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斯伟江:阵痛——中国未来十年展望(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1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斯伟江
       

    王者必改制——《春秋繁露》
      
    早了,夹生饭,晚了,饭焦了。
      
    第二部分:中国转型面临的困难、将遭遇的阵痛,分娩自然是伴随剧痛,剧痛之后未必能顺利分娩。做好足够的精神准备,总胜过没有准备。
      
    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向来是破易,立难。从路径依赖上来说,要建立一个新的制度,对从来没有玩过民主、法治游戏的大国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改革是一把双刃剑,对一个是否准备好了问题,有人说准备好了,有人说,没有准备好,当然,更多的人说,万事做中学,不存在是否准备好的问题。
      
    对于一个大国,在推进民主、法治的时候,不能光看这些美好的词汇,必须看到词汇是要落地生根,能否成活,能否壮大,其面对的土壤、气候困难。所以,尽管被动改革不可避免,但是,对转型复杂程度的评估和心理准备,必须具备,如中国这么一个大国,现在的政体,精英和民众的思维,强调政改会如何复杂,都不过分。以下的问题,恐怕谁都无法简单客服,悲催的是,中国不只有一个问题。当转型来临时,这些问题集中爆发,转型不是武力征服,可以用亚历山大大帝之剑,砍断一切纠结。
      
    中国面临的转型问题,有的越早改革,似乎越好解决。有的问题,晚点转型似乎更有利。这就是看谁主要利弊,这些转型议程,哪些是最重要的。饭到底熟了没有,取决于等到什么时候歇火,早了是夹生饭?晚了,饭焦了。

一,上层:利益集团的判断失误
      
    1,利益集团
      
    不仅仅是国有企业,还包括政府的主要部门,发改委、公检法这些强力部门。他们对改革的动力是不足的。虽然其中有少数人,能超越部门利益,希望做些自我限制的改革,往往会碍于大多数人的既得利益而罢手。人世间,很少有人会放弃眼前的利益,除非他们看到现实的危险,民间称之为,不见棺材不掉泪。问题是,见了棺材,大错铸就。只有雄才大略的人,才会未雨绸缪,明见未来。这就需要执政集团里面有足够的人才,改革共识大于不折腾共识。
      
    2,人才匮乏
      
    如《胎动》部分引用龚自珍的三世论,其认为人才决定统治质量及社会质量。独裁者斯大林说过,路线确定之后,干部是关键因素,这固然也重视人才,但是作为执行的奴才使用。英国式的民主为什么会走向全世界,就是因为民主社会激发了每个人的潜力,这是英国人早就日不落帝国的根本原因,由英国清教徒等移民造就的美国,其成为世界强国也离不开这个原因。
      
    如今的体制,昔日乃至今天,确实有很多优秀人才进入,但进入之后,大多会精于酒桌觥筹交错,而荒于学习进取。如今的转型社会,笔者再努力学习,都觉得新东西太多,时间不够用,何况,合书不读,虽说,事事洞察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但,毕竟我们要建设的是一个新的典范。在旧的典范下无法学到新的知识。旧文化强调的忠,到新的文化中会陷国家于不义。旧文化中的关系,会成新文化中的犯罪。
      
    体制内人才缺乏,即便有人才也不能重用,从而,才人选择出走。因为人才缺乏竞争机制,其选拔往往是平庸者以其交际、裙带等原因而得升迁。另外,从晚近以来,大量的一流人才,有更多的选择空间,其不选择抑制灵性的体制,导致体制内人才后继无人。毋庸讳言,移民国外,更是精英们选择避世,乘桴浮于海,虽然对于个体而已,无可厚非,但对于一个社会而已,无疑是一种损失。爱因斯坦等到了美国,原子弹的开发,美国就先行一步,这一步之先,决定了后面很多步。
      
    体制内有人才,但是,多的是专业化的精英,但,知识机构不完善,很多人受了高等教育,但仍是毛粉,不识普世价值。有的人才,就是缺乏道德感、责任感,历史感,甘心做顺民。
      
    体制内有人才,但昔日精英们与世界脱节,与社会脱节,日益成为被网民诟病的娱乐对象。也由于他们自己部分自卑和部分骄傲,让他们在判断世情上,会停留在过去。故以九州之铁,铸成大错。
      
