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俄国推行西伯利亚大屠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8日 来稿)
    
    作者:解龙将军
    

    中国共产党土匪主办的“美术杂志社”曾专门跑到苏里柯夫墓前献花,苏里柯夫是一个不错的画家,但正常的人类绝不会给他献花!如果正常的人类有出国献花的机会,倒是想给那些被叶尔马克们屠杀,被苏里柯夫们丑化之后又被“美术杂志社”宣判与中国“毫无关系”的人们献花。
    
    2006年8月的《美术》杂志刊登《政治指控要有事实根据—答水天中》一文,这篇文字以“美术杂志社”具名,但一望而知是个人假借集体名义写成的公文。篇幅不长,但集中显示了《美术》杂志某些人一贯的行事风格和思想境界,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但由于此文以“美术杂志社”公文的形式发表,又涉及许多关键性历史和现实问题,不可不予以澄清。
    
    一,事情的缘由
    
    2006年4月25-27日,正常的人在“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研讨会”和“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研讨会”上两度发言,第二次发言谈历史画题材的选择与认识的角度问题,正常的人认为历史事件可以从多种角度去把握和表现,画家的创作体现他对历史认知的程度,而对于重大历史题材表现角度的选择,更有一个历史感情和历史态度问题。正常的人以会场散发的《美术》杂志刊登苏里柯夫作品《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为例,说明画家的个人感情可能遮蔽和歪曲历史真实。
    
    以下是正常的人发言中有关这一问题的内容:
    
    ……在《美术》杂志里看到了苏里柯夫的一张画,当然,苏里柯夫是一个很伟大的画家,我们纪念他也是完全应该的,我们过去这种活动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不断地有这样的活动,是说明我们民族的文化教养成熟的一种标志。但《美术》杂志选择的一张画,给正常的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这张画就是《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这个事件,对于出身哥萨克人的苏里柯夫来说,他要赞同它完全可以理解。当时的沙皇俄国,把顿河流域的一些哥萨克,集体地迁移……等于是驱赶到东方,一直到黑龙江流域。是让他们作为征服者,作为殖民主义的前驱。他们的行为和欧洲白人当年到非洲后的行为完全一样,丝毫不比他们好一点或者仁慈一点……在世界历史上,只有中俄边境河流两岸的人种分布才是如此分明,在河流北方,全是斯拉夫人,在河流南面全是……这种分布完全是哥萨克人造成的,烧杀掠夺,迫使当地的原住民迁移到江的对岸。而叶尔马克,他本来就是一个土匪,他为沙皇的扩张主义效力卖命,用最残忍的手段对待当地的,我们的同胞……至少曾是中华民族的少数民族吧。
    
    有意思的是苏里柯夫选择了这一个画面,就是他在所向无敌地消灭当地原来的主人。而他最后的结局是当地的民众联合起来把他消灭在一条河里……画家苏里柯夫不选择最后这个结局,而要选择中国人所谓的“过五关斩六将”,不选择他……(“败走麦城”)。这个事情给正常的人非常深刻的震动,就是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对待历史事件。作为一个国家的刊物,大篇幅地发表这个作品,正常的人觉得……不是愤怒,而是一种惭愧。怎么能这样做呢?
    
    同样,今天我们看到的许多历史题材,也都可以从不同方面去理解和表现。你抓住的是它的哪一个方面?刚才提到的文化大革命、人民公社……那是有很多方面,可以有不同反映。而作为一个画家,他选择哪个方面,正是考验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眼光,他对历史的认识,他的历史思想的高度和深度。我们今天有了更好的条件,我们对历史事件的认识更加接近真实,我们掌握的材料也比过去更加全面了,这方面的优势是过去所不具备的。五六十年代的革命历史画,确实是前无古人,但不能说就后无来者……
    
    会后,《美术观察》发表了牧之编写的“研讨会综述”,“综述”中提及正常的人的发言。以下是牧之报道中有关正常的人发言的内容:
    
    ……会议首先安排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曹意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水天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钟涵作专题发言……水天中的专题发言对“中国油画与‘现实主义’”作了简明扼要的梳理。他强调“当代中国现实主义绘画与艺术史上的现实主义经典作品的差异不在技巧或‘功夫’,而在于现实主义开拓者在社会伦理方面的批判立场和艺术风格上的创造精神。现实主义问题不能涵盖中国当代油画的全局,但对‘写实’与‘现实主义(写实主义)’的再认识,将有助于中国油画格调的提升”。
    
