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如何从维稳体制过渡到宪政民主体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5日 转载)
     民主中国首发 作者: 郭永丰
    
     最强有力的公民监政莫过于两党或多党的竞争执政,这乃是不争的事实。经过西方国家数百年来的实践检验,这也是至真至理,乃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真理。坚持一党专制和维稳体制,完全排他,打压公民维权行动,摆设几个根本不起任何监督作用的花瓶党搞什么所谓的“协商民主”,完全是自欺欺人之举,是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只有改旗易帜,通过政治改革建立宪政民主制度,中国才会有光明的前途。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微薄精选:
    人民日报 :【以“权利维稳”取代“权力维稳”】“权力维稳”的权力本位色彩浓于百姓本位,官员通常把维护 “乌纱帽”作为出发点。这种事后型被动式维稳看似解决矛盾,实则回避矛盾、积累矛盾。不妨换用“权利维稳”,源头化解矛盾,将临时性维稳,转化为维护公众合法权益的本真意义上的维稳。
    求人证:没有民主,就不可能遏制腐败;不能遏制腐败,就不可能改善民生,不改善民生,就谈不上社会发展,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缺乏民主,一切问题的答案,就在于实现民主,不民主,妄谈改善民生!
    穆棱薛英文 :1)法治不仅仅是国民要守法,而是政府更应该守法;2)政府不仅仅是为民服务,更要保障民的权利与自由不受侵犯;3)进步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进步,而是拥有一个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制度;4)强大不仅仅是没谁敢欺负,而是拥有民主自由公正平等的社会环境;5)幸福不仅仅是吃饱穿暧,而是可以说不,有权选择!
    中国微闻 :梅德韦杰夫签署《反腐败法》,规定国家公务员及其配偶、子女必须向税务机关提交收入和财产信息。普京说:“政府的廉洁,是取信于民的基础。一个为民执政的政府,没有任何理由不去主动公示个人家庭财产。否则,没有任何资格坐在台上。不愿意公开个人及家庭财产的,先要到司法部去接受调查!”
    一、谁都知道,中国的腐败根源在于一党专制本身。
    18世纪法国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有一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遇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
    剑桥大学历史学教授阿克顿勋爵有一句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
    “腐败如同一个雪球,它一旦滚动起来,就会越变越大”。——(英国)科尔顿
    “反对腐败的行动,应在其尚未主宰我们之前进行”。——(美国)杰佛逊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李世民
    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
    要有群众监督制度,如果党和政府不受监督,就一定要脱离群众,犯大错误。 ——邓小平
    一切公职人员必须在公众监督之下进行工作,这样能可靠地防止他们去追求升官发财和追求自己的特殊的利益。 ——马克思
    没有人民的监督,政府便会蜕化变质,人民是自己政府唯一可靠的看守人。——杰斐逊
    以上应是名家之言,至真至理,据网文载,不管是信仰者的权力,王公贵族的权力,人民的权力,代表人民的、代表金钱的权力,还是自称代表自然法、代表“进步力量”、代表正义与和平、代表“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权力……总之,不管是什么权力,代表也好,不代表也好,只要它是以暴力为后盾的,只要它失去了制衡,必然要成为“绝对的权力”,而成为“绝对的权力”后,就必然会倾向于残暴、腐败和不义。政治生活中最可怕的局面,莫过于“道德与宗教不分,政治与道德不分;在宗教、道德、政治诸方面,只有一个立法者和一个权威”。
    何谓绝对权力?即不受监督、制衡、弹劾、罢免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就是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说白了,就是“一手遮天”的权力 。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他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即有管理一切的权力,但无论是谁却没有管他的权力。甭说管他,批评一下都不行。你见过哪个媒体敢公开批评中国的省部级高官?官一做大,就成了真理的化身;权力亦随之升级为绝对权力。
    如果一定要说腐败有诱因,那也只能说诱因是权力制度的落后。过去铁托指明:光批判斯大林是不够的,还要批判产生斯大林的社会制度。现在我们也应该明白:光批判贪官不批判造成贪官的权力制度是不够的。不难想象,权力制度的不合理,即便是喝杯可乐的念头,都可能造成腐败(用公款买1块钱的可乐也是贪污嘛)。
