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员公布财产与开放党禁报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4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郭永丰
    

    一党制下的公布官员财产,只能是演戏,绝不可能具有实质意义。正如一党制下的人大与政协,无论当局如何强调要加强人大和政协对政府的强力监督作用,但在一党制下,人大和政协只能是执政党任意把玩的花瓶和随意使用的橡皮图章,谁还指望其发挥什么强力监督作用?正如茨威格所言:“除非济以自由,权力就会成为暴政。”所以,公布官员财产必须先开放党禁与报禁,落实公民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以使公民社会正义力量健康茁壮成长起来,届时,民间力量才有能力主导公布官员财产的法治化有序化规范化的健康运行。在现有体制下,一味寄希望于由执政党自己来主导官员公布财产,绝不会产生好的结果。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让官员公布财产,主导此项工作的部门应设在民间,而不是政府自己。作为无官不腐无官不贪的官场,也就是所谓的党政机关各部门,才是藏污纳垢最污秽的地方,他们有什么资格可以主导此事呢?
    
    当下的反腐败工作,首先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本身就是针对这种政府及其政府内的所有官员的。而让所针对的对象来主导此事,这就犹如贼喊捉贼,让罪犯家族的人审判该罪犯,只会助长腐败之恶风更盛行,与真正所要达到的反腐败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
    
    那么,针对此现状,笔者认为,公布官员财产前必须先开放两禁(党禁和报禁),落实公民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早日培养公民社会正义力量健康茁壮成长起来,届时,民间力量才能有能力主导公布官员财产的法治化有序化规范化的健康运行。正如茨威格在《异端的权利》一书中所言:“除非济以自由,权力就会成为暴政。”在现有体制下,一味希望把如此大权托付给已经腐败透彻的执政党自己来主导,绝不可能公布彻底到位的,抑或被党集团将赃款据为己有,增加民主化的成本。
    
    在一党制下,公布财产一定都是有选择性的,这就正如时下的反腐败,做样子是一个方面,内斗更是一个方面。其具体利弊,简要分析如下:
    
    有利方面:
    一、几千年未晒的官员财产,终于可以合法地晒一晒了,无论真假,由于晒是法定的,任何官员都必须首先将自己晒一晒,无论上台前还是上台中,一直都是完全透明的,经得起人民群众随时随地检查检验的。否则,任何官员都无法向人民交代自身的清白。
    二、只要晒规法定了,即便有官员弄虚作假,在无处不在的民意追查下,最终还是能够追查个水落石出。也就是说,即便不能完全依法地让这些官员自觉把自己全部暴露无遗,但通过其他渠道,网民也会让其全部曝光。由此更可以检验官员公布财产的诚信度,弄虚作假的严重性程度。
    三、可以切实反腐,使新任官员再搞贪腐可以悠着点。
    四、可以把很多贪腐官员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彻底反腐创造便利先决的条件。
    五、通过反腐,没收巨额赃款充实国库,使人民和国家受损急剧下降。
    六、由于实现到位以上诸方面所受到体制的直接阻碍和羁绊,绝对很难一步到位,由此对于启蒙民众迅速且大面积觉醒,加速专制体制的早日结束,而实行宪政民主政体,则是最有利的。
    
    弊端所在:
    一、肯定公布不到位,比如转移资产,弄虚作假,官官相护,一定是必然的。何况作为官家的事情,除了官家的人最掌握底细,如果不在内斗中抖漏出来,百姓根本难以全面觉察到。
    二、掌握主导权的一派,对自己所在一派的坚强庇护,对不是自己一派的彻底清理,或者由于体制的需要,把那些没背景和后台的官员暂时拉出来为整个腐败党集团祭旗,正如中共历届的反腐败一样。
    三、任何打着反腐败名义搞个人独裁的人,可以让所有官员迅速彻底降服于自己,而让各派人马迅速聚集在新任领袖的统领之下,全部都俯首听命,乖顺称臣。
    四、对于勇敢群众的揭发进行打击报复,或利用公权和公器血腥镇压,或利用黑社会组织杀人灭口等,社会将会变得更恐怖。
    五、所没收巨额赃款名义上充公了,由于缺乏透明的财政收支账目公布,这些赃款又变相被新权贵贪污或用于维稳费用,增加民主化的巨额成本,那样其实就是适得其反,没有丝毫意义了。本来,公众敦促当局公布财产,就是为民主化打开突破口,却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完全相反的结果。
    六、一党制下反腐败,即便让官员变相做样子向公众公布财产了,也绝不可能培养民间力量迅速茁壮成长起来,这才是中国民主化最大的不幸和悲哀。但在眼下,中国迫切需要民间正义力量迅速崛起,且健康快速地成长起来。未来实现宪政民主,绝不可能没有这股力量的全面主导作用。
    七、由于人们争取公布财产及其变相公布财产的斗争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这便自然而然地无限拉长了民主化的期限,让这些流氓权贵苟延残喘,再多受活无限的时日。当然,这些人的受活与淫威,便是广大人民所承受人祸灾难的无限延长。
    
