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蔡慎坤: 谁能揭开水污染背后的真相?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0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蔡慎坤
    

    在朝鲜引爆第三次核试验的当日,即2月12日,拥有250万粉丝的公益人士、媒体人邓飞披露,在山东潍坊,化工厂、酒精厂、造纸厂等将污水通过高压泵直接压至1000多米下的地下逃避监管。而这种地下排污法已在河北、山东等地悄悄进行多年。邓飞的微博引起国人的强烈共鸣,人们纷纷跟帖披露自己家乡的所见所闻,并对这种断子绝孙的恶行表达了愤怒和谴责。一场“中国水污染独立调查”的行动也在全国范围内被网民悄然开启。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表示:除挖渗坑、渗井偷排外,有的企业用高压泵将污水注入地下,南方一些企业甚至将污水排入地下溶洞……如果你生活的地方有类似情况,请告诉我们,我们将进行调查。不做地下水污染的“难民”,我们都该有所作为!
    
    “企业污水直排地下”现象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诸多网民痛陈回乡见闻:家乡的水已变质,亲朋和邻里多人得了癌症,一些地方政府漠视企业违法排污。
    
    网民MacWin-新作证称:山东广饶大王镇造纸厂就是典型的地下排污,用压力泵把造纸的恶臭毒水排到地下水系里,这简直就是断子绝孙的无耻行径啊!
    
    中国茶城网的CEO江荣生在微博披露说:“20年前做投资咨询公司,跟不少地方官员打交道,谈及染织行业的污水处理,潍坊官员说:埋到地下!那个场景历历在目!”
    
    新浪实名认证的记者“胶东县令”2月15日也以题“水战争”披露说,“过年,山区来卖水的歇班了。天冷,村里假冒自来水爆管了。村子,成上甘岭了。妈说,地下水没法喝了,全得买。一是农药渗透,二是企业打井往地下排污。“我们七八十了,熬几年算。你们,甭想来了。”该记者还感慨道:“这些人上辈子肯定与中国有仇,或是敌国奸细,要不,为啥可劲儿地祸害这片土地?!”
    
    北京的大兴区的“蛋挞princes”回应说,”别说山东了,就在首都的城根地下——河北省石家庄,“辛集”——国内比较大的毛皮市场,大家都知道洗毛皮用的水污染程度多厉害。这种打两口井,一口抽水一口排水的事不知道多少年了。潍坊都是在这学的吧,全国的癌症发病率噌噌往上涨。唉,国人啊……”
    
    而新浪河北官方微博发消息称,“网曝河北近十处地下水污染严重”,微博说:“近日,网友爆料,河北近十地企业污水肆无忌惮排放,村民饮用水受污染,癌症发病率高升。地下水污染发展速度更是惊人,截至去年,已达平原总面积41%。转发微博,向利欲熏心的企业“宣战”!壮哉我大河北,不能光说不练!详见长微博。 ”
    
    官媒新华网也发出报道,中国水资源总量的1/3是地下水,有关部门对118个城市2至7年的连续监测资料显示,约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严重污染,33%的地下水受到轻度污染,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
    
    杨永平微博: 昆明自来水厂曾带瓶自来水去荷兰参观人家的自来水厂,并请他们检测。结果是,重金属严重超标,达不到欧洲污水排放标准。
    
    曾获“绿色中国年度人物”的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负责人马军说,饮用水源地所受污染尤其重金属污染、持久性有机物污染很难被传统水处理工艺消灭,饮用水源地的产业转型升级成本,不仅大于水厂升级改造成本,也大于城市管网改造成本。
    
    中国地下水污染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视、不得不从根本上遏制的时候了,再不治理,城市也将难有清洁的水源。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办法》,拟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情况进行考核,结果作为主管部门对各省区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评的依据之一,每5年为一个考核期。此举标志着中国最严格水资源管理责任与考核制度的正式确立。
    
    但正如网民所指出的,再严格的制度,只写在纸上就等于零,必须要落实到实际行动中,让老百姓看到有干部因为水污染防治不力而落马。水污染日益严重的根源在于单一追求G D P的地方政府绩效考核机制。如果再不放弃这一发展思路,水污染将演变成为整个民族的灾难。
    
    2月15日,潍坊市环保局下发《关于对网民爆料潍坊许多企业将污水注入地下进行全面排查的通知》,要求各县市区和市属各开发区实施全面拉网式排查,并成立5个督导组,对重点区域进行督导排查。截至17日,潍坊市已排查企业715家,暂未发现帖文反映的问题。
    
