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议上的书面发言

    
     作者/潘晴

    
    熬了多个不眠之夜之后,《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1-4,共四个部分的长文已全部发出,终于可以搁笔喘一口气了。这篇专门从佛法教义分析入手的文章,为人们重新看待藏人自焚事件带来了一个新的视角,提供了理解佛法戒律慈悲内涵的入门资料。这几天来,与不少朋友在交流中讨论了这篇长文。朋友们告诉我,文章最多的反馈还是集中在这样几个问题上:(1)这个潘晴,好大的胆量,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居然敢动到佛法头上?(2)你写这篇文章时的心情如何,顾虑大不大?(3)你是如何会想到来写这样一篇文章的,中共方面对此的反应又是如何?(4)整篇文章太长,也不太容易读懂,是否能写一篇适合网络读者的简明版?
    
    针对这些问题的解答,也为了感谢朋友们的关心和帮助,如实说明本文的缘起过程,笔者想了想,觉得应该写个后记做个说明,以回应各方面关心的人士,也许对人们理解这篇长文会带来帮助。
    
    本文在12月14号发完了第四部分之后,笔者注意了一下中共喉舌的反馈。看来我的判断和发心没有错,这4篇文章确实捅到了中共的罩门,破了它的“武功”,同时也为困惑中的公众解开了谜团。对此,中共方面当然是恼羞成怒的,这些天来,党国开动宣传机器,加强了对尊者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行政中央的污蔑和诽谤,而中共的帮闲们,也上蹿下跳的对笔者进行人身攻击和谩骂。这些反应均在笔者的意料之中,从这些反应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虽然气势汹汹,但在宣扬“藏人自焚违反佛教教义”的歪曲误导时,已经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在人民日报海外版最新的评论文章中,已开始悄悄地转向,声称藏人自焚事件并非“宗教理由”而是“政治原因”。在中共喉舌的宣传中,出现了一个很滑稽的罪名:“有人为自焚事件制造佛法依据”。中共此举意图明确,一方面是为了继续转移公众视线,掩盖中共自己才是制造如此惨烈事件罪魁祸首的事实真相,另一方面,也看出中共内心的虚弱,更说明了佛法的博大精深,如同照妖镜一样的洞察一切鬼蜮伎俩,使得中共的欺骗和邪说原形毕露。
    
    说到这里,笔者就可以回答上述的问题了。
    
    第一,不是笔者胆子特别大,而是世界上的道理千千万万,但归根结底都是些常识;现实中的困惑林林总总,但透过迷雾总是可以发现真相。佛法本是释迦摩尼观察认识世界的智慧结晶,法自本存,与天地万物同在,非佛陀“制造”。中共居然说得出有人“制造佛法依据”,已彻底暴露其对“佛法”本质的无知。因此,人们就可以明白,中共的欺骗宣传是什么“货色”了。
    
    第二,佛法是洞察世间万事万物之法,笔者当然知道发表这4篇文章将带来的后果。一些表面正在发生的“矛盾和争议”其背后的实质不难察觉,但笔者内心坦然,对此不惧、不迎、不怒、不争、不迷、不随,笑看“花开花落、春去秋来”。
    
    第三,一些朋友的建议中肯、实际,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写一些篇幅较短,更为通俗的介绍性文章,已适应公众的需要,也欢迎朋友们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
    
    第四,这篇后记实际上是记录笔者思想变化和本文缘起的历史介绍,所以写着写着也就越来越长。因此,回答完了问题,也就算结束了。如果有兴趣深入了解的朋友可以接着读下去,也许您会发现一个人真实的心路历程。
    
    佛法认为世间之事都有一个缘起,这篇文章的缘起虽然说来话长,但直接触发点却是因为我和达珍女士(注1)就惨烈的藏人自焚事件性质的一番讨论,其中涉及到安乐业先生(注2)的一些深刻地,也是不容忽略的重要观点。达珍希望我对这些问题能够予以说明,我对达珍表示,如果要从“法理”上真正说清楚这个问题,将会是一个“系统工程”,请给我一点时间来深入思考,也许我会把它写出来。不过,我也答应达珍,无论阻力多面大,为了这些牺牲的生命,我一定接受您的邀请,在陈弘莘和安乐业组织的研讨会上先来谈谈我的看法。于是就有了我对“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第一次公开的发言,这也是汉人中第一次有人从这个角度来谈。事后,达珍、安乐业、秦晋都向我表示,这个角度非常重要,希望能够写出来。秦晋还专门向我要了一些参考资料带往达兰萨拉,作为面见尊者达赖喇嘛以及和流亡行政中央讨论时的备忘录。而我觉得,我对达珍女士一向信赖,她的建议一定有深刻的道理在其中。我既然答应了达珍,做人就要言而有信,不能再推辞了。更因为,藏人惨烈的自焚事件越来越多,如今人数已高达百人,所有善良的人都在为此心中流泪。而我基于自己的良知,也觉得到了下决心来写这样一篇文章的时候了。
    
