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恩宠: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9日 转载)
    
    来源:开放 作者:郑恩宠
    

    编者按:百多年前一位法国思想家写的书在中国热传,真正了解其人其书者有谁?本文是一篇上乘的导读.介绍托氏研究为何法国革命失败,而美国宪政成功?法律、政治与宗教信仰的关系.对於脱胎於革命的现代法国与中国极具启示。
    
     ●法国大革命1789-1799,负面的暴民政治和非法制的专政,影响中共至深。托克维尔指出美国宪政革命是成功之道。
    
    习近平再次说起他的“中国梦”,待下月全国“两会”人事框架组建后,方能看出谁来助他这个梦?去年十一月三十日,王岐山在中纪委会上,推荐法国托克维尔(A.Tocqueville 1805-1859)着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试图挽救已失去人心的体制。无神论的王岐山只粗读了托着中的一部,无法理解作者的洞见,本在情理中。遗憾的是中国大陆的知识界、中产阶层及各路反对派的精英,很少有人读过托的书,知其思想精髓。可见中国的宪政梦,还未走上正路。
    
    宗教自由是民主成功之母
    
    托克维尔一生的主要着作有三部,最重要的一部是《论美国的民主》(上下卷,1835和1840出版)、《回忆录:(一八四八年法国革命)》(死后三十四年的1893年出版)和《旧制度与大革命》(1856年出版)。三部书出版一百年后的一九九二年才在北京出汉译版。
    
    三部书的核心是论述美国宪政为何成功?法国大革命为何失败?其关键是法国的大革命打倒上帝,取缔宗教。宗教自由与民主宪政本是密不可分,视为民主宪政的精神与支柱,离开宗教去谈民主,就成了无根之本,无源之水。西方思想家认为“一个合格的公民首先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动力。
    
    法国大革命的失败和美国民主的成功说明,没有(宗教)信仰是偶然的现象,有信仰才是人类的常态.法国大革命时期,宗教精神与自由背道而驰,但在美国宗教精神与民主自由却始终紧密地结合。因此,法国的失败与美国的成功是不可避免的。
    
    法国大革命时期也曾高举过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大旗,但在旗下,实行的却是革命的暴政。以自由的名义走向专政,以平等的方式产生新的“恐惧和嫉妒”,以博爱的方式使人头落地。在法国人的心中,宗教已失去意义,用所谓崇高的革命理念替代了上帝的位置,将人重新拉进了屠宰场。
    
    没有宗教,传统道德在法国大革命过程中统统变为废物。然而,精神变态、人格分裂、价值分离、口是心非却充斥着社会各阶层,人人说假话,生活在假话与谎话中不可自拔。一个失去宗教信仰而高喊民主的法国社会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正义观、道德观、价值观都荡然无存。这与中共建政六十多年的中国大陆社会是多么的雷同。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共革命者,早年到法国勤工俭学究竟学到了什么?红色高棉的领导人到法国留学后,将几乎全民信佛的柬埔寨,变革成无神论统治之国,学到了法国大革命后的极权、独裁和暴政。
    
    批判法国大革命多数人的暴政
    
    《旧制度与大革命》出版於一八五六年,迄今已有一百四十六年,而汉译本问世才二十年。托氏写完这本书,法国大革命已过去了很多年,距他写的《论美国的民主》已有二十一年。然而,革命与旧制度的复辟仍轮番上演,法国仍在苦难中轮回。这让托氏开始深入反思这场革命的原因,以及侷限和教训,进一步论述了美国民主成功的原因。证明法国大革命是破坏有余,成事不足。
    
    托氏看到了法国和英国同样有贵族阶级,但英国搞成了“光荣革命”,完成了君主立宪。法国却无力制衡国王的专制,最终大革命发生。路易十六本是个开明的君主,同情美国的民主革命,致力於改革,而那个时代的法国农民生活已大为改善,经济繁荣远胜过欧洲大多数国家。但生活越改善,人们的被压迫感和被剥夺感就越强,对君主的改良越来越失去耐心,开始动手改造一切,甚至不惜为这场改革而抛弃宗教精神。托氏认为“没有充分准备的人民自行动手从事全面改革,不可能不毁掉一切。专制君主本是最低危险的改革家”。
    
    所以,在他看来,“这场革命摧毁了那样多与自由背道而驰的制度、思想、习惯,另一方面它也废除了那样多自由所赖以存在的其他东西”。托氏的三部书,自由是他思想的灵魂,平等是基调,宗教是自由平等的动力。离开自由的平等是奴役下的平等,离开平等的自由是特权者的自由。自由是平等的自由,平等是自由的平等,二者相结合才是真正的自由平等。反之是假自由、假平等,但真正的自由与平等都离不开宗教自由作土壤和基石。故自由、平等放在宗教自由的美国生成宪政民主制度,而法国革命与宗教断裂使民主的命运多舛。
    