    必须老实承认一个道理,合理的权力制度,低薪官员也无法用权力寻租腐败;不合理的权力制度,高薪官员也无法抵制腐败。鉴于目前中国的法治环境,加大反腐部门的权力和职能,恐怕不仅难以凑效而且适得其反。因此,改进权力制度是一种思路。可以考虑:削减政府权力,腾出的空间交给市场去调度;精简政府部门,尽可能减少掌控市场资源的政府机构。总之,解决腐败问题,是自我救赎。时间不等人,历史不等人。削减政府权力和精简政府部门,是深入经济改革的最后一步,也是开启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它不仅可以保住改革开放的成果、拓展改革开发的业绩、促进国家走向现代化,而且,当代领导人也可以因此赚足资本和过去说再见,开启新的开明历程。
    很明显,今日中国之腐败,正是这种绝对权力所导致产生的大面积,几乎是无官不腐的腐败大局面,是官权对国家资源和财富的完全垄断与独断,尤其还拒绝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最广大人民群众联合起来的强力高效的监督与制约所直接导致的恶果。也就是说,今日中国之腐败,是腐败制度的原因所造成的,与其它一切关系和意义都不是很大。
    所以,当务之急,果真要根除中国的腐败,真正纯洁共产党的队伍,必须只有开放报禁和党禁,完全彻底地走法治路线,才能真正产生效用。否则,“以党治党,从严治党”,其实仍是骗人的鬼把戏。依旧坚守道德教育,仅仅依靠道德自律,更是无稽之谈。
    如果新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们连这个浅显明了的道理都不能认可,那只能说明:第一,他们不过是维护现有腐败权贵集团私利的忠实代表,第二,他们本身也腐败得不轻,很难说明自己是清白的。第三,依靠现有体制反腐败只是新权贵树立政治权威的需要而已,没有丝毫新意可言。
    二、谁都知道,根除腐败的办法唯有实行宪政民主。
    最强有力的公民监政莫过于两党或多党的竞争执政,这应是不争的事实。经过西方国家三百多年来的实践检验,这也是至真至理,乃普世价值。在祖国的宝岛台湾,如果没有国民党的下野,本来独裁专制的国民党,绝不可能转化为今天的民主政党。如果没有两党的竞争执政,尤其是当通过选票依法赶已执政八年的陈水扁的民进党下野,就绝不可能把犯有严重腐败罪的政党领袖,刚做过八年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陈水扁下狱。也就是说,如果民进党永远在台上,而一党专制,完全排他,也摆设几个根本不起任何监督作用的花瓶党搞搞什么所谓的协商民主,而让民进党长期领导执政,这无论让谁去想想,都绝不可能把其最高领导人依法送进监狱。更何况,也根本不可能存在如此健全完善的法治大环境,永保再次上台的总统不敢再肆无忌惮地贪污受贿,而我行我素。再次连任仍然保持当初干练清白身子的马英九总统就是最好的例证。总统都很清白,完全经受得起全民的监督和彻查,还怕下属腐败不成。或者也有下属腐败的,但一定不会像现在的中国这么严重,区委书记乡镇长也能贪污上亿的。可能就是微乎其微的腐败行为而已。这可以根据香港廉政公署所查处的香港公职人员的贪污腐败的事实就可得到充分的验证。
    根据中国国民党以及后来的中国共产党搞独裁专制百年来的历史看,这种事情已得到了充分验证。否则,如果在共产党执政时期,尤其还搞什么所谓的协商民主时期,确实能根治腐败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借鉴国民党的执政经验,就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当毛泽东犯有明显且极其严重的错误时,彭德怀和刘少奇就不会被毛泽东打倒并置于死地,而是犯有严重错误的毛泽东本人必须首先被送进监狱,而悔罪思过,向亿万人民谢罪。
    所以,当历史发展到了今天,作为今天的共产党,虽然不能再用所谓的道德建设让本是野兽的官员们进行自律了,但他们仍旧坚持传统,硬说他们一定要加强反腐,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以此保证该党肌体的纯洁,这难道不是屁话还能是什么?
    多党竞争执政,相互监督制约,新闻独立,司法独立,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军队国家化,一切以法律为准绳,法律至上,严格依法治国,这本是现代社会政治文明的基本要求,但对于顽固不化的中国共产党的腐败权贵们来说,这却不符合中国国情,中国人就需要中共腐败权贵的人治,就愿意让中共腐败权贵来领导,让其想怎样就怎样,而强制拆迁、奸淫妇女儿童、做黑社会的保护伞,而官黑通吃,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公然制造冤假错案,公然抢劫孤立无援孤苦伶仃的广大百姓。
    共产党一向号称人民的公仆和人民的勤务员,并且还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经常说一些冠冕堂皇地话,比如温家宝在上任伊始面对全国人民所喊的话,让全国人民都来监督他,没有符合人民便利监督制约的体制和机制作坚强保证,人民确实能监督得了如此的高官吗?就普通贪官,人民通过中共所设定的儿子犯罪向其老子控告的模式,结果很多举报人不是被暗杀,就是被绳之以法了。据有关报道,举报刘志军及其弟贪污腐败事迹,就使很多豪气冲天大义凛然的正义人士都做了死不瞑目的冤魂。尤其是中共所设置的慢慢上访路,难道不是所谓“民告官”,其实只是让百姓自杀与死亡的最大陷阱吗?
    中共所执政的谎言,没过于主人要求联合起来,独立强力高效监督政府及其公仆们必须只有依法行政时,公仆们首先就把该主人送进牢房进行残酷迫害了。