    ……26日下午,会议转入“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油画研讨会”议程……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水天中在发言中强调了艺术创作的民族感情问题。他指出,《美术》杂志今年第4期发表了描绘沙皇俄国哥萨克骑兵挥舞弯刀疯狂屠杀我国少数民族同胞的大幅作品,尽管该作品的艺术性表现不错,但是在我国主流艺术杂志上居然能出现这样损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作品,却让人感到难以理解。艺术不是没有国界的,艺术家首先要爱祖国、爱民族,这样才不会辜负“中国艺术家”的称号。
    
    正常的人在这次会上两次发言,共约半个多小时。牧之的报道介绍正常的人发言的文字不过150字,可知《美术观察》并未“全文发表”正常的人的发言。从以上两段文字对照,可以看到“综述”在报导正常的人的发言时有所取舍和发挥。需要强调的是那是一个关于写实油画和历史题材绘画的学术研讨会,讨论的是绘画创作,即便涉及历史问题,也是从绘画题材的角度发表看法。
    
    刊载牧之“综述”的《美术观察》和刊登“美术杂志社”公文的《美术》两本杂志正常的人至今没有看到。都是听到别人议论后,请人复印才看到的。
    
    二,正常的人为什么反感《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
    
    早在2001年4月,正常的人在一篇题为《冰雪缤纷》的文章里,以“歪曲历史的历史画及鄙陋的苏里柯夫”为小标题,谈到苏里柯夫的《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从中可以了解正常的人反感这幅画的原因。以下是有关段落:
    
    布拉戈维申斯克的博物馆是一个陈列地方文化历史文物的综合性博物馆,那里陈列着许多图画、照片、实物、标本和文件……从摆放着麋鹿、獐子、老虎、狼、盘羊标本的展厅穿过,进入展示城市历史的大厅,正中墙上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描绘在一条河上展开的殊死战斗。画家歌颂的是英勇善战的俄罗斯士兵,他们精神抖擞,仪态轩昂,高举圣像,迎击形容猥琐,面目狰狞的敌人。画面上那些野蛮的入侵者一个个斜眼睛,塌鼻子,辫子拖在脑后,手持藤牌,乘坐帆船,绵延不绝地从江上来袭,一望而知是被画家妖魔化的中国清朝士兵。这幅画的主题是历史上著名的“雅克萨之战”,中国军民通过1687年的这次自卫战争,迫使沙皇俄国暂时停止了他们得寸进尺的东侵,签订了《尼布楚条约》。而人们从这幅画上看到的却是侵略和反侵略的颠倒。诚然,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但这里的胜利者在丑化历史上的敌人时却显示出与他们引为自豪的骄横同样厚颜无耻的低能。当然,时代不同了,俄罗斯战士高举的不再是有列宁、斯大林画像的红旗,而是东正教的圣像。但他们的气质,却与我们惯见的斯大林战士一般无二。
    
    这幅历史画使正常的人想起了苏里柯夫,那是正常的人学画时被老师们赞美得无以复加的俄罗斯“现实主义历史画家”。布拉戈维申斯克博物馆里陈列的这幅画,正是苏里柯夫《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的翻版。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美术史教材和译著中,有许多介绍分析《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的文字,为创作这幅画,苏里柯夫曾沿着叶尔马克当年走过的路线到西伯利亚旅行写生,寻找当年人们的衣服、武器……“苏里柯夫历史画的成功,不仅在于他塑造了深刻的历史人物形象和艺术上的高超技艺,更重要的是在历史画方面的历史观点。”什么样的历史观点呢?农民起义领袖叶尔马克的形象是如何英勇机智,而他敌人的形象是如何愚昧野蛮,这是一场进步力量与落后力量之间的较量……。
    
