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偷换“中国梦”/牟传珩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来源:《观察》
    

    11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参观《复兴之路》展览。习近平在参观后发表的“重要讲话”,除了重复毛泽东的两句诗词“雄关漫道真如铁”、“人间正道是沧桑”,和邓小平的“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外,最令人关注的是他偷换了中华民族的百年“中国梦”内涵。习近平说“何谓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最伟大的中国梦,因为这个梦想,它是凝聚和寄托了几代中国人的这样的一种宿愿,它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它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一种共同的期盼。”习近平话音刚落,“中国梦”一词顿时被国家喉舌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不少人跟潮媚颂,不余遗力。他们仅仅把中国梦解读成奶酪、面包加航空母舰。
    
    记得北京举办奥运会前夕,中国官方媒体就曾声称:“百年一梦,一梦百年——中国人民参与奥运、申办奥运、筹办奥运的历史再一次深刻揭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富强中国。”如今,习近平重复的就是这个腔调。
    
    然而,何谓百年中国梦?其实,中华民族历代仁人志士与全体民众早有共识,这就是追求宪政民主。这个梦想,就是中华民族寻求用宪政民主代替皇权专制的政治向往,是中华民族自19世纪末以来百年追求的主题,这个主题不容任何五彩缤纷的伪命题干扰。
    
    千百年来,中国人民一直处于被暴力劫持和主义利用的政权争斗之中而从未停歇,人民也早就厌倦了以自己的自由为代价来诠释“胜者为王”的伪真理轮回。人民对统治者正当性和执政资格合法性的追问,就是从中国人民有了追求宪政梦想的那一天开始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统治者们先后以“革命”、“先进”名义,用暴力的手段,虽几经政权更替、旗帜变换,但宪政梦想却至今不得实现。如今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中国人的百年梦,如今还象征性地睡在中共用“四项原则”建造的“十八大报告”鸟巢里。
    
    中华民族100年前,大清王朝颁布了《钦定宪法大纲》。从这一天起,这个龙图腾的国家,就有了追求宪政的梦想。清末《钦定宪法大纲》虽有某些欺骗性,但它毕竟赋予了中华民族的立宪梦想。追求这个梦想的脚步一路走来,充满着腥风血雨。在这100多年来,这个国家先后炮制了10多部宪法,但却是“立宪法容易行宪政难”,“宪法”与“宪政”一字之差,却相区千里,百年难合。从1908年后的100年来,全国范围内具有法律效力的宪法(包括宪法性文件)有:1908年钦定宪法大纲、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约法、1914年中华民国约法、1923年的“贿选宪法”、1931年训政时期约法、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中共建制后的1949年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1975年、1978年、1982年宪法至2004年又经过4次31条修正。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哪一个国家有如此频繁的立宪、修宪事件频繁发生了。中国如此的反复立宪与修宪的结局就只有6个字“有宪法、无宪政”。
    
    中国自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引来了所谓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苏维埃式的民主”,中共建立起一个完全排除宪政,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空头支票支撑起的党权国家。近一个世纪的实践证明,世界上所有追求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所谓“苏维埃式的民主”,对“以自由主义为基石的”宪政民主的所谓“超越”,都不过是对自由与民主的摧残与扼杀。如果说在欧美国家,在坚实的自由主义宪政平台搭建成功之后,再去修补、完善,是顺理成章的,那么那些一开始就宣称要搭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更高的“社会主义理想”平台的实践证明,它不过就是诱人的噱头而已。
    
    中共取得政权后,虽提出“新民主主义宪政”的概念,但很快被“人民民主专政”所取代。从此“宪政”一词在中共的话语中消失。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开始使用“人民民主专政”一语,1954年宪法和1982年宪法中使用的都是“人民民主专政”,1975年宪法和1978年宪法中的核心概念是“无产阶级专政”。然而什么是“专政”?对此, 列宁给出了标准答案:“专政就是……不受限制的、依靠强力而不是依靠法律的政权。”
    
    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后的政治转型时期,中共的绝对领导权更是与宪政价值观产生剧烈冲突。在围绕稳固一党专政既得利益的轴心展开的所谓改革,最终只能陷入今天这样的进退两难僵局。当此之时,中南海的当权者依旧把中国百年梦想偷换成经济复兴和军力扩张,而面对中华民族的百年宪政要求,借“稳定压倒一切”托词和“不走邪路”的宣示加以抵制。即使中共第五代领导集团产生后,法治说词也不过被限定在“加强党的领导”框架之下。
    
    今日习近平主导的所谓改革,犹如百年前陷于重重执政危机的满清皇权,也是打着改革之名,搞出个《钦定宪法大纲》,其中君上大权竟有14条之多,囊括了立法、行政、司法各权,不仅确立了皇帝至高无上,永世不可撼动的地位,也确定了专制政府的属性。其核心两条,可为今天的一面镜子:“1、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2、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这两条就是想把皇帝的绝对尊严和地位用宪法条文确定下来。这种在国家权力结构中,皇权处于如此毫无制约的地位,直接破坏了宪政的分权与制衡这两大“宪政主义操作原则”,所谓满清末时的所谓“君主立宪”,不过是借助“立法”来坚持无限皇权永世不变而已。这就如同,中共“十八大报告”在“改革”名义下,依然表达了不可动摇的两条: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永远不变;二是一党独尊,享有绝对领导权的地位永远不变。
    
    然而,中华民族的百年追求的主题,不就是面包,更应该是权利;不就是航空母舰,更应当是选票箱。中国不需要前苏联那种“先进阶级”强制推行的“专政社会主义”复兴梦;更不需要纳粹德国“优等民族”暴力发动的“国家社会主义”式复兴梦;当然也不需要“先锋党”绝对领导下的“特权社会主义”维稳模式的国家复兴梦。中华民族的百年一梦,就是“一人一票”的宪政民主复兴梦。
    
    在当今世界的现代化政体中,实行宪政民主已经成为了一种普世价值全球贯彻的基本模式。然而,在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不幸中土,却依然是一种无法实现的梦想。眼下,在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的“维稳模式”里,依旧还把主张宪政民主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铐锁在“共和国”的牢狱里。如此一个灾难的国度,人民走到今天甚至连做“梦”的权利都被剥夺了。由此可见,中国官方那些所有墨写的谎言,都改变不了这个血写的事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20109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邪路——胡锦涛“三自信”令世界贻笑大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邪路——胡锦涛“三自信”令世界贻笑大方/牟传珩
·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牟传珩
·牟传珩:“红朝遗老”倾巢而出——十八大报告让腐败势力“谢主龙恩”
·牟传珩:为温总理下野的政治前途设想
· 牟传珩:习近平就职演说只字未提“政改”
·政党先进性是伪命题/牟传珩
·习近平深陷意识形态窠臼/牟传珩
·牟传珩:胡锦涛“十八大”报告味同嚼蜡——北京在开什么会?
·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安保难防群体事件
·牟传珩:习近平时代能否给出一个新的答案
·中国浸泡“地沟油老汤”的新对抗主义——比日本极右势力更值得警惕/牟传珩
·牟传珩: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
·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牟传珩
·一封公开信遭遇到的政治迫害——惠真法师被失踪10多年的记忆/牟传珩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
·世界聚焦中国民族主义乱局 ——“礼仪之邦”何以沦为“地沟油老汤”/牟传珩
·走向宪政:体制内外变革力量合流——吴敬琏为《零八宪章》背书/牟传珩
·十八大发言人:重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牟传珩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政局没有悬念
·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受阻/牟传珩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牟传珩
·牟传珩 :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