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且看国保如何不打自招对我的施暴——“茉莉花”回首之一/刘士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2日 转载)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臭名昭著的“茉莉花”镇压,是中共当局自“六四”屠杀以来在非信仰领域制造的一场波及范围最广、受害人数最多、社会恐惧最深、践踏法律最甚的人权大劫难!在这场政治镇压当中,笔者本人也是全国三千余受害者中的一员,先后遭遇了被残暴殴打、被抓捕、被酷刑、被强行拆散新婚配偶、被剥夺房产及财产权利、被驱逐出广州等惨痛经历……两年多时间过去了,让我从不堪回首的往事中撷取几个片段,以利读者对“茉莉花”事件窥一斑而知全豹。
    
    2011年2月20日是网络风传的“中国茉莉花革命日”。当日上午,我发出了与茉莉花有关的最后一条推特:“我跟茉莉花小姐有个约会,地点在广州人民公园,时间是2月20日下午两点。无关隐私,欢迎围观!”这条推特,成了日后广州国保对我进行残酷迫害的主要“依据”之一。
    
    中午饭后,大约12点半,我出门准备乘公车前往人民公园。刚行至我租住的广州市白云区同和镇老庄村外的马路中间,突然有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同时一个声音喝道:“走!走!走!看什么看?”甚至不容我扭头看一下,该大汉便猛力擒着我往路边推去。与此同时,我看到前面有三四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从停靠马路右侧的一辆黄色面包车尾处鱼贯跳下(面包车很少有后开门的),如饿狼一般向我扑来。擒我的男子连推带搡,边将我推向马路边的一个砖垛后面,边给我套上了一个尘土扑面的袋子。我徒劳地挣扎着,但没用,我被打倒在地,迅速扑上来的三四条饿狼开始了对我的无情撕咬。这时候,我感觉到拳脚、棍棒如同雨点般砸落我身体各处……我心里很清楚,这是广州国保特务对我先发制人的一场伏击!我无助地哀嚎着,呼叫着:“杀人了!救命!”……
    
    大约过了四五分钟,这群暴徒逞足了淫威。看我没有什么反应了,其中一个打手迅速将我挎在脖子上新买数日的尼康相机抢走。我听到他们快速跑离的声音。我推开套我的袋子,挣扎着站起来试图去追赶这群恶魔,但是,这群训练有素的打手,飞速窜上后开门的面包车,迅疾开车逃离现场。我注意到,面包车所在的位置,暴徒上下车的场景,刚好在十字路口摄像头的覆盖范围之内。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双腿、胸部等处的剧痛。我将暴徒遗留现场的一米长、手臂粗的竹棒子以及用来套头的编织袋子保存好,这是行凶的罪证。然后向野渡打出了第一个求助电话。随后的记者电话采访中,我一口咬定:是广州国保策划了这次暴力殴打事件!我很清楚,这次暴力袭击是广州国保两个多月前对我绑架行为的升级版:2010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也是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之夜,我因与朋友聚餐庆祝诺奖,半夜三更被广州国保绑架丢弃到距市区60公里开外的从化市鳌头镇无人烟无灯光的荒郊野外。那一次虽侥幸未被殴打,但国保留下了一句恶狠狠的威胁:“下一次拿你狗命!”
    
    报警后,110姗姗来迟,我直言行凶的是广州国保。接报的警察毫不意外地很快就闪了。闻讯赶来的朋友为我垫付了医疗费,找医生处置。
    
    到了医院,扒下层层叠叠的棉裤和内裤,才看到位于左小腿最重的一处伤口,鲜血已经湿透了内裤和棉裤,伤口很深很宽,血淋淋地裂开着,宛如婴孩的嘴。紧贴伤口部位的内裤居然也被砸出了一个小洞!这处伤口缝了两针。如果不是那个时候广州天冷我穿的多,如果没有厚厚的外裤、棉裤和内裤的三层阻隔和缓冲,我那条腿也许……我不敢想象。
    
    傍晚,广州市公安局法医、纪检监察人员以及白云区公安都分别到场,装模作样地“了解情况”。当时有朋友天真地认为,广州市公安局很怕投诉,这个事情他们怕影响不好,所以如何如何。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不是真要破案,此来似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道理很简单,如果真要破案,最需要做的是第一时间调取打人现场的交通录像。但是他们没有去做,相反没完没了地问我有没有记住车牌号以及打人凶手的相貌。我当时觉得不对劲,但也没有深想。因行凶现场慌乱,我曾刻意记了车牌号,但报警时怎么也想不起来,打人凶手的面貌也没看清。我的回答显然让来者很满意。等我被抓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帮居心不良的家伙只是为了抓我打前站的。法医了解伤势程度;其他的想知道凶手的相貌让我记住了几分,以免日后发生凶手被我指认的“尴尬”。
    
    此后一两天,我向白云公安提交现场获取的行凶罪证——套头的袋子和打人的竹棒子,并书面要求公安尽快调取行凶现场的交通录像,以抓获故意伤害和抢劫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未置可否。来回派出所以及我去医院的路上,两三个已经面熟的便衣以不超过50米的距离跟踪着我,朋友们甚至即时将便衣的车牌号发到了推特上。2月22日凌晨两三点,白云公安半夜砸门,竟然说要找我“核实情况”。次日房东要赶我走。2月24日下午,我在省医院就诊,两袋子病例(内含病历、血尿报告单、CT、X光片等)在田某、赖某手里蹊跷丢失。晚上,我跟未曾谋面的山东网友王金波聊天并告知:我预感到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就要发生……
    