    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托氏一方面认为民主是世界潮流,而另一方却担心,民主搞不好很可能是“多数人的暴政”。在美国和法国的民主革命之间,托氏认同美国,感到美国建立的制度有效地削弱了多数人的暴政,而法国在这方面却完全失败了。法国革命使人们很快地忘记了自由,却甘当独裁者拿破崙的“平等的奴隶”。法国的革命太激进,充斥着平等主义的梦幻,有一种“民族再生、崛起”的口号,要实现像中国历史上“人尽舜尧”的梦想。同时,法国的民族在它的革命中总是诉诸专制、暴力,最终导致了其民主实验的流产.法国大革命一贯地带有和民主格格不入的专制主义气质,不是搞“议会专制”,就是搞“群众专制”,后来还滑向了拿破崙的个人独裁。翻开中共建党后的九十年的革命史,和当年法国大革命的历史是多么相似。
    
    托氏外祖父是名律师被处死
    
    英、美与法国相比,英国一○六一年才进入封建社会,封建贵族势力发展并不充分。美国原本是英国的殖民地,居民都是身份平等的平民,不存在贵族势力。而法国从中世纪起就是一个封建国家,贵族势力浩大,封建割据严重。独占一方的封建主,财大气粗,豢养了自己的军队,和国王分庭抗礼.他们之间只崇尚暴力,从不屑於用理性的方式去解决分歧。法国始终没培养出法治的传统,没出现像英国一二一五年《自由大宪章》那样约束王权的法律文件。法国的统一,也不得不由国王像中国秦始皇横扫六国那样,用暴力征服的方式来完成。中法两国数千年的封建专制传统多么的相同。
    
    托氏出身在法国诺曼底一个贵族家庭,他的家族属保王党贵族,在大革命的恐惧时期,作为律师的外祖父被处死,父母被入狱并被判死刑,后来热月政变发生,才逃过一死。外祖父马勒舍尔伯是启蒙时代百科全书派的赞助人,是一位贵族自由主义者,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当革命议会审判国王路易十六时,担任国王的辩护律师,结果在雅各宾专制的恐怖中被送上断头台。他的名言是:“我在国王面前为人民辩护,我在人民面前为国王辩护”。
    
    可以说,外祖父是对托的思想影响最大的人。成年后,托曾几度从政,担任过外交部长,曾希望从政能够为大革命后的法国寻觅出一条长治久安的维稳路。但在一八五一年路易.波拿巴的政变,使他的政治抱负付之东流,结果被捕。此后退出政坛,终於领悟,从事研究和写作比从政更适合自己,至一八五六去世前的三年,他完成了反思美、法两国民主成功与失败的三部书。
    
    托一八五九年去世后,他的着作和思想,在法国并没有得到重视。只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对托氏的研究,西方学界才热起来。中法都是经革命才走向现代化的国家。在“后革命时期”所遇到的各种困境,有很大的相似性。史学家陈寅格曾说,西方社会中以法国人与中国人最为相似。阅读托氏的三部书,可以帮助人们理解世界史上,中法两国的历史与当下中国社会转型的关联性,从而为走出这一困境提供启迪。
    
    托着和中国精英的相遇与错位
    
    中共十八大后,托克维尔的书成为热销,但托克维尔并不是第一次在中国受到重视。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他的书就成为许多知识人热衷引用的思想资源。二○○八年,在北京举行过两次“托克维尔与中国”的研讨会。但托氏在中国每次被热捧之后都不会持久。因为他跟中国知识群体的无神论党文化和国学的框架格格不入。托氏在字里行间对宗教自由,特别是对基督教的信仰,使他很难被中国大部份无神论的文化人当成知音。美国宪政民主制度的社会基础,是自治的基层社会,特别是作为道德、律法共同体的基督教会,这是托氏对美国宪政民主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发现.这恰恰是中国各类精英的一个盲点,文革前三十年如此,文革后的三十年依然没有扫盲。
    
    二○一二年十一月,美国卡特中心邀请中国较开明的公共知识分子、知名博客作家、学者及官员到美国参观总统大选,其中不乏有对托氏着作耳熟能详者。选举当日,看了十四个不同的投票站,可惜很少有人注意到有些投票站就设在教堂内,即便注意到了也没意识到这其中的意义.在提皮科郡,选举日设立的十九个投票站中有九个是在教会里,而观选团成员第一反应是,美国不是政教分离吗,怎么能这样?但托氏在《论美国的民主》中写道,这些基层教会是美国社会自主治理的基本单元,是美国宪政民主制度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
    
    当今中国的改革者,还在争论是继续自下而上、村—乡—县—省逐级推动选举,还是主张先党内后党外等民主路径时,托氏早就认为,法律之所以在美国得以执行,不是因为法律成为信仰,而是有信仰(基督)的群体自愿使自己服从法律。法律不会也不必成为信仰,信仰也不会取代法律。
    
