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来监督中纪委?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3日 转载)
    
    来源: 德国之声 作者:姚监复
    
    
    习近平、王岐山一再对反腐发出指示,但是作为中共维护党纪,推进反腐倡廉作风的中纪委,多年来只是党内权力斗争的工具,平民百姓冤假错案的制造者。监督中纪委,正是制度改革的一部分。
    
    
    (德国之声中文网)十八大之后,习近平、王岐山反复发出改进工作作风的指示,"己身正,不令自行,己身不正,虽令不行",据此,中纪委有必要认真检查自身的工作失误,真正改进作风。
    
    "谁来监督毛泽东?"
    
    文革前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文革中被毛泽东定为"薄一波61人叛徒集团"成员,受到批判折磨。文革后,安子文见到鲍彤发出的第一问是:"谁来监督毛泽东?"他看透了一党专政,最高领导人独裁专断,不受任何监督的制度性根本缺陷,提出了对最高领导人和领导机关的监督问题。
    
    当前对于中纪委这个最大的"包公",也存在着"谁来监督?"的严重问题。如果中纪委不受监督,工作中出现失误,就要参与制造冤假错案。我接触到的几位受中纪委错误处理的受害者,也像安子文一样发出痛苦的呼叫:"谁来监督中纪委?"
    
    "我就代表党中央。你告到中央也没用!"
    
    1978年11月,大连金州工业所翻译,党员关春荣,得罪了所长程绍崇,遭程毒打,受伤身残,家破人亡。向中纪委申诉,中纪委派员调查,因官僚主义作风,未向申诉人、现场目击证人调查,得出"查无实据,情况不实" 的错误结论。中纪委办公厅发出(1991)135号文件 "此案予以了结",如关再对"这个问题进行控告,中纪委不再受理。"中纪委一位刘姓官员对再次申诉的关春荣说:"我就代表党中央、中纪委,我就说程所长没打你。你愿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你就是搞到党中央、总书记那儿也没用。他顶多给你写一个纸条。还得转到我的手心里,还得由我处理。""你再来告,我还抓你。"确实,关春荣一再被抓回大连,继续挨打、遭受迫害。
    
    1993年中顾委委员、原大连市委书记宋黎、中纪委委员李志连、全国人大常委、大连市人大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烈宇及大连市政协常委、大连市监察局特邀监察员、大连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普经、辽宁师范大学教授王彤、大连理工大学教授孙焕纯、张恩涛主持正义,上书中纪委,认为中纪委办公厅(1991)135号文件与事实不符,建议复查关春荣案件。十年过去了,没有反应。2012年1月6日张普经等4位特邀监察员,又向中纪委写信,恳请回音。但是,至今没有信息。中纪委、监察部新闻发言人2013年1月9日公开承诺:"实名举报,优先办理,及时回复。"关春荣案件已过去30年,市委书记、中纪委委员、人大常委、院士、教授、特邀监察员1993年和2012年的两次实名举报,至今都未办理和回复。
    
    请问:谁来监督中纪委?
    
    锦州访民王玉萍被劳教案
    
    辽宁锦州文政副食商场王玉萍案,也是中纪委错案的典型案例。
    
    王玉萍自有房屋被侵权窃卖、商场张凤琴篡改她的工资档案,纳入张的名下,王玉萍工资被改为162元,低于最低收入。王玉萍2003年8月上访,获得中纪委一位书记亲自谈话,由112号接待员查办处理。但是,由于中纪委工作人员办事不细致,出现失误。将中纪委书记指示办理的"锦州王玉萍"上诉案,办成同省、同姓、同名、同龄的"抚顺王玉萍"案,致使锦州王玉萍案成为遭到锦州公安、法院刁难的大冤案,并株连其丈夫。
    
    2005年9月中纪委112号接待员再次接待锦州王玉萍,了解2003年处理的是抚顺王玉萍一案后,提出补救意见:"1.解决好涉法涉诉问题;2.解决好职称、工资、待遇问题;3、错案的相当补偿。"可是,王玉萍随后得到的不是公正的解决方案与补偿,而是锦州市古塔区兴业派出所的打击报复,在王玉萍重度贫血住院期间,被中断输血治疗,强制押送到辽宁省马三家子女子教养院,被无端劳教18个月。进入教养院十天后,仍不进行治疗,王玉萍丈夫卖了房屋,给教养院送了两次钱,才由沈阳第四医院实习医生动手术。作为高危病人,王玉萍动手术时仍带着手铐,实习医生未进行手术前消毒、麻醉等医疗程序。第二次动手术在马三家子进行,王玉萍提出过"没消毒",可能惹怒了医生,就把棉球塞进脖子伤口内,现在棉球仍在王玉萍的脖子里面。送王玉萍进、出马三家子教养院,都没有给王玉萍书面文件,劳教理由只是警察口头说的:"你是法轮功。"实际,王玉萍是基督徒。
    
    锦州王玉萍从1977年上访,到2013年,36年没有实际结果,2003年,因为中纪委办错案,王玉萍还被被无辜地劳教18个月。
    
    请问,谁来监督中纪委?
    
    谁来监督中纪委?


