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电影业表明美国像希腊而非罗马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0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神话与民族精神——十个文化圈的比较》的一个例证

    
    美国电影业的巨大成功、电影业在美国的巨大影响……在在说明美国像是古代希腊而非古代罗马。
    
    举一个例子,奥古斯丁其在“双城记”上帝之城)第二卷里写道:
    
    章11 希腊人让演员承担国务活动,他们认为这些人能使神灵欢娱,他们的同胞不能排斥他们
      
    依据同样的理由,希腊人赋予戏剧演员以巨大的国家的荣誉。在上面提到过的《论共和国》这本书中有一位非常雄辩的雅典人埃斯基涅斯( Aeschines) ,他年轻时曾经是一位悲剧演员,后来成为一位政治家,另一位悲剧演员阿里斯托德漠(Aristodemus )也经常被雅典人作为使节派到腓力那里去。因为他们判定这些主要的戏剧演员似乎能使神灵感到欢娱,因此没有理由要谴责他们,把他们当作无耻之徒。这些希腊人无疑是不道德的,但是他们的行为确实也和他们的神灵的性格一致。
      
    因为,当那些诗人和演员的舌头按照神灵的吩咐对诸神的圣名加以毁损时,怎么能够假定他们会保护公民的生命呢?而在断言这些演员把欢乐给予他们所崇拜的神以后,他们怎么能够约束自己对那些在剧场里表演的演员的轻蔑呢?他们又怎么能把最高的城邦的荣誉授予这些演员呢?正是通过这些为了神灵的欢娱或荣耀而进行表演的演员,他们告诉人们这些东西是神灵所需要的,而按照祭司们的解释,神灵会对此表示愤怒而不予以接受。拉贝奥(La beo) 的渊博知识使他成为这些问题的权威。他认为,善神与恶神应当有不同的崇拜形式;向恶神祈求应当使用血腥的祭牲和表示悲哀的仪式,而侍奉善神可以用欢乐的形式,例如, (如他自己所说)演戏、过节、宴饮。凭着上帝的帮助,我们会在后面对所有这些内容详加讨论。
      
    而现在围绕主题我们要说的是,各种献祭全都毫无区别地面向所有神灵,就好像所有神灵都是善的一样。(实际上,在这里使用"善"与"恶"这些词都是不妥的,因为他们那里只有邪恶的神灵,异教徒的诸神全都是邪恶的,他们根本不是神,而是恶灵。)或者如拉贝奥所认为的那样,除了向不同的神灵奉献不同的牺牲,希腊人还公正地把荣誉授予主持献祭的祭司和表演戏剧的演员,如果这些表演能使所有神灵愉悦,或者能使他们的善神高兴(但这样也很糟糕) ,如果只有这样的表演才能使他们欢乐,那么这些演员就不会公开指责他们的神灵给他们带来伤害了。
       
    章12 罗马人不允许诗人像对待人一样对待神灵,表明他们对人的重视胜过对神灵的重视
      
    然而罗马人,如西庇阿在同一次讨论中自夸的那样,拒绝诗人对他们的行为和好名声进行攻击和诬蔑,如果有人胆敢写出这样的诗句来诬蔑他们,就会成为一桩大罪。只要与他们自己有关,他们就会庄严地诉诸法律,而对待诸神,罗马人是傲慢的、不虔诚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神灵不仅容忍这种攻击和诬蔑,而且喜欢人们这样做,诗人们带伤害性的语言会使他们感到快乐,而罗马人自己却不能够忍受这样的行为。他们的祭神仪式是诸神能够接受的,而他们的法律却禁止以类似的仪式伤害他们自己。西庇阿,当你看到罗马人没有保护任何神灵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赞同禁止诗人进行攻击和诬蔑,免得有任何公民受到伤害?你难道把你们的元老院看得比卡皮托利山(Capitol) 更加高贵吗?在你们眼中,这座罗马城比整个神灵的苍天更有价值,因此你们要禁止诗人诬蔑公民,他们可以用不洁的语言强加于神灵,但却不能对元老院的议员、执政官、国王或大祭司造成伤害吗?当然啦,普劳图斯(Plautus)或奈维乌斯(Naevius) 攻击西庇阿兄弟是不恰当的,凯西留斯( Caecilius) 嘲讽加图也是不可容忍的;而你们的特伦斯鼓励青年以至高的朱庇特为榜样,肆意淫乱,却是恰当的。
      
    章13 罗马人应当明白,想在荒唐的娱乐中得到崇拜的神灵不配神圣的荣耀
      
    但是,如果西庇阿还活着,他可能会回答说"我们怎么能够对诸神自身加以神圣化的事情进行惩罚呢?因为用来表现这些事情的戏剧表演是由诸神引进罗马社会的,诸神吩咐我们应当用这样的表演来荣耀他们。"但是这样一来,不是正好提供了清楚的证明,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神,也不配在任何方面从共和国接受神圣的荣誉?假定他们需要以罗马公民受到嘲讽的方式受到荣耀,那么每个罗马人都一定会提出反对意见。我要问,当诸神建议把他们自己的罪恶当作赞扬他们的材料的时候,他们如何配得上得到崇拜呢?这种伎俩难道不会使他们的真相暴露,并证明他们是可恶的魔鬼吗?
      
