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程映虹:党籍,干籍,军籍和户籍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4日 转载)
    
    来源:纵览中国 作者:程映虹
    

    读谭合成《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大屠杀纪实》,其中说80年代追究当年杀人者的责任时,一个杀人者对被害者家属说:
    
    “别人只有一个头,老子有三个头(党员、干部、还有爹娘给的吃饭的家伙),杀个把两个四类分子最多搞脱一个头,还有两个,保了自己,还保得了儿子半辈子,你咬得我卵脱。”
    
    “据说,道县对文革杀人事件责任人的处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个党籍可顶三条人命,一个干籍也可顶三条人命。”
    
    以党籍干籍来抵人命,这样的事情在文明国家是天方夜谭,但在中国,在一些极端情况—例如道县大屠杀—下并非没有可能。至少,有这种传闻就很说明问题。
    
    中国在毛时代和后毛时代的很长一个时期是一个籍别社会。这里的籍别是说党籍、干籍、军籍和户籍。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可以拿来抵“罪”。这里的“罪”既可能是真的刑事罪,例如党员领导干部的贪污,也可能是所谓“政治错误”。我们经常听到某人犯事后被开除前三籍。至于最后一籍,即户籍,既可以用来和前三籍一并使用,也可以用来惩罚任何城镇居民,将他们的户口注销,赶到乡下去。
    
    
    这样的一个中国在政治制度上是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或者二十一世纪的后极权主义,但在人的身份上却很像古代史上种性制下的印度,近代史上美国内战前的南方,当代史上废除种族隔离制前的南非。在所有这些地方,人的身份都是由那些在制度法律上的各种“籍”来决定的,而这些“籍”又是可以传承的,相互不能乱套。例如农民的儿子除了当兵外只能永远留在他出生的村庄,而干部子女则有军队工厂机关学校可以选择。
    
    这样的制度是一个没有正常流动的“籍别”社会。它甚至比种族主义更不人道,因为种族主义对人的划分毕竟以肤色为标准,不会滥用,不会波及其他社会成员,而这些“籍”却是可以由国家权力来赐予和剥夺的。这很像种性制,违反了种性制法规的人会被降低到下一个种性去,严重的被踢出整个种性阶梯,成为贱民。文革时发生在很多高干和他们的子女身上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当然,也有从中央机关一头扎进县一级的,但这种反向的流动恰恰是为了将来更强劲的高飞,就像弹簧一样,压得越低,弹得更高。在官场上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一个到下到县一级去锻炼的名额并不是给中央机关的那些快退休的老科长的。
    
    就像种性社会中一个种性内部还有众多等级一样,在由党籍军籍和干籍组成的籍别社会中也有着重重叠叠的等级差异。有的时候在保持这三籍的前提下也可以施行惩罚,例如由某级降为某级,调离某某机关,调离城市,调离关键岗位(例如公检法和组织人事这些离核心权力最近的部门)。例如由苏州调往盐城,上海调往安徽,虽然是平级调动,但在别人眼里就是变相降级—这人肯定出了问题,更不用说从大城市调往小城镇或者县城了。
    
    这就和皇权专制社会下有京城外放边地一样。
    
    相反,就是由一般业务部门和外省调往关键部门,中央机关或者大城市。
    
    共产主义革命的结果就是把所有那些它所号称要解决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更加严重。它说要消除阶级差别,结果发明出一个类似于种族主义的制度,比阶级制度更坏。它说要消灭城乡差别,结果搞出一个人人闻“下乡”色变的结果,乡下人和城里人成了社会区分的第一个最基本的阶梯。
    
    在所有那些实行了共产革命的国家,原来的社会区分都被取消,代之以一个以官府为中心的区别,社会差别围绕着政府来建立,社会流动由政府决定。规训和惩罚,以及它们的反面褒奖和赏赐也都围绕着籍别和级别来展开。
    
    所有这一切在中国并非随着社会的开放和经济的发展而消失。近年来随着国家权力在抗拒改革下的再度膨胀和社会其他行业安全感的缺乏而兴起的公务员热,就反映了这样一种心态:公务员的身份毕竟还是高于一般人啊。同时,大中型城市和沿海地区的户口也还像过去一样抢手,各种头衔都要挂靠一个官衔,例如副处级和尚之类。这些都说明,中国改了这么多年,以官府为中心的社会等级观念—如果不说制度的话—反而是越来越泛滥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88518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市长们为什么反对户籍改革?
·市长们为什么反对户籍改革?
·应一步到位废除不平等的户籍制度(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四)∕查建国文
·敦促政府履责更应推动二元户籍制改革
·我们要“国籍”不要“户籍”/丁华
·成都将实现统一户籍管理 “农民”不再是身份而是职业
·土地换户籍:妥协还是变革?
·没有户籍的美国为什么没有天下大乱?
·不考虑户籍因素的“逆城市化”才是进步
·党国英:户籍改革难浪漫
·党国英:关于户籍制度的幻想
·收入差距怪户籍,《人民日报》的观点很弱智
·户籍出身成拉大收入差距推手
·户籍制是中国社会诸弊之源/西鹤
·警惕半吊子的户籍制度改革掠夺农民/李子暘
·专家称户籍改革条件成熟 可以把农民工变工人(图)
·户籍制度要服务于人的尊严与幸福
·柳博隽:户籍改革:功夫须在“诗”外
·上海户籍新政真的不是为了社保窟窿?
·国外新书探讨中国的户籍制度
·河南塌桥死者家属:官方按户籍地标准赔付
·中央要求加快改革户籍制度 推进农民工城镇落户
·山西运城:纪委干部被曝拥有两个户籍 (图)
·为“房姐”办理户籍3警察被停职
·北京市委书记:突破户籍壁垒需要过程 (图)
·郭金龙:北京将打破户籍壁垒 实现公共服务均等
·[农民工市民化]起草完毕,重点放松户籍
·李克强: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把农民工转为市民
·海南公布高考政策 防高考移民户籍门槛未变
·发改委:明年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
·2015年上海老年人将占户籍人口三成
·户籍制度严重阻碍中国市民化进程
·上海女中学生反户籍歧视 被斥为“外地蝗虫”
·北京市教委建议非京籍高考生回户籍地报名
·京沪广等6市非户籍人员可赴台自由行
·京沪等6城市非户籍人员可申请赴台自由行
·俏江南张兰申请退出政协 确认注销中国户籍 (图)
·俏江南张兰申请退出政协 已确认其注销中国户籍
·孙志刚案再拷户籍制度 流动人口国民待遇悬空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