    真实历史中的叶尔马克是一个狡诈、残忍的哥萨克匪徒,他以诡计和刀枪杀戮、驱赶西伯利亚的原住民,为沙皇向东扩张卖命。1585年,在当地人民自卫反抗的战斗中,这个贪婪、残暴的匪徒在仓皇逃命时淹死在额尔齐斯河里。苏里柯夫对叶尔马克的美化,有他个人的历史记忆为基础—他的祖上就是跟随叶尔马克由顿河流域来到西伯利亚的哥萨克,他自幼对祖辈“热爱自由的性格和抗争精神引以自豪……”但在世代居住在西伯利亚的民族心目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由”?苏里柯夫在《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中歌颂的是一个屠杀者和掠夺者,他当然不能被视为“争取自由”的斗士,而美化掠夺者的画家也不能代表19世纪俄国知识分子的历史良心。苏里柯夫的历史画“杰作”,永远地著录了他自己“历史观点”的荒谬和精神境界的卑下。
    
    ……
    
    前年写这篇游记和今年作研讨会发言时,正常的人都克制了自己的感情,如果讲真心话,正常的人对苏里柯夫这幅画何止“不舒服”,正常的人是鄙视和厌恶!在看到“美术杂志社”声讨正常的人的公文以后,正常的人这种认识进一步加强,因为竟然有中国人公开为其拍手叫好。“美术杂志社”的公文说正常的人向苏里柯夫“乱泼脏水”,其实正常的人做得远远不够,正常的人不过不像“美术杂志社”之视脏水如甘霖,而是将那恶浊的脏水退还给脏水的制造者而已。
    
    三,什么是“基本的历史事实”?
    
    “美术杂志社”的公文说正常的人“毫无一点历史知识的事实依据就放言诬人”,并大谈“历史事实”。“美术杂志社”讲起“历史事实”了,这是很大的进步。而且这确实是需要谈一谈的问题,对“美术杂志社”来说尤其需要。“美术杂志社”在“苏里柯夫逝世90周年学术纪念会”上曾引用别林斯基的话:“我们追问过去,并且要追问到底,以便用它来解释现在,并指向未来。”很好,就让我们来“追问过去,并且要追问到底”吧。
    
    什么是有关《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的“基本的历史事实”呢?正常的人在《冰雪缤纷》中已经说过一些。这里再从历史著作中抄录一些“极为普通的常识”,以提醒“懵懵懂懂”的“美术杂志社”。
    
    1,西伯利亚、“失比尔汗国”和当地的原住民。
    
    西伯利亚指乌拉尔山以东,直至太平洋沿岸,南邻中国与蒙古,北濒北冰洋的广大地区。“西伯利亚”一词的含义,外国有学者认为出于蒙语,是“丛密”之意;还有说是俄语“北方”一词的音转,系指北亚……这些说法缺乏历史根据,不足为信。我国老一代学者包尔汉、冯家升运用大量史料,解释“西伯利亚”系“鲜卑”的音转。鲜卑是中国古代生活于北疆的一个少数民族,他们向西曾活动于额尔齐斯河、鄂毕河中游一带。两位先生进而考证出“鲜卑”是一种“瑞兽名”,相当蒙语的貊,即五爪虎,是鲜卑人崇拜的瑞兽,将它刻画在日用器物上,作为与其他部落区别的图符。俄国与西方语言中的“西伯利亚”盖源于此。
    
    莫斯科国家初期并不与西伯利亚接壤,对那里一无所知。俄国历史文献最早出现“西伯利亚”一词是在1407年,而那时所指的范围仅限于鄂毕河中游一带,与今天的地理概念不同。而早在几千年前就有大大小小几十种民族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他们是这里的主人。其中许多民族在中国史籍中有详尽的记述,同中国各族人民有着密切的交往,有些民族原来就受中国政府管辖,是中华民族的一个组成部分。著名剧作家张笑天在考察西伯利亚时,曾写下如下的话:“当俄国人第一次领略了乌拉尔山以东的富饶并逐渐觊觎中国的北方领土时,中国人已经在那里居住了几千年”。
    
    在俄罗斯人到来之前,西伯利亚属于成吉思汗建立的钦察汗国。钦察汗国是元朝西北部宗藩国,亦称金帐汗国或术赤兀鲁思。15世纪20年代初,钦察汗国分裂出了“失比尔汗国”,“失比尔”即“西伯利亚”。匪首叶尔马克攻打的就是失比尔汗国。
    