    临动笔之前,我和好友高健、余世新有过一次重要的面谈讨论,我向他们交了底,也发了愿。朋友的关切、理解和支持,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内心更加坚定的一个重要的“助缘”。我对高健和老余说:“藏人为了争取自由,连命都豁出去了,我能做得事情不多,就是把真话讲出来而已”。虽说朋友们都为我捏了一把汗,但我告诉高健和老余:“后果我已经想清楚了,不就是一条命吗?”我告诉这两位最好的哥们:“为了那些用燃烧自己生命来呐喊的藏人,我又有什么放不下呢?地藏王菩萨说过: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虽是一介凡夫,但毕竟是一个多年的佛门弟子,为了能给苦难的藏民族说几句公道话,我豁出去了,佛法之威严,因果之不昧,我是清清楚楚的。如有不测,我就交出这条命吧。如果违逆了佛法真意,我也甘下地狱!承受无间痛苦的惩罚。”
    
    文章第一篇发表后,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鼓励和支持。其中除了藏人朋友达珍、东赛、贡嘎扎西、达瓦才仁之外,还有海外著名的政治评论家胡平先生,好友陈维健,民阵主席盛雪女士,以及墨尔本的阿木兄、好友杨建利、张健、石依地、日本的小林、丹麦的张国亭以及《热爱西藏》邮件组的许多朋友都给予了关注和支持。在此,我也向各位一并致谢!并说明之所以来写这篇文章,是我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我真正认为:“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们自己”。这也是这次“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议”的主题,有关这个观点的详细论述,我将会在写下一个专题时,专门提出来和各位讨论。
    
    这段时间以来,由藏人连续自焚事件引发的国际关注,不光使得传统民运运作的方式有了改善,在声援藏人和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方面,形成了新的合力操作模式。同时也在更深的层次上,促使我们来思考民运长期坚持的“非暴力抗争”原则,以及展开什么是“非暴力抗争”最后底线的讨论。我们看到,由藏人连续自焚事件造成的世界震撼和现实反馈,已使人们不得不对传统的“非暴力”原则进行反思。这不光是因为藏人的抗争如此惨烈,牺牲如此巨大,世界又是如此冷漠。同时也因为,中共的专横态度和华人群体的普遍麻木与藏人自焚方式的悲壮震撼,给我们带来的强烈反差和对比。笔者认为,这是此次研讨会应该涉及到的一个重要的,也是关系未来国内民众抗暴模式和策略的一个议题。这其实是包括新疆、内蒙和中国内地民众此起彼伏的抗争行动都需要认真面对和思考的问题,既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办?出路在何方?国际压力的形成如何操作?谈判对话的门何时才能打开?
    
    笔者由于经历过那个“触及皮肉,就是触及灵魂”的文革时代,小小的年龄就领教过“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对共产党的“魔鬼”本性有刻骨铭心的认识。因此,多年来心中一个最大困惑,就是对待“魔鬼”本质的专制暴政,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中国人、西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以及太多太多的人,60年来流尽了鲜血,多少人为此又把牢底坐穿?89年天安门民运最高涨的时候,我内心十分清楚共产党的本性不会改变,最后一定是血腥镇压。这也是89年笔者在国内时,如此沉默的原因,既绝不高调,只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携手共进,默默耕耘。但即使这样,仍然没逃过清查。好在当年即使是在中共的军警系统也有许多有正义感的人士,悄悄地给予了关键性的帮助,这才使得许多人能逃离当年血腥的镇压和迫害。
    
    我在踏上自由的土地之后,本能地开始了寻找“推翻中共暴政”的政治力量。89年加入了民阵,但总觉得“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提法太天真了,对结束老共的残酷统治真得会有效吗?难道89年中共在天安门的血腥屠杀还不说明问题吗?笔者之所以参加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就是认为:“抗暴是人民不可剥夺的权利,是捍卫人权价值的底线和基石”。但笔者又是一个在精神信仰领域接受了佛家思想,将此作为自己对生命意义“终极关怀”的一个人,面对这样一个似乎看上去是悖论的选择,笔者又是如何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种正确的解答?和得到融通佛法智慧之义理的开示呢?
    