    这样,尽管他们被罗马人迷信地当作神灵来侍奉,而他们也没有隐瞒自己想要在荒淫的戏剧表演中得到崇拜的愿望,但是罗马人由于充分关注到他们的尊严和美德,因而拒绝像希腊人那样赋予演员任何奖励。关于这一点我们拥有西庇阿的证词,西塞罗记载说"他们罗马人认为整个戏剧表演都是一种可耻的勾当,因而决定,这样的人不仅失去其他公民可能享受的荣誉,甚至可能根据监察官的审查,被逐出他们的部落。"这是一项杰出的法令,是罗马的精明的又一项证据;但是我希望他们的精明能够更加彻底和一贯。
      
    因为我听说,如果有罗马公民选择舞台作为他的职业,他不仅关上了从事各种值得称赞的生涯的大门,而且要被逐出部落。我只能宣称:这是真正的罗马人的精神,这才配得上这个国家令人妒忌的名声。但有人会打断我的喜悦,询问我,当戏剧表演被当作是赋予诸神荣耀的时候,有什么理由要禁止演员获得各种荣誉?在很长的时期内,罗马的美德并没有受到戏剧表演的污染;如果这些戏剧表演由于能满足公民的嗜好而被接受,那么引进戏剧必定会伴随着一种松弛的性质。但是事实上,是诸神要求观看这种表演以得到满足。那么,为什么要将通过他们的表演崇拜神灵的演员加以驱逐呢?你们又怎么能够在敬畏要求进行这些演出的神灵的时候,指责那些进行这种邪恶表演的演员呢?
      
    这就是希腊人和罗马人参与过的争论。希腊人认为他们公正地赋予演员以荣誉,因为他们崇拜需要戏剧的神灵;而罗马人不允许污辱他们自己的平民部落的名字,更不要说污辱元老院了。整个讨论可用以下三段论来加以总结:希腊人向我们提供了大前提,如果崇拜诸神,那么必须把荣誉授予崇拜诸神的人;罗马人添加了小前提,但是这样的人决不能得到荣誉;基督徒引出结论:因此决不能崇拜这样的诸神。
      
    章14 想要从理想国中驱逐诗人的柏拉图胜过那些想要在戏剧表演中得到荣耀的神灵
      
    我们还要继续询问,为什么写下这些戏剧的诗人,按照十二铜表法他们不能伤害公民的良好名声,要被认为比演员更值得尊敬,而这些演员在无耻地诽谤诸神的品性?谴责羞辱神灵的诗歌,而又将荣誉赋予诗歌的作者,这样作难道是正确的吗?在此我们难道还不应当把棕榈枝奖给一位希腊人柏拉图吗?在建构他的理想国时,他明白应当从城邦中把诗人当作国家的敌人驱逐出去。他不能容忍把诸神拎出来加以羞辱,也不能容忍公民的心灵被诗人的虚构弄得扭曲和痴迷。
      
    你们看到柏拉图要把诗人从城邦中驱逐出去,使公民不受伤害,而你们也看到这些神灵把戏剧表演当作荣耀他们自己的形式,我们现在可以比较一下前者所反映的人性和后者所反映的神性。尽管不成功,但是柏拉图努力劝导轻信、淫荡的希腊人不要去创作这样的戏剧;而诸神使用他们的权柄,怂恿庄重的、头脑清醒的罗马人上演戏剧。不仅要上演这些戏剧,他们还要人们将这些戏剧奉献给他们,在庄严的节日中举行庆祝,作为给他们的荣耀。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国家应当把神圣的荣誉赋予禁止这些邪恶荒淫的戏剧的柏拉图,还是应当将荣誉赋予那些魔鬼?他们喜欢使人盲目,使人不能接受柏拉图做得不太成功的、谆谆教诲的真理。拉贝奥把柏拉图这位哲学家提升到半神半人( demigod) 的地位,类似赫丘利和罗莫洛。拉贝奥把半神看得高于英雄,但半神和英雄都可算作神灵。我不怀疑他会认为这位被他列为半神的人不仅配得上得到比英雄更大的敬重,而且也超过对诸神本身的敬重。
      