    史书记载,叶尔马克攻打的“失比尔汗国”是鞑靼人的王国。“美术杂志社”宣称他们与中国人“毫无关系”。鞑靼与中国究竟有没有关系,值得稍费笔墨。鞑靼亦称塔塔尔,是蒙古部落之一,亦作“达怛”、“达旦”、“达靼”、“达达“等,最早见于唐代史籍。他们长期处于突厥统治之下。唐末突厥衰亡,鞑靼部落逐渐强大,其名称遂成为北方诸部的泛称。宋、辽、金人把漠北的蒙古等部称为“黑鞑靼”或“生鞑靼”,漠南的汪古部称为“白鞑靼”或“熟鞑靼”。十三世纪初,鞑靼为蒙古所灭,欧洲人便将蒙古泛称为鞑靼。元亡以後,明又把东部蒙古成吉思汗後裔各部称为鞑靼,实际上古代中国汉族对北方各游牧民族泛称鞑靼。而俄罗斯和许多欧洲国家,则把蒙古人以及跟随蒙古人进入欧洲的东方草原游牧民族泛称为鞑靼。需要说清楚的是,古代史籍中的“鞑靼”与今天的“鞑靼”不是一回事。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作为西伯利亚原住民的“蒙古”、“鞑靼”,实际上是一个多民族共同体。
    
    俄国人占据了西伯利亚后,强制当地的原住民迁徙,又将大批囚徒迁到这里定居,当地原住民成分发生很大变化。今天西伯利亚的民族结构已经与几百年前完全不同,“失比尔汗国”的鞑靼人村庄“成吉—图拉”的种族变迁就是一个例子。叶尔马克死后一年,即1586年,俄罗斯人在这里兴建了第一个俄罗斯城市秋明。鞑靼人在今天秋明的总人口中只占9.4%,俄罗斯族占人口总数的83%以上。张笑天谈到这段历史时叹息:“这种改造地理的方式实在老到”。
    
    原来的“鞑靼”人到哪里去了?他们中的一部分辗转流亡后回到原地,与其他民族混合,一直生活在这里;也有一部分逃往南部草原,定居于后来的蒙古和哈萨克斯坦一带;更有一部分人长途跋涉,迁移到今天的内蒙和新疆。新疆的塔塔尔族就是从西伯利亚迁入中国的少数民族之一,现在的塔塔尔族是由伏尔加河畔的土著部落、操突厥语的保加尔人和钦察人以及跟随成吉思汗之孙拔都西征的蒙古人融合而成的民族。
    
    前不久国内文学、影视广为传播的土尔扈特人的长途迁移到达新疆,更是西伯利亚民族构成变化的实例。1770年1月,渥巴锡汗率土尔扈特人向中亚撤退时,他们实际控制着很大的一片疆域,从乌拉尔河到顿河,从察里津到高加索之间。7万多户土尔扈特人渡过乌拉尔河,经图尔盖到巴尔喀什湖,最终来到新疆伊犁河谷地。清朝政府安置了他们,还给予奖助。土尔扈特部落的领袖曾把女儿嫁给失必儿汗国昔班朝的末代可汗库程之子伊施姆汗,由此可知当年西伯利亚各汗国之间一直存在血缘联系。
    
    土尔扈特人进入新疆后,陆续分散在新疆、内蒙和青海等地。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土尔扈特人,于1698年徙牧于阿拉克山等处,以后在额济纳河两岸放牧定居,归陕甘总督管辖。阿拉善盟和硕特亲王达理札雅,就是定居于内蒙的土尔扈特部落的末代首领。达理札雅和他贵为清室公主的妻子达金允诚(载涛之妹),四十年代居住在兰州。当时人们都视他为蒙古人,没有人议论他祖上的“归化”历史,也没有人对他与满族公主的婚姻感到诧异。从这里也可以感受到中华各民族难以阻隔的联系和融合。
    
    “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20世纪以来,不同国度、不同学派的历史学者对于中国和相邻各民族之间的历史一直持有不同的解释和结论。整体来看,国外有些学者总是要证明“中国人”与相邻民族“毫无关系”,他们不但否认中华民族与相邻诸民族之间的血缘联系,也否认“中国人”与相邻诸民族曾经有过的政治、文化联系。他们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尽量缩小“中国人”在地缘政治中的位置。而国内学者(大多数国内学者)则一直努力证明这种联系。不能否认,两种倾向包含着不同的现实利益。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2,叶尔马克的历史作用
    
