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国人真有“犬儒病”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5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中国人常常误解“犬儒”和“犬儒主义”,乃至对“犬儒”和“犬儒主义”进行妖魔化,甚至为此生造了一个词,叫做“犬儒病”。
    
    这是为什么呢?
    
    这里面的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人不是一个爱狗的人群。”
    
    从文字上看,中国人就对“狗”没有好感,像是狗官、狗奴、狗腿子、哈巴狗、落水狗、丧家狗这些都是骂人的话。所以中国人一看到“犬儒”二字,马上就联想到了“臭老九”、“狗书生”、“御用文人”、“为五斗米折腰的知识分子”等等,恶感油然而生。于是“犬儒必然有病”的“犬儒病”的望文生义就出来了。
    
    据考证,和中文不同,英语里和狗有关的词,意思有好有坏:好的如lucky dog(幸运儿)、top dog(当权派,头儿)、gay dog (快乐的人)、every dog has his day(凡人皆有得意时)等,坏的如dirty dog(下流坯)、lazy dog(懒汉)、lead a dog's life(过穷困潦倒的日子,过着牛马不如/悲惨的生活)、treat sb. like a dog(不把某人当人看)等。所以在西方传统中,“犬儒”和“犬儒主义”也具有两面性,不像在中国的西化主义者那里“犬儒”就成了“病”,成为所谓的“犬儒病”,而且“犬儒病”还可以概括“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殊不知“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实乃“无神论”,而不是“无神论的后果——玩世不恭”。例如,在民主国家,许多自称保守派和自由派的人士那样,玩世不恭的人生态度一点也不罕见。因此,与其说中国人真有“犬儒病”,不如说中国人真有“无神病”。尤其考虑到,犬儒多少还算一个高雅的词,不是每一个下里巴人都可以随意顶戴的。
    
    如此看来,中国的西化“主义者”,其实并不“西化”,因为他们摆脱不了中国人的习惯——例如在“对待狗的态度问题”上,就无法像英语民族那样一分为二。

(二)
    
    大家知道,犬儒主义学派(英文:Cynicism)是古希腊四大学派之一(犬儒主义学派,斯多亚学派,伊壁鸠鲁学派,新柏拉图学派)。一般认为是苏格拉底的弟子安提斯泰(英文:Antisthenes,公元前445—365年)创立的,另一人物第欧根尼(英文Diogenēs,约公元前404—前323年,也叫“锡诺帕的第欧根尼”,Diogenēs o Sinopeus,亦译狄奥根尼、戴奥真尼斯)则因为住在木桶里的怪异行为而成为更有名的犬儒主义者,其名言是:“我不是雅典人或希腊人,而是一个世界公民。”
    
    当时奉行这一主义的哲学家或思想家,他们的举止言谈行为方式甚至生活态度与狗的某些特征很相似,他们旁若无人、放浪形骸、不知廉耻,却忠诚可靠、感觉灵敏、敌我分明、敢咬敢斗。于是人们就称这些人为“犬儒”,意思是“像狗一样的人”。至于这个称谓是不是肯定来源于此,学界的观点其实也并不一致。但称其为狗,则是大致无误的。
    
    另外一个说法是:犬儒学派因其创始人安提斯泰在一个名叫居诺萨格(Kunosarges)的体育场中讲学而得名。因为Kuno就是希腊语“狗”的意思。同时,“犬儒”这名称也标志着他们的生活方式。安提斯泰是苏格拉底的弟子,约长于柏拉图二十岁。安提斯泰是一个非常引人注意的人物,在某些方面其有似于托尔斯泰。直到苏格拉底死后,他还生活在苏格拉底贵族弟子们的圈子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非正统的征象来。但是有某种东西——或者是雅典的失败,也许是苏格拉底之死,也许是他不喜欢哲学的诡辩——却使得他在已经不再年青的时候,鄙弃了他从前所重视的东西。除了纯朴的善良而外,他不愿意要任何东西。他结交工人并且穿得和工人一样。他进行露天讲演,他所用的方式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也都能理解的。一切精致的哲学,他都认为毫无价值;凡是一个人所能知道的,普通的人也都能知道。他信仰“返于自然”,并把这种信仰贯彻得非常彻底。他主张不要政府,不要私有财产,不要婚姻,不要确定的宗教。他的弟子们(如果他本人不曾)谴责奴隶制。他并不是一个严格的苦行主义者,但是他鄙弃奢侈与一切人为的对感官快乐的追求。他说“我宁可疯狂也不愿意欢乐”。
    
    安提斯泰的名声被他的弟子狄奥根尼盖过了,狄奥根尼是欧济尼河上西诺普地方的青年,最初安提斯泰并不喜欢他;因为他是一个曾因涂改货币而被下过狱的不名誉的钱商的儿子。安提斯泰命令这个青年回家去,但是他丝毫不动;他用杖打他,他也一动不动。他渴望智慧,他知道安提斯泰可以教给他智慧。他一生的志愿也是要做他父亲所做过的事,要涂改货币,可是规模要大得多。他要涂改世上流行的一切货币。因为每种通行的印戳都是假的:“人被打上了将帅与帝王的印戳,事物被打上了荣誉、智慧、幸福与财富的印戳;一切全都是破铜烂铁打上了假印戳罢了。”
    
