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何看待“官民对话、和平转型”?!和秦永敏商榷/孔识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31日 来稿)
    秦先生大鉴:
    
     您太谦虚了。在下无才无德,无指导意见,只有参考性的建议,望有所益。

    您对于“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有长久和成熟的思考,上溯梁启超,下及当代问题。
    
    中国民主化是宏大复杂的事业,法无定法,各种路径皆有可能,各种方略的实践皆有其意义和或大或小的推力。然无论何种方略和路径能够行得通而实现民主化,皆脱不了两个前提:
    
    1、 反专制抗争和民主化压力足够大。最后,甚至于有革命可能。
    2、 统治者和既得利益集团不可能良心大发而断腕向被统治者交出权力。他们只有在巨大压力下才可能被迫内部分化和妥协。最后一种可能是:革命爆发,统治者分化和失去权力。
    
    这两大前提,放眼古今中外的民主化经验无一例外。从梁启超时代到我们皆不例外,而且“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是当代民主化中的一个潮流,一种主张,脱离了与其他潮流相辅相济、相反相成,必一事无成。当年梁启超他们的教训不可不吸取。
    
    您说:我们得按孙子兵法所云“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这就是我制定稳妥的“对话战略”的立足点。
    此言有理!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中的一种重要方略,
    但是,它不是目的,更不是中国民主化方略和路径的全部,只是其中之一。
    
    所以,高洪明先生所言极是:希望中国和平转型,但不是唯一的选择;准备顺势转型,做好各种思想准备;不惧怕非和平转型,做好各种思想准备。我个人以为这样应对中国民主转型的各种可能出现的形势会更好些。
    
    官民对话和平转型,不取决弱势的民主运动,而取决于强势的统治者的意愿。然当今“十八大”和“两会”,中共连改良的“政改”都不搞,自由化更谈不上,何况民主化呢?怎么可能承认“敌人”而有意对话呢?今天提出这种“官民对话”主张,其定位应该是:提前为不远的政治经济危机,指明一条出路。目前,这仅仅有思想意义而已。至于您所言的:“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的大共识。”目前未免不合时宜,一厢情愿,目前不可有此迷茫之理想。只有在民主维权力量的压力足够大,统治者面对广场街头的群众运动有妥协的念头时,您所言的:“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的大共识。”才是必要和重要的,那时最关键、最难的是推动统治者形成以对话化解危机的共识,这不可不察。
    
    但是,如果目前就想“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的大共识。”对于统治者是无效的,统治者目前毫无可能为此所动,只会视此建言为敌人的小伎俩。对于民主运动则可能有负面作用,使民运自限自迷,在统治者高压维稳下,不少人会寄望于统治者英明和良心大发,耐不住苦难境遇,松懈抗争,弱化奋斗和牺牲精神。
    没有奋斗牺牲就没有民运形势高涨和压力,就永远没有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所以目前,需要这种寄望于“官民对话”的共识吗?不需要!
    中国民主运动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方略和重点,不能提前也不能滞后,无过而无不及,没有定法。官民对话和平转型是方略不是目的,民主化才是目的,所以它不是定法,提早形成民主运动的这种共识是有负面作用的,也不可能形成这种目前一厢情愿的共识。只有民主运动形势高涨,统治者有妥协的念头时,形成民主运动的官民对话和平转型的共识,才是必要和重要的。
    所以说:“极力形成以对话化解转型危机”应该只是值得大家思考民主化远景路径的议题,不必形成共识,可以思考讨论,但不是目前形势下的重点议题。
    
    现在迫切需要的共识是:
    每个人一步一个脚印地择机去做民主维权工作的共识!
    是民主维权力量内部对话沟通、合作互助、消除矛盾,搁置私怨,忍住名利追求,形成打造多元合作、有凝聚力的新民运力量的共识!
    是大家思考如何择机推动民运形势高涨和形成对统治者压力的共识!
    