    体制内的一些精英人才,也会陷入权力的骄傲之中,会因为昔日的成功,经济的辉煌,一次次地从政治斗争中赢得胜利,而认为自己天下无敌,最终陷入不理性之中。毛不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吗?把国家带入史无前例的灾难之中,而不自省,陷家人于危急之中,而不自察。一死而妻侄入囹圄。
      
    3,判断失误
      
    只要是人,都会犯错。很多人由于远离中枢,天天在电视报纸上看到神祗一样的领袖,认为他们睿智聪灵,不会犯错。因此,执政会长期延续。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犹如曾国藩这样的人,在外打仗时,仍认为中枢英明,一直到自己入京之后,才知道中枢已不可恃。朝无人才,清朝抽心一烂,土崩瓦解,都不能偏安江南。
      
    而在朝的人,由于威权压力下,很少有人会讲真话,导致认为天下虽有骚乱,但不会导致有很大的问题。胡萝卜和大棒一贯好使,认为可以一直使下去。却不知,流年暗度,兵器更新。如晚清中国以八旗弓箭铁骑,对付西方坚船利炮。以后的转型,是硬实力对付软实力,以少数利器对付民众汪洋大海,拳头打棉花,无处着力。
      
    判断失误,不但清王朝有,也是戈尔巴乔夫的错误。是人就会犯错。就连美国中情局局长David Petraeus 也会搞婚外情,认为自己可以不被发现。此人是美国的战争英雄,无论是心智、头脑、自制力,都是一流。人毕竟不是神。美国时代杂志对CIA局长绯闻时间的分析是:“那些有权势的男人是天生的冒险者,他们的智商足以意识到这么做的后果,但是,多年的仕途顺遂让他们相信,一般规律不适用于他们”。
      
    因此,中枢的判断力在关键时候,判断失误,可能会把民族带向灾难。本来开放言论空间,或可以让他们保持点清醒,可惜的是,小秘书们把大多逆耳的忠言给删除了。警察们把这些早起的鸟儿劳教了。最终,只剩下唱欢歌的喉舌和近侍们。
      
    4,国企改革
      
    国企现在尾大不掉,垄断资源,并提供了一大批政府官员。这些人思想保守,占有巨大的利益资源。国企对市场经济的阻扰,实际上阻碍了市场的发育,如果在不透明,不公平的情形下进行变卖,容易会出现寡头。如果不改革,则会阻碍市场。而且,国企其实充当了第二税务局的角色,其从民间抽取的利润,在未受监督的情况下,支撑执政者。殊不知,这是饮鸩止渴,败坏了社会经济的造血功能,长远影响了财政收入来源。可谓,饕餮天下,胡不食肉糜;涸泽而渔,不知乱之降至。
      
    5,缺乏竞争和体内循环
      
    福山在他的《政治发展和政治衰败》中讲到,“政治制度之间的竞争促使政治发展,于此相对应的,还有一个政治衰败过程。促使制度成立的原始条件发生变化时,制度却做不到随机应变,制度与外部环境在变化频率上的脱节,就是政治衰败,就是反制度化。不仅没能调整过时的制度,甚至觉察不到已出的毛病,社会心理学家称之为认知失调”。
      
    福山说:“衰败的第二种形式是,家族制的复辟。这两种政治衰败,制度僵化和家族制复辟,经常同时发生。现存制度的记得利益者,即家族化官僚,会竭力阻止改革。如果制度彻底崩溃,往往又是他们,凭借其荫庇关系,出来收拾残局”。
      
    读这样的书,返照现实,不能不长叹一声,却又只能承认规律有其客观性。所谓形势比人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是无可阻挡的规律,这次不行,下次还是珠胎暗结,民众类似的冲动和两性之间的吸引完全类似。可以说,人类对自由的追求是无法扼杀的,一部人类思想史,也就是一部冲击权威的历史。一部人类争取自由的历史,就是一部遏制威权的历史。只是,如今,不是打天下、坐天下的轮回,而是需要建立新规则。古人说,不知来,视诸往。现在的变化,不能光看中国古代的诸往,而是要看看世界上的类似政治制度的变迁,我们的经济腾飞是和南韩,台湾,南美,墨西哥类似,政治虽有些变异,但,大的类型恐怕是弹子难以跳出这民主圆盘。

