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子党技术官僚的分裂空前 中国经营报呼吁宪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2日 转载)
    把权力关进笼子,笼中的它,应该是什么形状?
      
     对于权力的规模,历来有“小政府”与“大政府”之争。从理论上讲,宪政主张小政府。这不难想见,假如政府身高体大、膀阔腰圆,欲关进笼子,不是那么容易;即便逐其入笼,它出逃的概率,则远远高于小政府,那么宪政制度所承担的风险,就要大多了。

      
    古典自由主义者几乎都是小政府的忠实拥趸。“最好的政府是管事最少的政府”便出自他们之口,随后还有一句,“更好的政府是根本不管事的政府”。基于此,生出了一个经典譬喻,最理想的政府犹如守夜人。“守夜人”的典故,据说来自亚当·斯密。所谓守夜,职责在于防卫,所以斯密所定义的政府职能,以防守(保护国家安全和公民权利)为主,偶尔投入公益(前提是个人无力为之或无意为之)——这完全契合了宪政主义的足球战术:防守反击。政府之外的广阔天地统统交给市场调节小政府向大政府转型,发生在20世纪,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新政”构成了历史的转折点。早年的罗斯福原是小政府的信徒,待其执政,却一反传统战术。在他手上,政府的性情从消极转为积极,对经济的态度从放任转为干预,对社会公益与保障的投入从被动转为主动。“福利国家”从此崛起,“守夜人国家”渐成过眼烟云。此后,小政府虽屡有反弹,大政府却始终占据上风。在我们生活的年代,“福利国家”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我们对政府的看法,以李普曼之言为代表:“最好的政府是管制最少的政府,这完全正确;但同样正确的是:最好的政府也是提供服务最多的政府。”——管制与服务、制衡与效率、守夜与福利之间如何平衡,正是现代政治学上的一大难题。
      
    然而,伫立于宪政主义的视野,我们发现,小政府与大政府的划分,非但不能体现宪政的精义,而且不能吻合宪政的齿轮。譬如大政府为了追求行政效率,使行政权一家独大,从而将宪政所讲究的制衡原则抛诸脑后;大政府为了公共福利,干预市场、调控经济,甚至打击富人,尽管以公平、正义之名,然而这是不是损害了少数人——哪怕是极少数人,以致一个人——的权益呢,要知道宪政之为宪政,即在于它号称保障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而非以多数人的意志与名义侵犯少数人。最关键的一点,以大政府之大,一旦大过了头,会不会突破铁笼,成为宪政制度所不能承受之重?
      
    对比之下,有限政府的概念,显然更符合宪政的定位。“有限”之限度,正指向关押权力的法治铁笼的栏杆。在法治的约束之下,不管是小政府还是大政府,都是有限政府。与此对应的乃是无限政府,我们更习惯称之为全能政府、全权政府。由此名目可知,它无所拘束,无所不能,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从政策到课本,从税率到米价,从总统府到卫生间,从庙堂之高到床笫之欢,都布满了它巨灵一般的阴影。
      
    哪个政府不想成为全能政府呢,正如哪个权力者不想成为大权独揽的独裁者呢,我们不惮以最大的恶意这样揣度。只是,权责一致性的定理,所有的政府与权力者都无法逃避。有多大权力,就得承担多大责任。全能政府权力无限大,责任同样无限大。以慈善为例。在有限政府治下,慈善由民间自主,政府绝不会为慈善基金的成立设置险峻的门槛,那么相应的慈善问题,当由民间自己消化,政府仅负监管之责。在全能政府治下,慈善由官方包揽,政府不仅是运营者,还是监管者,那么一旦慈善爆发危机,国人不骂政府骂谁呢?
      
    全能政府的一大成立要件在于它抽空了社会自治的制度土壤,将一切可能威胁、对抗它的统治的民间组织扼杀于摇篮之中。然而,它的失败恰恰正根植于此。它压迫、消解了反对的力量,同时斩断了制衡自身的压力,它只能不断膨胀,膨胀到极点,便是崩溃之时;其次,没有人争夺它的权力,就没有人分担它的责任,最终,问责的压力将化作压垮它的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型,正是大势所趋。这年头,恐怕除了朝鲜等国,再无全能政府的臃肿背影。只要执政者不是傻瓜,终究会明白:当权力有其边界,才不会出轨;当权力受到制衡,才可能健康;当权力面临反对者的挑战,才生出自我改善的动力。
      
    更需要强调的是,有限政府之有限,不仅指权力有限,还指责任有限。这后一点至为关键。譬如我十岁的侄子,读小学四年级,老师鼓动他竞选班长,他拒绝,问其缘由,答曰,怕干不好,被同学骂,况且有这闲工夫,不如回家玩游戏。他首先考量的不是权力,而是责任,不想承担那么大的责任,才拒绝了这么大的权力。最终,他选择了一个最投合自己的兴趣,同时责任最小的职务——电脑教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285208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薛涌:太子党的新加坡情结
·太子党要“文革”重来吗/吴金圣
·习近平亲太子党 王沪宁赋闲/ 牛泪
·看习近平如何发落“军火太子党”?( (图)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解龙将军:日本和韩国真有太子党吗?
·太子党的政治个性/王丹
·摧毁太子党是改变共产党的必经之路/王一松
·太子党力挺 习近平强势进十八大?/林保华
·谢选骏:太子党原理解密
·保守派压迫太子党,温家宝汪洋要变色?/莫之许
·为政治自由,太子党再下地狱/魏武王
·激进派太子党落败 俞正声蠢蠢欲动
·这一代的太子党接班后 将更强硬/韩武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朱仕强:中共不释放刘晓波,全球太子党大查税! (图)
·朱仕强:共产党抄家艾未未,全球太子党大查税! (图)
·海归在太子党面前像只酸秀才/魏武王
·中国太子党也有百家争鸣?/林保华
·习近平提倡节俭 太子党根本不买帐
·令计划与温家宝让团派失势 中国迈入崭新的太子党时代
·四大政坛势力重新整合 太子党把持中央
·习近平太子党背景令其受益也受掣肘
·太子党敛财:政治局常委的孩子全成商界富豪
·日媒质疑政协成“太子党俱乐部”
·李源潮从政记:太子党打入共青团
·李长春女儿罕见曝光 太子党金融领域兴风作浪
·李长春女儿罕见曝光 太子党金融领域兴风作浪
·太子党王岐山垂死嚎叫: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李克强女李源潮子 新一代太子党涌美国留学
·太子党习近平不接受法治,更难接受民主。
·太子党的财富与新领导的形象 (图)
·太子党巨富网民愤怒:国家成他们家了!
·滥用职权引发公愤:太子党与错误的资本主义 (图)
·太子党敛财细节曝光 薄熙来家族下手又早又狠 (图)
·“太子党”与"错误的资本主义" (图)
·网民热议彭博曝光太子党敛财报道 (图)
·胡阻涉薄案太子党入军委 习近平无缝接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