    越过乌拉尔山征服西伯利亚的主力是哥萨克人,历史学家把他们与征服、屠杀美洲大陆上原住民的欧洲殖民者相提并论,“他们热爱自由、崇尚平等,然而横蛮任性、喜欢抢劫;只要似乎有利可图,他们随时乐意去当土匪和强盗”。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苏里柯夫所赞颂的叶尔马克·齐莫非叶维奇。下面是一些历史书籍有关的记述:
    
    ……叶尔马克是一个顿河哥萨克和一个丹麦女奴的儿子,生着蓝眼睛和红胡子。24岁时,因盗马被判处死刑。后来他逃到伏尔加河,成为河上一伙强盗的首领,劫掠过路的俄国船只和波斯商队。政府军队追剿时,叶尔马克率领手下盗匪溯伏尔加河逃到卡马河躲藏。
    
    在卡马河流域,有个叫格里戈里·斯特罗加诺夫的富商已经得到经营和管理当地大片土地的特许权。斯特罗加诺夫要开拓自己的新领地,可是,来自乌拉尔山脉另一边的鞑靼游牧民的袭击使他一再受挫。鞑靼人的首领是双目失明然而骁勇善战的古楚汗。面临困境的斯特罗加诺夫将希望寄托在叶尔马克身上,花大量金钱雇他们来对抗鞑靼人。
    
    强盗叶尔马克在西伯利亚为俄国做到了皮萨罗和科特斯在美洲为西班牙所做的事。叶尔马克凭着机智和大胆,看清楚最好的防御是进攻。1581年9月1日,他率840人出发,深入古楚汗的本土向他发动进攻。叶尔马克同横扫美洲的西班牙征服者一样,享有武器先进的优势,他们使用使鞑靼人感到恐怖的火枪和火炮。古楚虽然已经听说过入侵者能指挥雷和闪电,刺穿最坚固的锁子甲的消息,但为了保卫其首都锡比尔,聚集起30倍于叶尔马克军的兵力,由他的儿子马梅特库尔指挥防御。鞑靼人躲在砍倒的树木后面顽强地抵抗,用阵雨般的箭抵挡向前推进的俄罗斯人。在这个紧要关头,马梅特库尔负伤,鞑靼军失去指挥。双目失明的古楚绝望地南逃,叶尔马克占据了他的首都。俄罗斯人遂将这都城的名字给予乌拉尔山脉东面的整个地区,这地区开始称为锡比尔即英语中的西伯利亚。
    
    叶尔马克把远征的结果报告斯特罗加诺夫,并直接给沙皇伊凡雷帝写信,请求宽恕他过去的罪行。沙皇得知叶尔马克的成就,非常高兴,取消了对他及其手下人的所有判决,而且还示以特殊恩宠,赐予他一张取自自己肩上的昂贵毛皮、两套装饰华丽镶金嵌银的盔甲等重赏。
    
    1584年8月6日夜间,逃到南方的老古楚率领的一支突击部队趁叶尔马克及其同伙在额尔齐斯河岸睡觉之机发动进攻。叶尔马克为保住性命拼死作战,并试图游过河逃走。这一次是沙皇的赏赐害了他——人们说他那华丽的盔甲太沉重了,他淹死在额尔齐斯河里。
    
    叶尔马克的征战活动无疑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它揭开了沙皇向西伯利亚大规模扩张的序幕,打开了通向黑龙江、乌苏里江直到太平洋沿岸的通道。苏里柯夫赞颂叶尔马克,正是着眼于他的这一历史贡献。如果叶尔马克与鞑靼人的那场战斗仅仅是他无数次的劫掠活动之一,叶尔马克就会失去他在俄罗斯征服西伯利亚历史进程中的所有光辉,没有人会记住他,更没有哪个画家会为他树碑立传。
    
    与此相对应的是叶尔马克的战斗对手的历史命运,历史学家记住他的名字,是因为他曾试图阻碍沙皇俄国向西伯利亚扩张的步伐。法国历史学家勒内·格鲁塞说:“库程汗抵抗俄国人的战斗,在北部成吉思汗后裔的历史上放射出最后一抹光辉”。他的命运真的与我们“毫无关系”吗?他身后的“基本的历史事实”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截至目前为止,在中国的有关书籍、文章里,只有“美术杂志社”作出了叶尔马克为消灭成吉思汗后裔而发动的这场战争与我们“毫无关系”的结论。
    
