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中共反腐败犹如驴子拉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26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中共新领导习、王等人上台后的反腐败,采用的依旧是传统的反腐方法,对于彻底根除腐败,建立反腐长效机制根本于事无补。习近平眼下的所作所为,全都是在倒行逆施的腐败体制的大环境里作秀演出。根本没有触及腐败体制本身的任何细微之处。因此,这只能助长腐败恶风劲吹,且有恃无恐,继续猖獗横行,愈演愈烈。如果中共新领导继续被“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枷锁所束缚,那就只能在现有体制里打转转,这就彷佛磨道里的驴子,永远摆脱不了拴驴子的缰绳,也便只有在这个磨道里长期拉磨下去,直到卸任为止。
    一、中共新领导习、王等人上台后的反腐败,采用的依旧是传统的反腐方法,对于彻底根除腐败,建立反腐长效机制根本于事无补。
    
    张华志V:现在的政府反腐败只是喊口号式的反腐,不具正义性,是种打击政敌、维护统治的选择性执法而已!人人都深陷其中,谁被查,只是谁倒霉,谈不上正义! 哪天不用喊口号了,开始制度程序式源头上的反腐,才是真正遏制邪恶,有效正义的反腐!
    
    据《多维新闻网》报道,自十八大后习近平、王岐山上任以来,网络舆论成为了中共反腐的主战场: 11月23日,重庆市纪委宣布正厅级“雷冠希”革职查办,以63小时创舆论反腐“秒杀”经典案例;12月6日,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因微博举报其包庇儿子酒驾闹事并采取非法措施对待当事交警而被调查,随后被“双规”处理。在此期间,还有不少“表叔”、“房叔”们因网络爆料遭纪检部门调查,其中不少人已经因此下马。
    
    从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十八大后中共对舆论反腐的态度似乎展现出新气象:第一,当局大大减少了舆论“封杀”,一改以往遮掩、回避的态度,使得网络贪腐举报能够迅速发挥作用;第二,纪委回应迅速,官员一旦被举报,纪检部门便迅速展开调查,且处理结果几日内就公布于众。
    
    有人认为,就目前已经发生的数十起网络反腐案例来看,中共对舆论限制的放宽,不仅拓宽了民众监督政府的话语渠道,增强了对政府的约束,丰富了腐败线索来源,更加积极的意义在于:舆论反腐重新建立了民众与政府的信任关系。通过这些网络反腐案,习近平、王岐山向全中国甚至全世界表达着不容置疑的反腐决心和反腐力度。
    
    然而,最近发生的另外两起针对副部级以上官员的网络实名举报案,却让人们对本来信心十足的习王反腐新政风暴产生怀疑。
    
    12月6日,北京《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学历造假、巨额骗贷,并详细列举了刘铁男的腐败事实。当日,被举报人刘铁男正陪同王岐山赴莫斯科参加中俄能源谈判,刘铁男本人表示“已经得知此事”。数小时后,国家能源局称罗昌平“造假污蔑”,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罗昌平本人对此回应:实名举报纯属个人行为,已委托律师浦志强、斯伟江作为自己和亲属的代理律师“在法治轨道上推动应对此事”。
    
    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一案,首次将舆论反腐所涉官员的级别推上了部级。毫无疑问,罗昌平实名举报部级高官刘铁男所承担的风险是巨大的,如果举报失败,那么他付出的代价将十分惨痛。因而有观点认为,该案例将成为舆论反腐的里程碑——不仅显示出举报者的勇气,将舆论反腐推向更高层次,更彰显出民众对习近平、王岐山反腐决心和力度的信任。过去几年深陷信任危机的中共政府,首次获得了民众如此高的信任。
    
    然而,中共政府却并未对刘铁男一案作出任何正式的官方回应。一方面,国家能源局在声称报案之后,并没有像之前承诺的那样“就相关问题于12月6日发布统一的新闻稿”;另一方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纪检等相关部门正在对刘铁男进行调查。针对这种情况,有评论认为,这可能构成网络反腐的一个拐点,给热情高涨的反腐情绪浇下一盆冷水。
    
    继罗昌平实名举报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之后,12月12日,中央编译局博士后常艳实名举报了另一名副部级高官——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称其与自己有婚外情,并将两人“情史”记录为12万字长文,在网络上曝光。
    