    看了我的文章,相信各位会从中得到启发,即佛法是包容一切世间出世间之智慧的,也是维护人世间正义法则的,更是圆融的、符合人性的。这也是我认为,所有基于人的善良的本质,基于人道主义立场,发出呼吁藏人停止自焚的海内外人士。他们的愿望从根本上来说,也是慈悲的,是符合佛教利益众生之教义的,认为自焚藏人是舍身利他的菩萨行,和呼吁藏人珍惜生命、停止自焚并不矛盾,这是众生站在不同立场所发的慈悲心。特别是在面对中共这样一个魔鬼政权的时候,保存生命价值,也是为了更好的抗争,为了全民族争取赢得最终的自由和未来,更需要藏民族保存力量、团结一心,以坚韧的勇气和信心,来赢得全世界正义力量的支持和帮助!当然我们谈及这个话题时,要区别一些专门为中共转移视线,混淆事实因果关系的帮闲的似是而非的论调。对此,人们要有清晰地洞察能力,不要轻易地受骗上当。相信各位在笔者介绍的佛法教义中可以得到一些启迪,掌握明辨是非的智慧和应对中共欺骗的方法。
    
    读者也许会有兴趣了解,笔者是怎样从一个坚定的主张“以暴抗暴、武装自卫”的政治组织成员,成为了以“慈悲为怀”的佛门信徒的呢?故事说来话长,从小笔者就在文革的艰难岁月中长大,当年父母都被长期关押隔离,我年迈的外祖母在照顾我们几个孩子的时候,总是会悄悄地在家里供上一张很小的“观世音菩萨”的法像,点上一炷香,虔诚敬拜,期盼菩萨保佑我们度过那些苦厄的岁月,这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成年之后,我的意识中一直在寻找着心灵的归宿。由于在中国那样一个无神论泛滥的国度,我的精神探索一直没有机缘完成。
    虽然在我身上早就有过多次“心灵感应和宗教体验”,但真正找到信仰的方向还是在离开中国之后。
    
    到了澳洲之后,我几乎在各个宗教的门口徘徊过,有一次,参加教会的主日崇拜,深受感动,差点当场站起来接受洗礼。如果不是后来的一些因缘,我也许就会成为一名基督徒了。90年代的最初几年,我和民运中的一些朋友经常在一起“谈佛论道”。但其他人只是谈谈就过去了,而我却慢慢地深入了进去,也由于宿世的因缘累积,我终于成为了一名佛教徒。在1994年的“六四”悼念活动中,我的内心第一次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和感动。前来参加活动的西藏喇嘛们,在肃穆庄严的气氛下诵经祈祷,一阵阵如同金属低频谐振的神秘天穹之音,慢慢地穿透了我的心扉,我的灵魂为之震动,我的内心为之哭泣,在不知不觉中我悄然泪下,一种深刻地感动包围了我,仿佛在刹那间,我的意识突然醒觉到,这是我无始以来灵魂的呼唤,这就是我真正的心灵家园。
    
    从此以后,我开始接触藏传佛教,虽然当时我已经皈依了“禅宗门下”的藏慧法师,在汉地佛教的传承下学习佛法。但是我还是被强烈的心愿所驱使,去了解一个对我来说,语言不通,教理和仪轨又这么神秘和难解的藏传佛教。记得当年我和老余等一些道友,常去藏密的道场参加法会。我是听也听不懂,明也不明白,只知道虔诚地盘腿坐下,默默地感受那种心灵的沐浴。有时一个法会下来,我的腿已经麻木到了失去知觉,站也站不起来。但心里的平安喜悦总是会静静地升起,不知不觉中,我原本顽强斗狠的性格有了一些改变,人开始慢慢地沉静下来。
    
    有一次给我们传法的上师仁波切,亲切地招呼我们坐在他身边谈家常。我这才知道,这位金刚上师所经历的悲惨故事。他告诉我们:1959年,他才9岁,在中共开始镇压之后,他和家人一起随难民们逃离西藏,后来被追上来的中共军队发现了,当时许多逃亡者包括他的家人全部被枪杀。只有他一个小孩子,跪在雪地里,默默地念诵“六字大明咒”。那些围着他转的军人居然没有发现,他得以死里逃生。在这样一个“奇迹”发生之后,他只身翻越了喜马拉雅山雪域到了达兰萨拉,一直跟随尊者达赖喇嘛修行,后成为一名金刚上师仁波切,为弘扬藏传佛教来到了澳洲。
    