    3,作为绘画作品的“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
    
    苏里柯夫于1895年画成的这幅画,标题不是叶尔马克在某时某地劫掠,也不是叶尔马克与什么人交战,而是“征服西伯利亚”,这是作品的主题。叶尔马克从惯匪成为历史性的英雄,正是因为他策划并发动的战斗和胜利使俄罗斯拥有了广袤的西伯利亚。苏里柯夫创作这幅画的时候,整个俄国正在为横贯西伯利亚的铁道即将完成而准备庆贺,作为俄罗斯历史画家和哥萨克的后裔,苏里柯夫想起赞颂和美化叶尔马克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不足为怪。但一百年后的正常的人从艺术接受者的角度提出异于作者的感受,这同样是顺理成章,不足为怪的事。
    
    这幅画虽然描绘两方面的战斗,但作者的心血全都倾注于进攻的一方,即那些使用枪炮开火的哥萨克们。他们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戴着头盔的指挥者更是高瞻远瞩,指挥若定。而河流另一边的鞑靼人则惊慌失措,乱成一团。画家运用透视和色彩处理,使河流两方的武装人员形成一种从精神到形体的不对等。在飘扬的圣像旗帜下奋勇杀敌的哥萨克人,似乎是在围猎不同等级的种属。人们常说苏里柯夫善于塑造不同性格的人,善于挖掘人物的精神世界。但在这幅画上,只有哥萨克战士才是有性格、有思想、有精神的“人”,而鞑靼人只作为“类”而存在。在画家心目中,他们是命该灭绝的异类。
    
    苏里柯夫的《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不但成为俄国美术史上广为介绍的作品,而且成为一种样板,前文提到的《雅克萨之战》就是摹仿苏里柯夫之作。也是河流两岸的战斗,也是意态轩昂,身形英挺的哥萨克和形容猥琐,面目狰狞的异族。虽然进攻者变成了防御者,但为“正义”而战的基本构思完全相同。没有《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就没有《雅克萨之战》和许多类似的模拟之作。
    
    正常的人不想也不能干涉别人对历史事件的不同态度,任何人都可以对几百年前的历史事件作出自己的解释和判断,但这并不意味着正常的人不能对别人的解释和判断提出批评,特别是对于殖民主义屠杀驱赶原住民这一类历史事件的批评。对于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这一事件来说,征服者和被征服者必然有不同认识与记忆。即使事情真如“美术杂志社”认定的那样与我们“毫无关系”,作为“第三国”的人就必须站在征服者一方,为他们的杀戮拍手称快吗?“美术杂志社”说别人“犯下如此低级的常识错误”,你们是不是也该反躬自问,有没有“低级”或者“高级”的非常识性错误?
    
    苏里柯夫在那场战斗过去三百多年之后画出这幅画;我们在苏里柯夫画出这幅画一百多年之后谈论自己的观感。无论苏里柯夫、“一流的俄罗斯美术史专家”还是“对俄罗斯美术史无知”的中国普通观众,对于这场战斗以及相关的历史故事具有同样的发言权,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观后感并作出自己的评价,垄断美术作品解释权的日子早该结束了。“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美术杂志社”之患在总要垄断美术作品的解释权。“美术杂志社”的口头禅是区分“真善美,假恶丑”,正常的人要问一句,在你们看来,叶尔马克的征战活动究竟属于“真善美”,还是“假恶丑”?
    
    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西伯利亚!
    
    俄罗斯联邦西伯利亚区西伯利亚(俄语:Сиби?рь)是俄罗斯及哈萨克北部的一片非常大的地域,占有整个北亚。西伯利亚的范围西至乌拉尔山脉、东至太平洋;北至北冰洋,南至哈萨克的中北部、与及蒙古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边境。整个地域除了西南部份属于哈萨克以外,其余的都属于俄罗斯联邦,并占有其75%的领土。
    
    “西伯利亚”这个名称可能来自蒙古语,意思就是“宁静的土地”。也有说法说是“鲜卑利亚”,来自鲜卑民族。
    
    俄罗斯西伯利亚西区的南部与中国及蒙古接壤。中统国西伯利亚地区包括乌拉尔行省区、西西伯利亚行省区和远东行省区的萨哈(雅库特)自治区三部份。历史上,整个远东行省区其实都算是西伯利亚的一部份。
    
