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京华时报:最危险的时刻 在改革的时机节奏力度上要有共识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2日 来稿)
    
     坚持改革并不是一下子就彻底改好,搞激进式,全面地、彻底地、一夜之间地旧貌换新颜。这样的激进式改革,往往会走向改革的另一面,从而带走改革发展的成果、让百姓受苦。
    

      王岐山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此书一时洛阳纸贵。在对中国具有现实意义这一点上,人们多有共识,但究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则议论纷纾其中的一个焦点,就是改革问题,从一定意义上讲可能存在误读。
    
      “旧制度”是一种社会转型期
    
      这本书的现实借鉴点,在于“旧制度”是一种社会转型期,其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攻坚期”。托克维尔在这本书中围绕改革所表达的主要观点,是人们议论的依据,然而不同的人却得出了不同的中国结论。这本身即很耐人寻味。这里有必要先来引用原汁原味的主要观点性事实描述:
    
      “革命并不是在那些中世纪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发,恰恰相反,革命是在那些人民对此感受最轻的地方爆发的;因此,在这些制度的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显得最无法忍受。”
    
      “摧毁一部分中世纪制度,就使剩下的那些令人厌恶百倍。”
    
      “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而且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
    
      改革不是要简单地与危机赛跑
    
      结合清政府垮台前的改革新政,人们便产生了一个深重疑问,为什么当时法国政府已经开始进行改革了,反而给自己带来革命呢?为什么最危险的时刻是开始改革的时刻呢?
    
      有的人思考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改革是一把双刃剑,改革好可以制止革命,如果改得不成功、不彻底,就可能成为革命的诱发剂。还有人认为,改革必须与危机赛跑,必须大刀阔斧,才能力挽狂澜。然而这样的结论恰恰难以回答,为什么当时的法国政府、清政府开启改革反而加速它的灭亡,不改革反而不会灭亡得那么快。
    
      事实上,从改革所带来的“革命因子”看,恰恰是因为暴风骤雨式的改革,一下子打破了旧秩序,造成两个利益落差,形成了革命动力。一个是失去利益的人,他们不安于失去;一个是获得利益的人,他们不满足于获得。
    
      在这个意义上,改革并不是要简单地与危机赛跑,而是要与改革释放压力后所带来的冲击力形成错峰。越是顺应诉求而改革,人们释放的改革诉求就越多,当改革的成果不能满足这种诉求时,强大的冲击力就会把改革者绊倒。
    
      这就如同打开一扇压力不断增大的大门以让里面的人出来。大门若不打开,反倒能暂时形成稳定状态,不过终究会被里面的人推倒。一旦开启大门,里面的强大压力会迅速把大门冲开。如果开门的人力量不是足够强大,不能掌控开门的时机、节奏和力度,就很容易被冲倒踩踏。这就是为什么“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为什么当时的法国政府、清政府开启改革反而加速灭亡了。
    
      在改革的时机节奏力度上要有共识
    
      改革是大势,必须坚持改下去,否则危机就会积聚。但是坚持改革并不是一下子就彻底改好,搞激进式,全面地、彻底地、一夜之间地旧貌换新颜。这样的激进式改革,往往会走向改革的另一面,从而带走改革发展的成果、让百姓受苦。因而,越是在社会转型期,在改革攻坚期,越是要讲求改革的时机、节奏和力度,简言之就是渐进式,就是形成错峰。
    
      正是对改革问题有一个全面的审度,汲取前苏联“休克疗法”等激进式改革的教训,我们党坚持渐进式的改革范式,使不少领域的改革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改革的负面效应,释放了改革的正能量。
    
      今天的中国改革,利益格局的调整,意味着啃硬骨头,涉险滩,务必及时卸载不同利益主体的压力,避免阻力形成合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十八大强调“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为什么习近平多次强调要“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如何抓住改革的时机、节奏、力度,本身也是一种智慧。只要坚定改革,这难不倒聪明的改革者。这里的关键是,在改革的时机、节奏、力度上,要有认知共识。形不成共识,就难有良好的改革氛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2287203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大明:决策部门和智囊部门应该拿出主意改革 (图)
·以自由讨论凝聚改革共识/姚中秋
·徐景安:中国改革路线图研究
·孙立平:抛弃“改革”这个词,换一套话语体系
·劳教制度的“废除”与“改革” 有着本质的区别/王玲
·改革就是要改变尺度
·“改革共识倡议”抑或谏言——兼论制度转型中的知识分子/刘水
·吴敬琏:中国真正的崛起靠改革
·改革,一个时代的呐喊/金鹏期货董事长常清
·林毅夫:中国需要“釜底抽薪”的改革
·黄孟复:改革突破口在把市场跟政府分清
·孙才仁:实现中国梦直面改革
·积极回应群众改革呼声也是“务实”
·徐子青:改革是否进入死局?
·信力建:政治改革必须告别“翻大饼”
·张千帆:中国改革需要什么共识 (图)
·王小鲁:经济改革的首要去官僚管制
·政治体制改革不能“渐”而不“进”/曾祥华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胡习元老之子都真心要改革 阻力重重
·美媒:欲改劳教制?恐非北京改革信号
·收入改革应先规范官员10万亿灰色收入
·地方政府"减副职",两会或成改革契机
·强烈要求福建省委大力支持人民推进政治改革的请愿书 (图)
·胡春华:一些关键领域改革尚不到位
·北大教授万言书:胡温改革令人啼笑皆非
·温家宝调研税制改革,房产税试点扩容恐遇冷
·习近平改革最大挑战:党政内部既得利益群体
·中央新政改革忙,南北干部跳楼亡 (图)
·温家宝:应研究改革房地产税收制度
·李克强:管好“天下粮仓”要靠改革
·任剑涛谈改革:要么忍痛切割 要么安逸而死
·GEDA:中国国企改革近期或没有大动作
·重度污染凸显环保难题,改革路线图韩正取代俗吏李克强?
·收入分配改革被指遭国企阻扰 国资委称不归其管
·人民日报:最大程度吸纳人民群众参与改革
·吴敬琏:以问题导向方法设计改革方案
·外媒:习近平改革有风险但逃避更有风险 (图)
·辛辛苦苦三十年,重新回到改革前?——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