    当晚刚躺下不久,大概是2月25日凌晨两点左右,广州国保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气势和交战一方攻城撞击城门的力度砸烂了我住处的铁门,将尚未穿上衣服的我和吓得灵魂出窍、抖若筛糠的越南籍新婚妻子(待办证)双双以“煽动颠覆”的罪名予以抓捕。对我进行所谓“监视居住”,对我新婚妻子则以“刑事传唤”名义抓走。
    
    此后,我在谈之色变的魔鬼集中营中度过了108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此后的审讯中,国保对遍体伤痕的我连续五天不让睡觉,直到一头栽倒;威逼、辱骂、恐吓如影随形,甚至使用了死亡威胁。种种淫威之下,我甚至被逼写了悔过书和保证书。但是有一件事情始终没有松口,那就是:我2月20的被殴是国保主使的。国保叫骂过、狡辩过,试图改变我,但是始终没有折服我改变看法。
    
    有一天,一个曾出言恐吓“熔了你”、负责反恐的中年“笑面虎”跟我说:你被打那个事情,我问过了我们的弟兄,他们说没有人打你。广州市公安局自孙志刚事件后,警察不再打人了。可能是我们下面的什么部门为了维稳的需要才那样做的。他的意思是,这个事情不是广州市公安局编制内的国保干的,是下面的哪个部门干的。尽管我不完全认同“笑面虎”的上述说法,但是至少,他不得不承认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我2月20日被打是官方意志,是官方指令!
    
    再后来,其中一个审我的白白净净、很高很帅的“高帅富”国保在跟我的轻松玩笑中,无意中泄露了天机,不慎露出了马脚。在所有我接触过的国保中,这位“高帅富”(其自称姓李)是给我感觉最温和宽松的一位。审案之余,他偶尔会来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比如,某一天,因被打造成我胸肋部疼痛不止,他给我带来几贴没有包装的膏药,我跟他说最好是带着包装来,免得药味跑光影响疗效。下次他带来后,果真带着包装来了。他把膏药递给我的同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老刘喜欢戴套的啊?我接过话头也调侃了一下对方:那看来你是喜欢不戴套的喽?
    
    某一天,我跟“高帅富”提出:我电脑里有许多私人数据,你们不应该侵犯与本案无关的我的个人隐私。
    
    高帅富装聋作哑:什么私人数据,我怎么没看见?
    
    我:我跟以前女友以及我越南老婆的照片和视频算不算个人隐私?
    
    高帅富:有你老婆的照片和视频吗?那我一定要看一看。他边说边露出了狡黠顽皮的夸张笑容。
    
    我当即意识到我说了不该说的话,马上改口说:哦,我记错了,应该是不在电脑上。
    
    高帅富:“那在哪里?”他紧追不舍。“在U盘里?”
    
    我:不在U盘里。
    
    高帅富:在MP5里?
    
    我:不在那里。
    
    高帅富:哦,那一定是在相机里,我回去看相机。
    
    高帅富的这一回答瞬间让我震惊了一下!但马上发出会心的一笑:“你说错话了。”
    
    行文至此,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看出了端倪:高帅富上文中提到的电脑、MP5、U盘等,都是我2月25日被抓同时被抄走的东西。抄家抄走了很多物品,但是唯独没有相机,因为相机在5天前的2月20日就已经被地球人都知道的那帮“劫匪”劫走了。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于高帅富是这样,于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笑面虎”真情告白和高帅富无意穿帮的完美结合,轻易成就了一个新版“不打自招”的成语故事。
    
    我老家有一句俗谚:“贼不打三年自招。”哪里用三年,事发大概一个月左右,我被打真相就轻易让贼家自招了。
    
    (刘士辉于2013年清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19900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当局刑拘刘远东说明了什么?/刘士辉
·刘士辉:中共用抓人行动为北韩核爆撑腰
·“白卷先生”胡锦涛/刘士辉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中国特色”:气吞罢免如虎/刘士辉(图)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我罢网,我自豪,我光荣!/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之灾/刘士辉
·刘士辉:前有犬獒东东,后有太监成龙
·我被国保约谈/刘士辉
·刘士辉:我告北京网警的虚拟诉状
·披露一起广州计生毒针杀胎案件/刘士辉
·“茉莉花日”殴打刘士辉系官方所为 受伤照片首度曝光(附多图) (图)
·网现刘士辉茉莉花囚诗
·滕彪被失踪70天后回家 刘正清取保刘士辉监视居住
·广州刘士辉、北京刘德军被失踪超过一个月警方没说法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被警方带走近一个月仍无消息
·紧急关注:刘士辉律师遇袭后失踪 广州多名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
·广东维权律师刘士辉可能需要进一步手术
·“山洞颠蝠”镇压公民表达 刘士辉律师遇袭后被停机
·腿部受伤的律师刘士辉或被房东赶走另寻他处 (图)
·阻茉莉花行动当局转趋暴力 刘士辉律师被打骨折尿血 (图)
·广州刘士辉律师疑失踪
·诺奖颁奖日广州律师刘士辉被绑架丢到深山老林
·刘士辉:遭遇疑似黑社会人员追迫事件经过
·十堰精神病院新恶曝光:金汉琴被打毒针12天/刘士辉
·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已经被同时放出精神病院/刘士辉
·震撼!十堰将女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刘士辉冒险拍摄(多视频)(图)
·刘士辉律师诉广州市司法局案未当庭宣判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质问司法局为何被处以“极刑”?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