    对于常艳举报衣俊卿一案,中共政府除了不予任何官方回应、未对被举报者进行任何调查以外,甚至还对网络上的相关信息进行了封锁。目前,百度已将常艳举报衣俊卿的相关内容屏蔽,国内点击相关文章只能显示“被删除或正在审核”。然而,正是曾经极度僵化的网络封锁,导致了舆论对官员监督的严重缺失,也是中共多年反腐却越反越腐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评论人士认为,中共对这两起网络举报所采取的态度显示,在习近平、王岐山的铁腕反腐姿态下,仍存在舆论反腐“刑不上大夫”的潜规则。
    
    另外,12月13日发生的另一个事件,也从侧面说明了中共反腐领域存在“特权优待”的现象: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13日对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抢劫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确定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人民币,两名被告人罗某、李某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案件查明,白培中及其妻子收受巨额礼金、贿赂,然而处理结果却让人瞠目结舌:经山西省纪委研究并报请批准,决定给予白培中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针对这起案件,时政分析人士牛泪在《这则新闻,让习近平、王岐山等汗颜》一文中评论:一国企高管,透过自己和家人受贿积累巨额脏产,后被小偷光顾。然处理结果:两“窃钩”小偷一被判死缓,一被判无期。而“窃国”之高管,却仅以涉嫌违纪免去职务,留党察看一年完事。
    
    依照法律,两小偷当受其罚。然,同样案值巨大,为何党国要员就能以乌纱党票赎罪,逃脱法律制裁?党国之法为何总对平民苛严,而对官员网开一面?这等贪赃蛀虫留党查看,纯洁性建设岂不是笑谈?
    
    有舆论认为,习近平、王岐山铁腕反腐,强调法治,万民期待!刘云山主抓党建,新官上任,众目睽睽!然地方当局却如此违背中央精神,蔑视社会法治公平,挑战社会基本良知,包庇这等党国垃圾,对国民因贵贱不同而选择用法,用党纪处理公然代替法律惩罚,让人情何以堪?又如何重建对当局的信心信任?
    
    中共自十六大以来,长期保持反腐的高压姿态,每年都要查处一大批贪腐官员,却一直给人以“越反越腐”的感觉。究其原因,正是“特权”使然。特权让党纪处理公然代替法律惩罚,对不同身份的国民进行选择性执法,如此特权主义继续下去,将使民众对当局的信任、信心再次崩塌。
    
    正因为认识到特权是腐败的根源,今年11月30日,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座谈会上谈到反腐问题时表示:“党的作风关乎人心向背,关乎党的生死存亡。信任不能代替监督。”此番讲话再次表明了习近平、王岐山反腐的决心。但习、王的反腐诚意真正如何,还得看今后如何处理这些被网络举报的“大夫”们!
    
    二、高官公布财产是反腐败最快捷便利的举措,但却得不到中共高层认可,并能够痛下决心首先从自身公布开始。
    
    由于中共官员无官不贪,无官不腐,所以,针对此现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近日在接受采访时才如此说到,广大官员家庭财产目前还不能大范围公示,既是因为技术条件不具备,更因为相当一批官员已有相当多灰色甚至黑色收入,这时候让他去公示,无疑只会让他们成为政改阻力者。官员财产公示应实行有条件的部分赦免。
    
    针对此观点,中共喉舌的《人民日报》的海外版——《环球时报》最近终于说了一句人话,该报指出,官员财产公开,是监督官员、预防腐败的重要法宝,已在社会上凝聚巨大共识。可现实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目前在修订的《税收征管法》,又有立法专家称因涉及官员财产,阻力重重。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不应有共识没落实。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建立官员财产公开制,中国是GDP第二的大国,不应落后。
    
    官员财产公开之所以这么难,其根本原因是,中共现任的最高掌权者们一定都贪得太多了,根本就不便公开,所以,李永忠才提出有条件的部分赦免办法。否则,作为长期以来一直高喊人民公仆的这些官员们,确实没有干下任何龌龊的或者罪恶的勾当,让其公布一下财产,这又有何难呢?
    
    当然,公布财产也许远比习近平提出的“八项注意”艰难得多,否则,习近平本人可能早就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地实践了。
    
    在十八大之前,新进政治局的几位委员已提前喊话,如俞正声、汪洋等人,只要中共中央有政策出台,他们立刻首先公布各自的财产。可为什么,自习近平上台之后,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传统的反腐办法确实让一些官员不断落马,新的八项注意政策也出台了,习近平本人已带头充分贯彻落实新八项注意了,比如《央视网新闻》所报道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鲜花没了、发言短了、简报少了》,12月15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幕。没有了鲜花,主席台上就座的中央领导由往年的20多个减少为8个,政治局委员和会议代表坐在了一起。与会者认为,大家不说空话套话,直接说事儿,触及实质性问题,这才像个干事业的样子!
    
