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如何解救2000万中国光棍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5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篇《拿什么来拯救中国2000万光棍们?》的文章写道:
    
    2011年11月11日开始的“光棍节”,并不是“国家”法定节假日。一切只因为这一天的日期里面有连续六个“1”的缘故,这个日子便逐渐成为了“光棍节”。而光棍节之所以成为了一个民间自发形成的节日,无疑说明了我们中国的光棍群体在日益扩大中。光棍节的到来,更是让很多中国人都在思考,为什么我会成为一名光棍?为什么唯独在中国,男性人口会越来越多,女性人口会越来越少,以至于曾经有“三妻四妾”传统的我们中国人,居然会人心惶惶地担心起“找不到老婆”的事情?
    
    中国成为世界“光棍大国”
    
    人口专家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口在达到婚龄时,将会有10%的男性被挤出婚姻市场不能成婚。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4000万,平均5个男性中将有一个找不到配偶。几千万适龄男性可能被判“无妻徒刑”,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光棍之国”。
    
    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但将有3000-4000万男光棍的事情,若不是经专家之口说出大概绝大数地球人都还蒙在鼓里。
    
    3000万是一个什么概念?4000万是一个什么概念?这里“中庸”一下,就取3500万来详细说明。3500万的人光棍就相当于一个波兰或者加拿大的人数,是朝鲜或者伊拉克人数的1.5倍,是古巴或者希腊的3倍,是瑞典或者海地的4倍。
    
    高房价下的奢侈品——爱情
    
    很多人有爱情,却不结婚的主要原因是物质条件跟不上,所以干脆拖着。没房子,当然没门也没窗,没门,那怎么让媳妇过门咧?父母攒了一辈子辛苦钱,最多给儿子儿媳买个厕所,运气好的能搭个小阳台,男人压力越来越大,女人要求越来越高,房子成了衡量爱情的惟一砝码。男人铆足了劲工作,发誓不赚到100平米的不泡妞、不结婚,女人拼命花钱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一心想钓得金龟婿。爱情在无情的地产泡沫下黯然失色,年纪轻轻的我们要么负债累累,要么孤孤单单。
    
    贫穷,使很大一部分人被迫做起了无房无车无妻的“低碳光棍儿”。我们的婚恋问题,是苦涩,是压力,更是无奈,百般的无奈。当“养情妇”“包二奶”的大款官员在花天酒地,肆意逍遥的美妙时分;当有房有车有妻子的社会名流过着舒坦日子,养尊处优的当下,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旁边,拥有如此众多的贫困“低碳光棍儿”,他们比什么时候都强烈地渴望获得纯真情感,他们比什么时候都强烈地希望甩掉“光棍”的头衔。
    
    对此难怪有网友戏称:中国不是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是一房一妻制,有一套房子,才能有一个老婆;没有房子,就没有老婆;有N套房子,就有N个老婆,所以传统社会中国的达官贵人说娶了一“房”姨太太,而不是说娶了一个姨太太。想想这些,你还有勇气结婚吗?干脆打光棍好了,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一个人睡着全家不醒,一份工资,好使得很!等混到张朝阳那境界,再考虑结婚也不迟。
    
    如何拯救中国的光棍?
    
    2000多万的光棍遍布大江南北是何等的一个奇观!在面对“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光棍们将怎样安放自己骚动的青春。再看看古今中外,没有一个国家是不头痛光棍人群的。中国历代农民“起义军”,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支“光棍军”,那些由于贫穷而不能娶妻、建家的男子汉,成为社会的反抗力量、破坏力量。中国清朝末年的“捻军”就是一个例子。这个“光棍叛乱集团”所控制的地区一度拥有600万人口。
    