二,机构的先天不足
      
    1,军队和文官
      
    谁都知道,这是或许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一个执政者会忽视这个因素。因为政权的最直接的支撑力量。军队的因素也是最复杂的。在十八大前,先确定军委成员,也是表明,先处理重要的人事安排,上了保险之后,插枪入鞘。
      
    有人说,中国是一个有文官统治的国家,所谓马上得天下,马下治天下。这是大治时期,但一旦中枢不稳,中国也是一个军人干政史料丰富的国家。在第三世界,军人干政简直是一个习惯性动作。从袁世凯到蒋介石,从缅甸到韩国,哪个不是军人插手。当国家的文官体系威信扫地,唯一组织化的力量就是军队。亨廷顿在其名著《变化社会的政治秩序》中,着力讲了普力夺主义,就是暴力力量的干涉。
      
    军队是否国家化,是今年来一直在高调反对的问题,其实,这是另外一个话题的显著花,就是,军人是否可以干涉内政?避免军人干政是转型期间最需要预防的问题。这就要求转型稳定、有序,不出现混乱,一旦出现混乱,军人的分量剧增,军人干政的分量也剧增。
      
    如《胎动》的分析,不到一定的压力,中国不会启动改革,但是,一旦有压力过大,或者是社会骚动性压力,就必须尽量迅速达成妥协,否则,军人将成为决断力量,如埃及。由于中国因素非常敏感,无法再具体分析。但有一定,少壮派军人,既具有开明的力量,也是容易走向骄傲的自信,认为自己能带领国家走向富强,如韩国的全斗焕之类,在中国目前的阶段,这样的人物是不需要的。也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军人的荣誉在于保卫国家领土完整,抵御外敌,而不是介入内政,介入内政党政的军人,很少有好的出路。
      
    2,规则的缺乏
      
    选举制度的弊病。去年的独立候选人时间,开始于风起云涌,终结于于无声处。政府面上的活,就一个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文字游戏:“独立候选人是非法的”。底下的活,都是非常暗的。问题是,最终无一当选,一说明,气候问题,另外一个问题是,选举规则是不透明,不合理,没有剧场化。选举基本上是不能诉讼的,(除了选民资格案件),一旦别人违反所谓的规则,你无处控告。其次是,选举本来极其重要的领域,却没有规则。如,如何宣传,如何募集资金,如正式候选人名单的酝酿程序,等等。
      
    更重要的是,选区的划分、各地代表的名额等。要知道,要真正试行代议制,一个二千多号人的议会,根本是无法运作的。一旦议会正式成为议事机构,必须缩小规模,这就面临重新确定各地、各族的议会代表。比例制还是单一制?对谁有利?你是否信任一人一票,中国有广大的农村,李泽厚先生就担心一人一票的后果。很多精英都会担心这个无解的问题。现在却再也回不去:一个农民只顶四分之一个城里人的选票了。
      
    重新制定规则,必定是一个最大的博弈,谁都知道,选举制度,是整个民主制度的核心,也是最重要的部分,要把自己的人选上去,多多益善,对手,当然是“没有你最重要”,无法抹去你,你方人越少越好。
      
    3,缺乏仲裁机构
      
    不管是总统制还是议会制,都会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转型阶段,谁来参与制宪,如何制定游戏规则。另外,在游戏规则产生前后,选举舞弊无法避免。由于中国没有中立的司法,导致解释宪法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即便是解释合理,也没有足够的威信。如俄罗斯议会和总统之间的冲突最后通过坦克来解决,是因为宪法法院院长左袒在议会一边,最后摊牌,直接导致了流血,并使叶利钦单方掌握了制宪权,俄罗斯强势总统,普京大帝的滥觞部分来自叶利钦宪法,如同修建新房,一旦基础价格落定,很难更动。

