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敬琏:经济转型缓慢根本在于体制性障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25日 转载)
    
    来源:财经
    

      中国提出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已经有十几年了,但是进展缓慢,为什么进展慢呢?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的总结,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
    
      近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敬琏发表演讲时指出,靠投资拉动经济是我国劳动者收入占比较低原因之一。
    
      吴敬琏分析称,中国储蓄率已经高达50%,但并非百姓储蓄率高,而是国家和企业的储蓄率高。国家提倡提高消费,但是百姓口袋里没有钱,无法消费,于是,政府发钱、免税,搞家电下乡等等,结果就是税收大跃进,“因为政府是一个皮包公司,它也不生产财富,他发钱发多了怎么办?就征税,这个都不是出路”。
    
      吴敬琏指出,分配结构是由生产结构决定的,投资在生产要素当中的比重越来越高,分配资本所有者的所得比重就越来越高,而资本的来源无非就是国家和国企,还有一些私营企业,所以投资驱动的结果就是国家的收入越来越多,企业的收入越来越多,而劳动者包括专业劳动者的收入在总收入的比重越来越低。
    
      对此,吴敬琏建议,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要推进改革,转变增长方式,才能够使得大量的劳动者变成有知识、有技术的劳动者,他们的收入才能提高,这是提高消费的基础。政府必须建立包括社会保障体制的各种政策,使得老百姓没有后顾之忧,就可以更多的消费,但是基础的问题一定要解决,增长经济发展的模式必须改变。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吴敬琏:
    
      谢谢剑阁,因为他给我的八分钟时间,所以我只能开快车了,我这个讲的题目叫做《中国在世界经济变迁中面临的挑战》,当然如果我们能够正确的应对这个挑战也许我们能够为世界的稳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我讲几点:
    
      第一点,两类经济“镜像互补”的旧格局已告终结,在全球经济危机发生之前全球的经济格局大概就是这类状况了,就是有两类经济,这两类经济各自都有自己的失衡,一类经济就是东亚国家,东亚的一些国家他的一些失衡表现为储蓄和投资之间的余额量很大,另外一种是发达国家,发达国家从二战恢复以后逐渐的就因为这个消费主义和高福利就出现了储蓄对于投资的缺口越来越大,这两类失衡的国家要建立一个互补的的关系,这两个国家失衡完全相反就像照镜子一样,东亚国家以日本开始就利用西方国家储蓄和投资之间的缺口越来越大采取了出口导向政策。把这个储蓄对投资的余额让渡给发达国家,用进出口来弥补国内消费需求的不足,支持了这些国家的经济高速的增长。
    
      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意味着这种在“两类失衡”经济之间建立起来的镜像互补关系已经无法维持了,我们可以分别的来看,从东亚国家来说,这个出口导向政策就是由大量的进出口就是出钞把自己的储蓄余额让度给发达国家,让发达国家来买自己的出口产品。这个开始的时候是非常成功的,可是所有的这些采取出口导向政策的东亚国家和地区在成功的实施了这种政策一二十年以后,无一例外的出现了货币超发、资产泡沫和资产市场最后的崩溃引起的危机。最先出现的这种危机的是日本,接着来的就是其他的国家和地区了,比如说韩国、台湾、马来西亚等等。
    
      我们是后来采取了这种政策,在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1994年外汇改革以后我们才全面的采取了这种出口导向的政策,这个政策非常的成功,但是到了大致上20世纪末、21世纪初我们也感觉到跟东亚的那些国家和地区同样的压力,就是货币超发,房地产的股市泡沫膨胀等等这样的一些问题。所以,提出了要转变经济增长模式,因为这个在采取旧的增长模式的情况下,投资率不断的提升消费率相对的降低,他一定会出现一个消费需求不够的问题。产能过剩消费需求不够,这个东亚的这种做法出口导向政策就可以弥补这方面出现的消费需求不足的问题,所以如果你不能够改变这种用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的话,以后国内经济会发生问题了,所以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要改变增长的模式。
    