    21世纪出现在中国的“光棍大军”,无论从队伍的规模、持续的时间,还是对中国、对世界的影响,都是空前的。如何破解这个难题,考验中国人的大智慧。有人就建议,要政府出台出家新政策,热烈欢迎和尚,严格控制尼姑。且凡是男性自愿出家,让出婚姻名额的国家将给予优厚奖励,而对于出家的女性则要严格控制,多方把关。还有人建议,要婚姻世界化,语言国际化。届时涉外婚姻将会成为新的潮流。英语作为国际交流语言,其重要性将进一步得到体现,我国适龄男子的英语水平将在自发的学习热情中快速得到提高。更有人提出,若有女性到了婚龄还不结婚,要被征收“单身”税,而已婚女性将获得多项国家政策的保护。且不论这些建议的可行性,在这些戏谑娱乐的背后,更多的是光棍们面对青春的自嘲和面对婚姻的无奈。
    
    …………
    
    
    
    对于上文的担忧,早在1980年代谢选骏就预见到了,并且提出了解决方案。
    
    这一解决方案写在了《天子经注集》一书里。
    
    
    
    武贲:天子的门徒没有家庭(一五二章)
    
    【「武贲一星,在太微西蕃北,下台南,静室旄头之骑官也。」(《晋书·天文志》)】
    
    天子的门徒没有家庭,没有世俗的安慰,没有常人可以依恋的退路、避难所、精神病院……他们的晚景在世人眼中将是凄凉的,甚至不忍卒睹,不忍细想。他们好像一堆被榨尽的药渣,在向残酷的命运女神贡奉了最动人的精华之后,终于成为一片被遗忘的废弃物。但他们厌恶养老,厌恶成为寄生虫。
    
    【注:即便他们广有财富、载誉蜚声,也难以在生命已经萧索的地方,慰藉一颗寂寞的心!暮秋里的工蜂,你们辛勤劳作一世,背负世俗的诋毁和官方的恶谥,却在这最后的金色阳光中奄奄一息了。冬日的阴霾和风暴,不能使你们惊心,懒洋洋而不生育的世界,才真正令人厌恶!末世就要来临,降落在你们曾经为之流溢了生命之火的地方……大自然一下子变得陌生了,它已不再记起你们的影子,主人已经把高贵的日光移向你们之后的更年轻的后裔了。
    
    你们伤感了?是的。淡淡的,抹不去、驱不尽的哀戚,死死揪住了你们的心。你们伤感了!这伤感里却没有悔恨。 不悔恨充当天子的门徒,不悔恨浪费自己的一生,不悔恨掳取常人不敢望其项背的收获……你们只恨未能在盛年死去,带著青春的遗香。你们只悔恨,未把那一表堂堂的遗烬,撒落在曾经荒芜的世上。
    
    悔恨也仅仅为此而发:未能及效法那些部落的战神,在对敌人的致命一击中,自己也杀身成仁,且把这玉石俱焚,看作人生最灿烂的归宿。美哉!】
    
    天子的门徒!为了免除这暮年的悔恨,我们应在盛年就选择一个心理的墓地!我们应学习并转化中国的古老智慧,无论是帝王还是富者,都在生前营造陵墓,以便死后早享清福。我们应把这一智慧,化作一个牢固的信仰:不仅欢迎身体的安乐死,而且渴求精神的安乐死:在创造性枯竭之后,就毅然舍弃生存之道。
    
    【注:他们曾经多么深挚地爱过异性!他们的幻想曾经多么无端地以尤物为轴心地凝聚!可是现在,一切都凋零了。就像秋风大起后光裸坚韧的树干……这是生命衰落的徵兆?也许。但也可能是生命升华的结果?也许。反正,人生最富感受性的时刻,业已结束。新页将揭开:继之而起的,是明确而坚毅的无轴心时代。感受性衰而方向感生。中年的方向感,以青春的感受性为猎物和食物:感受性的食谱越是丰盛,则方向感越是强烈,方向感盛,而感受性亡。
    
    对天子的门徒而言,性爱隐藏著巨大的危险!天子的忠仆不能让人间事物的爱慕,超过天子之光的依恋。而在人间事物中,性爱的诱惑更形险恶,这危险的人性尤其是武士们的「阿基里斯踵」,多数勇士都是死在女人的怀抱里,所以失恋是上天的宠爱。
    
