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从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谈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8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作者:胡平
    

    1975年夏秋之交,毛泽东发动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运动:评《水浒》。这件事现在很多人恐怕不知道或是淡忘了,不过当时毛讲过的几句话很多人却记住了。
    
    毛泽东评《水浒》,说宋江是投降派,《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这话一想就不对。想那宋江,当初以戴罪之身发配江州,在浔阳楼还醉提反诗,曰:“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怎么到了在梁山汇集天罡地煞一百单八将,当上寨主,反而倒老想着受招安,反而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了呢?
    
    不错,宋江当上寨主后,确实老想着受招安,但其他那些不想招安的领袖,又有几个是想着争天下夺皇位呢?实际上,大多数好汉只是满足于占山为王而已。
    
    王伦时代的梁山泊,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平日只是干些打家劫舍、小打小闹的勾当,皇帝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地方政府也懒得倾力围剿,或许还有养寇自重的小算盘,借机多向朝廷要维稳经费。等到宋江一伙先后上山,梁山的实力迅速增长,宋江也名列四大寇,在皇帝那里挂了号,于是梁山就面临被朝廷大军征剿歼灭的巨大危险。与此同时,梁山的发展似乎也遭遇瓶颈,看不出有燎原之势席卷天下取而代之的气象。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宋江才打起受招安的主意。你可以说宋江才具不够,没有呼风唤雨改朝换代的本事,但你不能说他主观上就没有过取而代之的野心,主观上就甘心于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其实,在历史上,外国的造反者才往往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国的造反者动辄就连皇帝一起反。
    
    在外国,不论是欧洲还是俄国,再有亚洲的日本、印度、泰国,君权神授的观念比较强,极少有造反者拉起大旗公开宣布反皇帝的。虽然也发生过对王位的争夺,但争来争去还都是在王室的家族内部倒腾。俄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民间造反是普加乔夫领导的,而这位普加乔夫却还是冒充沙皇彼得三世。
    
    中国的历史就不同了,从史书记载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当如是也”,到神话小说《西游记》里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我们可以发现,在中国,君权缺少神圣的光环。从秦始皇称帝到清宣统退位这两千来年历史,改朝换代,江山易姓竟多达二十几次,可见你不能说我们中国人习惯于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可见毛泽东评《水浒》实在是皮毛之见。
    
    回到现实中来。在今日中国,各种名目的抗议活动、群体事件层出不穷,除了少数异议人士、民运人士明确宣布结束一党专政,甚至组建反对党,摆明了要和执政党和平竞争之外,大部分抗议活动和群体事件的诉求都不高,其抗争矛头只指向地方官员,并且每每表现出对中央的期待,于是不少人就批评说这是期待清官、期待青天,这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观察家们都注意到,当今中国,官民之间矛盾很深,严重的腐败令民众十分痛恨,一般人对司法公正没有信心。这些因素毫无疑问都会极大地伤害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然而不少学者专家又发现,根据他们的调查,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很高,也很稳定。这种矛盾的现象按照现有的政治信任理论很难解释,因而有人提出,这莫不是中国人特有的政治传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没有比这种解释更似是而非的了。例如访民,他们一次一次地进京上访,看上去是对中央政府抱有信心,但真正的问题是,作为弱势群体,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没有结社自由更没有选票的社会里,如果他们不肯放弃,不肯忍气吞声,除了上访,他们又该怎么办呢?他们还有什么选项呢?
    
    阐扬自由民主理念的工作仍然很重要。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但小鬼们正是阎王安派的。我们要让更多的民众更清楚地认识到,问题的根源不在小鬼而在阎王,问题的根源是体制、是制度。我只是说,我们不要低估现今民众已有的觉悟。乌坎事件看上去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假如不是只有一个乌坎,而是有成千上万个乌坎同时发出声音,你以为他们还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9期 2013年2月22日—3月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192031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为何薄熙来案还不开审?(胡平) (图)
·胡平:改与不改之间没有“灰色地带”
·为何薄熙来案还不开审?/胡平
·也谈“认真对待权利”(胡平)
·也谈“认真对待权利”/胡平
·那个共产党与这个共产党是不是一个共产党?/胡平
·中共当局为何如此敌视自焚(上)/胡平
·中共当局为何如此敌视自焚?(中)/胡平
·近代中华民族的最大失败莫过于让共产党夺取了政权/胡平
·胡平:后生可畏 后生可爱
·胡平:“被举国体制”可以休矣
·《环球时报》社评泄露天机 兼论90后壮丽登场/胡平
·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胡平
·为什么不少重庆人为薄熙来叫冤?/胡平
·温家宝与薄熙来/胡平
·为什么说雷锋不是道德楷模?/胡平
·中国是全民腐败吗/胡平
·学雷锋运动罪莫大焉(胡平)
·柳传志的讲话,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胡平
·纪念胡赵基金会"中国宪政改革"研讨会:胡平、洪朝晖的讲话/视频
·如何解读日本《富士晚报》对薄熙来的专访报道/胡平
·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胡平:支持习近平的人多过李克强?
·中国民主如何实现?芦笛对话胡平 针锋相对
·胡平:谁能整垮共产党?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胡平:這些年刘晓波個性有了重要轉變
·江、胡平分秋色:习近平夹缝中难做人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