    狄奥根尼决心像一条狗一样地生活下去,所以就被称为“犬儒”,这个字的意思就是“像犬一样”。他拒绝接受一切的习俗——无论是宗教的、风尚的、服装的、居室的、饮食的、或者礼貌的。据说他住在一个桶里,但是吉尔柏特·穆莱向我们保证说这是个错误:因为那是一个大瓮,是原始时代用以埋葬死人的那种瓮。狄奥根尼像一个印度托钵僧那样地以行乞为生。狄奥根尼宣扬友爱,不仅仅是全人类之间的友爱,而且还有人与动物之间的友爱。甚至当他还活着的时候,他的一身就聚集了许多的传说。
    
    尽人皆知,亚历山大怎样地拜访过他,问他想要什么恩赐;他回答说:“只要你别挡住我的太阳光。”据说亚历山大(征服者亚历山大)之后对随从说:“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意做狄奥根尼。”狄奥根尼的教导,一点也没有我们现在所称之为“玩世不恭”的(“犬儒”的)东西,——而是恰好与之相反。他对“德行”具有一种热烈的感情,他认为和德行比较起来,俗世的财富是无足计较的。他追求德行,并追求从欲望之下解放出来的道德自由:只要你对于幸运所赐的财货无动于衷,便可以从恐惧之下解放出来。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学说在这一方面是被斯多葛派所采用了的,但是他们并没有追随着他摒绝文明的欢乐。他认为普罗米修斯由于把那些造成了近代生活的复杂与矫揉造作的技术带给了人类,所以就公正地受到了惩罚。在这一点上他有似于道家、卢梭与托尔斯泰,但是要比他们更加彻底。

(三)
    
    现在,通常用“犬儒主义”一词来描述一种“愤世嫉俗”的态度,但是,“犬儒主义”并无“趋炎附势”的意思。
    
    你可以说中国的成功人士趋炎附势、玩世不恭,但不能说他们愤世嫉俗,所以,“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间只有一步之差”的说法,十分牵强。这一牵强是为了证明理想主义的危害:“一般来说,愤世嫉俗总是理想主义的,而且是十分激烈的理想主义。玩世不恭则是彻底的非理想主义,彻底的无理想主义。偏偏是那些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义反倒很容易转变为彻底的无理想主义……”
    
    但犬儒主义不是这样虚伪的。现代心理学证明了犬儒主义的担忧:利他主义及道德考量不是人类行为的原始动机。不过,这不能被引申成为“对人类真诚的不信任,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的态度和行为”。事实上,犬儒主义的担忧反倒有助于消除人们的自我神化,给他们一面镜子看看自己实际上是多么的不堪。
    
    “对人类真诚的不信任”和“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例如基督教的原罪观念基本上属于“对人类真诚的不信任”,但基督教却不是“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
    
    中国人常常误解“犬儒”和“犬儒主义”,乃至对之进行妖魔化,甚至为此生造了一个词,叫做“犬儒病”。
    
    这是为什么呢?
    
    这里面的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人不是一个爱狗的人群。”
    
    从文字上看,中国人对“狗”没有好感,像是狗官、狗奴、狗腿子、哈巴狗、落水狗、丧家狗这些都是骂人的话。所以中国人一看到“犬儒”二字,马上就联想到了“臭老九”、“狗书生”、“御用文人”、“为五斗米折腰的知识分子”等等,恶感油然而生。于是“犬儒必然有病”的“犬儒病诊断结论”就出来了。
    
    但我觉得,你不喜欢“臭老九”、“狗书生”、“御用文人”、“为五斗米折腰的知识分子”等等,就直接说他们是“臭老九”、“狗书生”、“御用文人”、“为五斗米折腰的知识分子”,而不必曲里拐弯地,用“犬儒”这个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的词汇来骂他们,否则,真是糟蹋了“犬儒”一词。
    
    中国人,你什么时候可以多一点对于狗狗的宽容呢?
    
    中国知识分子,你什么时候可以多一点对于知识分子的宽容呢?
    
    中国“反体制的体制”内人士,你什么时候可以多一点对于犬儒这个“狗狗知识分子”的宽容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919523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如何解救2000万中国光棍
·谢选骏:超越“第五个现代化”
·谢选骏:中共能创新政治制度吗
·谢选骏:四论“ABC神学”——《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
·谢选骏:炮轰天安门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同属第三中国
·谢选骏:希特勒是一个共产党员
·谢选骏:《老子》是厚黑学之祖
·谢选骏:天子兼有宗教职能与军事职能
·谢选骏:《月令》中的天子神农
·谢选骏:“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中国出现了五个中央:论五马中央及其颜色/谢选骏
·谢选骏:第三个美国诞生的标志性事件
·谢选骏:给胡锦涛掌声呢还是巴掌呢
·谢选骏:苏联造成了1929年世界大萧条
·谢选骏:阿富汗战争与世界革命
·谢选骏:西方的没落与中国的命运
·土耳其为什么亲西方?/谢选骏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