    天子的门徒,要胜过古希腊英雄阿基里斯!阿基里斯为什么十年攻不破特洛伊城?因为他战胜不了神的意志。但我们的英雄却非如此。他的致命弱点并非宿命的,是可以通过心身的修炼而消弭的。他的弱点不是由于神的疏忽而造成,只是由于自己的忍耐尚且不够。只要他对人间事物或社会关系(爱情也是一端)的重现超过了对天子的信靠,就失去了天子忠仆的身份与职能,就只能由此堕落了。
    
    天子的优秀仆人,振作起来!驱逐自己心中久久盘桓的阴影。这阴影总是渴求著异性的气息、异性的顾盼、异性的神采、异性的姿态……而这有关异性的一切……实际上不过是你自己心性的陷阱,你壮烈的远航上的一个临时迷惑性的港口罢了!
    
    这些意欲征服世界的英雄,挟带卫护自然的原始芳香,他们的第一个征服,就是把自己从世俗生活的陷阱中解放出来,驱逐悖于天子的生活方式,遗弃那些遮蔽神光的时装……忠仆们!你们的价值与你们卷入世俗生活的程度,适成反比。因为你们的使命与你们对日常生活的关切,是对立的。唯有敢于动手毁灭人的基本特性者,才可能产生不可逆转的塑造力!只有无根基、无傍依的创造者,才能以充满热情的冷酷和充满暴虐的仁爱,开辟新的洋流、新的河床!
    
    「感觉要敏锐些,感情要迟钝些。」诗人说这话是「人生冷酷的明证」,但宗教则目为不得不来临的「神明旨意」……女性是自足的。她们早在母胎里就已自我完善。她们来到世间,唯一的需要是取得外物,以供养自己的完善。只有男子,才感到自己的匮乏和欠缺,因此,他便从母亲的怀抱里逃脱出来,前去创造前去征服。毕竟,「天才是人类的病,生命是宇宙的病。」】
    
    谁是灵魂世界的难民?谁能在灵魂世界找到自己的家屋,结束迁播,实现皈依?
    
    他们的双重人格,一重献给天子,一重献给人民……他们是不为人知的多棱镜:每一棱都闪现一座崭新的城池;每一面,都开辟一个文明新模式;每一相,都是一组星座的下降凡间。没有家室之累,不受感情的约束,不对世界负责……他们一往无前,超脱自己的幸福和时代的苦难。这时,生活对他们不再是负担与苦海,而成了一座充满希望的地狱。他们就是奉命拆毁这座地狱的英雄。
    
    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光明曾经产生了最大的黑暗?而完全彻底的黑暗,相形之下却难以感觉,以致被猴子颂扬为「伟大的红太阳」。
    
    一个有机体,正是这样认识生活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在对比下存活,生命无时无刻不寻求相反的东西。光明使人盲目,黑暗发人深省。生命不仅寻求相反的东西,它还乐于制造相反的东西。这就构成了历史的波澜!而你们,命中注定要成为这波澜的驾驭者,成为无思无畏无界无累的冲浪者!
    
    
    
    常陈:当他们放声哭泣(一五三章)
    
    【「常陈七星,如毕状,在帝坐北,天子宿卫武贲之士,以设强御也。星摇动,天子自出,明则武兵用,微则兵弱。」(《晋书·天文志》)】
    
    当他们放声哭泣,整个文化的构架嘎嘎动摇。这时,整个地球都静默无音,仿佛全体生命都在肃穆凝听……这是世界历史的服丧期。
    
    有一天,真命天子会在风雷沉寂中来到我们身边,对文明社会内部的一切杂种、废品、渣滓甚至病毒……来一次总结性的聚而歼之!看哪,他以奇特的风格和简化的方式、快速的动作,把堆积如山、几达天庭的文化垃圾轰然付之一炬,即使这样会威胁至高天庭的安全也在所不惜!没有软弱、没有犹疑、没有近乎疯狂的勇气,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像是坚贞不渝的道人,尽情扫荡为害人间的鬼魅狐怪……他也对「越界者们」严惩不贷。他用现代技术甄别一切剔除一切焚烧一切,然后熬炼出一点新的来西来。新事物的诞生可真难!所以,在他仿佛冷酷之极的「科学战略和技术手段」的后边,我们发见一颗赤诚热烈跳荡不已的艺术性灵。
    