    
    这里在下附谈一下:未来如果有官民对话和平转型的可能时,统治者会设下如下陷阱:
    1、统治者会选择一派对话,拒绝孤立另一派,以对话为名,离间分化民主力量。以图少妥协退让,多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2、在对话进程中拖延时间,消解民运士气,以虚假承诺欺骗群众,以求分化和瓦解民运群众的凝聚力。或者恃强势以求不平等的对话,以威胁利诱逼民运走上寄望统治者渐进改良的道路,减缓民主化进程,择机开倒车,使转型正义落空,最大程度减少统治者既得利益的损失,
    3、极力扶植投机者、功利者,选其为主要“对话对象”,给其空间和资源,养其野心,使其不知不觉成为民运中的“木马”,最终达成有利于统治者的官民对话协议,束缚住民运,分解民运。
    
    因此,在民运形势不够高涨时,如果统治者搞官民对话,倒是令人小心警惕的,稍不留神就会落入统治者招安和分化离间的两大陷阱,得不偿失。
    如果民运形势高涨起来,仍然要小心统治者的陷阱。
    总之,圆桌会议、官民对话并不是美妙的事情,而是民主化过程中的艰难一关,对于民运领导群体的凝聚力和素质水平是新的充满智谋的艰巨考验。
    
    诚如陈树庆先生所言:“但如果手中的牌实力不济,仅靠牌技,最终还是赢不了的。”
    
    最后,对致习近平公开信的写作笔法提一点建议。
    
    1、公开信不宜长篇大论,宜简明扼要。
    2、措辞应有理有节,不可过火,不媚不卑不亢,尊重对方又自己立场坚定,可诱其归正,然又不必随其而曲言贬他者,如:丑化革命。
    3、要有语言艺术技巧,而不宜直来直去无余地。不如此写,就会让人读此信感到笔者忽而大度,忽而尖锐,忽而曲言利诱,忽而又站在对立面棒喝,并且不甚顾及双方所处形势、地位和心态,缺乏用语之圆融和一贯。
    
    总之,秦先生的用意是好的,但是“对话战略”是复杂艰巨的,宜多闻多识多思,谨慎斟酌评估,思前顾后,并且要将此“对话战略”置于民主化全局下深思,置于复杂多变的民主化博弈中考量。
    
     孔识仁 敬上
    2013-3-3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603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发出致习近平公开信的基本考量/秦永敏
·查建国对秦永敏给习公开信的点评
·秦永敏等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沈建明
·论民主转型的多元化阶段/秦永敏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秦永敏
·秦志刚:在秦永敏《论良性互动》讲座上的发言及讨论
·秦永敏:简评孔儒为中国农业文明时代确立的正义观念体系
·秦永敏:正义的概念解说——简论社会正义(二)
·同城圈子 以实干来积累实力吧/秦永敏
·秦永敏: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图)
·子夜一自由秦永敏 (图)
·“秦永敏事件”成为美台智库观察中国政改的动向标/金剑
·就秦永敏“失踪”,北京肖国珍律师: 控告书
· 为秦永敏鼓与呼/匿名
·陈树庆:棒打鸳鸯南北飞——评《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评《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法兰西人权奖授予秦永敏有建设性的意义/苏冀
·秦永敏等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任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
·秦永敏:吴邦国不过是个政治上的梁上君子!
·秦晋:秦永敏情况危急
·新疆维权人士探望秦永敏遭重伤险亡命
· 赵海通无辜被打案追踪 /秦永敏
·秦永敏:赵海通无辜被打案追踪
·大年初一,山东老孔赴武汉探望秦永敏被国保带走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秦永敏
·录音:过年骚扰?秦永敏被带走了
·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拒绝受理秦永敏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的控告
·著名异议人士秦永敏与武汉访民彭汉怀谈话/视频 (图)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感谢信
·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秦永敏获得释放
·18大前夕被失踪的异见人士秦永敏获释
·异议人士秦永敏终于回家了 期间曾绝食抗争
·秦永敏之兄秦永年发文状告武汉公安局非法拘禁公民
·寻找秦永敏的活动继续扩大
·肖国珍律师等关于秦永敏被强迫失踪的控告 (图)
·陈云飞、秦永敏屡受打压
·请尊重宪法,尽快无条件还秦永敏先生人身自由
·必须释放朱虞夫、解除对秦永敏打压 !/李志友
·武汉秦永敏连续遭到国保警察的骚扰传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