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来缅北究竟想做什么?/巴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9日 来稿)
    
    作者:巴克
    

    中G支持缅北依旧地存在是改变不了的对缅北政策,就中华民族长远利益来看,假设任何一个民意派别取代了中G执政,也要把缅北依旧地支持下去,才符合中华民族和中华民族权力接续者的实际利益。
    
    未来世界格局,对于理性良知的民族而言,不仅应该是不再分化,更应会减少边界线地缩减国家的数量,促使更多的弱小国家组合起来,共同对抗来至超级大国经济上的掠夺,政治上的干预,军事上的野蛮威胁。
    
    眼下,中国内部矛盾重重,导致了中国内部斗争十分地激烈——这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的驾驭者在大智慧方面是多么地不成熟。甚至是,历朝历代独G者,皆把那些原本不属于敌我矛盾的推到了敌我矛盾的层次上去以后,所给现实Z权与人民带来的灾难是极其严重的。达从孙中山诞生了第一个民主Z权那天起,权力者不仅不能遵守民主政权的法制,还依然没有脱离独C统治又树敌太多的执Z窠臼。
    
    近时期,愚蠢的江系挟持者把更多的人民推到了敌人的阵营里去,又阻止不了自己的官体腐败沉沦,才导致了今天官吏一蟹不如一蟹的萎靡程度。胡时期虽然收敛了许多,但对付自己的国民,并没缺少江系时期的手段与影响,依然加多了“敌人”的数量,给中G敌对势力“义务培养”了更多的敌对志愿者。
    
    如今,习总上台,极力想打破一些与民为敌的被动格局,做得又相当地艰难,由于体制的桎梏,有些客观实际问题得不到解决之前,内部矛盾的转换依然难之甚难。毋庸置疑,取缔劳教这个流氓制度已经是中G的一大进步。还有习总欲把权力关进法制的笼子的想法也多少减缓了些中G僵化的姿态。
    
    值得一论的是:真实的“社会主义”的民主法治与“资本主义”的民主法治并没有什么质的区别,其根本宗旨依然是能够制约权力者不能够越权枉法。所以,对于什么西方的东方的不应当过于灵敏或不适,特别是可用的不论是什么方的都应当为己所用,不能用的即使是自己的依然能够及时地淘汰,才能在发展的道路上更适应客观环境。
    
    作为权力者,能够认清是非极其重要,对于敌对的态度不应当是仇视而枉用刑罚,能够心平气和地达到敌己双赢的发展效果,不再为了个人的偏见继续做最愚蠢又见不得光的事。
    
    而且,对于利益集团,由于他们掌握了国家权利,我们作为平民的不要仅要求他们既得利益一律归还,而是能够不使利益集团扩大规模就很不错了。原因是,我们不能希望他们有多高的觉悟,能够不枉法度,特别是我们没有权力约束住他们的为所欲为之前,过多的奢求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那么,先搁置一下,不再扩大腐败规模反而更实际些。
    
    身为普通百姓的我们,国家政Z纲领我们决定不了,只好在颇受其害的前提下来到了缅北寻求新的坛台好释放个人的能量,以来证实我们这些“刁民”究竟是为了国家和民族还是损害国家利益?是否影响中G的游戏规则?或是扰乱社会“秩序”地胡乱发泄?同时,为了实现缅北最终被中国人安全控制的目标,我们还能灵活放弃中国国籍地加入到缅北地方势力中来。
    
    随着在缅北的长期奋斗,也许对中国的一些遗忘在所难免,但对中国的情节依然倚在,即使不对国内一系列问题继续思维,也割断不了对中国的耿耿情怀。原因就是我们忘记不了中国的亲人,忘记不了陷于我们死地、或无理给予我们羞辱的坏类,还有原本也该有我们份额的土地与财富。
    
    不过,对于任何人来说,人生不过几十年,过多的仇恨只能使自己的心灵扭曲丑陋变态,又很易伤害更多的无辜、破败国家经济发展体系外,没有什么实际健康发展的应时意义。到不如把这精力用在更利于发展、对国家和人民更有益的方向上,还能够得到更多群体的广泛支持。
    
    甚至,为了国家和平发展,我们可以与中国坏人妥协,不再计较坏人的邪恶行径,原谅与宽容他们的过去,使他们在民主势力的强大面前甘心认输,甘心交出国家权利地使国家最终掌握在人民的手里。
    
