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高洪明、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1日 来稿)
     (北京)高洪明、徐永海
      
              2013年3月11日

      
    一、3月3日作为良心犯(释放)的高洪明先生,表示就“安乐死“问题致信人大
      
      中国著名良心犯(释放),先后2次坐牢的,前后坐牢10年的,因今年两会而“被旅游”到西北、西南的,高洪明先生,在3月3日,在给一些朋友发去电子邮件的同时,还给我特意发来了短信。
      
      高洪明先生3月3日电子邮件的内容是:“我接到通知,5日上午11:56分坐火车去西宁,然后去西南,具体情况回京后见面细聊。高洪明”
      
      高洪明先生3月3日给我发来的短信内容是:“永海,你可否写篇致人大的有关安乐死的文章,公开发表,你我署名”。
      
      我回短信:“好”。
      
      高洪明短信:“谢谢你代劳”。
      
    二、3月9日有关报道“政协委员建议推动尊严死亡,卫生部称时机不成熟”
      
      据有关报道:今年全国两会上,很多医卫界政协委员都收到了一本书《我的死亡谁做主》,倡导人“尊严死”,即“自然死亡”。送书人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峰。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医院心内科教授霍勇:我赞成“自然死亡”。……,种种社会原因,比如儿女要“尽孝”,医院、医生担心医患纠纷,造成很多明知是无法逆转死亡的终末期患者,还在抢救。这样的抢救,对患者的生命延续非但没帮助,有时还会对其造成更大痛苦;此外,对医疗资源也是浪费。
      
      官方态度:“推行‘自然死’时机不成熟”。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我很赞成凌峰教授关于“自然死亡”的观点。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目前在中国推行,时机还不成熟。如果操作不当,“自然死”会变成“安乐死”,引发很多伦理问题。
      
    三、“自然死”本身是草根阶层的现实,只是我们还希望,在死时少些痛苦——安乐死
      
      其实,那些不必要的临终抢救,即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更多的发生在“非草根基层”。而对于广大的“草根阶层”来说,尤其是广大的农村,更尤其是边远的农村,“自然死”一直是现实。
      
      即使,对不少“草根阶层”的儿女来说,他们也要求当地的医院,当地的医生,甚至当地的乡村医生,要尽力地去抢救他们的父母。可是这种抢救,与大城市中的大医院的抢救相比,与动不动一次抢救就是几千、几万、几十万元的抢救相比,其实也是一种“自然死”。
      
      “自然死”本身是我们“草根阶层”的现实,没有必要回避,我们只是还希望,在死时少些痛苦——安乐死。
      
      也就是,在我们的生命最后阶段,让我们不要再有更多的痛苦,如,如果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就给我们多服用一些止疼的药物,即使这些止疼的药物,可能会使我们少活几分钟、几小时、几天。
      
      也就是,在这样的治疗中,不要再难为医生了,让医生更有可能去使用这些药物。作为政府不要难为医生,作为医院不要难为医生,作为病人的家属更不要难为医生。医生这样做了,不但不应受到难为、刁难,反而应受到鼓励。
      
      这就是我们的安乐死,我们应当有这样的要求。我们有这样的要求,应当不过分。
      
    四、作为普通良心犯(释放),我们都是“草根阶层”,为此我们提出“安乐死”问题
      
      高洪明先生原是外交服务局的干部,因为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而被劳动教养2年,后又因要推动民主、推动多党制、参与组党而被判有期徒刑8年。因2次坐牢,为此失去了原来的工作,成了失业人员,成了“草根基层”中的一员。
      
      我,本人(徐永海),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曾当医生20来年。因帮助被警察毒打的基督徒,而被判刑坐牢,失去了医生的职业。这些被警察毒打的基督徒仅仅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就被毒打,为此我写信给了,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高洪明先生和我,我们现在都是“草根基层”中的一员。由于我们已经是“草根基层”中的一员,现在我们是深深感到,我们已经没要条件去获得我们原有的“医疗服务”了。尤其是我,在原来当医生时,获得应有的“医疗服务”,我还是很方便的。我自己是医生,就工作在医院;大学同学也都是医生,工作在各个医院。
      
      自我出狱后,多年来,我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使我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如我曾患严重的疝气,走路都困难,前年才在同学、朋友、肢体的资助下,做的手术。去年底,我右眼出现“飞蚊症”,视力有些模糊,一直至今,因为经济困难,我都不敢到医院去看病。
      
      因此,作为“草根阶层”的我们,如果,将来,在面对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时。在这里,我们表示,我们希望得到安乐死——即“自然死”和在病死时少些痛苦。
      
    五、人们更应当关注过度治疗导致的死亡,而不必过度担心有人利用安乐死去杀人
      
      安乐死是未来的事情,即使在未来,也是少数人能够享受得到的。因为,一定会有很多的限制,需要符合很多的标准,如现在一些专家就已经提出了一些标准:
      