    【注:天子的门徒!什么是你们的启示?不因现实压力而损益自己的使命!不因僚属的包围媚态,忘掉自己是天子的门徒;不因裙带关系的勾结进谗,减弱自己的历史感;不因突发的意外事件的干扰,而变易远大的目标。以这样不计成本潇洒自如的气度投入战斗,像《薄加梵歌》的咏者那样,在死命的斗争中「以恬澹为上」。但愿你们将此美质深藏不露,免得屑小之辈觊觎贪婪的暗箭!】
    
    在一代天子殒落前后,将有一个道德如鼎盛、秩序若金汤的世代,希腊人称此为「黄金时代」,中国人称此为「尧舜盛世」。这是天子的播种的殷实收获。他的非道德、他的超一切理,终于转换成令人敬畏的道德,和覆盖一切的理。
    
    天子的门徒们,也将随者天子一同死去?这不是古代意义的殉葬,而是未来意义的永生,核心的离去要使附著物也星散,领袖的殒落崩殂要以高贵生灵的灭绝,作为隆重葬礼的最高潮!作为《葬礼进行曲》的最后一个音符……他们不是逐渐凋零于天子之后,而是为保卫天子而先行死去的殉道者。他们把参与天子的突变,视为人生的最大荣耀;把死于天子的突袭,视为超越性的凭据。
    
    【注:「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虔诚者不是为自己的亡国灭种而哭泣,他们是在为失去了的神明,而声嘶力竭。因为,如果失去了神明,就等于加倍的亡国灭种,加倍失去了自己!虔诚者的心灵,在这绝望的哭声中得以纯化,不让世俗的权力与欲念蒙住了眼睛。利欲熏心的极限,将是生命的虚脱。请不要步入这「无上的折磨」。他们当然厌倦庸俗。黄庭坚「士可百般、唯不可俗」的观念,深入内心,成为潜意识。
    
    庸俗的生活、庸俗的谈吐、庸俗的想法甚至庸俗的表情……仿佛一口活棺材,必须远离!但作为现实主宰,他以敏锐的第六感,却在碌碌庸众面前把这厌倦收起来,独自欣赏这些垂死的东西。
    
    天子的门徒!你们的期待本身就将是有力的祈祷,而你们的祈祷将直捷演化历史的风暴。你乃是新风,甚至连你们的语言本身也将力避现代文明左右摇滚的癫痫症。你们对形容词类的使用,将避免哗众取宠时代的群众性,只注重自身力度和深度,而摘除意识形态的毒瘤!以此驱逐那荼毒世界的市井之气、帮派之气。不对动词、名词进行「形容词化」,相反,要对形容词实行中性化!词的倾向性即使不能全免,也要实行「高贵的多元化」:即,不能允许人的性灵被一元论或二元论窒息而死。据说只有狗的眼中世界才是黑白二色的。如此看来,「正确或错误,排除第三条道路」的两分法,不失为一种文化的狗性!
    
    天子的精义呈现于门徒,是为五色斑斓。岂能像社会的教条之于古今的黔首那样,只有合于己和异于己的白和黑之分?】
    
    他要复活原始的浑一,消除一万年来的文弱。
    
    这时,我们的灵眼已经看见,千百万虎贲的行伍,像闪光的火烧云一样,鲜亮刺目,激越人心。在他们出征前的最后集结中,以虔敬的圣礼一齐匍匐在地。在庄严的交感中,他们的心颤抖在最甜蜜的颤抖中,他们的精神肃穆在最深刻的肃穆里。他们的征服是旧事物的死亡通知书。所以他们出征前的气氛,不是鲜花满簇,而是黑烟震地。
    
    他们的誓师酷似偌大的丧礼,他们为埋葬曾经伟大光荣正确的不可一世者,为埋葬文化侵略者的天经地义,出发了。在葬礼般的肃穆中,他们的意念纯一冷峻,义胆无情……他们爱这样的祭坛,愿意为自己的所爱而流血……不是暴民而是王师,他们也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以礼节和君子风度,歼灭旧时代的残余。
    
    
    