    三、对习近平的期望值不要过高
    据《多维新闻网》的评论《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指出: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落下帷幕,习近平作为新任总书记正式登上治国舞台。在他执政期间,中共将欢庆一百周岁,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彻底改变工业革命和鸦片战争以来的国际局面。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复兴将是世界一体化的后现代解读,它的崛起对世界的“再平衡”极为关键。
    习近平是在一个历史转折点成为中共的领导核心。在之前的一百多年,满清封建统治在中国终结,北洋军阀和国民党政权走下历史舞台,原教旨共产主义的苏联被解体和文革的中国被唾弃,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新经济模式在中国落地生根。在这一百多年里,一个虚弱不堪、任人摆布、被贬称为“病夫”的古老民族再次崛起,世界上所有国家和民族不能够再等闲视之。
    中共此次党代会海内外瞩目,因为人们关注建国后出生的中共新生代领导人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毕竟今后十年是中国复兴的关键时期。多维新闻曾对习近平赋予“年轻版邓小平”的期许,因为他和邓小平一样站在一个历史转折点上。而胡锦涛的裸退以及这一次新增的五名常委都将于十九大退位让习近平的任期添加了更多的想象。这个转折点所提出的挑战,考验着习近平是否如邓小平一样,具备非凡的魄力和卓识,引领中国扎实、果敢地走向未来。
    1、建立多元价值观的社会主义;2、直面历史,勇于反思;3、变“革命党”为“执政党”;4、扎实改革,建设权利制约的政治体系;5、强政治吏 “士文化”取代“官文化”;6、开放言论,修复党群互信;7、重构财富分配,回归真正社会主义;8、突出人本位的经济结构转型;9、打破强权政治,构筑新国际观;10、贤明政治家的时代要求。
    上述十大挑战是习近平带领中共面对未来的历史任务。如果中华民族曾经是一个革命的民族,那是因为它被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蹂躏得太久;如果这个民族曾经有追求理想的冲动,那是因为它数千年来都是知书识礼。不少人曾经说中国这条巨龙是被鸦片战争的炮火所唤醒,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中日甲午战争和日军侵华让中国人不再允许自己继续埋头逃避,必须勇敢承担保卫和建设自己家园的责任。中国的有识之士、中共的几代前辈,百年来一直为着振兴中华前仆后继。中国的经历并不特别,任何一个伟大民族都必须体验历史的跌宕起伏,不然又如何对它的伟大有所认识。
    中共的十八大让习近平在以后十年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领导这个国家度过这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历史的偶然,也是它的必然。“偶然”是因为历史从来不依据我们的主观愿望而发生,却告诉我们命运将会被改变,就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天翻地覆的改革开放成就了中国的再次崛起,而习近平恰好此刻成为新一代掌舵人,顺势而为,加力推进,护持百年强国梦的最终实现。“必然”是因为这个十三亿人口的文明大国又怎么可能长期雌伏在他人的背后,让浮浅和狂妄肆意改写人类的文明标准。习近平要作为这个生生不息伟大民族魂魄的象征,在这崛起的最后一公里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承前启后,排除万难,成就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我们殷切期盼习近平能够深孚众望,以一位伟大政治家来要求自己,回报历史所赋予他的机会。
    在此,笔者非常感谢《多维新闻网》撰写如此利国利民的鸿篇大作并及时予以发表。对于该文所持观点,除去社会主义等意识形态术语,笔者基本赞同。但是,根据中国国情和实际,该文是否对习近平及其领导班子期望值太高了。中国确实会在这一届权贵的带领下朝着如此良性方向发展吗?仅看看在十八大期间,这个由习近平首次全面掌舵,且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的对异议异见民主维权等人士的全面严控维稳活动,一切都只是为了十八大,把不利于伟光正的我党的一切声音全部扼杀清除干净,只留党的声音独自歌功颂德,大放厥词,就让人大跌眼镜,绝望至极。
    可《多维新闻网》似乎根本看不到如此的现实严峻局面,也看不到被国际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一系列的这类事实,还在一厢情愿地自说自话自我做着如此甜蜜圆满的美梦,这实在太让人感动其真诚希望中国早日实现真民主的良好愿望与迫切的心理,就彷佛熟睡中的婴儿,对外界浑然不知,只做好自己一人的美梦而已,确实也太可爱了。
    习近平所领导的班子,看到此文后是否真的会受到感动,切实以国家和人民的永恒福祉为最高奋斗目标,以浩然正气,大无畏的献身精神为这个国家以及十四亿人民谋取永恒的福祉,把在位的时间全部用在这一方面——让中国十四亿人民切实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且自由自在地平等生活着,让弱势群体的人权得到坚强保障,让官权无时无刻不受到人民强有力的监督与制约,让全中国人民有史以来真正活得有尊严且全部身心非常畅快的,不再为任何上级和权贵奴颜婢膝、卑躬屈节、俯首低眉,也便只有拭目以待了。