    权衡以上利弊,马上敦促当局公布官员财产,虽然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但不可忘记,在公布财产前,首先敦促当局开放党禁和报禁,这才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也就是说,只要开放党禁和报禁,就不怕他们不公布财产。而变相的公布财产,未必就能为开放两禁打下坚实基础,而是有可能成为新的障碍和壁垒,这才是最为可怕的。尤其是,当变相公布财产实施后,旧的问题远未解决,新的问题产生很多,而且还更棘手,这也许还是给民主化制造无辜事端的源头了。
    
    不过,针对公布财产和开放两禁,如果要当局选择的话,他们一定会首先公布财产,绝不可能率先开放党禁和报禁,因为这两禁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目前之所以花费天价维稳,就是为了巩固这两禁。但作为民主维权人士,我们必须充分认清这个方面,而不要被变相的所谓公布财产所迷惑。
    
    最近,中共媒体介绍俞正声时说,该人在青岛工作时,就曾通过电视公布自己的收入、住房和接受礼品的处理情况。确实是这样的吗?公布财产怎么就这样随意简单而草草了事呢?这是因为:
    第一、群众还根本没有广为知晓就看不到这种公布信息了。
    第二、想知道的群众根本无处查找这种已公布的数据和资料。
    第三、群众怎样核实所公布的全是真实和准确的呢?
    第四、如果与事实不符,群众又该怎样检举呢?
    第五、如果隐匿财产事实确凿,又该由哪个部门牵头有效论处呢?
    第六、哪个机构主要负责检查此事呢?
    第七、怎样做才会让广大群众彻底信服呢?
    第八、有健全的法规和办法出台吗?
    等等,一切都是空白的。
    
    由于是人治的社会,中共的媒体也便为了宣传的需要,固然也就毫不负责任地如此大放阙词。当然,即便公然说谎,也没有任何强力的监督部门来追查其荒唐的言论,而让其也能为自己所鼓吹的荒唐言论负什么责任。毕竟,权力就在流氓的掌控之中,该媒体作为流氓的打手工具在当下肯定会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的。
    
    如此说来,在群众无处不在,且与日俱紧的声讨之下,要求中共官员及其家属公布财产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对于眼下的公布财产,中共一定会尽快想尽一切办法地出台一个规定或什么政策的,但一定是让人大失所望的,且让更多人更加义愤填膺,悲愤异常的。
    
    毕竟,在一党制下,让一个腐烂透彻的党自觉自愿地全面揭开面纱和重重的黑幕,作为有自知之明的该党,尤其是长期以来都是既做婊子又立牌坊过来的,越来越多群众在此时一定要求其必须只有公布财产,无疑是直捣其最阴暗的角落和地带上的。而按照中共现行的法律制度,他们又根本没有丝毫理由予以继续推拖或敷衍了事,那么,也便只有在迫不得已中,只能硬着头皮搞变相公开了。当然,这种公开,肯定是最能启蒙广大民众迅速并全面觉醒的。
    
    群众在这种变相公布的悲愤声讨中,彻底认清立即开放党禁和言禁的重要性与急迫性所在,也便更为势所难免。这无疑也是打开民主化道路,开启民智,让全国人民共同步上阳光大道的突破口。
    
    所以说,如果当局实在不开放两禁,首先公布官员财产,也未尝不可。只要我们充分认清这种事实,不能把变相公布财产作为拖延民主化的新障碍和羁绊。而开放两禁,才是我们追求的最终目的。
    
    另外还要明白,反腐不能依靠腐败权贵,建设宪政民主政体也不可能依靠腐败权贵。唯有人民群众大面积觉醒,勇敢者首先形成坚强的团队效应,体制内的开明者,比较有民主倾向的掌握雄厚资本的财团才会介入进来,反腐才会形成真反腐的团队效应,建设宪政民主政体才能成为自然之事。
    
    总之,目前一切都还正在启蒙酝酿中,离这股力量的来临所促动的社会大变革还为时尚早。
    
    据人在海外的王希哲先生说,未来中国,共产党有可能分解为两个政党,一个是富人党,一个是穷人党。笔者认为这种说法未必很准确,尤其是他说温家宝代表的富人党,薄熙来式的某人代表的是穷人党,这是值得商榷的。还有贺卫方最近访问美国时说,共产党有可能向社会民主党转化。笔者认为,未来中国,一定有多个政党出现,但是,究竟哪几个政党是最大的。根据目前发展态势,共产党肯定会瓦解为多个政党,不一定就是富人与穷人的分野。民间另外成立一个或多个大党,这绝对都是一定的。这些大政党不属于台湾国民党,民进党,也不属于大陆八大傀儡政党。而是独树一帜,旗帜鲜明的现有中国共产党的反对党,绝对是不容置疑的。虽然眼下在海外,甚至在国内,反对共产党的不成形的政党和派系数目众多,但他们最终必须走在一起,走完全彻底的民主化路线,建设最现代的民主政党,才能真正形成大气候。否则,任何小家子气,个人主义倾向严重的所谓党领袖,绝对都难以形成大气候。
    
