身自由,非法拘禁外国人性质很严重。但李保头坚决拒绝了。他们把我新婚妻子当作人质,显然是用以要挟我的一个筹码。
    期间,我含着悲戚的心情给新婚妻子写了一封信:我可能出不去了,你还是回越南嫁人吧。如果要嫁外国的话,嫁韩国嫁台湾都好,就是不要嫁中国!很快,国保把她的录像转给我看。她说:我会一直等你,我还要和你结婚……大受感动的我又向国保提出:既然我老婆跟我的事情毫无瓜葛,那就应该还她自由。你们不放心让她在广州,那我可否用自己的钱给她买好飞内蒙的机票,让她回我老家等我两个月(她的签证3月8日到期,按规定可续签两个月),我家里有房子可住,我妹妹会英语,我的姐妹也会很好地照顾她。如果我能在两个月内出去,我还要和她办结婚登记;如果我出不去,那我的家人也会体面地把她送回越南。毕竟是我的新婚妻子,我家人不可能不善待她。
    “不行!”对我的婚姻有着严重不平衡心理的李保头斩钉截铁地回绝了我的要求。绝望无奈的我,只能泪往心流!
    我曾数次苦口婆心地跟国保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是中国千百年的古训,希望你们不要拆散我的婚姻,对于我来说,这可能是我人生最后一次婚姻了。但是,国保不为所动。
    有一天,从审讯中得知我妻子有一个中年未婚的姐姐后,李保头居然这样羞辱我:“我靠,你怎么不把她姐姐带回来给你老爹?你一个你老爹一个,岂不是更好?”李保头知道我母亲几年前病逝、父亲已经75岁高龄的身世。没有蛇蝎心肠,断说不出这般刻毒的话。我怒视着李保头,心里暗咒这个渣滓不得好死!
    3月14日,一个跟我同龄的矮胖国保对我宣布:你老婆已经被我们3月13日遣送回越南了!听到这个炸雷般的消息,我立即痛哭失声……我知道,我妻子在他们手上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从被抓到遣送,我妻子被国保非法拘禁了17天。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
    国保给我看妻子被遣送前的录像:镜头前她泪水涟涟,说回国后会等我。国保补充说,她甚至躲到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失声痛哭……对于我为什么被抓,矮胖国保对她编谎说:我骗了别人一笔钱又不办事,被人控告云云……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我理解了鲁迅当年为什么会写出那样激愤四溢、力重千钧的经典诗句。此时,我的腿伤已经拆线,可以在囚室里来回踱步了。审讯之余,一首愤怒的小诗在我踱步的时候慢慢成形了。我在心里打腹稿,心里修改,心里吟诵——《七步踱》:“茉莉含苞花未香,残冬余威肆虐狂。群魔门破黑夜半,厉鬼棒散鸳鸯双。囹圄心悲书生恨,情缘泪祭异国殇。掳妻拆婚孽可作,岂断后继再赴汤?!”之所以名之为“七步踱”,是因为囚室散步的空间只有七步左右。
    空闲时,对着24小时不间断的摄像头,我用食指在手掌上一笔一划、一遍又一遍地书写着《七步踱》这首囚诗,以此表达我无边的愤怒和无声的呐喊!我相信,如果国保调出当时的录像,以我当时空书的笔势,一定能和这首诗完全对上号。
    6月12日,我由“监视居住”改为取保候审,并被3个国保同机遣送回内蒙。飞机上,一个新疆籍国保对我说:“老刘,希望你再去越南娶回你老婆,这个事情希望你不要记恨我们。你要去越南,提前跟我们打招呼,我们会准许你去越南的。”显然,这个疆籍国保也意识到毁灭一个人的婚姻意味着什么。民间将“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相提并论,可见“夺妻”伤害之深之重。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后怕。2013年初,广州市公安局分管国保的副局长祁晓林上吊自杀,作为2011年广州茉莉花镇压的操刀者之一,祁某以引颈自绝的方式诠释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一千古名训。
    回内蒙后,父亲问我:他们有没有把越南那边寄给你的一封快递转给你。我当时一愣,从未听他们说过有什么越南来的快递。父亲道出原委:父亲和姐姐于我被抓一个月后的3月底到广州,房东将一个邮件催收单交给我父亲。父亲到邮局,邮局答复你是他父亲也不行,应凭本人身份证领取。无奈之下,父亲以“我儿子婚姻大事”的名义求助于国保。国保满口答应:老人家你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把邮件取出交给你儿子。结果他们不但没有取件,相反极可能将邮件退了回去。后来我听中介说,公证邮件已退回作废。
    回蒙后,我多次打国保留给我的电话,希图尽快赴越补救我的婚姻。但他们的电话永远打不通。无奈发短信,结果收到8条每条收费1元的垃圾信息。释放两个月后,怒不可遏的我在网上揭黑,结果3个国保不远万里飞赴内蒙我父亲家里,以“收进去”对我再施恐吓……
    一年后,我见到了曾经的婚妻。在中国魂飞魄散的恐怖经历让她心有余悸,她宁愿在越南固守清贫也不敢到暴力中国来。她陈述被关押期间,我买给她的金项链不翼而飞,手机被扣留,遣送前还被国保逼写了机票的欠条……
    她希望我留在越南和她结婚。我曾经犹豫,曾经动心,甚至曾经说服家人,但是思前想后,想后思前,最终还是不得不忍痛割舍了这段让我承受心灵蹦极的跨国婚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2231519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且看国保如何不打自招对我的施暴——“茉莉花”回首之一/刘士辉
·中共当局刑拘刘远东说明了什么?/刘士辉
·刘士辉:中共用抓人行动为北韩核爆撑腰
·“白卷先生”胡锦涛/刘士辉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中国特色”:气吞罢免如虎/刘士辉(图)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我罢网,我自豪,我光荣!/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之灾/刘士辉
·刘士辉:前有犬獒东东,后有太监成龙
·我被国保约谈/刘士辉
·刘士辉:我告北京网警的虚拟诉状
·披露一起广州计生毒针杀胎案件/刘士辉
·“茉莉花日”殴打刘士辉系官方所为 受伤照片首度曝光(附多图) (图)
·网现刘士辉茉莉花囚诗
·滕彪被失踪70天后回家 刘正清取保刘士辉监视居住
·广州刘士辉、北京刘德军被失踪超过一个月警方没说法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被警方带走近一个月仍无消息
·紧急关注:刘士辉律师遇袭后失踪 广州多名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
·广东维权律师刘士辉可能需要进一步手术
·“山洞颠蝠”镇压公民表达 刘士辉律师遇袭后被停机
·腿部受伤的律师刘士辉或被房东赶走另寻他处 (图)
·阻茉莉花行动当局转趋暴力 刘士辉律师被打骨折尿血 (图)
·广州刘士辉律师疑失踪
·诺奖颁奖日广州律师刘士辉被绑架丢到深山老林
·刘士辉:遭遇疑似黑社会人员追迫事件经过
·十堰精神病院新恶曝光:金汉琴被打毒针12天/刘士辉
·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已经被同时放出精神病院/刘士辉
·震撼!十堰将女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刘士辉冒险拍摄(多视频)(图)
·刘士辉律师诉广州市司法局案未当庭宣判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质问司法局为何被处以“极刑”?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