    【「天子经注集」 全书目录】
    
    1979年10月—1991年8月
    
    谢选骏
    
    
    【三 序】
    
    序 一 空气已经凝固(一章)
    序 二 神不害自然(二章)
    序 三 怎样度过今日危难?(三章)
    
    
    《天子经注集》第一部·《大地书》
    
    【大地书·时篇——天子:永恒者】
    
    子 时 璇玑之语(四章)
    丑 时 当我们仰望繁星(五章)
    寅 时 在宇宙的湍流中(六章)
    卯 时 现代物理学(七章)
    辰 时 宇宙间普遍存在的天子(八章)
    已 时 天子,物理世界的事实(九章)
    午 时 普遍的天子,宇宙能量的会聚(一〇章)
    未 时 宇泰定者,发乎天光(一一章)
    申 时 最怪诞的宇宙编码(一二章)
    酉 时 我听见植物生长的声音(一三章)
    戍 时 人的心情深处(一四章)
    亥 时 古老的符瑞(一五章)
    
    【大地书·日篇──天子:永恒者】
    当 节 宇宙间最不可理解的事(一六章)
    初 二 天子,无道之道(一七章)
    初 三 无事生非的抗体(一八章)
    初 四 文化借贷的抵制者(一九章)
    初 五 天子观念由来甚古(二〇章)
    初 六 变形与前景(二一章)
    初 七 象与德(二二章)
    初 八 人的生命本质(二三章)
    初 九 在这索然无味的世上(二四章)
    初 十 世上有两种英雄(二五章)
    十 一 天生有冒险犯难的渴望(二六章)
    十 二 天子,生于乱世(二七章)
    十 三 以前的迷误(二八章)
    十 四 人形的天子是人类的本能(二九章)
    十 五 孔子的核心是「仁」(三〇章)
    入 中 还没有亘古常春的礼制(三一章)
    
    
    《天子经注集》第二部·《太阳书》
    
    【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
    
    立 春 帝,出乎震(三二章)
    雨 水 国人称历史为「春秋」(三三章)
    惊 蛰 金银铜铁──皇帝王霸(三四章)
    春 分 皇帝王霸──春夏秋冬(三五章)
    清 明 天子与四季节律(三六章)
    谷 雨 宿命论者(三七章)
    立 夏 阴沉的迷雾笼罩世界(三八章)
    小 满 荒山之巅(三九章)
    芒 种 南海忧郁滔滔(四〇章)
    夏 至 这句话应该认真思索(四一章)
    小 暑 思想家,不是天子(四二章)
    大 暑 周流六虚者(四三章)
    立 秋 社会运动的灵魂(四四章)
    处 暑 宗教的天子(四五章)
    白 露 艺术的天子(四六章)
    秋 分 科学的天子(四七章)
    寒 露 政治的天子(四八章)
    霜 降 四季的表现形式(四九章)
    立 冬 现代文明的史程(五〇章)
    小 雪 时空异相的体验(五一章)
    大 雪 每一位天子都会衰颓(五二章)
    冬 至 时迈其邦(五三章)
    小 寒 我们,并不是生而知之者(五四章)
    大 寒 天,没有正色(五五章)
    
    
    《天子经注集》第三部·《天子的人格》
    
    【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摄提格 他在空无的大地徘徊(五六章)
    单 阏 现代社会的过激牲(五七章)
    执 徐 人生的三等级(五八章)
    大荒骆 生命的罪恶、革命的痛苦(五九章)
    敦 牂 人与人之间充满隔膜(六〇章)
    叶 洽 以生命为符的好动者(六一章)
    涒 滩 放弃狂妄、忏悔狂妄(六二章)
    作 噩 独立、强健、韧性的人格(六三章)
    阉 茂 人之所以是什么(六四章)
    大渊献 为天子的横空出世(六五章)
    困 敦 一代代的生老病死(六六章)
    赤奋若 不凝滞于物者(六七章)
    