    四、民间压力才是迫使中共当局不得不进行实质政改的原动力。
    幻想归幻想,期待归期待,如果没有民间任何压力,即便习近平也如温家宝一样,确实有改革的雄心,但如果没有来自体制内外,尤其民间的强大压力,比如足以震撼中共当局必须只有改革才能存活的巨大冲击力,迫使当局在这种冲击事件发生后根本无力应付,也无法控制局面时,改革就一定会顺利进行,且还很彻底到位。
    很明显,关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无论在国内外,体制内外已达成基本共识。如果民间力量的冲击足够大的话,当局就一定会信心百倍充满豪情地下决心推动政改的全方位进行。否则,一切只能永远停留在口头和舆论上,永远难以有个突破口,难以真正有所行动起来。五十岁以上的人,在有生之年是否能看到真民主在中华大地有效且很正常的运转起来,恐怕也很难了。
    而这种来自民间改革力量的强力冲击又如何诱发呢?笔者认为,这必须只有依靠国内外注重实干的人群队伍的迅速且大面积的扩展,比如对经常动不动就举牌上街游行示威的人,广大传媒应该多报道这些人的大义凛然的行动,尤其是他们所需要的经济上的帮助,这才是最根本性的。也就是说,只要有人愿意上街,并在上街后能募集到足以开展下次活动的经费,中国就会有成千上万甚至数亿人站出来,并涌上各自所在的城市街头,敦促当局必须只有进行实质性的政改举措,比如公布财产,废除劳教,加强对官权的必须只有依法行政的强力社会监督功能和作用等。
    否则的话,长期限于网络上的联系,如果永远做不到网下的见面,相互认识人,街头运动就永远难以真正有效开展起来。尤其是当有人开展街头运动时,社会还很冷漠,上街者获得不了丝毫的经济上的帮助,街头运动也便只能永远停留在口头上,中国政改就永远难以迈开真正最实质性的坚定步伐。
    目前,全社会还远未认识到在中国搞街头政治运动的重要性、必要性与紧迫性,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这便让众多街头运动者很失望,甚至很绝望,一次上街,便成永远的终结,而不是再接再厉,下次再来。因为在中国根本没有这种成因和质素。群众大面积踊跃参与社会运动的氛围远未形成。而是用文革式的一上街就进行打砸抢的活动委实不少,但那根本就不是有利于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民主改革运动所需要的。
    厦门事件、四川什邡、江苏启东等为环保所进行的冲击政府部门的事件,这都不是政治事件,乃是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最普通不过的官民矛盾冲突的游行示威现象而已,最终很快都烟消云散了,极难形成政治上的某种共识与冲击效应,而迫使当局必须只有通过谈判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在中国政治斗争的近代史上,五四运动和八九学运才真正是最直接且最广泛的政治游行示威活动,但最终都以游行者遭到血腥镇压而不了了之。
    如今,当中共权贵中不再拥有具有很高威望的冷血杀手时,中国公民依法和平理性开展街头民主运动的时候已经降临,且成功率一定非常高。
    当年前苏联的崩溃瓦解,如果其临时紧急委员会中拥有一个像邓小平的人,叶利钦在当时一定会被判死刑,苏联事件也绝不会有所发生。而导致前苏联四分五裂的罪魁祸首还是叶利钦,如果当时叶利钦不强硬逼迫戈尔巴乔夫立即下台,只是让他按照民主政体模式和原则,主导独裁专制政体向宪政民主政体顺利过渡,苏联一定会实现最为和平的转型,也绝不会四分五裂,直到现在真民主在俄罗斯还很难全面贯彻落实到位。
    今日中国,我们既需要戈尔巴乔夫式的锐意改革的人,也需要叶利钦式的大义凛然的冲锋陷阵者,但就是不需要再出现一个邓小平的屠夫民贼,也不需要叶利钦式的一定要把自己弄到最上位,而把国家在民主转型过程中就搞得四分五裂,以致让真民主在分裂了的部分国家还很难全面贯彻落实到位。
    总之,中国当前正是大搞特搞街头民主政治运动敦促当局进行实质政改的关键时期。否则,再多么成熟的宪政民主思想和理论以及多么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路线图,都极难得到实质性的实践应用。
    2012年11月21日于深圳贫民窟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4/2012
    作者: 郭永丰
    最强有力的公民监政莫过于两党或多党的竞争执政,这乃是不争的事实。经过西方国家数百年来的实践检验,这也是至真至理,乃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真理。坚持一党专制和维稳体制,完全排他,打压公民维权行动,摆设几个根本不起任何监督作用的花瓶党搞什么所谓的“协商民主”,完全是自欺欺人之举,是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只有改旗易帜,通过政治改革建立宪政民主制度,中国才会有光明的前途。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微薄精选:
    人民日报 :【以“权利维稳”取代“权力维稳”】“权力维稳”的权力本位色彩浓于百姓本位,官员通常把维护 “乌纱帽”作为出发点。这种事后型被动式维稳看似解决矛盾,实则回避矛盾、积累矛盾。不妨换用“权利维稳”,源头化解矛盾,将临时性维稳,转化为维护公众合法权益的本真意义上的维稳。
    
