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伪清禁止缠足 便于掳掠汉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3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引子)男降女不降
    
    缠足是宋朝以后的汉人为了逃避女子被掳的厄运,而发明出来的一个“战略”,因此,在掳掠汉人女子起家的满清伪朝的统制下,清代女子的缠足就经历了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
    
    为了方便掳掠汉人女子,满清入关后,三令五申禁止汉女缠足,例如康熙三年清廷再下禁缠足令曰:
    
    “元年以后所生之女若有违法裹足者,其父有官者交吏兵二部议处,兵民则交付刑部责四十板,流徒。家长不行稽查,枷一个月,责四十板。该管督抚以下文职官员有疏忽失于觉察者,听吏兵二部议处。”
    
    这严厉的法令,几乎等于是对汉人男子“留发不留头”那样的严令。但缠足是汉人保种的最后保卫战,已经深入人心,以致宣传家们已经让公众觉得“小脚是女性之美”的重要标志——显然,只有小脚女人才是贞节的、安全的。因为,伪清的法令非但不得人心,反倒激起了汉人自卫的感情,对异族禽兽企图在亡国之外另加灭种的狼子野心,抵触情绪更加强烈。伪清朝廷于是确也异乎寻常地做出了让步,于康熙七年弛禁,使得汉族女子可以照常缠足了。因此,当时曾有人把清入关后男子终于剃发,女子却得以继续缠足概括为:“男降女不降”。
    
    在满人淫乱汉女的威胁之下,缠足保种的习俗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比明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并广泛影响到汉族以外的地区。
    
    后来,直到西方的入侵才成功地打破了缠足的壁垒,中国女子纷纷对外人头怀送抱,使得“乱中国之种”成为“文明开化”的标志,中国终于走向了日本式的“借种开化”的不归之路。
    
    伪清朝廷从未允许八旗女子缠足,因为旗人需要保持武力来镇压汉人,但伪清皇帝自己就是对三寸金莲的汉人女子还是垂涎三尺,例如1928年清东陵的乾隆墓被发掘开来,人们惊奇地发现:葬在乾隆身旁的,竟是一个有着三寸金莲的汉人女子,这正好说明了即使“缠足”依然无法抵挡野蛮民族的性侵害。
    
    (一)缠足战略背后的亡国惨剧
    
    2009年1月24日,我在《缠足战略背后的亡国惨剧——南宋理学与岳飞的记忆》一文中,曾经指出:
    
    人说宋朝的社会、经济、技术、文化各个方面都呈现高度发达,那时政治相对开明,平民主义欣欣向荣,就连女权主义也开始高张,女性文学高度繁荣,其相对势头并不亚于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网络文学”。但是奇怪的是,作为“千古之谜”的缠足也是这时兴起的。说缠足是“千古之谜”,是因为迄今对缠足的解释,都是牵强附会的,因此缠足的谜底尚未揭开。
    
    然后,我从十个方面论述了作为社会运动的“缠足”并非起源于病态的审美,而是迫使拯救民族危亡的战略:
    
    (1)女权主义招致蛮族入侵
    (2)平民社会不敌贵族政治
    (3)缠足是一项“战略部署”
    (4)缠足的“和平理性非暴力”
    (5)靖康之耻:皇族慰安妇
    (6)宋人笔记中的人肉交易
    (7)南宋理学与“缠足战略”
    (8)缠足时代的岳飞记忆
    (9)国王犯有叛国罪
    (10)如何改写中国历史
    
    (二)伪清禁止缠足,便于掳掠妇女
    
    今天,我要说的是一个相关现象:伪清禁止缠足,便于掳掠妇女。
    
    直接促成宋朝“缠足战略”的熟番女真建立的伪金,几百年后,生番满洲建立的伪清再度崛起,继续祸乱中国。
    
    入关之前,伪帝皇太极就曾下令,不准旗人学习关内妇女缠足之习。入关后,顺治二年即下令,以严禁女子缠足并试图改变汉族妇女缠足之风。一般都认为这是“德政”,其实是为了方便旗人绑架勒赎汉人妇女。
    
    顺治到康熙时期,伪清廷曾多次发布禁令,不许妇女缠足,但汉人深知惟有缠足才能保妇女的人身安全,而伪清对风俗的此种干预因此引起汉人的极大反感。
    
    康熙七年(1668年),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熙建议弛缠足之禁,王认为:康熙三年所定禁止缠足的法令,规定康熙元年以前所生女子缠足不再追究,元年以后生女,严禁缠足。违者严处,其父有官职者交吏兵二部处置,系平民则交刑部责打四十大板,并处“流徙十年”;家长有失察者,枷号一月,责四十板,官员失察,也要交吏部等部门处理。此种规定太过严厉,造成民间诬妄举报,牵连无辜。王的建议得到批准,“裹足自此弛”——废除缠足运动就这样失败了。(清)钱泳:《履园丛话226;杂忆》卷23,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631页。
    
    此后,伪清虽也时颁新法,禁止缠足,但在实际执行中,未再对汉族妇女的小脚认真干预,只是严令旗人妇女不得缠足。但流风所至,习俗难改,且旗人中也逐渐出现了个别缠足的现象,此种现象在嘉庆时遭到多次申斥。历史记载中就有旗籍女子用细布把脚裹成条状的,称为“刀条儿”脚,因为成年女子无法将脚裹成小脚,所以才有了这种办法。汉军旗人中的缠足现象更是难以禁绝,如广州的汉军旗人就长期保持了妇女缠足的习俗。可见满洲人的野蛮恐怖政策已经让旗人妇女都丧失了基本的安全感。
    
    (三)火器成全了天足运动
    
    那么,到了清末,为什么会兴起“不缠足”运动,并最终获得了成功呢?
    