    也就是说,我们不再苛求已有的坏人受到相应的惩罚,而是能促使坏人的数量逐年削减而不再增加。
    
    学者钱理群在会上呼吁:“如今,坏人已经联合起来,他们做尽坏事,好人也要联合起来,做几件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好事。”但他虽在倡导,却并不能真正地让“好人”联合起来,因为他没有创造最基本的坛台或不具备让好人们联合起来的最基本条件。
    
    在文论上,《南方周末》与《炎黄春秋》确实给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作用,但是,由于当政者的僵化和私利,并不能从根本上使坏人在法制的笼子里不得不遵纪守法,也就自然导致了更多的于国于民甚至于党十分不利的事频频发生,甚至是权力者的胡作非为不能够及时有效地被遏止。
    
    来到缅北,踏进了一些战火纷纭的缅北土地,感受到了一个真正愿意建功立业的人,就要有一个新的竞争地域来集中更多的信仰者、实际可行的奋斗者。而在缅北,暂时,充其量我们不过是一枚枚被人利用的棋子。但是,刚刚客居他乡,就幻想做主位,未免太愚蠢,因为我们想凭着智慧获取到我们该获取到的权益不是这么简单明了地就能办到,但最终结果相当理想毫不怀疑,方才愿意来到这里。况且,真正的智慧大家肯定能改变被动的局面。最后实现反客为主的自然形态。
    
    最近,写了一些文,有一些同仁看后给了鄙人一些质疑与批评,在下在这里谢了。同时,搁置了一阵,在下还是再次回答一些同仁的问题,尽管原不想重复着回答,感觉到同仁的思维所拥有的视角与我截然不同,所以产生出的分歧显而易见了地需要我再啰嗦一些。
    
    Haarp 先生给我留言道:“没有脑控、微波、气象、基因、高科技武器,现在再想打游击战很难了?!脑控武器,可以扫描人的记忆与思维内容,如果没有相应屏蔽手段,怎么打游击战?!微波武器、气象武器,可以远程打击,没有相应应对手段,如果不直接打击HAARP基地,怎么打游击战?!在伪装成手机、摄像仪器的脑控武器与微波武器毫无防备、也不知防备,游击队怎么不会节节败退呢?”
    
    论到军用科技技术或使用先进设备,也包括先进武器,作为任何一个正规部队来讲,那是决不可忽视的事。但是,作为缅北这个地域,地方部队确实很穷困落后,甚至没有一件重型武器,防御起来仅仅依靠轻武器和埋设地雷,想起来这些确实令人头痛。即使头疼,可Haarp同仁的高见几乎在这里暂时依然用不上,不是不想用,因为地方太穷,这里的士兵暂时还没有这样的装备。如果真正开展游击战有所大获,这样的装备自然不可或缺。可以说,很有必要。
    
    私下,我们有过这方面的议论,而且也会重视,只因我们不是缅北权力者,很多事情我们虽然着急也改变不了现实的状况。
    
    但是,在缅北,暂时决定胜负急需解决的不是现代战争如何使用高科技,而是兵源和起码的军费来源外,更重要的就是我们能够获取决定部队命运的基本权力。如果真正为缅北强大起来和被中国所用着想,就该在这三大问题上进行战略思考与运作。特别是:给了我们中华民族一些民间精英一个完全渗入缅北、巩固缅北在我们中国人手里的一个天赐良机,我们必须的利用住它,才更符合中国的利益。
    
    而且,把国内民间不得地、有政治远见的精英们的精力用在开发缅北上,也大大减缓了对中G的政F压力,和战略威胁。
    
    同时,在发展与巩固缅北上,只要中国有了更多的民间响应者,我们就有决定经费的一些权力,和利用当地资源、购买或交换高科技产品。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仅想到了,也定会有门路,关键是在没有与缅甸政F军大面积地角逐前,主要的还是解决招募士兵志愿者这个问题最重要,再就是我们占领这个地方以后再施展我们的技能、肯定离不开现代科技产品。
    
