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美国要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6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3年1月5日DAVIDE.SANGER的分析哀鸣说:

    
    两年前,即将离任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海军上将(Adm.MichaelMullen)宣告,“我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最大的威胁是债务。”在美国举一国之力追击基地组织和入侵伊拉克10年后,马伦上将实质上在说,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即将发表《可有可无的国家》(TheDispensableNation)的瓦利·纳斯尔(ValiNasr)指出,债务和其他经济难题结合在一起,已使奥巴马和其他民主党人有理由让美国退出国际事务,“这大大降低了说‘我们做不了更多了’的难度”。
    
    美国国务院一名即将离任的高级外交官(要求匿名)在评述财政危机对抗的结局时也表示,未能应对长期债务问题,将成为“我们退出中东事务,并在我们转向亚洲的新战略上放低视线”的又一个理由。
    
    纽约时报报道说这也正是中国正在宣传的主题。而把美国描述成一个管不好本国经济的衰落中的大国符合中国的利益。“政客们选择把皮球踢到未来”,官方的新华社周三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这样写道。但“皮球永远不会消失”,美国正在“陷入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深渊”。
    
    多数证据显示,美国的债务不会很快酿成危机。未来几年里,赤字预计将有所缩减,同时,即便美国失去了AAA债券评级,外国人依然愿意以极低利率向美国放贷。这是对美国经济充满信心的一个标志,也说明人们意识到欧洲和亚洲也有各自的问题。
    
    但是,人口老龄化和医疗开支的增加,很可能导致赤字在未来几十年期间快速增长,这意味着围绕税收和支出的最艰难选择仍有待做出。若不对这些问题做出决策,政府将拥有更少的资源,也会更加依赖外国放贷者——越来越多地是中国人。(PaulaBronstein/GettyImages:一些分析人士担忧,美国无法保持在缅甸等地的影响力。)
    
    “如果我们看起来失灵,就像近年发生的情况那样,我们就很难成为自己宣告要在世界上成为的那种民主和资本主义模式的典范。”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N·哈斯(RichardN.Haass)说。
    
    纽约时报中文网1月4日的报道注意到新华社的一篇文章暗示,美国正在衰落。一位署名明金维的五毛在这篇评论中说,“美国人可能因成熟的民主制度而自豪,但在外人看来,华盛顿的政治僵局确实显得很丑陋。”文章还说美国人可能会把这份惊险的协议看做自己的私事,但是,“作为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国内如果不能在关键问题上达成一致,对整个世界都会造成影响。”“对于美国人来说,美国政府背负赤字的时间已经太过长久。从2002年开始,山姆大叔在10多年的时间里从未拥有任何财政盈余,因为政府大举借债,一方面是为了支持在中东的昂贵战争,一方面是为了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刺激经济走出衰退。”
    
    “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及研究部主管”胡一帆在1月4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版文章中指出,美国虽然使财政悬崖得以避免,但预算之争仍在继续。因数个结构性问题尚未解决。
    
    首先,2012年12月底已触及债务上限水平,其目前为16.4万亿美元,但美国并未就此进行重新谈判,由此揭开了未来两个月的又一轮预算之争。
    
    其次,控制强制性公共支出(规模最大的是医疗保险和社保计划)对确保债务可持续性将是十分必要的。与近期情况截然不同的是,总统奥巴马表示愿意考虑降低医疗支出。美国预算仍不适合人口老龄化的新现实。未来十年65岁以上人口将增加三分之一,这样的人口结构变化因素和近期的医疗改革将增加获得联邦救助人口的数量。预计到2020年医疗保险、医疗补助计划和社保支出占GDP的比重将达到11.5%,而2012年为9.6%。目前还没有真正能够确保强制性支出稳定性的解决方案,特别是与医疗保障有关的所有支出。
    
    最后,税法改革尚未完成。这一改革将以消除使高收入人群和企业获益的众多税务漏洞为目标。
    
    鲁比尼全球经济咨询公司(RoubiniGlobalEconomics)董事长、纽约大学教授鲁里埃尔?鲁比尼更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中表示,华盛顿在元旦当天达成的协议阻止了美国经济跌落所谓的财政悬崖,然而,鉴于美国政治体系从本质上来说已经失灵,另一场危机将为期不远。
    
    实际上,美国距离下一场危机只有两个月时间。如果到3月1日还没有采取任何举措,1100亿美元的支出削减措施将自动生效。大约同一时间,美国将触及法定债务限制,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债务上限”。
    
    这仅仅是开始。在2013年晚些时候,美国将展开一场更大规模的关于中期财政整固的辩论(早该如此)。这将导致共和党和民主党再次爆发冲突,前者希望缩减联邦政府的规模,而后者则希望保持联邦政府当前规模,但对政府支出的来源很迷茫。因此可以预计,美国将围绕福利支出爆发一场大的冲突,围绕税收改革爆发一系列小冲突:美国应该推出增值税吗?应该推出单一税(flattax)吗?应该提高(或降低)所得税吗?应该出台碳税吗?我们应该堵塞企业税收漏洞以提高财政收入吗?文章断言“美国很快就会混乱起来”。
    
    “美国经济今年非常容易失速,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欧元区危机恶化的话,甚至会更糟糕。”“更长期的场景更为惨淡”。
    
    ……
    
    上述的智囊们由于酒足饭饱而脑满肠肥,脑子都运转不灵了。
    
    他们都忘记了美国的最大本钱就在于军队,正如美国最大的耗费就是军费。
    
    因此,美国的最大智慧就在于利用军队去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正如美国利用警察和法律向自己的国民征收“社会安全税”——这样美国政府才是真正的“世界警察”,而不是“白干活不拿钱的黑奴”。否则,美国军队就应该收缩到国内,不要去管那些不给钱的国家的事情,或是直接派遣美军进入那些拒绝交纳“国际安全税”的国家,就像派遣警察进入拒绝交纳国“社会安全税”的国民家里,强行收税。
    
    总之,军费应该专款专用。
    
    总之,羊毛必须出在羊身上。
    
    不能像汉奸毛泽东那样,让自己的国民为外国人及其政府掏钱、看家护院。
    
    也许美国的决策者们会笑话谢选骏说:
    
    你这个傻瓜,我们正在通过美元贬值来向世界各国输出通货膨胀,实际收取“国际安全税”。
    
    不过我也笑话这些拿钱却不干活的人们说:
    
    如此通过贬值来获得“国际安全税”,不仅偷偷摸摸,而且贻害美国民众,丧失美国信用,导致美国衰落,实在不可取也。
    
    不信你看越积越多的美国国债,就是一个个证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1919804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元代人的普天下与盖世界
·谢选骏:中国梦就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谢选骏:资本的力量就是让人自觉地屈从
·谢选骏:让梅叶的《遗书》评论
·谢选骏:《菜根谭》是苟全性命的哲学
·谢选骏:现代南北朝开始文化统一
·谢选骏:第三中国兴起的国际背景
·谢选骏:比较汤因比、斯宾格勒
·谢选骏:中国崛起的“第四个战役”
·谢选骏:西斯庭教堂天顶画《创世记》的浊气
·谢选骏:欧洲统一的精神障碍
·谢选骏:阿奎那的《神学大全》与天主教会的没落
·谢选骏:复活思想促进了战斗力量和生物复制
·谢选骏:中国能够摆脱埃及的命运吗?
·谢选骏:《老子》是费拉民族的哲学
·谢选骏:世界末日与白种人退场
·谢选骏:《老子》厚黑水德+人民战争
·谢选骏:西方文化能够起死回生吗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再添新例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