    【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焉 逢 有一个流浪者将要兴起(六八章)
    瑞 蒙 是人,但不是常规的人(六九章)
    游 兆 危机之父(七〇章)
    强 梧 鹰问乌鸦(七一章)
    徒 维 美的敌视者(七二章)
    祝 犁 最骇人听闻的恶毒(七三章)
    商 横 面对空前的荣耀(七四章)
    昭 阳 天下贞,就是人形的天子(七五章)
    横 艾 历史的狂飙(七六章)
    尚 章 天子之为怀天之原(七七章)
    
    
    《天子经注集》第四部·《天子的神格》
    
    【镇星书——天子的神格】
    
    角 宿 宇宙与人的灵媒(七八章)
    亢 宿 现代的流水线居民(七九章)
    氐 宿 二十世纪的最大梦想(八〇章)
    房 宿 上帝还没有诞生?(八一章)
    心 宿 从深深的悲哀中(八二章)
    尾 宿 负责重建世界者(八三章)
    箕 宿 有各种各样的天子(八四章)
    井 宿 「天命」的一个定义(八五章)
    鬼 宿 古代中国的智慧与经验(八六章)
    柳 宿 天下,天子的负累与寇仇(八七章)
    星 宿 文化是什么?(八八章)
    张 宿 唯一的精魂(八九章)
    翼 宿 任何文化系统的神奇大厦(九〇章)
    轸 宿 要是没有天子之车(九一章)
    奎 宿 他从信息的迷津中步出(九二章)
    娄 宿 他是种族的战略(九三章)
    胃 宿 道家把自然的原则(九四章)
    昴 宿 自然之化是目的(九五章)
    毕 宿 他是无极的暴殄天物者(九六章)
    觜 宿 号称卫生的腐败道德(九七章)
    参 宿 视塑料为顽石(九八章)
    斗 宿 不论从生命史还是从文明史(九九章)
    牛 宿 他仅仅具有这样的人性(一〇〇章)
    女 宿 一切生于斯的(一〇一章)
    虚 宿 他像宇宙的黑洞(一〇二章)
    危 宿 他,非善亦非恶(一〇三章)
    室 宿 一个杰出的人(一〇四章)
    壁 宿 道之纪(一〇五章)
    
    
    《天子经注集》第五部·《天子崇拜》
    
    【天市书——天子崇拜】
    
    市 楼 近代中国进入现代世界(一〇六章)
    天 斛 二十世纪是破碎的(一〇七章)
    列 肆 中国的骄傲是什么?(一〇八章)
    车 肆 一部最值得人们夸耀(一〇九章)
    水 位 经过一百五十年的反省(一一〇章)
    诸 王 宇宙的关键(一一一章)
     爟 两全之事(一一二章)
    天 街 如果人性是「善」的(一一三章)
    天 弁 中国的本土宗教(一一四章)
    天 旗 人民需要偶像(一一五章)
    天 门 偶像崇拜与圣德崇拜(一〇六章)
    天 津 古人相信文字的神秘性(一一七章)
    天 江 在我们的思想之海中(一一八章)
    天 高 新的天子崇拜(一一九章)
    天 船 在他神秘的居处(一二〇章)
    天 鸡 一道强烈的闪电(一二一章)
    河 鼓 最高的法律(一二二章)
    天 将 军 天子的显影(一二三章)
    宗 正 如果有人指责(一二四章)
    螣 蛇 二十世纪的心理学(一二五章)
    长 垣 现代文明的发展(一二六章)
    少 微 我们以殷切之情(一二七章)
    