    现时西伯利亚地区包括以下各个部分:
    
    阿尔泰共和国,首府—戈尔诺—阿尔泰斯克
    布里亚特共和国,首府—乌兰乌德
    萨哈(雅库特)共和国,首府—雅库茨克
    图瓦共和国,首府—克孜勒
    哈卡斯共和国,首府—阿巴坎
    阿尔泰边疆区,首府—巴尔瑙尔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行政首府—克拉斯诺亚尔斯克
    伊尔库茨克州,行政首府—伊尔库茨克
    克麦罗沃州,首府—克麦罗沃
    新西伯利亚州,行政首府—新西伯利亚
    鄂木斯克州,行政首府—鄂木斯克
    托木斯克州,行政首府—托木斯克
    赤塔州,行政首府—赤塔
    阿加布里亚特自治区
    泰梅尔(多尔干-涅涅茨)自治区
    乌斯季奥尔登斯基布利亚特自治区
    埃文基自治区
    主要城市包括:
    
    伊尔库次克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
    新西伯利亚
    鄂木斯克
    托木斯克
    
    自然地理
    气候上属亚寒带针叶林气候,成因是西伯利亚的纬度很高,气温非常低,这些都是西伯利亚的发展及人口增长的障碍。西伯利亚的冬天很长,足足有六个月。在这段时间,大部份地区都会完全被冰雪所封锁。在Oymyakon曾经有过摄氏零下71.2度的低温记录,是现时人类居住的地点中所录得的最低气温。在其他没有人居住的地方,气温更曾跌至摄氏零下90度。在这低温之下,所有的江河湖泊都会全部结冰。
    
    不过,这个地区有非常丰富的天然资源,包括矿物资源、大量油田、茂盛的森林及位于西伯利亚西南部的大草原。西伯利亚的总面积有965.3万平方公里,约莫有整个俄罗斯联邦的3/4面积或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总面积,大致可以分成西西伯利亚平原及中西伯利亚平原两部份。这广大面积的土地大多数都是沼泽,并不适合耕种;其他非沼泽的地方,以一年的一大半被冰遮蔽了的土地,以泰加森林的针叶树为中心的森林带很广阔。但是近年由于开发的过度,使环境破坏成为问题。极北地区被称为冻原带,终年被永久冻土所遮蔽。
    
    在西伯利亚有行将灭绝的西伯利亚虎,即东北虎。它们主要在泰加森林生活。这个森林亦是很多野生生物生活的地方。
    
    西伯利亚有以下湖泊及河流:
    
    安加拉河
    IrtyshRiver
    贝加尔湖
    勒拿河
    鄂毕河
    通古斯河
    叶尼塞河
    并有以下山脉:
    
    阿纳德尔山脉
    谢尔山脉
    DzhugdzhurMountains
    GydanMountains
    KoryakMountains
    萨彦岭
    乌拉尔山脉
    维尔霍扬司克山脉
    YablonoiMountains
    
    人口
    西伯利亚的人口密度只有每平方公里3人。当地的居民大多数都是俄罗斯族及俄化了的乌克兰人。俄罗斯族源自数千年前东欧的斯拉夫人。西伯利亚最早的居民是蒙古人和突厥人的部落族群,如布里亚特人,图瓦人,和雅库特人。他们的后裔现在仍然生活在那里。其他少数民族包括:埃文基人,Chukchis,Koryaks,Yukaghirs。参见俄罗斯北方原住民。
    
    大约70%的西伯利亚人都是住在城市的,住在小型的单位。而大多数住在郊外地区的人,生活较为简单,并居住在大型的木屋。新西伯利亚是西伯利亚最大的城市,人口达150万人。托波斯克、托木斯克、伊尔库茨克及鄂木斯克是较旧的城市。
    
    历史
    早在石器时代以前,西伯利亚已经有人居住。当时西伯利亚的气候比现在温和得多,而且当时的水位比较低。现时的白令海峡,当年有一条陆桥连接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现时美洲原住民的大多数人口都是透过这条陆桥从西伯利亚来到美洲的。
    