    而且,今后的缅北地方武装,也不会缺少这种装备。
    
    再看到世界村民 :“缅北几乎都是毛派思想,独C体制依然存在。您们表面上是帮GCD做事。而凭借中国的力量,稳固缅北地区。这实质上就形成帮助中G独C体制稳固缅北独C体制共同对抗开始民主的缅甸政F。同时诱进中G未发现的有民主思想有能力的中国人,在对战过程中即消灭这种中国人又削弱民主的缅甸政府,使其民主进程不能在全国完美的实现。这样,就减轻了中G国西南侧翼的民主压力。中G国希望看到一个北朝鲜式的缅甸。中G给你们力量是为了达到他一石二鸟的战略。请再论证一下,您表面一边介入一边执行这种战略,暗地里如何发展壮大你们民主大营的势力?”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我们的民主人士若想来缅北发展,前提就是必须的接受中国的游戏规则,改变与中G为敌的意思形态;必须的改变一些迂腐的对立思维又能前瞻未来,确实可行地以占领缅北、最后打败缅甸政F军为指针。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中G打压或迫害。
    
    事实上,只要得到中G的默许,中G再给予一些先进武器弹药的支持,占领缅北,打败缅甸军政F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所谓的占领缅北不是取代缅北现实势力,而是与地方势力共同为盟,接受与地方势力共同开发和巩固缅北的纲领和继续被领导模式。也就是说,为盟不是取代缅北领导层,仅仅是参与管理。
    
    过去,鄙人由于受到流氓势力的迫害,走上了民主道路,但是,我从一个信仰真正民主的人转变到了与独C势力妥协的道路上来,并欲与中G势力一道稳定缅北地区的事业上不会产生相反的纠结,是经过一系列的无所作为而成就的。而且,未来中国不论谁执局,只要是为中华民族服务的,我们都会最终是它的同盟成员。
    
    在我们的思想领域里,没有固定不能变通的政Z纲领,也没有固定不变的敌人或朋友,只有实际能否获取更多民族利益的机巧。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已有几个民主人士真正的能够推动民主事业呢?我理解那些如刘晓波、高智晟、王炳章、彭明等等、等等很多为民主事业做出贡献与自我牺牲的人们,他们依然身陷囹圄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被动式地抗争,暂时更不能再为民主事业添油加料。但这种先生之所以失败和被动是因为他们不在意中G的游戏规则的约束。
    
    当然,也与残酷顽固的、保守的独C体制不能进化有着直接的联系。
    
    并且,也看到了李锐、周有光、杜导正、蒋彦永、胡德平、胡德华、江平、陆德、高凯、胡木英等等国内的进步言论和主张,虽然他们在文论上直接影响了权力阶层的进化,但是,却不能加速中G体制改革的进程。
    
    但是,却比起刘晓波、高智晟、王炳章、彭明来,他们的推动民主作用要实效得多。因为独C者本身为了延续生命的需要,不得不进行一些民主进步。
    
    在客观现实里,我们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独C制度,就应该能够以此为基点,真正地研究出与具体能够实施如何能改变它野蛮行径的应时谋略,然后具体可行地加以实施,这不只是非用敌对的手段才能完成。而且,任何朝代,再顽固的堡垒到了腐朽不能自持时,都会从内部被自己的为所欲为的肆虐被动地崩塌,更甚的是被他们自己的歇斯底里的发泄而将主动地破坏——也叫着自毁长城。
    
    也就是说,李锐、周有光、杜导正、蒋彦永、胡德平、胡德华、江平、陆德、高凯、胡木英等等国内的合法言论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刘晓波、高智晟、等等也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这种影响尚不能更多地促使权力阶层的基本选择。只有形成一个武装势力,又不能影响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还能够给国家添土增地地进化我们中华民族的一系列政治模式,方更宜于中国社会的进步。
    
    有些人以谈到独C者,就来气,来了不共戴天的仇恨,没有退一步地想过,为什么我们总是受到迫害和羞辱、中国的民主进程依然停滞不前?怎么就不能避免被迫害被羞辱的命运而又能有所斩获呢?
    
