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希特勒只是一个煽动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0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思想的主权体现为语言的魔力,但语言的魔力并不一定是思想的主权;希特勒只懂得语言的魔力、不懂得思想的主权,所以他只是一个煽动家,只能满足群众的口味。
    

    群众对于“希特勒演讲的魔力”喋喋不休,有人回忆说:
    
    他对于说话也具有一种天分,能够用平易近人的方式,把他的意见发表了出来,还会使用一种连续重复的方式,好像是用一把槌子,来把他的思想敲f进听众的心头一样。不管听众是成千上万人,还是少数几个人,他所说的话常常是这样开始的:“从1919年起,我就决心要做一个政治家……”而他在政治思想谈话的结论上,却总是这样说道:“我绝不放弃,我绝不投降!”
    
    他的讲演天才可以说是高人一等,无论是对于一般的群众,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都同样能够发生奇效。他懂得怎样调整他的语言和态度,以来适应听众的心理。当他讲话的对象是工业家、军人、党员、公务员等各种不同身份的人,他的态度都能配合做各种变化。“我经常思考他是否使用了催眠术,或者这仅仅是他外在影响力的表现。确实,希特勒善于以他那种天生的简洁自然的方式,以及少有的亲和力来获得对话者的认同。在他的血管中流淌着维也纳的血液,再加上他的艺术天才,这就赋予了他毋庸置疑的个人魅力。必须补充说明的是,他即使是在泛泛而谈时,也能引用精练、简洁的格言,以强化自己的观点。他以肯定的语气高谈阔论,很容易就能给听者留下良好的印象。
    
    然而,他性格的这些外在表现还不足以解释他对某些人的控制。他能发出一种磁力,使我们更接近某些人,或者相反,远离某些人。在他身上,这种磁力不完全是因为它的强度,还因为它的广度而引人注目,尽管在强度上它也远远超过一般人。这种磁波影响的范围非常之广,能在公共会议上和大面积人群前产生惊人的作用。
    
    正是这种不同寻常的暗示力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有的人来见他的时候垂头丧气,离开的时候却信心十足。这种能力在他的老战友们身上影响尤为强烈。比如说,我记得很清楚,1945年5月,但泽地区纳粹党部领导人弗斯特来柏林求见希特勒。我看见他走进我的办公室,完全被所面临的严峻形势击跨了。他向我坦白,有1100辆苏联坦克集结在他防守的城市前面,而他只有4辆连汽油都不够的虎式坦克和他们对抗。弗斯特决心不再隐瞒,要让希特勒知道事情的可怕真相。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坚持要弗斯特客观地把事情详细地说出来,促使元首做出决定。弗斯特回答我说:“您别担心!我不会犹豫的!顶多他把我赶出门外。”
    
    当他与希特勒会谈之后重新来到我的办公室时,我是多么吃惊啊!他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元首答应向但泽增派新的师!”
    
    看到我怀疑的微笑,他向我解释:“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调兵!但是,只要他向我宣布他要拯救但泽,那就没必要怀疑了!”
    
    弗斯特的这些话使我深深地失望。这个不久之前还在我的办公室里激动地宣称要向希特勒说出实情的男人,从他那里回来之后却完全相信了他的空话。毋庸置疑,这又是希特勒的说服力在他身上起了作用。”
    
    他最特别的个性就是他的“意志力”。使用他的意志力,他可以强迫旁人随着他走。他这种力量能发生一种强大的暗示作用,使许多人都受到他催眠的影响。这种情形我曾经多次亲眼目睹。在OKW的范围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反对他:不是像凯特尔那样,受了永久性的催眠,就是像约德尔那样,不敢不服从。甚至于有些很有自信力的人,当他们在敌人的面前都显得非常英勇,但是却为希特勒的辩才所征服,为他的逻辑所困惑,而没有能力反抗他。当他对少数人说话的时候,他一面说话一面就注意每一个人的表情,看是否每一个人都肯接受他的话。假使他发现了他的话对某几个人不发生作用,于是他就会进一步专门对他们进行说服的工作,一定要消灭了这种反抗的精神,才肯停止。假使那个人还是坚持不为所动,那么他就会恼羞成怒了。他会喊道:“我还没有把这个人说服?”于是下一个步骤就是把这个人清除掉。他愈成功,就愈骄纵,愈不肯忍受人家的反对。
    
    ……
    
    还有人总结希特勒的一生说:
    
    希特勒,他主要的想法是纳粹主义的,但纳粹主义不是希特勒头脑中固有的东西,也不是他的独创,而是兼收并蓄德国历史上各种思想,尤其是19世纪后半叶以来各种思潮拼凑而成的;因此纳粹主义如同心灵控制器一般,牢牢控制住德国人的心理,如同历史教科书所叙,经历了一战的痛苦,1933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德国需要强权,因此欢迎这位独裁者。德国的疆域在独裁的铁血冲杀下得到扩张,到达了一个无法超越的权力顶峰,整个欧洲都在他的脚下辗转呻吟。希特勒的口才,就是德意志的兴奋剂;他的那本《我的奋斗》,就是屠杀劣等种族的最高指示。每当看到希特勒本人铿锵有力的演说和极具个人特色的充满感召力的手势;你会感觉到这个人虽然是个魔鬼,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魔鬼,他的诡辩天才和军事战略思想,几乎毁灭了整个世界。
    