    西伯利亚亦是古代不少强悍民族的摇篮。匈奴、月氏、突厥、契丹、蒙古及女真等等各种民族都是从西伯利亚崛起的。
    
    至于西伯利亚的现代发展始于16世纪后期。最初从西边入侵西伯利亚的不是俄国正规军,而是斯特罗加诺夫家族雇佣军。1558年,因为乌拉尔山脉以西的毛皮日渐减少,沙皇伊凡雷帝授权斯特罗加诺夫家族率哥萨克在乌拉尔山脉以东开发商栈,攫取当地丰富的毛皮资源。1572年,在西伯利亚中部的半游牧国家西伯利亚汗国拒绝用毛皮向俄国朝贡,这成了俄国进攻西伯利亚的借口。还有一种说法是这次征服的起因是当地俄罗斯的居民点经常受到原住民的骚扰。哥萨克头目叶麦克(YermakTimofevitch)在1578年(明万历六年)10月开始东侵。几年内,叶麦克等征服了库程汗国,平定西部西伯利亚。其后叶麦克在进攻西伯利亚汗国时阵亡,西伯利亚汗国则于1598年灭亡。之后俄国人继续东进,1636年(明崇祯九年)到达鄂霍次克海,征服了西伯利亚全境。这个地区成为了俄国人的殖民地。
    
    当俄国的势力接近清朝的中国时,便发生了军事冲突。1652年(清顺治九年),俄人东入黑龙江,“驻防宁古塔章京海色率所部击之,战于乌扎拉村”。这是中俄之间第一场战斗。1657年,沙俄派正规军在尼布楚河与石勒喀河合流处建立了雅克萨城与尼布楚城。之后中俄之间发生多次外交和军事上的冲突。1685年,清康熙帝在平定“三藩之乱”后,派将军彭春5月22日从瑷珲起兵五千人,5月25日攻入雅克萨。之后清军撤军而俄军卷土重来。1686年清军再攻雅克萨。1689年9月7日尼布楚条约正式签字。中国放弃贝加尔湖以东,额尔古纳河以西的土地。
    
    1917年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之后,反布尔什维克势力在西伯利亚独立,成立俄国远东共和国。然而随著布尔什维克势力日增,俄国远东共和国在1922年改组成为远东苏维埃共和国,并于同年被苏联合并。1943年,唐努乌梁海被并入苏联,成为图瓦共和国。
    
    西伯利亚由于其荒凉,历史一直是沙俄和苏联政权流放罪犯(特别是思想犯)的地方。
    
    在20世纪,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不少非洲和亚洲的殖民地都接连不断独立。不过,由于西伯利亚的原住民族无意建立自己民族的独立国家,有关浪潮并未对他们构成影响。
    
    西伯利亚汗国
    西伯利亚汗国(SiberiaKhanate),又译西比尔汗国,是16世纪时位于亚洲西伯利亚的一个汗国,由蒙古人及突厥人所建立,是属于从蒙古钦察汗国分裂出来的克里米亚汗国、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和西伯利亚汗国的四个汗国之一。十六世纪下半叶,沙皇俄国伊凡四世派哥萨克兵团越过[[乌拉尔山],征服了西伯利亚汗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919305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解龙将军:小国时代的陷阱吞没大国
·解龙将军:毛泽东握枪是为宰杀人民
·解龙将军:尼克松是被叶利钦气死的
·解龙将军:国共两党,窃取中国
·解龙将军:同性恋泛滥是女性避孕药中毒所致
·解龙将军:日军(自卫队)为何不堪一击
·解龙将军:维多利亚女王是典型英国伪君子
·解龙将军:美国允许中国惩罚日本一个月
·解龙将军:中国是二次大战的战败国
·解龙将军:美国也有太监制度?
·解龙将军:向孙文丑闻录的作者傅芮岚致敬!
·解龙将军:不要把毛泽东的强奸推给红卫兵
·解龙将军:供给制是现代奴隶制度
·解龙将军:中国买下世界,战争就会爆发
·解龙将军:钓鱼岛主权归中国 管理权归日本
·解龙将军:雾都北京预示中共妄图重建大英帝国
·解龙将军:韩国是从中国延伸出去的
·解龙将军:钱钟书的“克莱登”是自我剖析
·解龙将军:中共接管台湾媒体
·解龙将军:忽必烈及其继承人毛泽东是盗墓的先锋队
·解龙将军论中国军事革命
·2009年纪念王炳章博士被捕七周年/解龙将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