    求人证:没有民主,就不可能遏制腐败;不能遏制腐败,就不可能改善民生,不改善民生,就谈不上社会发展,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缺乏民主,一切问题的答案,就在于实现民主,不民主,妄谈改善民生!
    
    穆棱薛英文 :1)法治不仅仅是国民要守法,而是政府更应该守法;2)政府不仅仅是为民服务,更要保障民的权利与自由不受侵犯;3)进步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进步,而是拥有一个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制度;4)强大不仅仅是没谁敢欺负,而是拥有民主自由公正平等的社会环境;5)幸福不仅仅是吃饱穿暧,而是可以说不,有权选择!
    
    中国微闻 :梅德韦杰夫签署《反腐败法》,规定国家公务员及其配偶、子女必须向税务机关提交收入和财产信息。普京说:“政府的廉洁,是取信于民的基础。一个为民执政的政府,没有任何理由不去主动公示个人家庭财产。否则,没有任何资格坐在台上。不愿意公开个人及家庭财产的,先要到司法部去接受调查!”
    
    一、谁都知道,中国的腐败根源在于一党专制本身。
    
    18世纪法国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有一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遇到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
    
    剑桥大学历史学教授阿克顿勋爵有一句名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
    
    “腐败如同一个雪球,它一旦滚动起来,就会越变越大”。——(英国)科尔顿
    
    “反对腐败的行动,应在其尚未主宰我们之前进行”。——(美国)杰佛逊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李世民
    
    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
    
    要有群众监督制度,如果党和政府不受监督,就一定要脱离群众,犯大错误。 ——邓小平
    
    一切公职人员必须在公众监督之下进行工作,这样能可靠地防止他们去追求升官发财和追求自己的特殊的利益。 ——马克思
    
    没有人民的监督,政府便会蜕化变质,人民是自己政府唯一可靠的看守人。——杰斐逊
    
    以上应是名家之言,至真至理,据网文载,不管是信仰者的权力,王公贵族的权力,人民的权力,代表人民的、代表金钱的权力,还是自称代表自然法、代表“进步力量”、代表正义与和平、代表“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权力……总之,不管是什么权力,代表也好,不代表也好,只要它是以暴力为后盾的,只要它失去了制衡,必然要成为“绝对的权力”,而成为“绝对的权力”后,就必然会倾向于残暴、腐败和不义。政治生活中最可怕的局面,莫过于“道德与宗教不分,政治与道德不分;在宗教、道德、政治诸方面,只有一个立法者和一个权威”。
    
    何谓绝对权力?即不受监督、制衡、弹劾、罢免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就是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说白了,就是“一手遮天”的权力 。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他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即有管理一切的权力,但无论是谁却没有管他的权力。甭说管他,批评一下都不行。你见过哪个媒体敢公开批评中国的省部级高官?官一做大,就成了真理的化身;权力亦随之升级为绝对权力。
    
    如果一定要说腐败有诱因,那也只能说诱因是权力制度的落后。过去铁托指明:光批判斯大林是不够的,还要批判产生斯大林的社会制度。现在我们也应该明白:光批判贪官不批判造成贪官的权力制度是不够的。不难想象,权力制度的不合理,即便是喝杯可乐的念头,都可能造成腐败(用公款买1块钱的可乐也是贪污嘛)。
    
    必须老实承认一个道理,合理的权力制度,低薪官员也无法用权力寻租腐败;不合理的权力制度,高薪官员也无法抵制腐败。鉴于目前中国的法治环境,加大反腐部门的权力和职能,恐怕不仅难以凑效而且适得其反。因此,改进权力制度是一种思路。可以考虑:削减政府权力,腾出的空间交给市场去调度;精简政府部门,尽可能减少掌控市场资源的政府机构。总之,解决腐败问题,是自我救赎。时间不等人,历史不等人。削减政府权力和精简政府部门,是深入经济改革的最后一步,也是开启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它不仅可以保住改革开放的成果、拓展改革开发的业绩、促进国家走向现代化,而且,当代领导人也可以因此赚足资本和过去说再见,开启新的开明历程。
    
    很明显,今日中国之腐败,正是这种绝对权力所导致产生的大面积,几乎是无官不腐的腐败大局面,是官权对国家资源和财富的完全垄断与独断,尤其还拒绝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最广大人民群众联合起来的强力高效的监督与制约所直接导致的恶果。也就是说,今日中国之腐败,是腐败制度的原因所造成的,与其它一切关系和意义都不是很大。
    
    所以,当务之急,果真要根除中国的腐败,真正纯洁共产党的队伍,必须只有开放报禁和党禁,完全彻底地走法治路线,才能真正产生效用。否则,“以党治党,从严治党”,其实仍是骗人的鬼把戏。依旧坚守道德教育,仅仅依靠道德自律,更是无稽之谈。
    
    如果新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们连这个浅显明了的道理都不能认可,那只能说明:第一,他们不过是维护现有腐败权贵集团私利的忠实代表,第二,他们本身也腐败得不轻,很难说明自己是清白的。第三,依靠现有体制反腐败只是新权贵树立政治权威的需要而已,没有丝毫新意可言。
    