    他在演讲前一定要沉默很长的时间,一直等到群众由闹到静,又从静到叽叽喳喳时,才开始发言;其次,他演讲开始时语调极其平缓,但很快就激昂澎湃起来,伴随着手舞足蹈,还经常掂起脚尖,几分钟内就可以达到歇斯底里的境界;再其次,他的演讲从来不超过半小时,往往只有十分钟左右,在此期间,他不会给听众任何打瞌睡的时间,随着他思路的进一步拓展,他说话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句子一句接着一句,走动的步伐也越来越快。突然之间,语气变得生硬了,声音也越来越大,他不断的大幅度地摆手势,而且非常频密。希特勒口授演讲稿的激情,与他翌日面对听众的激情毫无二致。
    
    希特勒的口才与精力极其惊人,他曾创下了在一年内竞选5个不同的职位,7天内拜访20座城市,一天内公开演讲10次的记录。几乎每次演讲都是脱稿进行,而且针对各地选民关心的不同问题,他演讲的内容也各不相同。在当今这个时代,像他那样的演说家已经很少见了。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巴伐利亚(甚至连德国人都听不懂的德语)的奥地利人,他的德语普通话能讲得如此标准,说明了他为了实现“我的奋斗”中“千年帝国”的梦想,在演说方面花了多大的功夫。希特勒演讲的内容相当简洁,提到最多的就是“德意志”、“国家”、“民族”、“振兴”、“正义”、“敌人”、“形势”、“斗争”、“成就”之类的词,从来不引经据典,只谈论现代的事情。在他牙缝里冒出的每一个字都带有浓烈的民族主义和大德意志的气息。加上德语语法本来就无法表达一语双关的意思。使得希特勒的演说更具有极其强烈的坚定意志。
    
    “德意志,人民,同志们,德意志的未来要靠我们的人民!只能靠我们的人民!德意志人民,神圣的德意志人民,必须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冷静、勇敢来克服一切困难!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能前进,我们的民族才能振兴!”
    
    “那些我们永远的敌人,德意志永远的敌人,从他们的舌头上流出来的只能是谎言!任何与他们合作的企图都是对德意志民族的背叛和犯罪!背叛和犯罪!我们将和这些无耻的、邪恶的敌人们斗争到底!斗争到底!直到永远!直到彻底消灭他们为止!……”
    
    “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们!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德意志人民!……”。
    
    希特勒1924年4月24日在慕尼黑的演讲:“我拒绝这个字眼‘无产阶级’。”
    
    “我们的斗争只可能有两种结果:要麼敌人踏著我们的尸体过去,要麼我们踏著敌人的尸体过去”“我们必须咬紧牙关,全力以赴去做一件事情;否则,我们将一事无成。”
    
    “每一代都至少应该经历一场战争的洗礼。”
    
    “你们必须跟着我庄严的宣誓:我们需要的是和平,我们需要的是献身于我们的事业。”
    
    “如果我的民族在这场实验中失败了,我将不会为之哭泣,是他们自找了这样的结局。”
    
    “大众就像是个任我为所欲为的女人。”
    
    “对敌人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坟墓更好了。”
    
    “时代呼唤战争而不是和平。”
    
    “政治的最终目的是战争。”
    
    “我们只能用武器来保卫和平。”
    
    “只要还有一个德国人活下来,战争就将继续。”
    
    “我的意志决定一切。”
    
    “在发动战争和进行战争时,是非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胜利!”
    
    “去征服、剥削、掠夺乃至消灭劣等民族,乃是我无可推卸的职责与特权。”
    
    “战争已经变成一种神秘的科学,令人高深莫测。但是战争其实是一个极自然的东西,也是日常生活中最必要的东西……战争就是生活。”
    
    “人类在永恒的斗争中壮大,在永恒的和平中毁灭。”
    “强者的独裁便成为最强者。”
    
    从录音中我们可以发现,希特勒向群众们灌输的理论并不多,它们与其说是政治演说,还不如说是一位军官的战地动员令。然后是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狂热的欢呼声贯穿了他的整个讲演过程。
    
    这种极度排外、惟我独尊的右倾民族主义思想,与一战后德国人极度的失落感截然相反,但又紧密相连,它们形成了一把利剑的两道锋刃,都是可以杀人的,而且是杀人不见血的。当时有报刊曾经这样评论希特勒:“此人正在用演讲杀人。”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和日本,就是在捷克、丹麦、波兰,甚至法国和苏联,都有希特勒的支持者和崇拜者,在当时,那是一股席卷全欧洲,甚至半个世界的浪潮。
    
    ……
    
    
    当然,我们知道:思想的主权体现为语言的魔力,但绝不仅仅是语言的魔力;希特勒只懂得语言的魔力、不懂得思想的主权,所以他只是一个煽动家,只能满足群众的口味。
    
    如果希特勒不只是一个煽动家,还是思想主权的参悟者,他就会适可而止,不会走向失败;不过反过来看,希特勒国家主权的失败也为思想的主权打开了大门——思想的主权永在国家主权之上,思想的主权不计成败,只是日新其德、生生不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2287408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美国正在越过临界线
·谢选骏:老人政治不合中国传统
·谢选骏:基辛格旁证希特勒确是犹太人
·谢选骏:波斯帝国的间接统治范例
·谢选骏:社会动员论的一个证据
·谢选骏:两个中国制造“逆向朝贡体制”
·谢选骏:电影业表明美国像希腊而非罗马
·谢选骏:印度占领的阿萨姆邦是中国的边疆
·谢选骏:欧美的标准正在沦丧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加起来就是“第三中国”
·谢选骏:美国要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
·谢选骏:元代人的普天下与盖世界
·谢选骏:中国梦就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谢选骏:资本的力量就是让人自觉地屈从
·谢选骏:让梅叶的《遗书》评论
·谢选骏:《菜根谭》是苟全性命的哲学
·谢选骏:现代南北朝开始文化统一
·谢选骏:第三中国兴起的国际背景
·谢选骏:比较汤因比、斯宾格勒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