三,中下层的思想和情绪
      
    1,国家崇拜和民族主义
      
    人类是需要偶像的。当政教合一被打乱之后,一神就开始变为诸神,个人信奉各的神,如毛,邓,但是,无疑,最大的偶像仍是国家。国家也用一个个的盛会,壮举,让信徒们感觉良好,如奥运会,如嫦娥飞天。版图巨大,人口众多,大国崛起,一个个大力丸,让一些虽然自己的日子过得不如何,充满“信仰”。
      
    文革时,只要是毛主席说的,下面都会不经思考地执行。现在,只要说是XXX反对国家,或者是国家利益需要而XXX,下面的人也会无条件执行,似乎是神父为了神的利益,而可以不顾一切。就是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合伙来设立一个神,然后各人分别将各人利益附上去,并异口同声地对他们各自所骄傲的事情大加赞扬“。(Philip Leon The Ethics of Power).这种团体骄傲对于那些具有自卑感的个人确实是一个非常的诱惑。所以“近代XX斯的国家主义与中下阶层的自卑心理和不安感有重大关系”。(尼布尔,人的本性)。
      
    当一个独立、自由的人很累,他需要自立,独立思考,并承担作出决策的责任。而当有一个偶像时,他只需要执行,犯错了,他可以推给偶像。因此,是信徒造就了偶像,还是统治者造就偶像?或者可以说,市场需要偶像,市场就提供了偶像。
      
    民族主义也是一样的,“无论对民族是爱是恨,民族从未衰落,也不会在短期消失”《Gil DEIANNOI).民族主义本来就是来自一种朴素的情感,犹如日耳曼人自认为优秀一样,任何民族都认为自己的民族是优秀的,例外的,休谟说的民族自恋。中国有辉煌的文明,在历史上。在近代受到屈辱之后,天朝在饱含自卑之后,在现近的十几年似乎又感受到民族复兴的可能。这过山车,让官方甚至民间都感觉良好。在反日游行之后,海南有朋友为中日谁强而刀兵相残,一人死亡。CCTV不断向受众灌输中国强大的信息。民族和民族国家正成为不能触碰的神灵。如歌曲所唱,在爱与恨的边缘。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这种民族主义,最后是双刃剑,也会导致极大的麻烦。法国国家政治学院政治研究中心主人德拉诺瓦说,分裂及欧洲发展进程,分裂早在古代最初的基督教政教分离中出现,并在后来的宗教改革和反改革中获得强化,分裂也给政治形态留下了痕迹:帝国发展时,城邦衰落,而民族国家繁荣之日,则是帝国衰落之时。很多人都不曾想过,有人说,中国或许是最后一个多民族的帝国。这事,说来敏感,各自领会吧。
      
    国家、民族,都是一种必要的存在,但是,将这些人造的存在偶像化、神灵化,必将在中国走向民主化过程中,成为巨大的拦路虎。
      
    2,仇恨:不宽容的文化
      
    如前面所说,中国文化转型中,威权主义本身就是一种自以为是绝对真理的化身。民族主义也是一个爱与恨的准宗教。从实用主义,到自由、民主、妥协,都需要学习,尤其是精英人士。即便是开明官员,其开明程度,也难说达到自由、宽容的地步,当别人指着鼻子骂时,难以唾面自干。如微博上很多人,看似开明,一旦遇到尖锐的批评,就会忍不住发火。这种胸襟,很难在短期内改观。文化是受制度影响很大。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同意有些同仁说,中国的文化就是适合专制,不适合民主,这是倒因为果的说法。台湾、香港完全已经证伪了这种文化决定论。
    
    如佛朗西斯 福山所批评:所谓类似的制度,要在今日出现,必须要有类似条件,各国因独特的历史背景已经被锁定在各自单一的发展路径上。这是对他的误解。能把优势带给社会的制度,总是被他人复制和改进。
      
    这种文化决定论,其实是最适合统治者的心态,也适合不作为者的心态。因为文化不行,中国没希望,所以,我可以不作为,也就是为什么鲁迅会受欢迎的原因。前面讲的民族主义,其实也需要仇恨。反日游行是最明显的体现。文化决定论已经被证伪,但是,反过来讲,也无法否认,文化是支撑制度运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批从旧制度中熏陶多年的精英们,如何去支撑、建立、运作一个新制度,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学习,适应,再学习或者淘汰的过程。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一代代不被洗脑或者洗脑不能之后,新文化的浸润,会造就一个宽容、慈爱、理性的民族,如同台湾的今日。
      