    二、谁都知道,根除腐败的办法唯有实行宪政民主。
    
    最强有力的公民监政莫过于两党或多党的竞争执政,这应是不争的事实。经过西方国家三百多年来的实践检验,这也是至真至理,乃普世价值。在祖国的宝岛台湾,如果没有国民党的下野,本来独裁专制的国民党,绝不可能转化为今天的民主政党。如果没有两党的竞争执政,尤其是当通过选票依法赶已执政八年的陈水扁的民进党下野,就绝不可能把犯有严重腐败罪的政党领袖,刚做过八年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陈水扁下狱。也就是说,如果民进党永远在台上,而一党专制,完全排他,也摆设几个根本不起任何监督作用的花瓶党搞搞什么所谓的协商民主,而让民进党长期领导执政,这无论让谁去想想,都绝不可能把其最高领导人依法送进监狱。更何况,也根本不可能存在如此健全完善的法治大环境,永保再次上台的总统不敢再肆无忌惮地贪污受贿,而我行我素。再次连任仍然保持当初干练清白身子的马英九总统就是最好的例证。总统都很清白,完全经受得起全民的监督和彻查,还怕下属腐败不成。或者也有下属腐败的,但一定不会像现在的中国这么严重,区委书记乡镇长也能贪污上亿的。可能就是微乎其微的腐败行为而已。这可以根据香港廉政公署所查处的香港公职人员的贪污腐败的事实就可得到充分的验证。
    
    根据中国国民党以及后来的中国共产党搞独裁专制百年来的历史看,这种事情已得到了充分验证。否则,如果在共产党执政时期,尤其还搞什么所谓的协商民主时期,确实能根治腐败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借鉴国民党的执政经验,就在共产党统治时期,当毛泽东犯有明显且极其严重的错误时,彭德怀和刘少奇就不会被毛泽东打倒并置于死地,而是犯有严重错误的毛泽东本人必须首先被送进监狱,而悔罪思过,向亿万人民谢罪。
    
    所以,当历史发展到了今天,作为今天的共产党,虽然不能再用所谓的道德建设让本是野兽的官员们进行自律了,但他们仍旧坚持传统,硬说他们一定要加强反腐,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以此保证该党肌体的纯洁,这难道不是屁话还能是什么?
    
    多党竞争执政,相互监督制约,新闻独立,司法独立,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军队国家化,一切以法律为准绳,法律至上,严格依法治国,这本是现代社会政治文明的基本要求,但对于顽固不化的中国共产党的腐败权贵们来说,这却不符合中国国情,中国人就需要中共腐败权贵的人治,就愿意让中共腐败权贵来领导,让其想怎样就怎样,而强制拆迁、奸淫妇女儿童、做黑社会的保护伞,而官黑通吃,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公然制造冤假错案,公然抢劫孤立无援孤苦伶仃的广大百姓。
    
    共产党一向号称人民的公仆和人民的勤务员,并且还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经常说一些冠冕堂皇地话,比如温家宝在上任伊始面对全国人民所喊的话,让全国人民都来监督他,没有符合人民便利监督制约的体制和机制作坚强保证,人民确实能监督得了如此的高官吗?就普通贪官,人民通过中共所设定的儿子犯罪向其老子控告的模式,结果很多举报人不是被暗杀,就是被绳之以法了。据有关报道,举报刘志军及其弟贪污腐败事迹,就使很多豪气冲天大义凛然的正义人士都做了死不瞑目的冤魂。尤其是中共所设置的慢慢上访路,难道不是所谓“民告官”,其实只是让百姓自杀与死亡的最大陷阱吗?
    
    中共所执政的谎言,没过于主人要求联合起来,独立强力高效监督政府及其公仆们必须只有依法行政时,公仆们首先就把该主人送进牢房进行残酷迫害了。
    
    三、对习近平的期望值不要过高
    
    据《多维新闻网》的评论《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指出: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落下帷幕,习近平作为新任总书记正式登上治国舞台。在他执政期间,中共将欢庆一百周岁,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彻底改变工业革命和鸦片战争以来的国际局面。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复兴将是世界一体化的后现代解读,它的崛起对世界的“再平衡”极为关键。
    
    习近平是在一个历史转折点成为中共的领导核心。在之前的一百多年,满清封建统治在中国终结,北洋军阀和国民党政权走下历史舞台,原教旨共产主义的苏联被解体和文革的中国被唾弃,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新经济模式在中国落地生根。在这一百多年里,一个虚弱不堪、任人摆布、被贬称为“病夫”的古老民族再次崛起,世界上所有国家和民族不能够再等闲视之。
    
    中共此次党代会海内外瞩目,因为人们关注建国后出生的中共新生代领导人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毕竟今后十年是中国复兴的关键时期。多维新闻曾对习近平赋予“年轻版邓小平”的期许,因为他和邓小平一样站在一个历史转折点上。而胡锦涛的裸退以及这一次新增的五名常委都将于十九大退位让习近平的任期添加了更多的想象。这个转折点所提出的挑战,考验着习近平是否如邓小平一样,具备非凡的魄力和卓识,引领中国扎实、果敢地走向未来。
    
