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找死与等死中寻找出路?/闵良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7日 来稿)
    
    作者:闵良臣
      

    2012年12月21日一过,世界末日说也就实实在在成为一个玩笑。
      
    也就在2012年岁末,因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推荐,全国不少人都在捧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据说几乎每个中央政治局委员案头都放着这本书。其实,推荐者也好,受推荐而读这本书的政治局委员也罢,说到底,都不过是在想着中国的出路。
      
    现在中国大陆有一种普遍认识,这就是中国政改已成僵局,而成为僵局后又有两种认识:
     
    一种是,如果政府改革,就等于找死。不管政府是否意识到,从托克维尔这本书中是很容易读出这种意思的。这还不算,中国的一些政治精英又将这种“找死”作了一定程度的夸大,使得政府更加害怕乃至恐惧。当然,这种害怕乃至恐惧也并非没有根据,而根据就是法国大革命前,法国政府和国王路易十六并不比今天中国政府做的差,然而,人民一旦起来,谁也阻挡不住。
      
    另一个认识,据说来自中国的自由派,他们认为政府不改革就是等死。这种认识同样也有根据,并且从托克维尔这本书中也很容易读到。
      
    这样,中国政府的出路显然也就只能在找死与等死中寻找了。就我本人所看到这方面的文字,一些人认为,无论如何,政府还是要改革。改革,至少还有希望;不改革,才是死路一条。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了托克维尔那句被一些人称作“定律”的话——“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就不改革了。
      
    关键要看政府如何“下手”,从哪儿切入。既坚决消除腐败现象,缩小贫富差距,创造社会平等,又真正改革政治制度,彻底铲除腐败土壤,让人民逐步减轻这些年因腐败因不民主使他们增加的“痛感”。如果不是这样,后果也就很难预料。
      
    那么,从找死与等死中能否寻找到出路呢?不知别人怎么看,坦白说,本人不抱太大希望。这也并非闵某人怀揣恶意,即使你每天只读允许公开的媒体报道,也不难像我一样灰心,乃至垂头丧气。
      
    你说现在的政府官员,还有哪儿的不腐败。李春城这一级的不用说——没有人相信他这一级的官员不腐败——像薄熙来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又如何?也就是说,即使中国的官员制度已经让他们充分享受了官员以外的人不可能享受到的,一些官员们仍不知足,简直就是贪得无厌,而即使公开报道出来的这种官员也是数不胜数。最新报道一些政府官员忙着处理自家多余的房产,为什么?如果那房产是合法获得,用得着这么做、用得着这么急吗?
      
    可以这么说,无数的中国人从进政府那一天起,就不是想着要做事(更不提什么为人民服务了),而是盼望有政府公务员的享受。同理,无数的中国人想做官,也不是为了要做事,而是为了发财致富;再同理,无数的小官希望能做到(大多数其实是买到或变相买到)大官,更不是为了要干一番事业,而是为了捞大钱,甚至就是为了自己再卖官。这种例子真是多极。刚双规的李春城及其他几个腐败分子,不过是先买官后卖官的几个最新的典型例子。
      
    这些,似乎是中国官家传统。“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这种做官的名言估计流传不止一千年了。“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这倒是现代官员名言,让我们窥一斑而见全豹。
      
    有人可能没太在意,2012年这方面最大的新闻,就是我们居然可以公开看到报道,大陆有人想出600万买个省部级官员干干!这种事按说该是何等隐秘啊,现在似乎也已经是半公开了,不然,媒体如何能得到这样的猛料?连省部级官员都可以买卖,还谈什么信仰、什么理想,又追求什么真理,还如何所谓领导人民干事业!
      
    这样一种社会,如何好得了!
      
    多少年前,就看过一幅漫画:一个大苹果,满身都是虫眼,而且里面有虫子蠕动。谁都知道,寓意即是这个国家已经像这个苹果一样:烂透了。
      
    还是多少年前,中国大陆群众对官员就流行这样一句顺口溜:“挨个杀有冤枉的,隔个杀有漏网的。”谁都明白,这表明中国的腐败现象严重到何等地步!后来很多人觉得连这样说也不符合实际,而是挨个杀也没有冤枉的了。所有的官员都腐败,这腐败还有救吗?
      
