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中华民国在大陆区的法理状态
请看博讯热点:台海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2012年12月17日讯)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陆委会”2012年12月14日公布例行性民调,有55.5%受访台湾民众认同当局政策立场“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华民国’”。

    
    大陆很多人,都相信中华民国已经消亡,中共也在宣传中激励植入这样一种暗示:中华民国即将完全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已经趋于没有意义,大陆即将统一台湾。我认为,从现实政治经济文化条件来判定,在十年之内中共转型瓦解,台湾将不战而胜,大陆一旦转型,必定更换回国号“中华民国”,台湾即将统一大陆,是为中华民国宪法行宪区的扩大,大陆民主化就是为中华民国收复沦陷区的行为。所以我认为必须为此预备铺垫,现在讲述一些我关于中华民国在大陆区的法理状态,一些连中共都无法大声反对抵赖的,无法褪去的法权支撑点。
    
    一,被看不见起来的民国原电脑
    
    从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二者之间的继承和部分变更来看,就像纳粹强有力地继承魏玛法统,毛泽东把孙中山当做先行者。后者是前者的病毒发做,把自己当做主程序,把原来电脑的大部分,可上自己标签,就仿冒成自己全新搞的,然而民国电脑还在灯下黑处运行。只是不让我们看见全貌。
    
    二,主权与统治权不同
    
    从中华民国的行宪状态来看,47宪法本是法权状态覆盖1912年中华民国从清朝那里收取的所有疆域,台湾后来修订,改为行宪区与未行宪区,这是统治权状态的分割,并不是主权的分割,也就是说是一种统治权的自我限制。主权与统治权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加入联合国大会的情形,以及毛泽东的论述来看,只是代为行使统治权。既然是统治权的自我限定,那么主权不变,中华民国对大陆地区还是有着法权,以法理状态呈现。中华民国作为民族国家,还在大陆残留着基于法理的同一性。中华民国宪法在大陆有着抽象上的法权,而具体上,被不定期地冻结。
    
    三,中华民国留在于大陆的公民社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建立与生长在对农民农村作为殖民地的征收与掠夺长度深度之上,与排斥中华民国的力度长度有关,你可以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中华民国之间此消彼长,二者之和,等于一个中国,也就是中华民国。1972年联合国安理会被雀巢鸠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次大涨,而中华民国政府的一次挫败。其外交政策,很重要的内容就是用大把大把的金钱,贿赂小国不要与在台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交,或者要求断交。连胡会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颓败,民国因素开始复兴生长。中华民国残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压榨和压迫的地方,如农村,文化或者人心当中。就像一个被进城的流氓儿子,不断索取掠夺压迫的老父母亲。如果说民国以来的历史,是三代人,祖父被“我的流氓父亲”(于建嵘语)欺压掠夺,该轮到我们为祖父母复仇了。
    
    三,国体高于政体
    
    民族国家的人民主权规定性,就是民族就是人民,其政治表达就是国体。中华民国是国体。1949年之后,要的是政治体制改革,从来没有抵达国体的高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党为什么把自己的改革,最高定位于政治体制改革,也就是政体改革,那是因为国体,也就高于政体的国体,并不在他这一边,而在中华民国。中共最高的高度也就是政体问题,觉得达不到国体的高度。1949是大陆政权的建立,并不是建国。不是国体,而仅仅是伪冒成国体的政体,并没有返本开源的能力,也就是没有回到社会主义革命理想或者新民主主义的政治能力,这需要国体与政体之间拉开距离的张力,让原则之力量或者原初目标来更新已经构成障碍的东西。
    
    四,交战状态
    
    直到今日,乃至到中共土崩瓦解之日,中共与中华民国之间,都是交战状态,中共可以算一个占领大部分土地的交战团体,并且享有了统治权,并需强调,统治权并不是人民主权。即使按照中共的统一逻辑,既然交战尚未结束,尚未统一全国,获得民国从清王朝承受下来的全部疆土,那么中共就没有资格,还处在夺取的过程中,尚未夺取到手,其建立的政权,建立了新国号,那么就像台湾民进党在台湾建国是台独,是对中华民国的叛乱,是陆独,其历史地位相当于天平天国,满洲国,汪伪政府。不外乎是中华苏维埃的扩大版,一个已经和苏联断了关系的苏维埃联邦成员国。还有一个能否说明仅仅是交战团体的统治权,中共1949年在大陆实施的政治经济文化政策,不外乎是战俘营的国内殖民,把大陆地区当作战利品或者被征服的土地,实行掠夺和压榨。
    
    五,军事胜利和分赃没有产生合法性
    
    中共凭着没由来的先验代表权,来掩盖对大陆地区军事政府之后的占有权,就以为自己天然的占有中华民国的一切,强有力蛮横地判定,中国民国已经或者即将灭亡,台湾即将归属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自我授权和代表人民的统治权,且不说一直没有产生正面后果,带来无边无尽的天灾人祸,而应该加以摧毁,就是“事实上占有就是法律上有效的”保守主义原则也不能加以辩护。退一步说,即使想要承认,按照人民主权的原则,也需要普选或者公投加以确认,才能产生统治权。而中共一致排斥普选或者公投,把自己的统治建立在暴力维稳和分脏之上。其“合法性迷信”来自一个战胜者分赃集团的“自欺欺人”,如知识分子集团的投靠,中共军功集团的道德意识,也就是获得分脏是其相信中共合法性的鸦片,以及大规模向底层精英放开,如参加和高考带来“我党意识”。这一些征服和扩大分赃,无从建立合法性和正当性。
    
