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吸血鬼李克强城镇化是“私有大农庄”推手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0日 来稿)
    
     “城镇化”一时成为当下中国经济最热的词。
       市场对此是相当敏感的,在上证指数仍在下跌的情况下,11月30日,地产指数率先上涨,至12月7日收盘涨了9.67%,而如果以地产指数最低点今年1月9日计算,则上涨了23.9%;而12月4日,上证指数也开始反弹,至12月7日上涨了5.37%。

      推进城镇化的好处是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将一部分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中来,按照中国社科院今日发布的2012城市竞争力蓝皮书测算,如果以常驻人口计,中国目前的城市化率约50%(中国城市标准为每平方公里1500人,远高于美国和德国的标准,即如果按照美国德国标准,中国城市化率要提高10-20%%,城镇化的空间是有限的),如果按照发达国家城市(镇)化率一般水平的80%,则中国仍可以向城镇转移人口3.9亿人。如果以人均15平方米的居住面积而言,以每平方米3000元的居住和公共配套成本来测算,可拉动17.5万亿的基建,这还没有将开发商的利润算进去。如果再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有测算称10年将推动40万亿的投资也并非天方夜谭。
      城镇化的另一个好处是,其操作较为轻车熟路,阻力比较小。在多年的城市化运作之后,以政府为投资主体,以土地招拍挂及房地产为主要开发模式,是地方政府所熟悉,也是乐意推进的;房地产商业乐于跟进,将房地产开发由一二三线城市向四五线小城镇推进;大量的农民进入城镇,为农村土地的兼并重组创造了条件,也是一直以来呼吁土地私有化流转的力量所希望看到的。
      然而,任何一件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有利就有弊,对于城镇化具体操作中可能存在的弊端,决策层也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以趋利避害。在具体操作中,以下实际操作问题需要深入思考,妥善解决:
      ——城镇化的投资从哪里来?此前的城市化的投资有如下几个源头:1,中国把握了世界工厂机遇,各国投资中国制造,形成了巨大的投资来源;2,对内确定市场经济,鼓励私有民营企业发展,民营经济滚动发展积累的财富投资;3,土地招拍挂制度,推高土地房地产价格,从城市居民手中取得积累的国民财富,并向商业银行借款投资;4,在2008年底以来的4万亿救市带动全国18万亿的大投资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向国开行和商业银行借了大量投资。
      但现在城镇化的融资相比之下就困难的多:1,全球经济一体化正进入反向周期,随着美国再工业化,推动PTT寻求对中国进口替代,以及贸易保护壁垒增加,国际贸易成本大增,国际投资正逆转;2,自2005年7月人民币升值以来,人民币已经升值了35%,土地劳动力价格,原材料价格,各种税费大幅上涨,加上贸易壁垒增加,外需下降,中国民营经济正面临30年来最大的生存危机之中,很多民企老板正退出制造业,并将资产向外转移;3,与城市居民相比,农民的财富积累非常有限,即使继续采取土地招拍挂制度,他们也很难支付的起高房价,况且在他们农村有住房的情况下;4,经过前一轮的4万亿救市,地方融资平台已经债台高垒,地方政府的负债率普遍不低于70%,据财政部专家贾康2011年10月披露,当时已经有近20%的市级政府和3%的县级政府负债率超过100%。而县级和乡镇级的融资平台信用更加低下,因在行政体系末端,更难监管,其财政漏洞隐患比市级只多不少。
      ——如果让县乡政府官员作为城镇化的主体,会不会造成县乡行政权力扩张,激化与民选村级组织和村民的矛盾?如果城镇化是以提供更好的就业、医疗、教育和生活环境,使得农民能够切实感受到居住在城镇会增加幸福感,让农民自由选择迁徙城镇,这样的城镇化肯定是好事。但是,值得疑虑的是,在县乡政府没有足够投资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的情况下,在城镇不能提供更有有效就业岗位的情况下,县乡的城镇化相当可能演化为简单粗暴的强制行为,比如强行圈赶农民进入城镇,或者取消农村的小学等,强迫进城农民接受高价房,激化与已经民主直选的村级组织和村民的矛盾,且这一矛盾没法缓冲和转嫁,一旦爆发就将非常尖锐。
      ——如果城镇化将农民引入或赶入城镇,如何保障农业生产不受影响,如何不演绎出私有大农庄,进一步扩大农村的贫富差距;大量农民失地进入城市,如何不成为无业盲流,使得中国堕入拉美化陷阱?在农业单干到户30年后,其副作用已经非常明显,农田基本建设大多荒废,农业靠天吃饭愈加严重,更不要说集约化和高科技绿色农业了。而如果实现集约农业,现在有两条截然相悖的思路:一条是建立私有大农庄的思路,土地私有化流转,将土地集中到少数大资本家手中,进而实现集约;二是建立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的集体农庄,农民以土地入股分红,也可作为雇工获得劳动收入。其它私有资本可参与入股经营;国家对其进行农业补贴投资,可保留债转股权力。私有大农庄就是拉美国家曾经走过的路,结果导致了农村的严重贫富分化,大量的农民被迫流入城镇,在贫民窟中沦为城市盲流。后者是本人认为中国应该走的正确道路,它可以和村长直选制度相辅相成,成为中国农村再组织化的重要内容。
      简言之,要想成功地推进城镇化,城镇化能形成良性循环,需要对上述三个问题进行深入思考和调研,找到具体可操作性的举措,避免其负面弊端。否则,不仅预设目标无法达成,更可能导致矛盾丛生,甚至动摇执政基础。
      进一步而言,寻求中国经济的新的增长动力,改革的确是最大的红利,而这个改革要从现实最显著的问题入手:1,政府既得利益不断扩张,占用的社会资源越来越多,以至于国民难以承受;2,土地矿产资源由少数权贵和组织占有享用,需要通过改革对全民进行更合理分配;3,金融、教育、医疗国有垄断,成本很高效率低下,应当向市场开放;4,交易所必须打破官本位,回归真正的市场本位,从而使之成为真正提升生产力,促进美丽中国建设的发动机。
      一言以蔽之,推动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城镇化固然是一个选项,但真正竞争力的再造,必须靠上述改革攻坚。尤其是扭转官僚既得利益扩张,应将民主直选由村级扩大到乡镇级。否则,城镇化很可能有好愿望却难有好结果。
    