    中国转型症结:缺乏宗教精神
    
    中共的体制性腐败,为何长期烂而不倒?中国社会转型为何这么艰难,症结在何处?这也许与中国各路反对派至今还轻视法律和宗教精神有关.很少有人知道,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中,有六位是基督徒,三位是犹太教徒。中国大陆所有持的不同政见者中,至今很少有人瞭解,像美国芝加哥的基督教三一教会,那是一个黑人社区的普通教会,却培育了大批美国黑人社区领袖和政治领袖,从这里走出了美国民权运动最着名的领袖马丁.路德.金和第一个黑人总统奥巴马.
    
    美国建国二百三十年来,百分之七十的总统是来自基督教的三个教派─圣公会、公理会和长老会。宗教自由包括教派自由,而在中国大陆只有宗教但没有教派自由,当今全球的各种宗教就有教派二百万个以上。深受中国儒家文化影响的韩国,脱儒入基,在短短的三十年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信基督,这是韩国社会成功转型的重要因素。在信佛的大国缅甸,现虽转型尚未成功,但又有多少中国人知道昂山素姬是虔诚的佛教徒?
    
    中国大陆国人的法律之轻,将如何能承载起民族信仰之重?若中国没有法律之外的共同信仰,又如何能撑起宪政、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的天空,其结果法律和民主政治往往被践踏在地上成为一纸空文。中共的反对派若只有主张、口号和行动,却远离宗教信仰自由的精神和宪政民主的基石,还不尽快领悟一旦离开了宪政大厦是主要由一大批有信仰(宗教精神)的法律人来设计、营造、管理和操作的世界历史经验和教训,那么中国大陆或许也将会产生类似法国的第一共和国,第二共和国,还有第三、第四的共和国??
    
    中国也许会像当年法国大革命那样,不断处在专制轮换的恐怖中。台湾社会的转型成功,是建立在宗教自由这个广袤大地的基础上,选出有信仰的法律精英来治台湾,台湾转型的成功并不等於大陆的转型就会立马成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288115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宪政梦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罗志渊
·中国梦、美国梦/伊利夏提
·我的中国梦/艾家
·郭永丰:我的中国梦!
·警惕权贵阶层毁灭“中国梦”
·孙才仁:实现中国梦直面改革
·牟传珩:中共“戈贝尔”野蛮阉割“中国梦”——民众网上力挺《南方周末》
·谢选骏:中国梦就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郎咸平:请给我们一个“中国梦”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杨恒均
·习近平偷换“中国梦”/牟传珩
·一段央視廣告詞想到的——中国梦 梦之难!!!
·我的中国梦/艾家
·我的中国梦:土地、国企民有化
·梦已碎,人未醒——评《南方周末》“向中国梦践行者致敬”活动/梁京
·易中天:我们为什么要有“中国梦”
·书生论政误尽苍生——评《中国梦》
·饶毅:从“美国梦”到“中国梦”
·21世纪中国梦想——造就一个伟大的公民社会/徐国进
·中国省级两会规划未来5年“中国梦”
·除夕前夕 上海访民在南京路打横幅;宪政梦中国梦好似梦醒时分 (图)
·武汉维权集会拉横幅支持南都:“中国梦、宪政梦”。 (图)
·《南方周末》事件正酣 《光明日报》也谈“中国梦”
·"美国梦"具启示,探寻"中国梦"的共同支点 (图)
· 东方今报新闻观察员路治欧:新年献词寄望“中国梦”
·刘云山张高丽最新报告 均提及中国梦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全文:中国梦,宪政梦!
·官媒元旦开局头条:“中国梦”在路上 (图)
·底层公众的“中国梦”有多远/王春玺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纽约时报:习近平是否有个“中国梦”?
·考公务员取决于家庭背景:人民日报呼吁“让所有人都能够怀有一个‘中国梦’”(图)
·难忘的经历——北大2010中国梦典礼小记:吴敬琏被致敬,胡德平颁奖,易中天对话
·十年望京——韩国人中国梦碎(图)
·中国梦与中国民众之痛——向习近平总书记进言几句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11.7.現代民主憲政制度的基石和核心,是《聖經》文明上帝
  • 胡志伟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谢选骏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胡志伟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陈泱潮11.6.國人應當深入認真研讀《东聖神州民主中國新文化運動
  • 谢选骏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生命禅院【禅院问答】人真有来世吗?
  • 谢选骏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曾节明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陈泱潮11.5.中國長期在無神論文化之中沉淪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李芳敏144000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
  • 三鞠请安定位失联车辆,需要用到一个星期和近90台地质探测设备吗?
  • 谢选骏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