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外就没有政治课了/陈希我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9日 来稿)
    
    作者:陈希我
    

    我儿子总跟政治老师较劲,我就想着赶快把他送出国去,国外就没有政治课了。出国前,他把最后一次政治考卷带回来,打头就有选择题:“国家高度重视食品安全问题,这体现了我国1,人民民主专政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2,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3,社会主义民主具有广泛性和真实性,4,人民直接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力。”看这题目出的!前提本身就是假的。这叫“硬说”,就像中国官员说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我小时候就受这种“硬说”的教育,比如“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又一题目:“中国共产党作为我国的执政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宗旨是:1,贯彻科学的发展观,2,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3,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4,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大前提似乎是对的,某种程度上说党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党要干啥就干啥,但供选择的答案却全是假的。但一定要从全假的答案里作选择,才能得分。这是强奸,是对正常人智商的侮辱。但这是必须的,因为是考试。在中国,每所学校都要进行这样的的考试。
    
    政治课是共产中国的一大特色。民国时也有政治教育,但远未到无孔不入程度;西方也有品德等教育,那跟党政治无关。政治作为学科,其实跟其他学科完全不可相提并论。政治教师是个特殊的群体,我曾供职的中学的书记就是政治教师,革命大学出来的。我读中学时,一个在学校附近国营商场卖“的卡”的突然出现在课堂上,成了我们的老师。她出身好,有当教师情结,就当政治教师,我们都叫她“的卡老师”。我考大学时,我一个同学,上别的大学可以读好的专业,但他要上北大,只能去哲学系。中国有哲学吗?只有马克思主义哲学。但他毕业后却如鱼得水,到处解读党的文件精神,俨然是钻到党的被窝里的。中国所有学校都设政治课,所有考试都有政治考试,大量需要政治教师。
    
    政治教师称为“教师”,其实不是。教师教给学生知识,政治教师教给学生谎言;师者答疑解惑,政治教师却指鹿为马。不要以为学生不会听进去,我当年考博,必须考政治,强制读了,竟然也有点信了。谎言听上一百遍就可能成真理。再说,不信而装信,继而什么都不信,于是什么都敢干,中国出了那么多无责任心无羞耻心的无赖,某种意义上都可以追究到他早年所受到的政治教育。当然也有敢于直言的政治老师,我中学时就遇到一个,言语激烈,但那是中央同意说的。一旦中央变脸,他就收声了。要讲真话,只能伺机,更像“二丑”。伴政治如伴虎,所以大部分政治教师选择随波逐流,谁叫自己只能选择这专业?我想没有一个政治教师会把政治当做学业,纯粹是饭碗,很少见到政治教师业余谈他的学科。他们只说自己是教师,若问什么教师,才小声说:政治。政治教师的心境是暗淡的。
    
    当然,也有政治教师很有自信的。曾经,我被安排监考“毛概”,主考官是政治老师,说起现在学生不读书,她竟然也斥责学生不读政治。还有竭力为所教的内容辩护的,我当年读大学时,共产党在短暂的开放之后又收紧了,就是开始搞“中国特色”那阵,给我们上政治公共课的教师又开始大谈资本主义腐朽。我们问:从马克思起说了那么久,为什么资本主义腐而不朽?这个政治老师生气地说:“是走向腐朽!等着吧,不出10年必朽!”也许只因她觉得自己是教师,不能质疑,应有“师道尊严”,学生反驳她是对她尊严的蔑视。殊不知骗子是不配有尊严的,何况她还不是骗子,只是应声虫。
    
    但这10多年,政治教师有点扬眉吐气了,因为政治教育又被强调了。他们所教的也似可在现实中找到例证,比如中国崛起。他们喜欢抨击美国,傲视日本,惟独不敢批评党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919201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希我:在国外不敢说自己是中国人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论坛最新文章:
  • 气候大会:采取策略应对气候挑战
  • 英国大选脱欧难决断 带狗投票选民狂欢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