    
    《天子经注集》第六部·《天子的仆从》
    
    【太微书——天子的仆从】
    
    黄 帝 座 天子的特性使他永孤独(一二八章)
    帝 席 国人殊少「为未来而写作」(一二九章)
    天 锋 现代人被战国漩涡支配(一三〇章)
    灵 台 当我伫立秦俑前(一三一章)
    三公内坐 半醒半睡的状态(一三二章)
    九卿内坐 生命太短促且太脆弱(一三三章)
    太 子 宁恶,不合俗(一三四章)
    倖 臣 生活是难以挽留的虚无(一三五章)
    从 官 他们的思想是什么?(一三六章)
    明 堂 有两股精神潮汐(一三七章)
    辇 道 当我们被命运驱逐(一三八章)
    渐 台 人体需要危险的刺激(一三九章)
    三 台 云游四方的行者(一四〇章)
     屏 曾有沉重的幻灭袭击(一四一章)
    扶 筐 命运!你为何……(一四二章)
    进 贤 天子的仆从是君子(一四三章)
    谒 者 天子的仆从斋戒静默(一四四章)
    周 鼎 天子的仆从喜好逆风行驶(一四五章)
    键 闭 天子的仆从一意孤行(一四六章)
    天 纪 天子的仆从爱他们的主宰(一四七章)
    郎 位 天子的仆从反对文化的退化(一四八章)
    织 女 天子的仆从在其低级状态中(一四九章)
    内 平 天子的仆从藐视一切道德(一五〇章)
    内五诸侯 天子的仆从披褐怀玉(一五一章)
    武 贲 天子的仆从没有家庭(一五二章)
    常 陈 当他们放声哭泣(一五三章)
    
    
    《天子经注集》第七部·《祈祷天子》
    
    【紫微书——祈祷天子】
    
    东 蕃 窗外阴雨绵连(一五四章)
    西 蕃 杀死你的预言者容易(一五五章)
    北 极 北方升起耀眼的星(一五六章)
    北 斗 十一月的小阳春(一五七章)
    勾 陈 在杳无人迹的晚间(一五八章)
    天皇大帝 人可以有多少尘世(一五九章)
    四 辅 我们的悔悟说七个罪(一六〇章)
    五帝内坐 一切传统的祈福(一六一章)
    六 甲 没有不能接受的(一六二章)
    柱 史 二十一世纪的低语(一六三章)
    女 史 一切历史…… (一六四章)
    天 柱 现在,黄金在哀歌(一六五章)
    女 御 「现代」永远是腐败的(一六六章)
    尚 书 你知道,这一切都无聊(一六七章)
    大 理 他们是失掉灵魂的遗体(一六八章)
    阴 德 世界历史发展的动力(一六九章)
    天 床 无边的智慧海(一七〇章)
    华 盖 透彻的冰棱垂了下来(一七一章)
    传 舍 我听见你吹著一枝神笛(一七二章)
    八 谷 谁说天下七道光?(一七三章)
    内 阶 当你诞生的时候(一七四章)
    文 昌 你是宇宙的文王(一七五章)
    三 公 你虚怀若谷(一七六章)
    天 牢 愿你……(一七七章)
     势 你真是空虚的吗?(一七八章)
    天 理 你不凝滞于物(一七九章)
     相 你是种族的放电(一八〇章)
    太 阳 守 你是闪电王(一八一章)
    内 厨 你所言的一切,仿佛佳肴(一八二章)
    天 厨 你被世界剥削、侵蚀(一八三章)
    天 一 你的恨比你的爱更强烈(一八四章)
    大 一 你永远沉浸在痛苦中(一八五章)
    天 枪 你要和世界比一出罪恶?(一八六章)
    天 棒 你挟带反复无常的风暴(一八七章)
    天 戈 愿你像一艘无顾忌的海盗船(一八八章)
    太 尊 当你死去的时候(一八九章)
    【一 跋 大多数人的意见,正在毁灭我们居住的这个星体!(一九〇章) 】
    
    【附录:《天子经注集》援引书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1919802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超越“第五个现代化”
·谢选骏:中共能创新政治制度吗
·谢选骏:四论“ABC神学”——《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
·谢选骏:炮轰天安门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同属第三中国
·谢选骏:希特勒是一个共产党员
·谢选骏:《老子》是厚黑学之祖
·谢选骏:天子兼有宗教职能与军事职能
·谢选骏:《月令》中的天子神农
·谢选骏:“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中国出现了五个中央:论五马中央及其颜色/谢选骏
·谢选骏:第三个美国诞生的标志性事件
·谢选骏:给胡锦涛掌声呢还是巴掌呢
·谢选骏:苏联造成了1929年世界大萧条
·谢选骏:阿富汗战争与世界革命
·谢选骏:西方的没落与中国的命运
·土耳其为什么亲西方?/谢选骏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谢选骏:论“中共”之作为“蛮族”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