    张庭宾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2287314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汪玉凯:盲目造城引发城镇化风险
·“城镇化”又是一场政治挂帅的“大跃进”/陈金晖
·李克强应明“城镇化”短期行为/沈建明
·中国城镇化要走怎样的道路?/孙大午
·各得其所 安于乡土- 反思城镇化/苏冀
·郑风田:小城镇化战略是个死棋
·李克强城镇化把民生当作权术游戏/冯梦云
·城镇化必然落入房地产虎口/徽湖 (图)
·李克强搞城镇化会要了中国的命 (图)
·推进“城镇化”的本质就是发展“地产经济”/王世保 (图)
·我国城乡结构发生历史性变化 城镇化率突破50%
·农村城镇化需尊重自发秩序/景凯旋
·“血房地图”凸显中国城镇化进程之痛
·李立君:中国城镇化 却没搞懂什么是城市
·中国城镇化的挑战/仇保兴
·拉美城镇化陷阱/孙鸿志
·折腾:人民被城镇化、被圈养、被播迁
·让农民自身成为推动城镇化进程的主体/温克坚
·城镇化是否等于城市化/胡必亮
·李克强:推进城镇化不能人为造城
·外媒关注习李改革路径:新城镇化或为“突破口”
·中国[城镇化十年规划],或统一推行居住证
·北京今年将加大农转非力度 鼓励就地城镇化
·官僚主导的城镇化是无法搞下去的
·李克强要搞城镇化,农民为什么不能自己卖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解读:城镇化是扩大内需潜力
·李克强:中国未来几十年最大发展潜力在城镇化 (图)
·山西城镇化率将突破50%
·城镇化不要数字"虚假繁荣"
·中科院:城镇化冒进可能加剧社会冲突
·至少32%的卖地收入去向不明:城镇化是第二次掠夺
·李金华:城镇化建设需防止损害农民利益
·温铁军:城镇化最怕变成政府以地生财 农民被城镇化(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 谢选骏政府就是毒贩
  • 高洪明红色基因传承的困境及其大概率的和平演变
  • 陈泱潮14.为中国开万世太平者,有望成为空前绝后的世界级聖君
  • 曾节明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二)
  • 谢选骏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 明暗經緯錄國有國格黨有黨尊
  • 谢选骏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 陈泱潮13.渴望憲政公平正义的中国人,应当明确认定和约定
  • 谢选骏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 李芳敏144000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 张成觉書生見識,學淺才疏-評李偉東《、、、、、、戰略檢討》
  • 陈泱潮12.中国爲什麽和怎样才能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 上官天乙西方欢呼“和理非”下的香港白热化暴乱
  • 吴倩你们的耶稣:咒骂我的人将被詛咒。
  • 谢选骏哥伦布的GDP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