    
    习近平多次强调反腐
    
    中纪委不能成为治疗癌扩散的"手术刀"
    
    王岐山在 1980年代的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期间,是我的顶头上司。我相信他担任中纪委书记后表现出的自信心、魄力与决心。
    
    但是中纪委的反腐任务,不单是依靠"自信心、魄力与决心"来完成的。
    
    前苏联有一名南极考察站的驻站医生,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完成了急性阑尾手术。但是中共当前的腐败,绝不是阑尾炎症,而是整体性癌扩散症,中纪委作为中共中央直属机构,能否担任治疗癌扩散的手术刀?不仅老百姓,就连中共自己也不相信。
    
    中纪委依照党的组织原则,应该接受党的核心权力机构--中央委员会的领导,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最高权力转移到中央政治局,最后转移到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虽然中纪委书记也是政治局常委,但是他对权力的监督,力量不够,不轮陈希同、陈良宇、还是薄熙来,调查和送交司法都不是中纪委能够决定的,而是常委和幕后的政治老人们决定的,中纪委相对他们,只是个办事机构,而且是"党在法上"的办事机构。
    
    地方和部门的纪委工作在党委领导之下,不能监督第一把手。中纪委不能监督中委、政治局委员和常委,更不能监督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日常监督只是副部级以下。非常时期中纪委的变化就大了。
    
    1989年5月28日,中央委员鲍彤被送到秦城。公检法并不同意判刑,可是邓小平定调,鲍彤是坏人。为何不判刑?中纪委两位局长对关在秦城监狱的鲍彤宣布:"鉴于鲍彤严重违反刑律,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鲍彤党籍,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鲍彤当即反驳,只有各级法院有权判决是否违法和判刑,政治局无权判定是否违反刑律。党章规定要在通过处分决议之前,将决议原文交当事人。因此,这个决定违反宪法和党章。中纪委局长声明:"中纪委未参于办案。"看来中纪委只起了录音和播放功能的录放机的作用,当然也发挥了参与政治斗争、制造冤案的工具作用。
    
    对于底层,中纪委的权力又过于强大,往往一个办事员,就能制造像关春荣、王玉萍那样的冤假错案。
    
    人们要问,中纪委既然当不了切割腐败毒癌的手术刀,只能充当权力斗争"借刀杀人"的工具,只能充当冤假错案的制造者。那么谁来监督中纪委?这是不是应该成为制度改革的一部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228862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岐山和他的中纪委武工队
·中纪委应该查办中宣部/林保华
·中纪委新人多来自重要党纪和政法部门
·中纪委空降大连,实德背后有隐情?[
·中纪委腐败来了,您躲了!-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四)/吴业夫
·牟传珩:北京意识形态争锋迭起——《学习时报》呛声中纪委
·报告文学作家邓复华恳请中纪委督办查处十堰官场群体腐败
·杞县海外同乡给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
·中纪委的作用堪比“第五纵队”/钟正品
·贯彻中纪委公报 豪宅必将率先降温/王智中
·江系与胡温角力中纪委
·郑少东案背后庞大利益,中纪委虎视眈眈
·人民网:杭州要堵中纪委、中组部的路?
·中纪委成了非法拘留所?政协委员炮轰中纪委
·深圳上访优秀员工赵国莉致中纪委领导控告官商勾结狼狈为奸被迫害事实
·深圳优秀上访员工赵国莉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
·敦促中纪委立刻介入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猥亵女童事件
·中纪委该关心一下潘石屹楼盘的购买者/蔡慎坤
·要求胡锦涛主席及温家宝总理、公安部、中纪委、建设部清除云南黑帮爱信硅科技公司懂事长刘晓尘一家恒昌房地产黑帮巨骗集团
·两会前夕 全国维权访民在中纪委门前抗议 (图)
·全国维权访民在中纪委门前抗议 (图)
·黑龙江:刑警之妻在中纪委抗议司法腐败 (图)
·北京11访民中纪委示威:让孩子上学吧!
·王岐山说得很好 问题是:谁来监督中纪委 (图)
·访民在中纪委前声援李春丽等
·马怀德:王岐山在中纪委会上肯定制度反腐重要性
·沈阳多名上访维权者在北京中纪委门前被押回
·被关久敬庄获释的6名上访维权者到中纪委请愿
·勾结日本商人威胁情人 中纪委查国家能源局长 (图)
·50余名维权者中纪委门前举行抗议活动
·中纪委对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立案调查 (图)
·中纪委对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也动手了
·举报人称中纪委已对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立案调查
·中纪委透露习新政出现政治危机
·中纪委否认向中央汇报抛售豪宅别墅潮
·中纪委抽查身家 官员移民潮将更加疯狂
·中纪委举枪瞄向两只老虎? 红色贵族的利益很难动 (图)
·中纪委强调勤俭节约 部分公款吃喝转入秘密战场
·天津市各界访民给中纪委的控告书 (图)
·致即将调任中纪委副书记的孙文清最后一封控告件 (图)
·天津访民中纪委抗议遭恶奴保安口出狂言 (图)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八)--举报北京高法院长池强/吴业夫
·郑迎春要嫁给济南军区朱文玉军长 中纪委逼军长退休 数十人被抓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七)/吴业夫
·面对腐败,中纪委却无动于终!--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六)/吴业夫
·中纪委、高检举报网站、信访总局形同虚设/抚顺矿业提前退休职工 (图)
·北京高法院长池强涉嫌受贿--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举报(五)/吴业夫
·用正义和责任向中纪委播报/南充何宪海
·北京高法院长池强涉嫌受贿,中纪委却无动于终!/吴业夫
·中纪委腐败来了,您躲了!--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四)/吴业夫
·中纪委您为什么无动于衷-致贺国强的公开信(三)/吴业夫
·中纪委接访登记窗口也腐败 (图)
·共产党的高级干部腐败没人管--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二)/吴业夫
·中纪委领导 最高法院审案四年没有结果是违纪还是违法?/郑建慧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吴业夫 (图)
·湖北作家邓复华公开致函中纪委恳请督办查处十堰官场群体腐败
·作家邓复华再次恳请中纪委督办查处十堰官场群体腐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