    罗马人的法律和柏拉图的思辨有相同之处。后者对诗人的虚构发出全面的谴责,而前者不允许进行讽刺,至少不能以人为讽刺对象;柏拉图不能容忍诗人在他的城邦中居住,罗马的法律禁止演员注册为公民;如果他们不怕冒犯那些要求这种演出的诸神,那么他们同样也会把诸神全部驱逐出去。因此,罗马人显然不接受,或者说我们也没有理由期待他们接受那些来自诸神的、规范他们行为的法律,因为他们自己实施的法律超过诸神的道德,使之显得可耻。诸神要求用戏剧表演来荣耀他们,罗马人则把演员排斥在所有国家荣誉之外。前者下令要用戏剧表现他们自己的可耻,以此来庆祝;而后者下令没有一位诗人可以损害任何公民的名声。半神半人的柏拉图抗拒那些神灵的淫荡,显示出罗马人的天才的不足之处,因为柏拉图把诗人完全从他的理想国中驱逐出去,无论他们的创作是与真理无关的虚构,还是在神圣行为的伪装下把最邪恶的例子摆到了恶人面前。从我们这方面来说,我们确实不把柏拉图当作神或半神。我们甚至不会把他拿来与上帝的任何天使相比,也不会把他比作宣谕真理的先知、任何一位使徒、基督的殉道士,或任何一位忠信的基督徒。
      
    我们这样说的原因会在恰当的地方加以表述,藉着上帝的帮助。然而,由于他们希望把柏拉图当作一位半神,我们认为他肯定属于那个在各方面都很优秀的阶层,如果不能与赫丘利或罗莫洛相比(尽管没有历史学家或诗人曾经叙述和歌颂过他杀害他的弟弟的事,或他犯下的其他罪行) ,那么肯定能与普里阿普斯( Priapus)、辛诺塞法莱( Cynocephalus) 、"发烧" (Fever) 相比,这些神灵有些是罗马人从外国人那里接受的,有些是通过本地的祭仪成圣的。那么,如何能够指望这样的神灵能够推进良善和健全的法律,或者防范道德的和社会的罪恶,或者消除已经在蔓延的罪恶呢?诸神甚至在利用他们的影响传播荒淫,通过戏剧表演告诉民众他们那些真假难辨的行为,用好像是神圣的认可来点燃凡人淫荡的烈火。西塞罗谈到诗人时用这样一些话来说明他们反对国家"每当人民有如一位伟大、明智的教师发出的欢呼和赞叹传到他们那里,它们往往造成多大的混乱,引起多大的恐惧,激起多么强烈的欲望。"
    
    ……
    
    上述所言表明美国像希腊而非罗马。
    
    何以见得?
    
    正如《神话与民族精神——十个文化圈的比较》所言,古代希腊人崇拜的不是道德,而是知识;古代罗马人崇拜的既不是道德也不是知识,而是权能。蒙昧的罗马人只懂得欣赏马戏而不懂得欣赏戏剧,所以才能保持纯朴、统治世界。
    
    “罗马的法律禁止演员注册为公民”,蒙昧的罗马人只懂得欣赏马戏而不懂得欣赏戏剧,所以才能保持纯朴、统治世界。
    
    而美国和受到美国影响的世界各国却给予电影从业人员极高的社会地位和惊人的社会财富……这样的美国很像希腊但绝不像罗马。
    
    这样一个崇拜演员和戏子的美国,能像罗马人那样统治世界吗?
    
    可能性应该较小。
    
    尤其考虑到:美国的政治结构起源于十三州联合抗英独立;这虽然属于比较希腊的各国联盟更为紧密的各州联邦,但是却不是罗马那样起源于单一城邦的政治实体。总的来看,美国只是处于希腊世界和罗马帝国之间的某种中间过渡形态。
    
    如果用《神话与民族精神——十个文化圈的比较》的观念来观察美国,现代美国人崇拜的既不是道德,也不是知识,更不是知识,而是主要是金钱。因为在美国,只要不犯法,金钱可以买到一切,包括知识、权能,甚至道德形象。这样的美国,有足够的意志和力量去统治世界吗?
    
    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如果美国没有意志和力量去统治世界,迟早要接受别人——具有意志和力量去统治世界的人——的统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919922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印度占领的阿萨姆邦是中国的边疆
·谢选骏:欧美的标准正在沦丧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加起来就是“第三中国”
·谢选骏:美国要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
·谢选骏:元代人的普天下与盖世界
·谢选骏:中国梦就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谢选骏:资本的力量就是让人自觉地屈从
·谢选骏:让梅叶的《遗书》评论
·谢选骏:《菜根谭》是苟全性命的哲学
·谢选骏:现代南北朝开始文化统一
·谢选骏:第三中国兴起的国际背景
·谢选骏:比较汤因比、斯宾格勒
·谢选骏:中国崛起的“第四个战役”
·谢选骏:西斯庭教堂天顶画《创世记》的浊气
·谢选骏:欧洲统一的精神障碍
·谢选骏:阿奎那的《神学大全》与天主教会的没落
·谢选骏:复活思想促进了战斗力量和生物复制
·谢选骏:中国能够摆脱埃及的命运吗?
·谢选骏:《老子》是费拉民族的哲学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