    可为什么?这公布财产,似乎却越来越遥远。先前是雷声大,总是看不到雨点,如今竟然变得连雷声也似乎越来越小了?那么,这完全彻底地首先公布官员及其家属财产的办法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台并全面彻底地落实到位呢?
    
    三、胡裸腿,老人干政模式不但没有彻底消除,似乎更加强了。
    
    据《多维新闻网》报道, 习南巡有以下几层意义:
    
    第一,现阶段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对中共政局具有相当影响力,在此三驾马车的政治格局中,习近平广东之行,有意仿照二十年前的邓小平南巡,强调“坚定不移地推动改革开放”,其目的是要标举邓小平路线的正确性与优越性,来化解和回应未来胡、江可能加诸的政治压力或挑战,使中共的新执政团队得以在改革开放的旗帜下,取得了决策主导权。此举亦在向海内外展示,习近平不致因政治局常委会以江系人士居多、保守色彩浓厚,而在政策路线受制于上海帮江系势力。
    
    第二,在中共十八大高层权力分配完成、派系竞争告一段落之际,习近平前往改革重镇、开放前沿的广东视察,表达改革政策将是中共中央未来施政主轴,乃是以实际行动展现改革意志,并安抚在十八大权力竞争中失利的改革派,争取未来与改革派菁英的政治合作空间。同时,这也为即将召开的中共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未来邓小平所推行的改革开放仍是中共的经济建设总路线,此即习近平此次在深圳所说的,中国大陆未来要走富国、富民之路。
    
    第三,在各方疑虑大陆左派意识涨升、保守势力抬头之际,习近平前赴深圳看望其母齐心,不啻是在昭示世人,其父母退休后一直定居深圳的重大意义。习仲勋本居高位,因文革而落难;文革后以广东省委书记复出政坛,推动经济改革和特区建设,后因六四事件前后力挺赵紫阳的改革路线而不容于中共高层,遂乃退休定居深圳。如今习近平重返深圳,大有感念父母一生奋斗精神之意:在消极面上,习近平表达出他不会重回文革左倾或保守派“治理整顿”的旧路;另在积极面,习近平将踵继其父习仲勋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进取路线,吸取先进国家经济发展经验,以致力推动经济改革与建设为施政目标。
    
    第四,习近平访视广东,汪洋一路陪同;习近平既赞扬广东近年来的政经改革,也鼓励其未来进一步发展,这无疑是对于汪洋治粤工作和广东发展模式的肯定,也是对即将继汪洋之后新任广东领导者的期许。可以想见未来一段时间,习近平仍将继续访视各省市区之旅,争取地方干部支持,以营造勤政、亲民、改革的形象,并加强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关系。
    
    笔者认为,此行虽然弱化了上海帮江系派势力的束缚,但还依然在胡团系的紧套中。比如其行为非常符合胡锦涛在十八大政治报告中所提出的“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方向,也许在思想理论位阶上些许超越胡锦涛、江泽民的政策指导,但由于完全继承的传统衣钵,没有来自于体制内外巨大政改压力给与其足够的动力支持,让其在原有的轨道里就自我非常主动且很有意识地进行突破,在其根本无力或干脆没有首先挣脱彷佛牢固锁链捆绑的专制大环境的钳制之下,就梦想其有实质的政改作为,那纯粹就是痴心妄想,根本是不可能的。
    
    四、习近平执政,带领这个党究竟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呢?
    