    该相信当地环保部门的说法还是相信网民的曝料?连新华社记者都觉得不可思议!两天排查715家企业,是打电话、听汇报还是现场排查的?可否公布排查人员、督导组及已排查企业名单?黑心企业长期向地下排污,与职能部门的渎职有着密切关系。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地方环保部门无视公众安全、纵容企业排污都是一种不能容忍的渎职现象。也正是由于环保机构的消极懈怠、无所作为,才导致了地下排污的愈演愈烈。
    
    与传统媒体的调查报道不同,“自媒体”所披露的信息往往存在不周全、不确凿等方面的问题。但是,从各地网民的曝料看,不法企业通过高压水泵向地下排放污水的现象确实存在,地下水污染给民众健康带来危害的例子比比皆是。可以说,地下水污染已经成为社会向来忽略、但其严重性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程度的时代病。水污染尤其是地下水污染,威胁着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剥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给地区生态和环境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害。
    
    在水污染这件事上,责无旁贷的是环保机关。不法企业向地下排污,已经不是发生在一两个地方的个别现象,而已经成为一种“传染病”。对这种不断蔓延的恶行,对公众的强烈举报,国家环保部应该表现出明确态度,不仅系统记录网民所提供的线索,还要着手部署严肃的追查。在不少地方,企业地下排污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违法现象,地方政府睁一眼闭一眼,地方环保机构更是成为睁眼瞎。如果环保部不能表现出高度重视,不能做出系统的执法安排,不向下级环保部门施加强大压力,地下排污就可能不了了之。
    
    在山东菏泽、潍坊以及全国其他地区,已经出现了不少“癌症村”。这些村庄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癌症病人?究竟是否存在企业草菅人命的问题?对这种危害公共安全的现象,依靠公民个人举报或媒体调查报道,很难根本性解决。各级公安机关也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展开周密的刑事调查,看看能否揭开水污染背后的真相。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288515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治地下水污染应鼓励公民监督
·谈中国大陆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郑义:空气污染的真实信息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紫金矿污染:温家宝的批示在福建成了一张废纸/崔浩
·谈镇江近来发生的水污染问题/郑义
·再谈中国的空气污染 /郑义
·戴口罩杜绝不了低劣油带来的污染
·北京观察:北京的空气污染成政治问题?
·云南铬毒污染的四大未解之谜
·反核理由之二:核污染真实危害被隐藏/何岸泉
·中国五分之一城市污染严重
·性早熟等性疾患都是环境污染链惹得祸
·中国重金属污染调查:矿山周边的癌症村(图)
·紫金矿业污染:不是第一次,而且肯定不是最後一次/罗霏
·紫金矿业污染表明:官商“维稳”反人民/黄羊滩
·赵大年:北京环境严重污染、严重堵车、严重缺水
·“同志”“小姐”怎被污染/平夫
·官吏乱建城市 让资源耗竭、气候恶化、环境污染
·重金属污染事件:想想铅中毒的孩子
·中国污染惊人:珠三角毒空气飘足10年
·江西赣州村民抗议污染砸毁警车
·环保部:污染严重地PM2.5排放标准或将严于国标
·内地64%城市地下水严重污染 基本清洁的仅3%
·京津冀豫发布大雾预警 北京空气中度至重度污染
·外国人经历中国式大污染 到北京飞机都是空的
·北京今日将遭遇重度污染
·民众忧朝鲜核试造成污染 左派网站鼎力声援遭批评 (图)
·朝鲜核污染消息
·新年燃放烟花致多市空气污染加剧北京最严重 (图)
·北京松口气 除夕夜空气污染“未爆表” (图)
·北京市政府建议极重污染日停放烟花
·中国拟提高油品标准应对污染问题 (图)
·国务院:石油巨头应带头升级油质应对污染 (图)
·国务院决定加快油品质量升级应对大气污染
·北京正研究烟花禁放写入污染应急方案
·1月是不是北京污染最严重的一个月? (图)
·钟南山:中国大气污染比SARS更可怕
·钟南山:空气污染无法隔离 比非典可怕得多 (图)
·杭州核污染受害者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裁定被撤销 (图)
·浙江核污染钟亚芳再次向桐庐县政府并陈国妹县长求救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 求生不能/遭核污染的钟亚芳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河北冯军告污染企业案4月23日在廊坊中院开庭
·曲阳县污染太厉害了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