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剖析中共以走“程序合法化”完成违法犯罪4/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3日 来稿)
    如果我“自觉”穿上囚衣,实际上承认中共对我的侵权违法行为被接受,承认自己是个罪犯,至少在精神上已经被中共暴行击溃,虽然可以免除暂时的各种酷刑虐待,甚至可以得到优待。
    
     既然已经穿上囚衣,那么让你遵守监狱里的各项规章制度,就是顺理成章的。中共白茅岭监狱的所作所为其目的就是要让我知道监狱的厉害。尤其是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铁窗烈火的人,一下子就面临那么多的下马威,确实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我有一个最基本的信念,就是我无错无罪,在整个事件中,自始至终违法犯罪的都是中共及其走狗,这些侵权行为必须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不屈的抗争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而坚持不穿囚衣,就是这种信念的具体表现,为此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要坚持,这就是我不断挫败中共滥施酷刑而没有达到目的支柱,30个月,913个日日夜夜中共无时无刻不在挖空心思地想让我屈服投降,除了暴力强制以外,没有任何办法让我自觉穿上囚衣,中共监狱当局所有设置的程序,只能永远停留在欺骗和强制我穿上囚衣的较量之中,并且最终以失败告终。
    
    中共在让我“自觉”穿上囚衣的程序中,不仅动用了无数警力、囚犯,而且使用了电警棍、约束带、手铐、等械具,冷冻、酷热、饿饭、断水、不让睡觉,不给生活必需品等手段。更为恶劣的是使用药物让我自觉穿上囚衣数小时。
    
    2007年8月14日,为了抗议白茅岭监狱当局的淫威,我绝食七天,黔驴技穷的中共被迫收敛暴力手段。为了逃避罪责,迅速将我转移南汇监狱,期间又走了一个程序。先由监室服刑犯大肆渲染南汇监狱的优良,在他们的表演中,南汇监狱成了人间天堂。19日樊姓警察来监室征求意见(去不去南汇监狱),我不理他,他无耻地说“不表态就是默认同意”20日晚9时,在我的抗议声中,我被劳役犯强行拖到大厅中,与其他分流到南汇监狱的服刑犯关在一起。21日一大早就被强行押解上车,到达南汇监狱。
    
    长话短说,9月20日是我到南汇监狱的一个月整,暗中进行走程序的监狱当局,又精心布置了一场戏,晚上封门前,大组长陈连国到监室来放在桌子上三筒卷筒纸,又与室长严敏嘀咕了许久后走了。封门后看电视新闻,8时半洗涮完毕,9时熄灯睡觉,躺下不久,突觉喉咙里一口口水堵塞,咽不下去吐不出,登时觉得呼吸困难。不断做着吞吐动作,吐出的口水渐渐带出血丝,一桶卷筒纸很快就揩抹掉。当晚是主管队长李值班,从我报病按照规定五分钟内,值班队长必须做出决定,一直到11时队长置之不理,仅仅是开门将我放到大厅内,难忍的堵塞又使我不断做着吞吐动作,经久不息的咳嗽声影响了所有人的睡眠,所有监室的服刑犯开始谩骂,持续了很长时间。
    
    最后李队长传话“要看病必须穿上囚衣”突然出现的“病情”,难忍的咽喉堵塞,使我不知所措,无助的我只能暂时屈服,被迫穿上囚衣,11时半我被带到距离监室不到五分钟的市监总医院。医生迟迟不出现,好像故意在拖延时间,期间给我拍了一张X光片,12上另5分,医生终于出现,给我开了金果饮、含片。
    病情来得凶险,去的也迅速,我回到监室,马上恢复正常,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咽喉堵塞的现象。
    
    原本被堕入五里雾中的我,立即明白,中共又一次对我使用了药物控制,目的就是要我自觉地穿上囚衣。
    
    中共监狱当局无耻的行径更加激起我的抗争意志,同时也意识到中共在这个问题上阴谋没有得逞,肯定还有其他的阴谋出现,我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永远不要相信中共的任何花言巧语。
    
