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每一头死猪,仿佛都丢掉你的尊严!/何与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8日 来稿)
    作者:何与怀
    
     “就是这样,染病的猪大部分还是死了,显赫一时的杏园猪场土崩瓦解。死猪的尸体堆积如山,无法焚烧,只好挖坑埋掉。坑也无法挖深,半米就出水。无计可施的人们,在兽医们走后,便趁着夜色,用平板车,将那些死猪,拉到河堤,倾倒到滚滚的河水中。死猪们顺流而下,不知所终。”

    
    这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在他最喜欢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中所描写的一段情节。真想不到,莫言八年前所构思的魔幻现实主义的轮回故事,竟准确预测到今天中国社会的“生死疲劳”!
    
    三月中好些天,上海黄浦江上游河道竟然浩浩荡荡飘来成千上万头死猪!如此怪像,真是天下绝无仅有。中国网民改编《东方之珠》,以抒发悲愤的心情:
    
    小河弯弯向东流,/流到黄埔去看一看。/东方之猪,我的朋友,/你的尸体是否漂浮依然。/月儿弯弯的海港,/夜色深深灯火闪亮,/东方之猪,整夜未眠,/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头死猪,/仿佛都丢掉你的尊严。/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请别忘记,那永远不变死猪的脸。
    
    又有《虞美人》作此等描写:
    
    群猪投江何时了?/死猪知多少?/黄浦昨夜又东风,/渔民加紧打捞月明中。//猪栏猪圈应犹在,/只是猪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瘟猪向东流!
    
    因传从死猪中检验出了猪口蹄疫、猪瘟等病原,当地市民担忧生活用水与饮用水质遭污染发生恐慌。而好几天了,死猪的源头在哪里,政府仍没有头绪,但坚称“水质稳定”;浙江省农业厅则发誓:黄浦江死猪多系冻死。真是“前不见猪头,后不见猪尾。望猪汤之幽幽,臭气呛人泪下”;而在当地某些党政领导看来,“七千死猪江上漂,饮用水质符国标。各项指标都稳定,浦江劳苦又功高!”
    
    这岂不是“猪发猪瘟、人发人瘟”吗?!网民改版《上海滩》,句句歌声更皆是发自肺腑的探究与质问,是痛彻心扉的震骇与悲愤: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中猪千头,/皮已烂,骨已露,/肉汤滚滚直奔下游。/官查,民究,/为啥找不到幕后黑手?/真相谜底无非有人遮羞挡丑//疫情危急,问君可知否?/切不可儿戏胡诌。/猪千万,/搁浅滩,/触目惊心发恶臭。/大上海,水堪忧,/不知江中猪还有没有?/盼只盼,黄浦江,/佑我百姓惩凶手!
    
    不过,一般而言,网民只能做些讽刺、调侃,比如说,经查,万头“猪投上海”,死因如下:1,不满饲料添加抗生素,集体跳江自杀;2,养殖场污染严重,到江边喝水不小心淹死;3,惊闻铁道部殁了,伤心殉葬;4,因吃不到香港奶粉,绝食而死;5,身在雾霾自强不吸,憋死了;6,猪圈遭暴力强拆,绝望自杀;7,笨死的……等等。
    
    曾有深圳《晶报》三月一日的北京雾霾风沙灾害报道,赫然出现《雾霾再袭 沙逼北京》这条标题,现在,竟有“猪投上海”作对,真是“猪联逼合”!对联不但精炼形象描画了当下中国“奇像”,更一针见血暗示其中的深层意义。有人更把此对联发展一下,成为,上联:“猪投上海水质稳定”;下联:“沙逼北京情绪正常”;横批:“申京并”(“申”即“申城”,上海别称,谐音“神经病”)。网络流行这个小段子,自然也是权充调侃:
    
    北京人:“咱北京人儿最幸福,打开窗户,就有免费的烟儿。”
    
    上海人:“那算什么!阿拉上海伶,侬打开自来水,就是排骨汤!”
    
    网民还调侃说,今年之所以有“猪投上海”的状况,已经是某种“进步”表现,应该大大“称赞”才是。因为据有关方面透露,以前江河上没有这么多的死猪,那是因为大多都被收买去加工出售成了各地大小餐厅上你我已经享用的“佳肴”了。
    
    这首仿古词也反映了民众无奈的心情:
    
    滚滚黄浦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七千五百转头空。/死猪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人流猪踪。/一江死猪竟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哀莫大于心死。网民说,面对黄浦江上漂浮的过万头死猪,我们已经学会了不吃惊,不动气,懒得追因,无力问责。剩下的,就是隔岸观火的嘲弄,是身在其中的听天由命。我们周遭这个生态环境,身处这个社会,说不定就像这些猪尸一样,一天天腐烂下去。
    