    同时,我们都能看到,当今的中G已经感受到不与人民一道他们不仅亡国甚至跳不出亡党的自然周期圈。这是他们不会不接受温和促进的根本所在,尽管我们不能过于苛求他们迅速改变独C统治,但是他们随着社会进步与发展,不得不进行必要的妥协与更新,最后实现合理的政Z民主体制,只是速度上还需要我们采取各式各样的应时谋略进行推动为更佳而已。
    
    况且,我们中国的民主阵营,尚缺少一些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实力,不能受到当权者的高度重视。但在缅北形成有形的部队,也不是用来威胁中G的政权,而是能够实际地加大影响的力度,使权益者看到,越来越多的异议者需要他们加快改革的速度,方才利于权力者的实际利益。
    
    如果在今天还都采取对立的方式,在具体的行动中也必然会触犯中G的游戏规则,由于中G拥有高科技的特工存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秘密可言,在不遵守游戏规则的时候,都难免被血腥镇压,或者是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也是说,再用坚决对立的姿态与中G较量,就能直接影响我们实际的、更好地推动民主进程的步伐。
    
    当然,仅凭无势力地呼吁,并得不到高度重视,尽管习总也想更好地调理好国内的方针政策,由于他们还没有感受到更多的压力使他们在时间概念上尚缺少一些来至民间的压迫感。
    
    在推动民主进程上,坐牢不坐牢,对于我们连死都不在意的人们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太难过的坎,然而,中华民族更需要我们能推动利益集团早日失去特权,早日走入民主社会——有强大的对立制衡与影响,才能更使权力者在行施权力时或投鼠忌器,或不能肆无忌惮。只有强大,形成有效势力,才能有效制衡权力者不妄自胡为。而我们民主人士在自身强大上,为什么不能有一批人做好这个工作呢?
    
    也就是说,民主制度并不是剥夺中G的权力,而是有效约束权力者不能做坏事,做非法的事。
    
    是的,顽固的利益独C集团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既得利益的,那是因为他们不是人民公仆。而我们的基本任务就是要促使任何权力者回到做民仆而不是主子的路子上来。
    
    鄙人认为,如何能使权力者确实不得不做公仆,已经是我们民主信仰者首选的既定战略目标。这也是我们需要惊醒的一件大事,也是我们为什么要与中G当权者妥协,几乎在某种程度上愿意站在中G利益上做一些事情的根本所在。并且,鄙人在与国宝交流时就对他们诚恳地说过:“不论谁,在我所涉猎的范围内,做对中G和中国有害的事,我会第一个出来阻止,严重的我个人能力已阻止不了,便会举报之。”
    
    为什么?因为在我们所设想的创业范围内,绝对不能有做对中G和中国不利的事,因为我们当务之急的是发展实力,而不是即刻影响GCD继续执局,在他们某些问题上尚无进步的今天,一旦影响了GCD的执政权益,他们就会出面阻止。如果中G阻止我们发展,我们就发展不起来。而不能发展势力,一切对我们来说又都是空谈。
    
    当然,再不影响中G利益,前提也依然是不能损害人民利益。在被国宝询问时我也声明了为了国家利益,与国宝也完全可以在一个阵营里(我知道国宝不屑与我为伍),当然,尽管能在一个阵营里,也更不会出卖民族利益。相反,我们着眼的虽是获取缅北利益而不是欲与利益集团在国内争夺国家权利,也自然是不影响民主利益,不影响中国GCD的实际利益。
    
    同仁们,事实充分证明了,现实中,如果仅是一心对付中G,甚至是给中国制造麻烦,即使在地球任何一个地方,中G特工都不会轻易放过。事实上,缅北几乎被中G政F控制,想在缅北建立军队与中G为敌,就凭我们的能力,只有失败不可能成功。
    
    鄙人在这里要告诉大家的,实际上早就阐明了为什么要在缅北建立我们的军队?如何建立?部队有了,都做什么?对中G有没有实际威胁?答案是:即使有了军队,也不影响中G执局,却更利于中国未来利益。同时还要帮助中G实现中国全面民主之制度,彻底淘汰独C机制。
    
    因为,我们看的是中国的将来,必然会与周边国家在土地上出现争执。就如同钓鱼岛,为什么到了今天还撕扯不清?那是因为在上个世纪中期中G政F就没有认真地对待钓鱼岛问题,才出现了日本人的胆大妄为。
    
    特别是,国共两党内部争斗,双方鹬蚌相争,根本顾不上钓鱼岛,甚至南海岛屿等等被侵占了多少,都没有精力去夺回来。也就是现在有点家底了,才想着争回,也就出现了许多未知之困难。
    