    1、建立多元价值观的社会主义;2、直面历史,勇于反思;3、变“革命党”为“执政党”;4、扎实改革,建设权利制约的政治体系;5、强政治吏 “士文化”取代“官文化”;6、开放言论,修复党群互信;7、重构财富分配,回归真正社会主义;8、突出人本位的经济结构转型;9、打破强权政治,构筑新国际观;10、贤明政治家的时代要求。
    
    上述十大挑战是习近平带领中共面对未来的历史任务。如果中华民族曾经是一个革命的民族,那是因为它被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蹂躏得太久;如果这个民族曾经有追求理想的冲动,那是因为它数千年来都是知书识礼。不少人曾经说中国这条巨龙是被鸦片战争的炮火所唤醒,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中日甲午战争和日军侵华让中国人不再允许自己继续埋头逃避,必须勇敢承担保卫和建设自己家园的责任。中国的有识之士、中共的几代前辈,百年来一直为着振兴中华前仆后继。中国的经历并不特别,任何一个伟大民族都必须体验历史的跌宕起伏,不然又如何对它的伟大有所认识。
    
    中共的十八大让习近平在以后十年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领导这个国家度过这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历史的偶然,也是它的必然。“偶然”是因为历史从来不依据我们的主观愿望而发生,却告诉我们命运将会被改变,就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天翻地覆的改革开放成就了中国的再次崛起,而习近平恰好此刻成为新一代掌舵人,顺势而为,加力推进,护持百年强国梦的最终实现。“必然”是因为这个十三亿人口的文明大国又怎么可能长期雌伏在他人的背后,让浮浅和狂妄肆意改写人类的文明标准。习近平要作为这个生生不息伟大民族魂魄的象征,在这崛起的最后一公里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承前启后,排除万难,成就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我们殷切期盼习近平能够深孚众望,以一位伟大政治家来要求自己,回报历史所赋予他的机会。
    
    在此,笔者非常感谢《多维新闻网》撰写如此利国利民的鸿篇大作并及时予以发表。对于该文所持观点,除去社会主义等意识形态术语,笔者基本赞同。但是,根据中国国情和实际,该文是否对习近平及其领导班子期望值太高了。中国确实会在这一届权贵的带领下朝着如此良性方向发展吗?仅看看在十八大期间,这个由习近平首次全面掌舵,且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的对异议异见民主维权等人士的全面严控维稳活动,一切都只是为了十八大,把不利于伟光正的我党的一切声音全部扼杀清除干净,只留党的声音独自歌功颂德,大放厥词,就让人大跌眼镜,绝望至极。
    
    可《多维新闻网》似乎根本看不到如此的现实严峻局面,也看不到被国际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一系列的这类事实,还在一厢情愿地自说自话自我做着如此甜蜜圆满的美梦,这实在太让人感动其真诚希望中国早日实现真民主的良好愿望与迫切的心理,就彷佛熟睡中的婴儿,对外界浑然不知,只做好自己一人的美梦而已,确实也太可爱了。
    
    习近平所领导的班子,看到此文后是否真的会受到感动,切实以国家和人民的永恒福祉为最高奋斗目标,以浩然正气,大无畏的献身精神为这个国家以及十四亿人民谋取永恒的福祉,把在位的时间全部用在这一方面——让中国十四亿人民切实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且自由自在地平等生活着,让弱势群体的人权得到坚强保障,让官权无时无刻不受到人民强有力的监督与制约,让全中国人民有史以来真正活得有尊严且全部身心非常畅快的,不再为任何上级和权贵奴颜婢膝、卑躬屈节、俯首低眉,也便只有拭目以待了。
    
    四、民间压力才是迫使中共当局不得不进行实质政改的原动力。
    
    幻想归幻想,期待归期待,如果没有民间任何压力,即便习近平也如温家宝一样,确实有改革的雄心,但如果没有来自体制内外,尤其民间的强大压力,比如足以震撼中共当局必须只有改革才能存活的巨大冲击力,迫使当局在这种冲击事件发生后根本无力应付,也无法控制局面时,改革就一定会顺利进行,且还很彻底到位。
    
    很明显,关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无论在国内外,体制内外已达成基本共识。如果民间力量的冲击足够大的话,当局就一定会信心百倍充满豪情地下决心推动政改的全方位进行。否则,一切只能永远停留在口头和舆论上,永远难以有个突破口,难以真正有所行动起来。五十岁以上的人,在有生之年是否能看到真民主在中华大地有效且很正常的运转起来,恐怕也很难了。
    