    3,脆弱的中产
      
    在沿海一带,已经有数量巨大的中产阶级,不用按照国外的理论,中产阶级是稳定阶级,某种程度上是既得利益,如果你把工薪阶层也归入中产阶级的话,就未必了。毕竟大多数发达国家的薪水差别,没有中国那么悬殊。不管如何,中产阶级和商业精英一样,即希望变,又不喜欢乱,毕竟当下生活仍可以继续。但,他们受的教育和心中的正义感,让他们觉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就是士的精神,不可以不弘毅。
      
    汪丁丁先生在其文章《愚民政策和社会动乱》中说, 通常,一个社会由三类群体组成——中产阶级、上层和底层。其中,中产阶级具有最高的“骚乱”阈值,他们最不愿意有社会动乱。但在转型期中国社会,中产阶级不是一个稳定的群体。于是,心态的包容性取代财产稳定性成为防止社会动乱的重要因素。当民众的心态日益偏激时,社会动乱特别容易被触发。
      
    目前所谓的公知,起重要启蒙作用的人,大多数是中产阶级,学者、记者,中小企业家,律师、职员,他们中鱼龙混杂,最关键的是,多数,也是一知半解,在破上用力,在立上乏力。如果光知道破,就是会迎合日益偏激的社会心态。能否宽容、理性,不偏激,不认为自己掌握真理,能够反省和谦卑。在脆弱的转型时期,发挥积极作用,通过共识推进转型,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四,现实困难
      
    1,民族问题
      
    中国的民主转型,首先会遇到的时,民主问题和民族独立问题(或者高度自治问题)同时发生。如果中原遭遇了动荡,可以肯定的是,边疆会更不稳定。这是历史规律。在当今时代,还产生了新型的威胁:恐怖活动。
      
    由于目前体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现行的体制,某种程度上,激化了矛盾。因此,到中国转型开始,就会出现一些分裂势力,激进派会要求独立,温和派只有在激进派头破血流之后,才会主张高度自治等。而如上所言,中国目前很多民众都有一定程度的国家崇拜,很多人无法接受公鸡的屁股残缺。
      
    西班牙在转型阶段,尽管很和平,但巴斯分裂主义者仍杀害了800多人,大部分在转型开始的第一二阶段。一旦流血,就会陷入恶性循环。而转型阶段的汉族领袖只能选择强硬,从而出现更多流血事件。这种流血事件反而会影响民主进程,因为领袖需要更多的权力,更多的资源,而民主本身就是要改变权力过于集中。而且,转型阶段对其他民族的欠债,也会导致少数民族地区不认可转型后政权的合法性。最能干的边臣也无法解决目前的民族问题,只能减缓问题的爆发,有的疆吏反而激化矛盾,让人扼腕叹息。
      
    2,如何对待历史,是否清算原罪。
      
    这恐怕是一个最棘手的问题。在目前的体制下,原罪存在,由于面的问题,和原罪清算显然会阻碍转型。因此,比较明智的是,制定豁免法。但是,这和后面一个问题息息相关,就是,谁来代表民众来制定豁免法?
      
    49年以来,太多的历史积怨者。如镇反,反右,文革,天/安/门事件,晚近的积怨者,如在拆迁,征地,冤狱,绝对数量不少,他们的遭遇,如钱云会的家人,让他宽容、豁免,并不是那么容易!
      