    还是多少年前,就听说,不想腐败,就不要进官场,不然,进了官场,也会被那些想搞腐败的官员挤出去。没想到这种现象,到现在依然存在,前两天又看到有关河南许昌的这种报道,似乎就是要继续证明着。一个涉案者是这样对检察人员说的:“进了这个贪腐的圈子,不贪就成了另类,不贪就得受排挤,不想贪也得贪。”
      
    而中国现在的腐败其实是“更上一层楼”。许多官员都是边腐败边提升,腐败之后一般都还能再升一到两级才有可能败露,然后被查处,至于没有败露且一直升上去的,也不知有多少。空口无凭,有据为证:广东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系列腐败案涉案303名中共干部。民间盛传罗荫国名下有67套房产,家中16个亿财产来历不明,有情妇100多位。但是,罗荫国2011年案发被查时很不服气,他的一番真情告白近日在民间疯传,他实话实说:“官场的人都是贪官”、“真正的大贪官,你们有本事抓吗?”
      
    这还不算。现在一些地区,实权部门的贪腐官员还相互结盟形成了组团腐败。因涉非法处理污染物、倒卖医疗垃圾,三个月内江苏南通环保、卫生系统就有10名以上官员被调查。河南许昌东城区拆迁领域60余人相继被批捕、起诉,加上数人潜逃,东城征地办全军覆没。至于交警在公路上乱设卡乱收费,简直就是众人皆知的事。以至于公路因受不了超载车辆的碾压,受损严重。最新报道,中国公路一年罚款近3000亿元,公权力靠国家获取暴利。
      
    当然,你会说这么大一个国家,难道就没有希望了吗?我想也不是。只是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看不出我们的希望在哪里。别以为某个大会召开后很快就抓了不少腐败分子,就说明我们有希望了。
      
    那些都是形势需要,用温家宝总理的话说,他的有些说法和做法不是为了出名,而是为了保命。执政党为了巩固政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多抓几个腐败分子算得了什么!更重要的是,我们一直没有实事求是之心。还没多抓几个腐败分子之后,见网民们在互联网上认为现在贪腐官员越来越多,监察部一于姓副部长就赶紧出来就最近多名官员落马回应,说什么“有些案件并不是近期产生的,可能是好几年前或十几年前产生的,到现在才暴露”。这样说,真不知有谁相信。
      
    其实,真要下决心彻底肃贪反腐,不用吸收任何国外先进经验,我们的香港就有现成的模式:一个廉政公署,就可以扫除香港的政府官员腐败。可我们就是不愿意学。也不知是认为那是在英国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的产物”,还是觉得学香港的做法,中国高法高检乃至法制办、政法委的脸都没地方搁。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十八大还在召开中,人民日报就发表文章,说什么“社会主义法治强调的是党的事业至上”,也就是说,只要党的事业需要,我们这种“法治”就要服从党的事业。某个高官腐败了,党说什么时候双规就什么时候双规,党认为对这个人应该判什么刑,就判什么刑。在有些人眼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中国法律永远不能与党的事业平等。党可以领导法律或说法律要服从党的领导。我不知道,这怎么能叫“依法治国”。
      
    同一篇文章,人民日报还说:“社会主义法治根本不同于资本主义法治”。这我信——而且我想谁都信。资本主义法治是法治至上,没有任何人任何党派的任何事业居然可以大过法治,我们怎么比得了?又有什么“根本”相同之处?真想不出在键盘上敲这种文章的人大脑是不是进水了,脸皮也不知有多厚,要么,就是良知让狗吃了——如此不讲道理不讲逻辑的话也敢说。
      
    这种人不知道,法国大革命最后终于爆发,其实就与当时国王及一些官员在人民面前肆无忌惮地胡说八道甚至公开蔑视人民有关。200多年前的法兰西,“看到人民麻木不仁,人们便认为他们是聋子;以致当人们开始关心人民的命运时,就当着他们的面大谈特谈,仿佛他们不在场”;有时还“当着人民的面高声议论那些经常折磨人民的残酷的、不公正行为”,甚至“相互揭发政府机构骇人听闻的各种罪恶”(均引自《旧制度与大革命》第219页)。当人民明白政府以及官员到底是如何看待以及如何对待他们,随着人民越来越多的了解政府及其官员的恶行,而政府及其官员的恶行又是那样如此之多之劣后,人民就会发怒,大革命也就不可避免了。
      
