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广西公安厅厅长公报私仇 背后隐瞒溃坝死亡特大惨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是被广西腐败团伙认定依法举报人,招来广西有史最残酷的追杀。2011年11月份网上曝光(2000年)《广西南丹县大厂矿尾沙坝溃坝死亡一仟多人特大惨案》,我被公安厅厅长怀嫌疑是网上发贴举报人。2011年12月11日,对我成立京城跨省绑架追杀8人灭口队,(广西公安厅二处钟某为首),有嫌疑黑社会职业杀手参与行动。滥用国家高科技侦查技术全天候对我监控。12月18日晚上6点钟左右,我到北京市半台区朱家坟公用电话亭拨打电话,被广西南宁市良庆公安分局玉洞派出所民警何剑平(103104)等人非法绑架,晚上8点钟到吕村我的租住宅抄家,抄走四大袋广西人民实名举报材料,现举报人惨遭打击报复。(注:全连昭、秦远富、赖有华、欧立凡、黎秀青等多人)。抢走电脑、录像机、优盘、损失一批财产物品,至今不给还。19日零时三点多钟两个嫌疑黑社会人员到我睡觉房间,把何剑平赶出来,就把电灯关黑,他们有嫌疑在我的饮水杯下了慢性毒药,十多分钟电灯才亮,后来我饮水杯的水,胸闷气喘喘难受,现有后遗症。下午坐飞机押至南宁第二看守所,晚上九点多钟,在看守所大门口二楼上有人接应:“是公安厅送来的吗?”押送人说:“是”。公安厅三个字使我惊魂难定。狱警(105XXX)在检查我身体时,发现是人为下毒所至,拒绝收监。(注:厅长没有通知到位,狱警秉公执法坏了梁胜利对我的谋杀计划。)腐败团伙为了达到对我灭口的目的,指令看守所姓杨肥副所长强行将我收监,急押我到审讯室,不准狱警靠近审讯室。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有关法律规定:看守所晚上不得审讯犯罪嫌疑人,他们关闭看守所的摄像,雇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拍视频作伪证,何剑平他们知道我是中纪委要保护的依法举报人,不敢妄为迟疑未决,他们三次走出审讯室商量钦定后,由杀人警察何剑平执行,他们出示的都是假警官证对我审讯。何剑平拿的是姓陈比他年轻,与他身份不同的假警官证。三个杀手出示的都是假警官证。何剑平到杀人时候同电影、电视杀手一样,两眼凸出来上下翻滚使人特别害怕。有嫌疑对我打安乐死,他们精心设计审讯完毕,要我伸手过钢条窗口接审讯笔录时,突然抓住我的手打一针,我就死审讯室。假如我被打一针死在审讯室没有人见,查的是公安,不查又是公安,我就死得不明不白。举例:2007年4月广西法官黎朝阳被打死在桂林看守所,广西党委政府发布新闻会说:“黎朝阳自己跌跤猝死的”。在他们对我没有动手前奋起抗争,大呼救命,公安厅厅长雇凶杀人啊!滥用警察出示假证件拍视频杀人啊!让周边居民知通道看守所杀人凶手就是公安厅长梁胜利。我对何剑平说:你们杀我又是死,不杀我又是死,我被你们另一伙下毒命危在旦夕了。何剑平一伙见到我手脚抽筋就要死的人,认定是另一组人员对我下毒谋杀成功,怕我死在审讯室受牵连,惊慌快速撤离。我大声呼至喊到没有声音,二十多分钟后,狱警才敢走过来开门,把我带到接收办公室门口,怕我死在办公室里面拒在门外。我继续用力抗争大声呼喊,让看守所周边人民群众知道,这里发生的是公安厅长滥警雇凶杀人。何剑平见我没有死,拨打手机电话通知追杀灭口队,6人速赶到现场。两个嫌疑职业杀手靠近我不到二十公分,就要置我死地。有人对他们严明公安部令:监狱严禁非正常死亡。我才幸免于难。何剑平与我对骂中,为推卸责任说:“是我老婆送饭给吃下毒谋杀亲夫。”好险啊!(在玉洞派出所何剑平设计让我妻子送饭是个圈套)。我还蒙在鼓里,恶人先告状,来一个裁脏陷害。不然的话,我妻就成了新世纪的小白菜。他们设计得天衣无缝。
     何剑平一伙对我谋杀失败后,以诽谤罪刑事拘留,南宁市公安局派出精兵强将对我非法五次,审讯时问我,把举报信投到中央那个部门,我说:中纪委。审讯人员就丧气说,完了,一切都完了。(注:审讯人员问我《广西南丹县大厂矿尾沙坝溃坝死亡一仟多人特大惨案》的举报信怎样得来的,我说:在北京永定门长途汽车站上访人摆地摊见到,问人要的)。一个月调查认定:我没有能力上网发贴举报。2012年1月19日释放,有释放证明不放我回家。怕我揭露广西腐败团伙残暴上访举报人灭口队的暴行。以撤销的南兴公(邕)决字[2010]第2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注:第2006号2010年6月份是我到中纪委举报广西最大的腐败,是党中央执法机关责令撤销的。)公安厅厅长梁胜利指令南宁市公安局非法劳教我一年封口。当天何剑平宣布劳教决定书对我说:谁叫你东写西写 (南丹溃坝) ,不是我搞你,是上面指令要我搞你。2012年8月13日我家人到南宁市良庆检察院信访受理非法劳教彭海清一案,依法调查。良庆公安分局自暴是上面指令要搞彭海清的,良庆检察院知是广西联席办主任余远辉、梁胜利是幕后指令要搞的,畏惧不敢立案侦查。上诉法院,法院不敢依法受理。我被拘押看守所一个月不计算在劳教内,我在劳教所用法律法抗争,看守所张副所长依法咸去我一个月劳教期,被余远辉、梁胜利安插在劳教所的线人通风报信,践踏法律尊严,野蛮不给我减免一个月劳教期。2012年11月19日解除我的劳教。