    缅北原来就是中国的土地,再去争夺过来,条件依然具备着。不外还需要一些军事的、政治的具体手段而已。
    
    客观现实里,我们中国民人,觉得自己有点能力,欲建立功勋,都是从自己的实际利益出发,而不是什么为纲领而战,或为民族而战。真正为纲领、为民族而战的人是极其少数。
    
    任何时代,一个新的政Z体系,也就只有几个人在政治纲领上设计总纲,其他的不过都是追随者、完善者。那么作为我们不是上层政治思维的人们,为什么不为中国想办法把被外人占领的土地争过来?
    
    由于文化的缺失,缅北人的智商,与我们国内的人们无法对比。我们何不利用天赐良机来做好这件事?
    
    当然,一旦缅北完全掌握在我们中国人的手里,我们这些有民主诉求的人们,再对中G产生一些异声是不是会得到中G的高度重视?当然,假如我们即使真有了几万人的军队,就想给中G较真用狠,依然是螳臂当车的事,或真有那一天,我们只能是提出我们的很有分量的建议,或给中国民主事业增加一些胜算的砝码而已。
    
    是说,为了中国的未来,在缅北发展,不能有与中G坚决对立的意思形态。
    
    虽然我们最厌恶的是独C专制,但是,厌恶不是能实际解决问题的有效情绪,关键是如何地取缔独C统治?假如今天缅北在我们的手里,对中G的进化是不是更能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历来,我就不赞同推翻GCD,是因为,推翻GCD的战略思维根本就不利于民主事业的快速成功,也不利于中国进步。中国要进步,所有的民主人士,就应该能在顺势中适应客观环境,并能获取到实际的利益;能够在不流血的蓝色行动中的前提下,完成民主革命。
    
    可是,总是有那么一些心地丑恶的人,打着维护国家的幌子,干着损害国家利益的坏事,或唯恐缅北被中国人控制,害怕为中G所用,却不能高瞻远瞩地在真正维护国家利益上思考客观实际问题。总是把自己看得很高明,别人很愚蠢,处处与中国的利益相背,导致了即损害国家利益、也损害了自己的形象的颓势。这种做着损人不利己的蠢事,岂能推动民主进程?仿佛有些人,只有与中G为敌才是维护民主利益,而自己又确实没有什么进展的谋略提供给无所适从的人们。
    
    目前,整个缅北最需要的是人气和富庶的发展,改变穷困,不被缅甸政府军控制。
    
    而我们作为中国人,如果个人名义支持缅北地方武装影响中国与缅甸政府军的邦交,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放弃自己的国籍,加入到缅北地方社会里去。这样,就与中国政府无关地更能放开手脚。
    
    也就是说,我们来缅北发展,不是强大自己的民主体系地给中G添乱,也不是企图与中G作对,实际就是为中国实际、最后为中国占领整个缅北打好一个坚实的基础。
    
    2013年3月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919604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善与恶原本就是孪兄弟/巴克
·缅北就是土匪窝/巴克
·看朱瑞峰王登朝的想/巴克
·巴克:机遇与智慧结合后的更高境界最终归宿于政治捭阖
·巴克:制度的进化不能仅依靠一种势力
·巴克: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巴克:先小后大才是稳扎稳打的步骤
·巴克:遵守游戏规则才更能战胜对手
·巴克:对付缅甸政府军不能用硬碰硬战术
·巴克:突破庸俗民主见识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巴克:实现民主并不是消灭共产党
·巴克:解答自由战士的政治主张上的疑虑
·巴克:缅北已有我们民主势力发展壮大的机遇
·巴克:民主人士为什么要在缅北立业成军?
·巴克:参加缅北同盟军的好处
·巴克:到缅甸北部谈兵工厂计划,所见所闻
·巴克:独裁者,请给点生存的空间
·巴克:给孙林先生一言
·陈秀芹致党中央国务院各位领导要求查处河北省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腐败问题的公开信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图)
·故宫院长谈星巴克事件:咖啡打不倒中华文化(图)
·十八大难产的理论原因/普巴克
·咖啡磨豆机被投诉 星巴克全球召回70万台
·河北滦平县巴克什营镇营盘村村支书孙树森的腐败行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