    不过,我们不能不承认,与200多年前的法国所不同的是,今天我们的政府及其官员在这一点上学乖了,十分忌讳在大众面前说出他们的恶行。有些因不慎刚披露出来,就后悔了,赶紧撤稿或是删帖。
      
    可不管怎样,托克维尔清楚地告诉后人:人民在革命中所有的思想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政府教的乃至政府培养的。因为“政府自己早已努力向人民的头脑中灌输和树立若干后来称为革命的思想,这些思想敌视个人,与个人权利对立,并且爱好暴力。”(第226页)当时“在法国,没有哪种闻所未闻的鲁莽行为不会被尝试,没有哪种暴力不会被容忍。”(第242页)可这一切,却是因为“假如我们考虑到人民在旧制度下的生活方式,就不难想象人民即将成为什么样子。……由于几个世纪以来,人民几乎独自承受种种流弊的全部重负,过着隔离的生活,默默地沉溺于偏见、嫉妒和仇恨中,因而他们被命运的严峻弄得冷酷无情,变得既能忍受一切,又能使一切人受苦。”(第243页)
      
    大家闭着眼睛过下电影,我们的现实中不正如托克维尔所说的一样吗?政府官员是如何享受如何贪婪,城管对小商小贩的粗暴态度,交警在公路上拦截货车随意罚款的恶劣行为,公安及狱警对待一些犯人或所谓“犯人”的恶劣行径,如此等等,不是早就教会了人民有一天要做什么,应该如何做吗?
    
    可惜啊,我们政府及其官员到现在似乎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所谓。那么等待他们的又能是什么呢?让中国的历史来回答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19923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让人们把对政府的不满说出来试试
·你们听到了吗——1848年托克维尔的一篇演说辞/闵良臣
· 不亡又如何?亡了又如何?/闵良臣
·闵良臣:说北京有“黑监狱”,谁信!
·闵良臣:就钱云会案十问乐清警方
·中共理论家只为混饭/闵良臣
·闵良臣:再致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公开信
·与总理交流也“安排”?/闵良臣
·全国妇联权益部(主任蒋月娥)是干什么的/闵良臣
·“灵丹妙药”:多党制不是,一党制更不是/闵良臣
·“流感”来自哪里/闵良臣
·无产有产都过“节”/闵良臣
·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闵良臣
·闵良臣:萨达姆在中国的“粉丝”戒
·“中国农民自杀率高”的结论是什么?/闵良臣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逃犯都是合法的
  •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 越南1919年廢科舉試:為國語字“崛起”大開綠燈? 
  •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 宿命:中国梦只能在与美国精英梦博弈中实现
  •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 老鼠冒险雷探长
  •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政治?
  • 生命禅院我能为你做点什么/雪峰
  • 张杰博闻武汉封城九省市沦陷为什么政府不敢公布肺炎疫情?
  • 金光鸿天降奇病,信神行善可以得救
  • 谢选骏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台湾小小妮兩岸關係:公投?
  • 胡志伟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台湾小小妮大勝:大敗
  • 谢选骏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胡志伟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吴倩你们的耶稣:哈諾客(以诺)和厄里亞(以利亚)将不会以人形出
  • 少不丁2019岁末游香港
  • 谢选骏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台湾小小妮世界危機
  • 谢选骏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徐文立贺信彤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谢选骏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病毒依然神秘
  • 武汉肺炎 超级传播者出现了?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第五节 理性与疯癫之二
  • 港专家警告武汉疫情入第三波家庭与医院传染
  • 中国卫生部新报告疫情 14省份受侵呈遍地开花
  • 第一篇指控官员隐瞒武汉肺炎疫情的揭文微信疯传
  • 加拿大能否帮助美国摆脱中国稀土?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成长
  • 法国时装设计大师戈蒂埃告别高定时装秀
  • 竹鼠或是武汉肺炎疫情始作俑者
  • 韩国军队决定独立巡航霍尔木兹
  • 伊朗承认俄产导弹击落民航 暂缓交出黑匣子
  • 武汉肺炎疫情突升 再曝2死病例 台湾沦陷
  • 武汉肺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似乎已经证实
  • 欧盟峰会或涉华为 默克尔指会后在决定华为取舍
  • 总统选举惨败 国民党疑要跟共产党翻脸了
  • 日本严防新型肺炎从中国进入日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