    六,国际法上的国家还是中华民国
    
    中共在国家关系中,要求谈判对方,只有一个中国,却从来没有强调这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通过强调中华共和国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言论或者宣传上的暗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是唯一的中国,通过一种心理的作用,取而代之了。中美公报带来不肯定一个中国,到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中华民国,这种不确定性为之提供了弹性空间。
    
    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国家作为国体,在国际法上并不存在。 百度百科“政府承认”条目说,注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承认就是对政府的承认。1949年之后所有的建交公报,包括苏联的,都是政府承认,从来没有国家承认。从毛泽东的表述来说,是这层意思,他们申明作为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你看毛泽东的开国宣言,是成立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加入国际法庭,也是为了避免这个国际法上的不利。
    
    1971年2758号文件就是联合国大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代表中华民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国际法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定位是政府继承,不是国家继承,不是一个新国家!2758号文件通过的消息转告毛泽东时,毛泽东说,阿尔及利亚代表说得好。我们不是要驱逐一个国家,而是要赶走蒋介石的非法代表。”
    
    因1945年《联合国宪章》国名为中华民国(第23条、110条),1971年通过的第2758号决议,只是建议,不具法律效力;只涉及政府承认,非国家变更;修改宪章须三分之二以上会员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国会一致批准,只在1965年修改过一次。
    
    联合国安理会的中国名称,依然是中华民国。可是国内法与国际法上有着致命冲突,若承认国内法的效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国内法上才有意义,恐怕准确为政权更加恰当。这种冲突,大陆统治者通过党国体制和意识形态上宣传“states”政府就是国家而掩盖下来的。政府是政府,国家是国家,二者不可混淆。
    
    
    七,被全盘继承的中华民国法统
    
    1949年1月,毛泽东针对蒋介石元旦求和声明指出,所谓“保存伪宪法,伪法统”,是“继续战争的条件,不是和平的条件”,中国共产党愿意在废除伪宪法、伪法统等八项条件的基础上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14]。2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废除国民党的六法全书与确定解放区的司法原则的指示》,内中指出:“国民党全部法律只能是保护地主与买办官僚资产阶级反动统治的工具,是镇压与束缚广大人民群众的武器”,“在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和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下,国民党的《六法全书》应该废除”。
    
    废除伪法统,先于中共1949年10月1日的建政,也就是说,废除的中共所反对的国民党的伪法统,也就是1946年召开的“国民大会”及其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因系国民党背弃“政协协议”而由一党包办的产物。中国废除国民党的伪法统,并没有宣布自己废除中华民国的法统,相反以中华民国法统的全部继承人的身份自居。中共自己都一致认为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原“中华民国政府”宣告成立,依据国际法,这只是“政府的继承”,而非“国家的继承”,因为这一权力转移的性质是一国政府发生更迭而非国家领土的变更,所改变的是中国国家主权的代表者由旧政权转为新政权,因而并未改变中国作为一个国际法主体继续存在的事实,也并未影响国际上对“一个中国”的认知。
    
    1965年,毛泽东接见法国人道报记者马嘉丽,说到一件令他后悔的事情,就是1949年不应该把中华民国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1949年不改名的话,会减少很多麻烦,解决很多问题,好比联合国问题、台湾问题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559822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习近平民族复兴是国内殖民的法西斯主义
·陈永苗:广电总局放出电影《1942》是对民国当归的狙击战
·陈永苗:民国回归的当下性
·陈永苗:进入新共和还是回归民国奠基
·陈永苗:宁波人憋在嘴里的话:政府实在靠不住
·陈永苗: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的未来
·改革已死 公知已亡/陈永苗
·陈永苗:来个中华民国护照抛弃国共合作
·陈永苗: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改革已死,民国当归/陈永苗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陈永苗:薄“风波”左右之争符号化表达困境
·维权与维稳的对撞已成政治主轴/陈永苗
·陈永苗:以超越左右的贵族心态在高层权斗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武坚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陈永苗:《就曹海波致马英九公开信》已由网络上下提交总统府 (图)
·陈永苗游精佑等就曹海波判刑八年致马英九公开信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陈永苗:宁波抗争没有结晶出自己新鲜元素
·陈永苗: 莺歌海征地是央企对民众的法西斯战争
·陈永苗:“改革已死”迫使中共应牌频频发声高举改革
·陈永苗:谢长廷,你他妈的才与我们作对
·陈永苗:谢长廷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
·陈永苗:游明磊传单“恢复中华”
·陈永苗:烧南方系,就是烧掉改革幻想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陈永苗:温家宝与吴邦国没区别‏
·陈永苗:不仇官,则倒霉的是百姓——驳李君如
·陈永苗:盗“国”奸雄,还是政论巨子?——评秦晓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