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三大挑战/陈杰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6日 来稿)
    
    作者:陈杰人
    
    3月15日,在中国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原湖南省委书记周强没有悬念地当选最高法院院长,这位早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并曾转战司法部、团中央、湖南省委等多个岗位的“儒官”,一下子走上了“法律人”的职业巅峰。这不仅给他本人带来了全新的职业体验,也让过去数年在矛盾的理念中煎熬良久的全国近30万法官带来了新的憧憬和希望。
    
    作为一个法律人,我首先要祝贺周强的当选并祝福他在新的岗位上真正建功立业甚至刻下历史丰碑。众所周知,法律科班出身的周强,在湖南主政期间,力推“法治湖南”建设,出台了包括《湖南行政程序规定》等在内的多部地方法规或规章,这不仅在全省官员中有效地普及了“行政法治”的意识,让人们窥到了“法治政府”的端倪,而且对全国各地方官和地方政府也有一定程度的积极影响。
    
    虽然,由于很多并非周强个人可控的因素,“法治湖南”的推进并不理想,但他这种敢用法治理念平天下的勇气和精神,这种冒着一定政治风险叛逆传统自我限权的明确举动,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好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有理由相信,作为一个注重“政治技术”的高级官员,周强在赴任首席大法官之后,应当会有新思维、新方法、新举措。
    
    但熟悉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在中国的一个领导岗位上,不管领导人个人的品性和理念如何优良,由于所处的整体政治环境的保守性,以及团队内的劣根性争斗习惯和内耗传统,领导者个人的努力,总归要被消解很多。周强赴任新职后,就面临包括内部保守势力和外部政治环境以及来自本身的三大挑战。
    
    首先,从政治上讲,最高法院院长一职虽有边缘化的味道,但这个岗位甚至这个系统对政治的敏感度非常高。在打着“法治国家”旗号的当今中国,尽管很多事情实际上并非司法说了算,但司法又是很多事情的遮羞布。
    
    从司法和政治的关系看,简而言之,当今中国的司法,类似于一个没了老婆的老男人,虽然霸占着一位爱妾,却又从不给她明媒正娶的机会。于是,在男人需要的时候,这位爱妾可以不时撒撒娇,好像说话算话。但实际上,所有的大小事务,都是男人说了算,爱妾顶多是看着男人的眼色,不失时机地偶尔说一两句貌似管用的硬朗话。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会发现,司法的能动性甚至终极性,至少在当前中国还只是一种美丽的憧憬。不过,这并不等于司法完全没有一丝主动性。按照前述比喻,以爱妾身份出现的司法,到底是彻底失去自我和尊严,完全按照男人的喜好去打扮自己,甚至不惜为了满足男人的淫邪心理而裸奔,还是适度保持自己的矜持和娇嗔,打扮出一个特别的自我以让男人更赏心悦目,甚至在一两个合适的时机吹吹枕边风,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在我看来,周强赴任之后,很有可能会基于曾经所受过的“西政精神”的影响,一改过去几年素以“三个至上”取悦主子的王首席的谄媚作风,依据法治的理念、法治的规则和法治的要求,重新打造司法的口号,甚至适度塑造司法的形象和价值观,使之既满足于高居庙堂者的喜好,又符合处江湖之远者的呼喊,达到一种至少表面的平衡。
    
    不过,要做好这件工作,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比如,必须要有适度的政治勇气去推翻前任的荒谬口号,要善于选择适合改革的领域和特别的个案去推进改革,而所有这些,都需要高超的政治技巧和精准的政治眼光。比如河北的聂树斌案,大量证据和常识都表明聂树斌是被错杀的,但由于政治官员的面子关系和所谓维稳的需要,这个案子一直得不到纠正。而对于周强而言,能否有勇气和魄力去选择这样的个案重塑司法的形象,就是一种莫大的考验!
    
    而更为要命的是,中国的未来五年,其实谁也不知道政局会往哪个方向演进,而政局的变化,会时刻影响着司法的制度和理念,因此,政治环境的适应性和未来的不确定性,为周强面临的第一挑战。
    
    其次,在中国法院系统内,存在一大批保守势力,这些势力又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以既得利益者面目示人的无量官员,他们当中,以腐败分子为主要群体。第二类则是由毫无法律职业训练的党政官员和其他“关系户”转任到各级法院领导岗位上的纯官员,这些人对法治毫无兴趣,只热衷于弄权或享受,他们害怕司法改革,害怕被监督和制约;第三类则是忠心耿耿于专制的部分官员,这些人虽然披着法官的外衣,但内心却对公平正义、民主人权、权力制衡等基本理念极度排斥,说白了,他们不过是在司法殿堂内享受权力,打着公平正义旗号压榨百姓的蛆虫。
    