    确实,由于长期决策错误,治理不力,这些年来中国恶性的不计后果的发展模式积累的环境成本大得非常可怕。众所周知,中国沙漠化严重。根据中国国家林业局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公布的数字,中国沙漠以及半沙漠的面积约为一百七十三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土地的百分之十八,直接或间接影响着近四亿人的生活。空气污染方面,今年全国几百个城市经历了骇人的空气污染危机,空气质量在短短几天内严重恶化,污染物浓度达到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安全水平底线的二十至三十倍之多。特别华北一带,已成为全世界其中一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以至于都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了。具体地说,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十个城市,中国占七个,分别是:太原、北京、乌鲁木齐、兰州、重庆、济南和石家庄。中国五百个大型城市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一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空气质量标准。至于水污染,现在黄浦江上万头死猪的“奇幻漂流”,不过是因为肉眼见到,印象深刻罢了。专家让人震惊地指出,江河受死猪污染,与日夜不停排进的工业化学废水相比,的确微乎其微。中国原本就是一个水资源奇缺理应视为珍贵的国家,可是,据有关资料,全国水污染已经逼近危险临界点——目前中国七大水系的百分之二十六是五类和劣五类水,九大湖泊中有七个也是五类和劣五类水,这种水不能接触人体,连作为农业用水也不可能。全国许多城镇的河道,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可谓触目惊心。所有这些,早已不是新闻。可叹的是,各级很多党政领导,还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是习惯性的大话假话连篇。看来习近平总书记也看不下去了。三月八日,苏州市委书记蒋宏坤在两会上高谈阔论“携手共筑幸福美丽新家园”,话音刚落,习近平插话说:“现在网民检验湖泊水质的标准,是市长敢不敢跳下去游泳。”
    
    其实这就是网民肺腑之言!不久前,杭州某公司董事长金增敏发微博,说他家乡这条河是他童年游泳、母亲洗衣的地方,现在污染严重,“环保局长要敢在河里游泳二十分钟,我拿出二十万元。”仅隔一天,温州苍南网友“CHUAN-庆”也发出微博:“悬赏三十万元人民币,盛情邀请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三十分钟。”网友“尚书咖啡”则发出了集资五十万请乐清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提议……这些挑战,让各地领导原形毕露。
    
    针对这个情况,网上还流传一首歌《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讽刺道:
    
    嗨,/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哇,/下河游,/莫发呀愁。//浦江的死猪,/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书记你大胆地下河游哇,/下河游,/莫发呀愁。//下河后,/你,/喝一口猪粪水呀,/咬一口死猪肉呀,/叫一声猪爷爷呀。/欢迎游上海啊,/清清的黄浦江呀,/清清的黄浦江呀嘿。//嗨,/书记你大胆地说谎言哇,/说谎言,/莫回呀头。/美丽的谎言,/千遍万遍,/千遍万遍吹呀。/书记你大胆地说谎言哇,/说谎言,/莫回呀头。//撒谎后,/水,/就变成矿泉水呀,/环保局就下班呀,/电视里无谣言呀,/习总就安心呀,/猪爷爷少骂名呀,/猪爷爷少骂名呀嘿。
    
    佛经有言:“生死疲劳由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中国当今社会这些贪婪腐败道德沦丧的“生死疲劳”的种种怪事奇像,也让很多网民不能不作思考。正是:沙逼北京,使实现中国梦的愿景变得模糊不清;猪投上海,让通向中国梦的道路步步惊心。中国梦离民众到底有多远?这个问题让中国民众自己回答吧。走笔至此,笔者禁不住只能也像中国的网民一样悲愤地叹一声:
    
    中国,每一头死猪,仿佛都丢掉你的尊严!
    
    (三月二十四日于悉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822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死猪江下昭常理/奚建伟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陈维健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怎么活下去、不破灭?/巩胜利
·从老虎屁股摸不得到死猪不怕开水烫/钱征鲁
·央视对家丑总是装聋作哑,真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廖祖笙:北京露宿访民折射“盛世”死猪不怕滚水烫
·浙江:慈溪河道现死猪,官方:源头未找到
·嘉兴政府:死猪每头补贴80元,村民:乱说 (图)
·组团抗议黄浦江死猪 上海美女被捕 (图)
·黄浦江漂浮死猪单日打捞量首次低于百头
·万头死猪围城上海教训大 官方指令建病死动物长效机制
·浙江嘉兴称集中收集的5605头死猪已作无害化处理
·湖南浏阳死猪被扔入河,地处交界无人捞
·火墙内外:群猪投江何时了?死猪知多少?
·农业部:黄浦江漂浮死猪组织样品均未检出砷
·嘉兴官方造假 船工揭露:死猪已埋几万头
·上海与嘉兴将协作处置“漂浮死猪”事件
·官员:嘉兴每年死猪十几万头,处理困难
·日媒:死猪沉浮上海滩
·浙江嘉兴渔民放弃捕鱼专捞死猪 称每天挣150元
·黄浦江上打捞死猪升至13000头
·上海:黄浦江死猪打捞量连续3天下降
·农业部:死猪事件已排除重大疫病可能
·揭示中国食品工业弊端的死猪丑闻
·国家首席兽师赴嘉兴指导死猪处理工作
·深圳肉联厂职工厂门口挂死猪维权 称猪急也跳墙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