    在听完了这个悲惨的故事之后,我问这位金刚上师:“您的全家都被解放军杀了(他们全家连他共十一位),您难道不恨这些杀了您全家的中共军人吗?您又为什么对我们这些汉人这么好?还教导我们学习佛法,指引我们修行解脱之路呢?”这位上师给我的回答是:“我们藏人和你们汉人都是兄弟姐妹,这些军人是在“无明”中犯下的罪孽,我们应该慈悲这些众生,我不光对他们不怀仇恨,而且还将我们今天法会中诵经的功德回向给这些人,以助他们脱离罪恶迷惑,早日回到向善之路中来。你们虽然从事民运,但记住不要仇恨你们的“敌人”(无明众生),这个世界上慈悲才有力量,因此我说,我们藏人、汉人都是兄弟姐妹”。
    
    我承认,这位上师的慈悲和以亲身经历的开示,彻底地颠覆了我多年来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使我真正开始来思考什么才是人生的真理?什么才是人性的善良和伟大?这个真实的故事也一直激励和感动着我去为苦难的藏人做些什么,去偿还我们这个民族对另一个弱小民族所犯下的罪孽。这个心愿一直伴随着我,直到2009年我随民运组团访问达兰萨拉。在参加西藏抗暴50周年纪念集会上。我终于有了一个机会来向藏民族公开地表达忏悔之情,我向在场的数千名藏人讲述了这个悲惨和感人的故事,请求他们接受来自一个汉人的反省和致歉。
    
    在这样一个真实故事的感动下,在当事人劫后余生继续弘扬佛法的慈悲精神,和原谅与宽恕仇敌的非凡之表现的影响下,藏传佛教以祂博大的精神和慈悲的情怀彻底地征服了我。在这位上师的安排下,我于1996年正式的接受了尊者达赖喇嘛三天的“时轮金刚大法”的灌顶,成为了一名藏传佛教的弟子。就在参加完灌顶法会之后的第二天,在秦晋的联络下,悉尼一批民运和媒体的人士被达赖喇嘛接见。我作为刚刚皈依尊者的一名弟子,特地准备了哈达希望能献给尊者。进门时,当我以藏传佛教的叩拜方式向尊者顶礼时,尊者一下子就将我托了起来,一直托住我的手直到在他身边坐下。我的内心充满感动,对我的灵性生命来说,这是一次真正的拯救。在整整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接见过程中,尊者无限慈悲的给了我一种特别的加持。我知道,从此在我的心田里种下了一棵慈悲的种子。
    
    不过由于我这个人天性顽固,好奇心又重,仍然不愿放过这样一个难得的当面请教尊者的机会,我向尊者提出来我内心长期的困惑,既人民是否有权反抗极权暴政的侵凌?在中共暴力镇压时,人民是否可以“以暴抗暴”?尊者耐心地听完我的问题,回答我说:“慈悲是最有力量的,这个世界上的压迫和罪恶是因为人心的“无明嗔恨”而造成的,要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光靠暴力是不行的”。尊者还对其他我们所关心的中国问题作了回答,比如他认为:“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不光需要资本主义的活力,同时也需要社会主义的公正。”这些话是尊者在1996年说的,而今天中国的发展现状证明了尊者的预见和担忧。尊者最后又特别的嘱咐我:“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是慈悲”。
    
    尊者的开示和藏传佛教的影响,使我内心多年形成的仇恨情结慢慢地开始松开,开始从一些新的角度去梳理解决中国问题的政治方案,也开始逐步地去理解佛法中博大精深的内涵。惭愧的是,多年来我这个人笨拙懒散的习性,和受无始以来的业力束缚的处境,使得我一直没有在修行上真正用心去努力,我仍然是一个在世俗红尘中打滚的无明凡夫,也没有真正理解尊者开示中,关于“慈悲才是最有力量的”教诲背后的深刻内涵。这些年来凡事多有不顺,我知道这是业力的果报,在对佛法的感悟加深之后,有些事慢慢地也就想开了。前几年里,我告诉过身边的一些朋友,我内心其实不在所谓的红尘中,所作所为,不过是尽责任、尽义务、消业还债罢了。民运中的事也是如此,不管你是什么人,历史上功劳和名气有多么大,但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犯错误,曾经做错的事情总有一天要补回来。这是因果的道理,圈中人如果懂得了这一点,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责难和误解了,民运中的是是非非也会少得多。今天我将历史恩怨中的人与事,都看做是我的“增上缘”而心存感谢。但由于从小经历的苦难使我形成的叛逆性格以及暴烈的脾气得罪过不少人,在此利用这个机会表示我的歉意。
    