    我认为,这不仅和欧化风潮有极大的关系,而且由于火器的普及使得游牧民族的野蛮已经丧失了传统的撒野优势。例如,正是这一“火器征服野蛮”的背景,不仅使得俄国人得以侵吞西伯利亚和蒙古满洲的大部分地区,也汉人的武力在“太平天国”以后,大大超过了满洲人和蒙古人。如此历史的转折,使得缠足的历史阴影终于开始逐步消退。
    
    “不缠足运动”是维新运动期间唯一火暴的社会改良运动,在运动期间,全国一共涌现了近百个各种名目的学会,在《时务报》耸动天下洛阳纸贵的时候,金贵的版面上常有“不缠足”的话题。开明的士大夫,从封疆大吏(张之洞)到秀才童生,一时似乎都把“不缠足”当成了非办不可的要务。有些童生甚至连自家的考具上也贴上了“不缠足会”字样,考试都不忘为女人放足。
    
    有人问道:这些发起和参与“不缠足运动”的健将,都是不折不扣的男人,而且是当时中国站在时代前列的男人。不言而喻,这样的“妇女解放运动”势必充斥着男性话语,在这些大男人眼里,放足无非是为了“宜家”、“善种”。问题是,在那个百废待兴、手忙脚乱的时候,一群以拯救天下为己任的大男人,为什么偏偏对女人的脚这么感兴趣?
    
    有人答道:众维新好汉当时的“理由”是不足为据的,有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西方人视之为不开化的“土人”,羞于“野蛮贻诮于邻国”(康有为语)。可是,遍地的小脚却成了这种“西方说法”的一个活生生的证据,令国人欲辩还休。恰是急于抹掉这种耻辱印记的强烈冲动,才使得作为中国近代化运动之一的戊戌维新,被抹上了一笔“妇女解放”的重重油彩,尽管里面只是男人在张罗解放女人的脚,而被解放的女人对此并不热心。运动中人把“不缠足”上升到“保种”的高度,其实只是运动展开后的一种夸张性思索的结果。……自西方基督教大规模登陆以来,中国人尤其是士人对洋教在中国的行为做了地毯式轰炸的抨击,但就目前能看到的几千份揭帖来看,竟然没有发现反击教会提倡不缠足的,好像大家有意约好避开这个话题似的。这种缄默说明缠足这个疮疤一旦揭开,中国男人实际上很难正视里面的不人道,连回击的勇气都没有。
    
    显然,上述一问一答都是流俗之见,因为它们都忽略了随着现代文明的物质进展,才使得“缠足战略”成为多余的累赘。例如中国,即使没有野蛮的哥萨克马队,汉人的武力在“太平天国”以后也大大超过了满洲人和蒙古人,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了。正是这一“火器征服野蛮”的背景,不仅使得俄国人得以侵吞西伯利亚和蒙古满洲的大部分地区,也使得中国社会里的被迫缠足逐步终止,并最终让位给了天足运动。
    
    (四)拥枪权是国家霸权的基础
    
    从中国的历史看,“是火器解放了小脚女人”。
    
    如此想来,美国的“人民拥有枪支的权利”确实有其道理。如果有一天,中国人民也获得了拥有枪支的权利,那时候中国政府再想独裁,也可求而不得可了。
    
    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男人们也就不会再像太监那样唯唯诺诺,就再也无须奴性十足地屈服于带枪的暴徒了。
    
    到了那个时候,“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徒理论,就必须终结了。
    
    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男人就可以不再缠足,就可以走自己想走的任何道路了。
    
    中国人民的拥枪权,是中国走上世界舞台的标志。
    
    而一个没有拥枪权的国家,是永远不可能向美国发起有效挑战的,德国、日本、苏联的覆灭,都是一个个具体的说明。
    
    中国朝野在考虑与美国对抗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这一点:拥枪权是国家霸权的基础。
    
    2012年5月12日
    
    相关链接:谢选骏:缠足战略背后的亡国惨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919601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为辛亥革命辩护——兼答傅芮岚
·辛亥革命是一场国耻——兼答谢选骏
·谢选骏:“天赋人权”来自于《圣经创世记》
·谢选骏: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
·谢选骏:世界历史的无知与谣传
·中国文化论/谢选骏
·谢选骏:蒙古人为什么征服不了欧洲和日本
·谢选骏:老舍分不清圣诞节与感恩节
·谢选骏:中日统一的基础——中国礼仪在春秋战国已经传到日本
·谢选骏:人的悲剧感起源于不愿被吃掉
·谢选骏:第三中国诞生于第三次中日战争
·谢选骏:唯有改旗易帜,方能统一中国(下)
·谢选骏:唯有改旗易帜,方能统一中国
·谢选骏:枪杆子创造言论自由
·谢选骏:如何控制东亚式的腐败
·谢选骏:中日战争的苗头2006年已经出现
·谢选骏:统一的第三中国VS分裂的两个中国
·谢选骏:希特勒只是一个煽动家
·谢选骏:美国正在越过临界线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