    果然不久,医务犯穆宏志通知我:明天去住院,我问穆宏志“我没病为什么要住院?”,穆宏志说“你的X光片里有阴影,你患了肺结核病,需要住院”我说“抽过烟的人肺部都有阴影,我没有肺结核病,不去住院”穆宏志说“这是领导决定的,我只负责传达”我说“那是你们的领导,不是我的领导,我不会去住院的”。
    
    监狱当局要我无病住院的决定引起我高度警惕,我预见到中共新的一轮阴谋即将出现,我拭目以待。
    
    果然不久监室队长宣布:即日却,取消现行的各种不锈钢餐具,改用饭盒分发饭菜,而且规定由劳役犯分发,发给谁就是谁的,不许互换。好好的不锈钢餐具换成饭盒装饭菜,不仅是画蛇添足,而且是一笔不小的资金,监狱当局连垃圾费都斤斤计较盘剥,不可能无事生非地一掷千金。如此行为必然是为政治服务,他们的目的必然是为了能在我的饭菜里做手脚。
    
    针对这个阴谋,我必须针锋相对地拿出有效的办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1920112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剖析中共以走“程序合法化”完成违法犯罪3/杜阳明
·剖析中共以走“程序合法化”完成违法犯罪1/杜阳明
·反共统一战线逐渐形成2/杜阳明
·反共统一战线逐渐形成/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我们在卫星返回的照片中看到了什么/上海闸北杜阳明
·中国人民能搬走三座大山,也能扳倒中共这座大山/上海闸北杜阳明
·故意夸大黄岩岛主权,用外患转移内忧/上海闸北杜阳明
·反恐不反共,一切努力化为空/上海闸北杜阳明
·暴君三个最,全让中共占了/上海闸北杜阳明
·中共海洋扩张遇到的麻烦/上海闸北杜阳明
·屈原是真愚忠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2年6月22日
·离奇的听证会,被听证的主体是谁?/上海闸北杜阳明
·文化工作会议后的文化/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神州九号发射成功,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什么?/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代表人民与人民被代表/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资金链断裂,多米诺效应显现/上海闸北杜阳明
·访民维权,勿忘道(理)义(务)/上海闸北杜阳明
·在人权巨大进步的中国,看望冯正虎为什么这么难?/上海闸北杜阳明
·李旺阳死得蹊跷,论证了众多访民之死是政府故意作为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紧急呼吁:最高检100多访民被送久敬庄/杜阳明
·陈光诚不应该成为中美强权政治交易的筹码/杜阳明
·不彻底否定毛贼东,既不能平反4/上海闸北杜阳明
·紧急关注在两会会场递交议案的八位访民/上海杜阳明
·上海冤民杜阳明控告白茅岭监狱
·掀起全民说不高潮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访民打出来的化解平台/上海杜阳明
·安元鼎黑监狱是个例吗?谁是全国范围截访的保护伞?/杜阳明
·段春芳狱中近况/杜阳明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十四)——侥幸活着出狱的杜阳明(图)
·中共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中共政权必然垮台的多种不可逆转的因素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在黄埔中心医院的遭遇/上海闸北维杜阳明
·中共体制下任何冤案不可能彻底昭雪3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2年1月26日
·不是法院是威虎山/杜阳明
·中共体制下任何冤案不可能彻底昭雪1/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鬼子(工作组)进村后会怎么做2/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2月31日
·鬼子(工作组)进村后会怎么做/杜阳明
·20118号控诉状/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告知书/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2月8日
·上海冤民杜阳明控告上海白茅岭监狱
·写在人权日前的遗憾/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 12月5日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12/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1月27日
·又一个被政治迫害致死的维权冤民被湮灭/上海闸北杜阳明
·20117号控诉状/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1年11月8日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9/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以中共政权的量刑标准定共匪的罪行7/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