    广西腐败团伙的手段太残忍了,我出狱后,上访广西有关部门没有人敢理。上诉法院,2012年12月26日广西南宁市良庆区法院叫我去拿回起诉书。在广西有冤无处伸,有苦不准诉。12月31日上访国家信访局,在第五个窗口,接访员打开电脑,上面就有我11月31日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的显示,我向接访员说明,我是11月19日坐牢出来,我根本没有时间来上访。被一个保安队头拉出来,不准我同接访员说,急把我赶出门。我到中纪委四号窗口把举报材料投进去,同样遭到拒绝不收。我不服气,再到国家信访局二号窗口,同样遭到拒绝,不给我表填。广西腐败团伙神通广大,向中央有关部门渗透,收买接访官员。广西依法举报惨遭各种严重的迫害,已到喊天不应,喊地不闻的绝境。
    我十五年依法举报,惨遭十五年惨无人道的打击报复。惨到人们不敢相信,改革开放成果、低保、医保全没有,有女都嫁不出。我们依法举报人的拼死举报,应引起党中央高度重视。我们广西依法举报人坚持和等待,下定决心为反腐而战,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战斗到死。
    现请求党中央执法机关:严明党纪国法,依法对残暴上访人广西联席办主任余远辉、公安厅长梁胜利立案侦查,责令广西立即停止一切杀戮的犯罪。依法严惩黑恶势力保护伞。立即停止迫害上访人员,释放上访被劳教、判刑人员,给予国家赔偿。现申请国家法律保护,决不让依法举报人再流泪!再流血!决不让依法举报人写好遗嘱再战斗!还我一个公道!谢谢!
    电话;0771-4018679;手机;15296571126
    泣呈:广西依法举报人:彭海清2012年10月1日写于劳教所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1822018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 新西兰反弹
  • 新西兰反弹
  •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
  • 生命的意义
  • 2019情诗一束毕汝谐(作家纽约)
  • 我为什么热爱写作?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博客最新文章:
  • 活着真好像雾像雨又像风
  • 李芳敏144000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胥志义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人生百态《人生》第二章
  • 世道沧桑“自欺欺人”的法治基金
  • 九喻虚构的朋友挽不回溃败的现实
  • 小姐日记枉费心机白费力已入穷巷难回头
  • 九喻姗姗来迟的“未卜先知”
  • 老灯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阿钟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晨雷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伊阁缩头“瘟龟”的下坡路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9〉智叟出家
  • 中国战略分析冯哲盈、冯晓宇:社交媒体时代的网络民族主义
  • 台湾小小妮115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记忆名录——法国儿童丛书Père Castor
  • 为什么日本出现“日韩断交论”?
  • 赖清德获独派支持宣布参选总统称台湾不做第二个香港西藏
  • 中国的经济扩张主义震撼欧洲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 韩国认为美国筹码之大出乎韩方意料
  • 华为专利申请猛增 计划两年超过美国
  • 欧盟不再相信北京口诺市场开放 罕见要强硬限时兑现
  • 华澳关系虽冷中国富豪仍涌买豪宅
  • 5G表决 丹麦放弃华为选择了爱立信
  • 团派胡春华速被削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引议论
  • 南非厂家特注商标非中国制造激中国爱国网民愤慨
  • 京东如治国维稳突查裙带关系
  • 赖清德“突袭”蔡英文“点名”韩国瑜 2020大选惊奇迭起
  • 德国虽接纳华为投标却拟设特别基金阻挡中国等并购
  • 华人杨安泽宣布竞选美国总统政纲:加税,发钱
  • 全球航空前所未有 波音有受司法调查危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