    而这种来自民间改革力量的强力冲击又如何诱发呢?笔者认为,这必须只有依靠国内外注重实干的人群队伍的迅速且大面积的扩展,比如对经常动不动就举牌上街游行示威的人,广大传媒应该多报道这些人的大义凛然的行动,尤其是他们所需要的经济上的帮助,这才是最根本性的。也就是说,只要有人愿意上街,并在上街后能募集到足以开展下次活动的经费,中国就会有成千上万甚至数亿人站出来,并涌上各自所在的城市街头,敦促当局必须只有进行实质性的政改举措,比如公布财产,废除劳教,加强对官权的必须只有依法行政的强力社会监督功能和作用等。
    
    否则的话,长期限于网络上的联系,如果永远做不到网下的见面,相互认识人,街头运动就永远难以真正有效开展起来。尤其是当有人开展街头运动时,社会还很冷漠,上街者获得不了丝毫的经济上的帮助,街头运动也便只能永远停留在口头上,中国政改就永远难以迈开真正最实质性的坚定步伐。
    
    目前,全社会还远未认识到在中国搞街头政治运动的重要性、必要性与紧迫性,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这便让众多街头运动者很失望,甚至很绝望,一次上街,便成永远的终结,而不是再接再厉,下次再来。因为在中国根本没有这种成因和质素。群众大面积踊跃参与社会运动的氛围远未形成。而是用文革式的一上街就进行打砸抢的活动委实不少,但那根本就不是有利于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民主改革运动所需要的。
    
    厦门事件、四川什邡、江苏启东等为环保所进行的冲击政府部门的事件,这都不是政治事件,乃是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最普通不过的官民矛盾冲突的游行示威现象而已,最终很快都烟消云散了,极难形成政治上的某种共识与冲击效应,而迫使当局必须只有通过谈判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在中国政治斗争的近代史上,五四运动和八九学运才真正是最直接且最广泛的政治游行示威活动,但最终都以游行者遭到血腥镇压而不了了之。
    
    如今,当中共权贵中不再拥有具有很高威望的冷血杀手时,中国公民依法和平理性开展街头民主运动的时候已经降临,且成功率一定非常高。
    
    当年前苏联的崩溃瓦解,如果其临时紧急委员会中拥有一个像邓小平的人,叶利钦在当时一定会被判死刑,苏联事件也绝不会有所发生。而导致前苏联四分五裂的罪魁祸首还是叶利钦,如果当时叶利钦不强硬逼迫戈尔巴乔夫立即下台,只是让他按照民主政体模式和原则,主导独裁专制政体向宪政民主政体顺利过渡,苏联一定会实现最为和平的转型,也绝不会四分五裂,直到现在真民主在俄罗斯还很难全面贯彻落实到位。
    
    今日中国,我们既需要戈尔巴乔夫式的锐意改革的人,也需要叶利钦式的大义凛然的冲锋陷阵者,但就是不需要再出现一个邓小平的屠夫民贼,也不需要叶利钦式的一定要把自己弄到最上位,而把国家在民主转型过程中就搞得四分五裂,以致让真民主在分裂了的部分国家还很难全面贯彻落实到位。
    
    总之,中国当前正是大搞特搞街头民主政治运动敦促当局进行实质政改的关键时期。否则,再多么成熟的宪政民主思想和理论以及多么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路线图,都极难得到实质性的实践应用。
    2012年11月21日于深圳贫民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71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彭晓芸:维稳体制不可持续 启动政改才是正道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 毕汝谐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毕汝谐(纽约作家)
  • 吴倩救恩之母:请你们为我圣子在世的教会所需的保护祈祷。
  • 谢选骏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 台湾小小妮中國人民不需要造反,只需要選舉!!!
  • 谢选骏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不要狂欺负武汉人后果很严重
  • 谢选骏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 毕汝谐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毕汝谐(纽约作家)
  • 台湾小小妮真實的恐怖災難片
  • 李芳敏144000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
  • 台湾小小妮我在北京大家都草木皆兵嚇得半死!
  • 少不丁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 苏明张健评论此次肺炎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习蠢货
  • 谢选骏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 毕汝谐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三)社会的文明结构(3)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拟包机接回滞留武汉台商大陆尚未同意
  • 德第一例真躺枪 中国同行到访传染得病确证人传人
  • 法国亚裔抗议新冠病毒引发的歧视
  • 英国决定不排除华为 华为高兴 美国失望
  • 武汉肺炎 武汉任职一前市长重症病毒死亡
  • 欧美都显松口 华为可能有戏了
  • 巴黎拆除大型露天难民营 近1500人被转移
  • 8人最早勇报武汉肺炎遭拘罚 律师促公布依据
  • 法国面临移民持续增长压力
  • 丹麦报纸漫画 北京盛怒哥本哈根大胆拒绝道歉
  • 法国国防部长呼吁美国维持在非洲的军事部署
  • 港将关闭体育场等公共场所以控制武汉疫情传播
  • 解放军谴责美国海军侵入南沙挑衅
  • 日本将新型肺炎定为“指定感染症”
  • 武汉肺炎疫情官方新报: 已4515例106死
  • 武汉悲情爆发 微信狂赞遭封城人齐唱国歌爱国 专家斥唾沫横
  • 大批湖北居民抵港机场被拒入境人数众多遣返缓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