      1、从医学知识和技术上看,病人患不治之症并已临近死期;
      2、病人极端痛苦,不堪忍受;
      3、必须是为解除病人死前痛苦,而不是为亲属、国家、社会利益而实施;
      4、必须有病人神志清醒时的真诚嘱托或同意;
      5、原则上必须由医师执行;
      6、必须采用社会伦理规范所承认的妥当方法。
      
      其实,不论是现在,根本没有官方许可的“安乐死”;还是在未来,即使有了官方许可的“安乐死”。过度治疗,过度的药物治疗,过度的手术治疗等等,所导致的死亡,应当是远远大于安乐死。只是这些事情,一直被“因是为病人好”而被宽容、理解。
      
      “安乐死”也是为病人好,也应当得到宽容和理解。
      
    六、我们在这里提出“安乐死”问题,只是希望从我们自己做起
      
      在2013年3月11日,在这个两会的时候,高洪明先生和我,提出了“安乐死”问题。我们仅仅是来提出,我们仅仅是来表示:我们自己希望,在我们将来面对死亡时,在面对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时,我们自己愿意“安乐死”。
      
      有人珍惜他们自己的生命,那是他们的权利,他们愿意在这个世界上,哪怕多活一分钟,他们也愿意忍受各种痛苦,哪怕花去再多的钱,消耗再多的医疗资源,那是他们自己的权利,我们在这里表示尊重。
      
      我们只是我们自己表示出来。当然,我们也希望和我们有同样的想法的人,和我们一起表示出来。如果您愿意与我们一起表示,来签名。如果你对我们的一些说法,有更好的建议,请您帮助修改。
      
      高洪明、徐永海
      
      2013年3月11日星期一
      
      高洪明,电话:18601343836
      徐永海,电话:18600229405,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421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再添新例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
·拒绝江泽民安乐死:臣要君活君不得不活/雷鸣
·请给他们安乐死/任君平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高洪明
·潘一丁:安乐死立法将体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文明
·儿子买农药助母亲“安乐死”被判刑3年
·男子购农药助母安乐死续:获刑3年缓期4年 (图)
·男子买农药助母亲“安乐死” 乡邻求情求轻判 (图)
·卖家网上兜售“安乐死” 专家称将被追责
·男子买农药助患疾病母亲安乐死被以故意杀人罪逮捕 (图)
·宜黄自焚钟家重伤女儿能开口说话 中秋节说想安乐死
·江西宜黄钟家烧伤母女赴京治疗 女儿多次提安乐死
·中国有可能立法通过允许“安乐死”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父亲节的思念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 不暴乱能行吗
  •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 保障港人依法自由,支持港府依法修法
  •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毕汝谐(作家纽约)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 RememberingTiananmen/StraitsTimes
  •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 《香港雜事》12.娼的辛酸
  • 港人的最后一搏国际社会救香港的最后一刻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 台湾小小妮林鄭月娥致歉稱謙卑受評:停止修定送中條例
  • 蔡楚蔡楚:太浩湖一周游(一)
  • 独往独来全军:川普团队出牌招招厉害,最厉害的招数还没出
  • 谢选骏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 台湾小小妮路透社:北京極度懷疑林鄭月娥能力、、.
  • 吴倩天主圣父:我与天堂上的圣统将在「阿米吉多顿」的战役中作
  • 谢选骏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 悠悠南山下俄羅斯學者:河內多次對赤柬誤判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3.林鄭媽媽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 刘蔚嫁美国国籍才是对的,嫁别的
  • 谢选骏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 李芳敏144000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 台湾小小妮243離別之花🌹
  • 谢选骏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论坛最新文章:
  • 林郑道歉了但未提撤送中案及辞职 过关否未知
  • 千万人冲高考窄门 中国人才选拔严酷格局曝光
  • 中海警船今未绕钓鱼岛 有关习将访日否待观察
  • 美国敦促军售 南海硝烟风险乍生
  • 广东与山东傲拥常住人口过亿
  • 再挺反送中香港学生号召17日发动“三罢”
  • 高科技时代绝对封锁? 大陆人撕缝暗挺香港
  • 香港民众汇成"黑色海洋"再次上街要“林郑下台”
  • 华为全球56000专利报复整收美国企业高额版费
  • 香港或两百万人大示威 也拷问习近平治港
  • 台港团体集会吁撤例与总统参选人承诺拒和平协议
  • 北京高层或质疑林郑能力但撤她职港特无先例
  • 中国官场异象受关注扫黑官员或更黑
  • 纽时:林郑暂缓修例是习近平的一大政治挫败
  • 路透纽时均报道北京官员质疑林郑能力和判断
  • 俄罗斯7月上旬将向土耳其交付S-400系统
  • 遭遇袭击的日本油轮抵达阿联酋港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