    前述三类保守势力,对司法的改革和司法公正的推进,具有极大的阻碍作用。最近“两会”期间网上热议的两个分别发生于上海和湖南的案件,就具有典型的代表性。
    
    2011年6月,上海市宝山区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和合同诈骗罪判处丁增有期徒刑18年,判决认定丁增利用担任江苏振昌钢铁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之便侵吞公司160万元,他还以虚构事实诱骗签订合同等方式骗得振昌公司500万元。不过,这份长达33页的论理充分、证据确凿的判决书,却被上海二中院不讲任何道理的裁定强行撤销。原来,这是上海高院某领导接受被告人家属请托后非法干预司法所致。详见http://chenjieren.blog.sohu.com/257055097.html
    
    2013年“两会”期间,振昌公司职工突破重重障碍到最高法院门前请愿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三大挑战/陈杰人

    
    由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判决的另一起案件,则认定湖南新族房地产公司老板易志奇犯有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易被一审数罪并罚判刑7年。法院认定,易志奇从新族公司转款99万元用于个人消费,构成职务侵占罪;其指令出纳从公司借出款项1400多万元,构成挪用资金罪。但问题是,新族公司实际上就是易志奇的个人公司,易志奇个人财务和公司财务高度混同,如此不顾事实的判决,罔顾民营企业主的管理惯例,背后的原因,正是长沙当地黑势力勾结长沙市委原领导操纵司法所致。详见
    
    http://chenjieren999.blog.163.com/blog/static/183094090201321284038188/
    
    前述两个案子,貌似简单的司法专横,其实包含了复杂的司法腐败因素,并体现出司法机关内部和外部权势者的勾结,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正体现了当前司法体系中保守势力对司法公正的终日蚕食。要想打破这种保守势力的利益圈,周强就必须痛下狠心和杀手,勇敢地以一个除了法律无所顾忌的法律职业人的心态,去推陈出新。
    
    周强要做好首席大法官这个职位,还需要面对源于自身的挑战。从其过去的人生经历来看,毕业于西政,长期供职司法部,后转任团中央和湖南省委,这些职业经历,其实削减了他的很多锐气和锋芒,比如团系统的形式主义和小妾心态,容易使人变得委屈求全;湖南省委工作期间的诸多不如意,也容易让人失去斗志。
    
    而现在的问题是,周强以一个法律人的身份,重归法律职业共同体,就需要克服过去多年培养的党务官员不良习惯,转而以“技术官员”的思维去应对新岗位的挑战。
    
    在湖南工作数年,周的很多同僚评价其“人不坏、有理想,但缺乏协调能力、手腕不够”。我想,这样的评价是比较中肯的。一方面,表明他的德行不错,而这,恰恰是做好首席大法官所必需的,因为,司法虽然重视技术,但法官内心的自由心正才是司法公正的本源;另一方面,又表明他在未来岗位上推进司法改革、整肃队伍的过程中,还需要有更多勇气、方法和手段。
    
    总而言之,一国的司法水平,决定于该国的政治制度、司法队伍的素质和品行和大法官们的魄力与勇气。我衷心祝愿新科首席大法官周强先生,能够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魄力和敢立历史潮头争公正的责任,带领全国近30万法官,为13亿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和公平正义而一路高歌!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3/3/1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1919723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驳特有理“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香港杂事》8.八九民运
  • 极限施压,注定无用
  • 一叶障目何挡泰山两豆塞耳怎蔽雷霆
  • 一叶障目何挡泰山两豆塞耳怎蔽雷霆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为A
  • 创意千篇一律激情万里挑一
  • 富人往往是贱人
  • 移民最反对移民
  • 老锅的烦恼
  •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 谢选骏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 邱国权“六四”绝食学生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 陈沅森传记“兑现”的小承诺
  • 民主先声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
  • 谢选骏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 晓凤凰特朗普即加剧美国的内忧外患
  • 谢选骏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 范似栋讀萬潤南的法廣談話有感
  • 谢选骏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台湾小小妮152
  • 飞虎队中国文人不顾事实真伪只管宏大叙事夸夸其谈的毛病何日能改
  • 孟浪直播瘟龟嗑药现形记
  • 罗勇泉中美贸易----美国的"胆小鬼博弈"能否再次取得成功?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华盛顿遏制北京的新阵势
  • 6.4坦克碾压幸存者方政出席台北坦克人展
  • 欧美日鞋商抗议美对华加征关税 吁结束贸易战
  • 任正非:美国低估了华为的能力
  • 邀台湾参与WHA提案经二对二辩论仍遭封杀
  • 中澳关系恶化背景下华对澳投资2018年锐降
  • 美国宣布推迟90天实施华为禁令
  • 美国制裁华为殃及日本
  • 调查:两成欧企感被迫向中国转移技术
  • 港府逃犯草案直送议会通过 势将触发反对浪潮
  • 特首又借外国势力论为陆介入逃犯修例开脱
  • 中欧首签民航协议:华制飞机更易入欧
  • 欧盟大选:德国将出现高投票率
  • 中国可以用稀土来打贸易战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 谷歌华为停合作 华为海外手机用户有何影响?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