      从发达国家来说也有一个同样的问题,这种靠镜像互补为依托的发展模式,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它就导致了资产负债表的高杠杆化,在美国来说就是发烧。所以于是资产负债表高杠杆化的结果就爆发了所谓资产负债表的危机,所以全球的金融危机的爆发表明了这种模式也不能维持了,许多西方国家现在正在经历艰难的调整过程,这个调整过程的实质就需要提高储蓄率和去杠杆化。
    
      所以对于中国来说如果不能够实现我们的增长方式的转型,不能够提高效率继续靠增加投资来维持增长,中国经济就会陷入一个投资汇报递减和消费率持续下降的双重压力最终导致危机。
    
      可是,中国提出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已经有十几年了,但是进展缓慢,为什么进展慢呢?我们已经有了很多的总结,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那么怎么样才能打破这种体制性障碍呢?真正的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只有通过改革消除这些体制性障碍,才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目标,才能解决我们眼前所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中共十八大应该说响应了这种世界经济发展和全国上下所提出的这个要求,我体会十八大提出的两个重要的任务,第一就是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善各项支柱以便更大程度、更大范围的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的基础性作用。另外一项就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当然这两个任务是互相联系的。
    
      当前中国竭尽全力来实现这两大任务,如果这样的任务能够实现,因为现在还是一个党中央的决定,这个需要全国人民一起来贯彻,如果我们能够顺利的实现这两项任务的话,随着中国体制的改善,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国内消费将会有较快的增长。这样,中国在全球经济当中的角色也会从一个提供制成品的世界工厂和出口大国转变为一个向全世界提供巨量有效需求的巨大市场。
    
      因此,十八大提出来的宏伟目标,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都是巨大的福音。谢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022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敬琏:确定顶层设计只是重启改革的第一步 (图)
·吴敬琏:对于凭权力发财的富人要严惩 (图)
·走向宪政:体制内外变革力量合流——吴敬琏为《零八宪章》背书/牟传珩
·吴敬琏:企业傍政府“赚快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邓小平南方谈话的缺憾/吴敬琏
·吴敬琏:经济社会矛盾到了临界点 (图)
·吴敬琏:中国当务之急是推进政治改革
·冼岩:吴敬琏,无廉耻?
·无锡模式的思考,评吴敬琏的无锡经验/王振华
·调查垄断就应该六亲不认 /吴敬琏 (图)
·吴敬琏: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仍存体制性障碍
·吴敬琏:改革就应该革自己的命
·吴敬琏疾呼:中国贫富差距 腐败垄断害的
·吴敬琏:中国资产危机迹象显现 警惕股市房价飙升(图)(图)
·吴敬琏只有“狼心”/叶迎春
·吴敬琏和邓小平一个水平/沈水根
·沈水根:吴敬琏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吴敬琏:遏制权贵资本主义才能防极“左”
·周瑞金对话吴敬琏:重商主义非市场经济
·吴敬琏:特殊利益群体不愿改革
·吴敬琏:对于凭权力发财的富人要严厉惩罚
·吴敬琏:中国需要重启改革之路 (图)
·吴敬琏:推进改革要克服既得利益者的阻碍
·吴敬琏:重启改革这一步已经迈出去了
·于光远吴敬琏的门生 他将成习近平的财经智囊
·吴敬琏:矛盾加剧倒逼新一轮改革共识
·吴敬琏再批汪洋害企业
·吴敬琏:两种前途摆在中国前面
·吴敬琏:建立法治、推进民主和实行宪政
·吴敬琏: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江河水:吴敬琏深圳批汪洋的背景
·吴敬琏:温州金改如同病人抹万金油
·吴敬琏:再砸四万亿现在不行
·吴敬琏: 中国经济及社会矛盾接近临界点
·吴敬琏:全面改革推动经济增长方式根本转型
·吴敬琏哀中国陷入了最可怕的死胡同
·吴敬琏:中国经济矛盾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图)
·专访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政治不改革,经济改革也落实不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