    11月8日,习近平参加中共十八大上海代表团讨论时强调,党的十八大主题,简明而又鲜明地向党内外、国内外宣示了我们党将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朝着什么样的目标继续前进这4个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重大问题。
    
    其后的事实表明,习近平在反腐败、转作风、倡导实施宪法、南巡中以及其后来所召开的会议上,无一不轻装简行,这也确实证明,他正在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带头做着榜样。但究其实质,这只是表面现象,不能解决中国目前正面临着的根本问题。作为新上任的领导人,也许只是秀一把的既定套路和模式,非常符合专制社会的人情和世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如果说习之南巡确实要坚定不移地走邓小平的改革路线,那么这坚守现有体制不变,仍旧只是钻极为狭隘窄小的经济领域的死胡同,那就证明,他还是执迷不悟,只能是死路一条。
    
    如果借鉴邓小平当年的有关政体改革的言论,如邓小平曾经说过,“我们政体的名字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共和国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应该是民主和法制。我们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为改变现状,这些年我做了一些工作,这个问题并未解决。十几年后,你们当政时也未必能解决。其实,解决的办法是存在的,这就是向美国宪政学习。”那也许就另当别论了。
    
    无论习近平上台之后改与不改,都须首先巩固自身权力和地位,迅速树立其个人权威,这应无可厚非。但如果一再被“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枷锁所束缚,恐怕就大事不妙,让他只能在现有体制里打转转,这就彷佛磨道里的驴子,永远摆脱不了拴驴子的缰绳,也便只有在这个磨道里长期拉磨下去,直到卸任为止。
    
    习近平带领这个已经全面腐败变质的党,究竟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呢?笔者认为,到底是传统专制还是现代民主,黑箱人治还是阳光法案,是继续谎言欺骗还是实事求是,继续自我反腐还是加强社会监督确保党和政府首先执法守法,继续做贼心虚拒绝监督还是光明磊落开放两禁,继续给极个别极少数官僚权贵暂且稳定地服务还是真诚为最广大人民及其子孙万代缔造永恒福祉的问题。
    
    很明显,按照习近平眼下的作为,全部都是在倒行逆施的腐败体制的大环境里作秀演出。根本没有触及腐败体制本身的任何细微之处,这固然只能助长腐败恶风劲吹,且有恃无恐,全面猖獗横行。毕竟,在现有体制里,官员搞腐败的风险实在太小了。虽然很多官员已被查处并判了刑,但腐败官员蹲监狱如同住宾馆,腐败官员迅速被减刑出狱又重新恢复岗位者已不少。那么,习近平的这种所谓“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反腐败疗法,确实就能给全中国人民缔造永恒的福祉吗?只能是水中望月了。
    
    因为,中国人民正在极端的腐败黑洞里艰难爬行,荆棘丛生,乱石累累,陷患重重,稍有不慎,反腐者就会掉入腐败分子所构陷的万丈深渊,成为死不瞑目的冤魂。如果习先生真诚反腐,就应依靠人民,建立反腐长效机制,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强大监督作用,允许民间成立专门监政社团,从根本上彻底杜绝腐败,直到永远。
    
    2012年12月1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20712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的“以宪治国”纯属谎言/郭永丰
·郭永丰:如何从维稳体制过渡到宪政民主体制?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郭永丰:公布财产是中共权贵的最大软肋
·郭永丰: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糊昏新政 中共末日倒计时/郭永丰
·郭永丰:时代在呼唤,胡锦涛何不政改?!
·中共政权杀人依旧还是常态/郭永丰
·网络监政浪潮让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郭永丰
·郭永丰:中共最高领导人应由竞选产生——给中共十八大建言
·维稳是一场针对人民的战争/郭永丰
·政府要透明,莫过于开放党禁和报禁/郭永丰
·郭永丰:中国公民运动方略浅谈
·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郭永丰
·中共政权只会开动国家机器砍人头维稳/郭永丰
·被精神病的贺伟华先生,你没被李旺阳吧?/郭永丰
·习近平vs李克强,首开民主先河/郭永丰
·郭永丰: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
·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郭永丰
·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遭砍后险被打死在拘留所
·因推广《公民监政歌》,郭永丰被民警盘问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受到白粉包的威胁
·郭永丰SKYPE的密码被盗
·郭永丰紧急寻求免费治疗腰椎盘突病的民间偏方 (图)
·病魔缠身的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图)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郭永丰正在补办的身份证被人领走了
·深圳国保逼迫郭永丰离开 太原邓太清被阻出门一整天
·深圳国保又开始迫郭永丰家搬迁了
·郭永丰:我不自杀,被自杀被他杀都有可能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郭永丰:让监政猎猎大旗在全国各地无处不高扬!(附视频)
·郭永丰沉痛哀悼方励之先生!
·郭永丰:发起支持温家宝政改签名活动后的遭遇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郭永丰:山雨欲来风满楼,乌坎血洗时日急?
·十八大还未开,我家网线又被切断了/郭永丰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先生病魔缠身向社会求助 (图)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