    谈了我的经历之后,各位对我为什么会来写这篇文章就理解了。从佛法的角度来看,一切事相都是因缘和合的结果。我曾经在给达瓦才仁的回信中说到,我是以惭愧和忏悔的心来写这篇文章的。因为,如果不是雪域高原藏人们用生命点燃的火焰烧醒了我的良知,我也许还在昏昏噩噩中虚度生命。即使多年来为民运和人权事业奔波,但由于凡夫的知见束缚也是错多对少。坦白地讲,作为一名佛门弟子,多年前尊者在我心里种下的这颗慈悲的种子,直到今年才真正开始发芽成长。对于我来说,这令千古历史也为之发抖的雪域烈火,彻底地震撼和唤醒了我!于是才有了这样的4篇文章,如果这样能恕一些我这个佛门弟子无始以来的罪孽,如果还能为公众理解藏人自焚事件带来一些新的视角或帮助的话,我也就内心释然了!
    
    由此缘故,我真诚地感谢所有在我的写作过程中,给予我精神鼓励和支持的朋友们!同时也感谢那些反对我的观点,提出批评的朋友,由于这些特别的原因,我得到了佛门所说的“增上缘”,从而帮助我完成了这个心愿。最后,我真诚地祈祷和回向给我的根本上师,观世音菩萨慈悲的化身尊敬的达赖喇嘛。并真诚地祈祷和回向给那些为自由和信仰献身的雪域英灵,愿他们的灵魂早日在佛光的照耀下,回归那永恒的真如法界!
    
    最后衷心地感谢高健兄的代劳,使得各位与会者能够了解我的想法,了解这篇文章在藏民族这个特别艰难时期的重要意义,以及一份笔者对藏人的真诚情谊!
    
    祝悉尼国际汉藏对话会议圆满成功!
    祝各位与会代表新的一年快乐吉祥!
    
    扎西德勒!
    
    
    潘晴
    2012/12/24
    平安夜于悉尼
    
    (注1:达珍女士是西藏流亡政府“行政中央”驻澳纽、东南亚地区的华人事务联络官;注2:安乐业先生是著名的西藏前政治犯,流亡作家和诗人。)
    
    另:本文是笔者:“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的”后记,有兴趣了解全文的读者可按下面的链接阅读全文。
    
    第一部分,“藏人自焚的实质,究竟是自身还是舍身”请链接: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31706.shtml#.UMEPBPGcWDc
    
    第二部分:“利他舍身式的自杀——大乘佛教的自杀观”请链接: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72303.shtml#.UMWj5_GcWDc
    
    第三部分:“藏民族的生死观,和如何解读佛教不杀生的戒律”请链接: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132045.shtml
    
    第四部分:“如何理解佛教“杀戒开缘”背后的慈悲内涵”请链接: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142209.shtml#.UNfTbPGcUlB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81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晴: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3)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2)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1)/潘晴
·潘晴:拯救西藏,就是拯救我们自己!(1)
·潘晴:《送别》祭雪域英灵——为72位自焚藏人而作
·潘晴:中共的末日盛宴与大变革的中国
·再论《网络型组织结构与民阵的出路》/潘晴
·潘晴谈即将举行的《变化的中国》国际研讨会 (图)
·潘晴:自由无涯,珍惜生命,坚强活着,才有希望!
·潘晴: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眾志成城改變中國/潘晴、秦晉
·潘晴:中国的普罗米修斯——杨春林(图)
·潘晴: 悲悯的情怀 良知的见证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潘晴:中国人民不需要一个带着手铐的奥运!
·將奧林匹斯的人權聖火燃遍神洲大地/潘晴(图)
·抵制中共奥运,还人民一个清新的世界/潘晴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裁员传闻和中国汽车市场持续低迷
  • 北京痛批蔡英文以民主谋台独
  • 面对中俄对巴尔干影响增大 法总统访塞国
  • 蔡英文过境纽约释出的信息
  • 韩国瑜挑战蔡英文 台大选真成“中华民国保卫战”?
  • 台党内初选韩国瑜大胜将获提名2020参选总统
  • 美开始驱逐非法移民 民主党掌控的大城市不愿配合
  •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低迷
  • 日本主要在野党严厉批判日本制裁韩国
  • 中共严控新疆 但游客人数激增
  • 全副武装还担心 港警工会要管理层保前线安全
  • 反红媒TVB“商场秀”遭示威者踩场围嘘节目夭折
  • 沙田反送中流血冲突 20留院2危殆至少被捕40
  • 日韩贸易争端分歧加剧 文在寅发出警告
  • 茹小凡:真诚让艺术存在 让世界充满更多的爱
  • 加缪荒谬哲学之四 幸福的西西弗
  • 林郑月娥欲下不下 习近平骑虎难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