    如此说来,即便在中国开放党禁和言禁,也要很长时间的磨合、酝酿、自我训练期,那就是为这个统一的大政党积蓄能量,做好充分准备工作。也许该政党叫中国民主党,或公民党,或者什么的大联盟等等,这都不是很重要。只要是最大的在野集团势力,必须是个个领袖和精英的整合体。让所有人都有均等机会和条件地参与竞选各级以至最高领袖。否则,只能成为一个山头主义极其严重的小党,绝难形成大气候,也主导不了对正在执政的中共官员及其家属所公布出来的财产进行全面监督和审查。
    
    总之,一党制下的公布官员财产,只能是演戏,绝不可能体现实质意义与应有价值的。这就正如一党制下的人大与政协,无论当局如何强调要加强人大和政协对政府的强力监督作用。毕竟在一党制下,人大和政协本身就是执政党任意把玩的鸡巴货,你还指望其发挥应有的作用,这有可能吗?
    
    2012年12月25日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919400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要求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公开家庭财产/周家平
·新华社连发常委特稿,或为财产公开预热
·邓聿文:用官员财产公示打开政改缺口
·官员财产公开,决心别落后于耐心
·官员财产公开不能总在水浅处摸石头 (图)
·官员:贫富差距是财产差距更是能力差距
·郭永丰:公布财产是中共权贵的最大软肋
·刘逸明:“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徐剑锋:没有财产公开就没有政治信用 (图)
·中国党政干部资料库收录1600人简历 民众望财产公开
·温家宝总理何不以“公布财产”反击/淳于雁
·谈温家宝家族财产被“公布”的后果/彭涛
·财产公开-中共的“死穴”/华颇
·解龙将军:“股神”的“捐赠财产”掩护偷税漏税
·我的财产哪里去了?/孙林(孑木) (图)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陈维健
·北京观察:中南海应该成为财产公示的窗口(下) (图)
·北京观察:中南海应该成为财产公示的窗口(上) (图)
·骆家辉的财产早已公开尴尬了谁?
·官媒称官员财产公示无需20年
·媒体称官员财产公示还要再等20年遭质疑
·官员财产公开? 王岐山:有困难
·曾举牌要求胡锦涛公开财产的年轻人被以其他罪名治罪
·官员财产申报拟列入立法规划
·中国拟修改完善反腐法律 官员财产申报拟入法
·七常委公布财产:亦真亦幻? (图)
·专家称中共高层家事披露为官员财产公开作探索
·学者:新华社连发领导人特稿 或为财产公开预热
·中纪委: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将及早列入立法规划 (图)
·广州示威呼吁胡锦涛公布财产的年轻人之一杨崇一审判决上诉 (图)
·27市县已试点财产公开,或仅是热闹一阵
·访民持续踊跃在北京举牌,要求周永康公布财产 (图)
·中国可能出现新一轮官员财产转移潮
·俞正声人物特稿:曾在青岛公开财产
·中纪委已着手起草“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建议稿 (图)
·访民在京举牌促周永康公示财产及维稳经费 警未干预
·陈明金:“官员财产公开是从政基本要求”
·各地访民在北京举牌要求公布周永康财产 (图)
·请社会关注被河北省邢台市政府官吏霸占财产的百姓
·无锡严雅言:抢百姓财产,目无国法!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还中国钓鱼岛,还人民房屋财产!2012/08/30 (图)
·沈阳访民辛颖恳请十八大党代表保护公民合法财产
·江苏南通抢了财产砸毁公司不还民生/红枫丽莱木
·请把被你们抢去的财产还给我吧/戴宝健
·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财产被抢得不到归还,又被口头告知信访终结
·要讲民主先把财产还给人民!
·上海访民卫玉华的合法财产遭掠夺 (图)
·中共上海虹口区人民政府信访办再次变法侵吞百姓财产/韩凤龙 (图)
·人民政府侵犯人民财产权,依法维权遭拘留行政申诉状(1)/陈建芳
·上海地方政府强抢掠夺农民的生存财产权/许建军
·上海市教委书记停止权力“谋杀”行政行为,归还我的工资、医保、住房、抄家劫走的全家私人财产
·滨海新区汉沽殡葬所 违法毁约 悍然抢夺我财产/吴键
·陕西省汉中市洋县谢村镇镇江村王红柱长期欺压百姓、强占集体财产
·高级法院院长为情人,抢夺公民财产,十五年申诉何日是尽头
·中国官员为什么脱裤子容易申报财产难?
·补偿安置核查终结 等于没收财产—— 我依法信访 岂能中止(图)
·平反土改宣言:清退所有被没收财产;追究凶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