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中共能创新政治制度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2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2012年11月28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发表题为“我们对中国的看法错在哪里”的文章。文章认为,GDP不再是中国领导人首要关心的事情,该国已经把目光放在追赶美国的另一个领域上——创新。最近参加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时,给作者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领导人对缩小(同美国)创新差距的紧迫感。我清楚地认识到美国是时候要密切关注了,因为中国的紧迫感通常意味着后续行动。不幸的是,美国普遍存在这样一种感觉:中国将一直是输家,它只会模仿。但现实是,认为中国在创新方面不能缩小差距的想法是幼稚的。我们可以从澄清普遍存在的错误看法开始。
    
    第一,中国没有创新,只有盗版和模仿。其实,大多数创新始于模仿,美国也是从模仿“旧世界”的发明起步的。中国的很多“模仿”已经超越了仅仅复制美国同行的阶段。
    
    第二,中国的创新是自上而下和由国家引导的,而真正的创新则是自下而上的。硅谷的企业家们可能对自上而下的方式不屑一顾。但请想一想,如果美国政府不资助给予互联网生命的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那么企业家们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第三,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太弱,不能鼓励创新。中国较弱的知识产权保护使培养一个有益于开放式创新的环境更加容易。当然,需要在使用知识产权与保护知识产权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第四,在全球化经济背景下,维持创新需要在国际市场上进行投资,而中国的品牌和软实力在国外既虚弱又过时。其实,中国影响力在世界发展速度最快地区的上升速度要比美国快得多。当中国的创新寻求意见或消费者时,当它们转向这些市场时,很可能拥有与美国品牌一样多甚至更好的机会。
    
    第五,中国的教育模式强调死记硬背,而创新只能在鼓励探索、批判性思维的环境中蓬勃发展。然而实际上,美国制度自身也有好多缺陷。比如,商务部最近一篇报告强调,美国在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教育方面被落下的差距日益增大。
    
    诚然,中国的创新模式需要付出大量努力,但中国正通过许多途径学习美国。请记住,全球定位系统是美国国防部的产品,这没有错。但中国却是最先向人们提供罗盘的国家。
    
    2012年11月29日,新一届“中共政冶局常委”一行“七人共同”到北京“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习近平提出了新口号“何为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最伟大的中国梦”。
    
    但是我们知道:创新并不是所谓的“古为今用”,也不是所谓的“复兴”,而是“在前人的终点上继续前进”。具体说,中国梦的实现应该是创造第三期中国文明,而不仅仅是复兴第二期中国文明(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或复兴第一期中国文明(夏商周秦两汉魏晋)。
    
    政治制度的创新,是一切创新之首:这不等于是“海外中宣部”的“美分党”的党员同志们所片面鼓吹的“要自由”、“要民主”、“要回家”的陈词滥调;而是一个更为常识性的“提高社会效率”问题。
    
    不创新政治制度,一个社会可能提高自己的效率吗?政治效率,当然包括“反腐败的效率”。中共之所以不能把腐败的工作进行下去,就是因为缺乏现代政治医学的基本处方:三权分立。
    
    只有在三权分立的基础上,政治创新才是“在前人的终点上继续前进”。只有这样吸取了三权分立的精髓,才能超越西方民主政治,开辟第三期中国文明的辉煌。而唯有现代政治医学(三权分立),才能医治现代的政治腐败。
    
    看来,创造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最伟大的中国梦”,只能由第三中国而不是第二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落实完成了。
    
    至于第一中国(中华民国)的残余力量,自顾尚且不暇,哪有余力来推动整个中国的彻底转化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91952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四论“ABC神学”——《太一生水》的宇宙生成论
·谢选骏:炮轰天安门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同属第三中国
·谢选骏:希特勒是一个共产党员
·谢选骏:《老子》是厚黑学之祖
·谢选骏:天子兼有宗教职能与军事职能
·谢选骏:《月令》中的天子神农
·谢选骏:“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中国出现了五个中央:论五马中央及其颜色/谢选骏
·谢选骏:第三个美国诞生的标志性事件
·谢选骏:给胡锦涛掌声呢还是巴掌呢
·谢选骏:苏联造成了1929年世界大萧条
·谢选骏:阿富汗战争与世界革命
·谢选骏:西方的没落与中国的命运
·土耳其为什么亲西方?/谢选骏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谢选骏:论“中共”之作为“蛮族”
·谢选骏:罗姆尼失去总统竞标之谜
·谢选骏:《毛主席与隋炀帝》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