    研究东欧剧变,虽然有的国家制定了一些法律,但真正追究原罪的,极少。象征性地追诉几个手中有鲜血的人。原因很简单,很多事情过去多年,人们的仇恨会被时间冲淡,对体制了解越多,对人性的弱点也会有更多同情。对于很多基于体制命令而做的恶,会有一定程度的谅解。当然,对于主动作恶者,恐怕,即便国家不提供正义,民间自也有报应。这毕竟是个别。
      
    但大规模地追诉原罪,无疑会激起反弹,也会阻扰转型。阿根廷是最典型的例子,对军政府领导人的追诉,激起了军队的反叛,最终,虽然镇压了叛乱,但国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是否愿意付出代价,和转型前的作恶是否深厚有关,罪孽深重,自然会激起转型正义,如果,顺势而为,往往会赢得宽容,前苏联几乎没有追诉前领导人,原因都很清楚,因为戈氏主动转型,而接棒的叶利钦,本身就是体制内高官。
      
    3,乌合之众:没有谈判对手
      
    很多转型会面临大规模的群众运动,但是,由于目前没有组团存在不少障碍,因此,会面临没有谈判对手,或者谈判对手不稳定,没有代表性,这样最后,只会走向激进化,无法达成共识,只能对决,流血。埃及还有穆斯林兄弟会,而我国,最大的可能仍只能是党内开明派来收拾残局,但,党内开明派毕竟和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有利有弊。
      
    社会反抗情绪,已经毋庸讳言,是越来越激进,温和的言辞,也只有少数人才能停下忙碌的眼球和头脑,思考下,什么样的道路,才是对民众、对国家有利的,多数人在想,在老头子死后,管他洪水滔天,问题是,真的吗?会不会是打开潘多拉之盒?
      
    4,如何走出经济危机
      
    经济危机来临是才会改革。但是,经济危机本身就是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如果转型政府无法解决经济危机,也会导致合法性受挑战。守旧派会怀恋旧日的繁荣,经济腾飞,秩序。如同台湾刚转型时,遭遇经济危机,有人会想起蒋经国。台湾相对来说,规模小,不会有大规模动荡,但仍有红衫军的“爱如潮水”。中国能否经得起这种冲击,以及如红衫军那样的自制力?
      
    经济危机导致国家财政不够用,这时,往往会产生,政权征用民间的资产,通过各种方式,如打黑,如通货膨胀,如加收地产税,导致民不聊生,社会破产,最后危机加重。所谓民主制度有其合法性,但根本的合法性或许来自其表现,尤其是经济上的表现,否则,很脆弱。魏玛共和国的失败,让渡于其他政权,不是个案。
      
    5,制度选择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偏好强人政治,如前所说,民众不喜欢独立思考,也就需要大海航行的舵手,这样自己只需要跟随。另外,因为对于幅员辽阔的中国,需要一个灵活应对的中枢,所谓定于一尊。
      
    中国最怕是出现政治僵局。因此,在制度选择上,民众会偏好总统制。事实上,从晚清结束,孙中山选择的就是总统制,袁世凯就任总统,他非常不习惯被总理制约,所以,当总理唐绍仪去总统府时,袁的随从会说,少川又来欺负总统了。随着宋教仁被刺杀,之后的总理都被袁控制。49年之后,中国共产党实际上也是总统制,毛泽东实际行使的权力远远超过一般总统,总理基本是个当差的。
      
    一旦民选,如果是直接选择,就会出现强人总统,加上转型期间的民族问题等,议会很难对总统形成制约。如果选择议会制,则要冒议会僵局的危险,而且,如果不是一个强势多数的议会,会导致政治治理能力的下降,如果时间一久,民众反而会怀念旧时的秩序,从而给强人觊觎政权带来方便。拿破仑用大炮带来秩序,曾获得一片欢呼声,接下来,法国人民陷入精疲力尽的战争之中,魏玛共和国的教训,也很深刻。

五,对症下药
      
    以上问题的提出,笔者认为,是需要我们针对这些问题,去提前做些预防和减压工作。改革,对民族问题来说,转型越早越好,因为,可以减少历史负债,但是,民智问题,转型晚些未必不是好事,但就民众情绪和贪腐问题而已,又需要提早转型,建立负责任,受监督的政府。当我在福州看守所,听着念斌,一个被判了三次死刑的人,控诉警察用竹片插入肋骨缝隙之间,刑讯逼供,咬舌自尽都不能时,我的想法是,能不能早些转型?
    
    提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顾炎武说,远途何须愁日暮,你朝着正确的方向,一步步走,自然会有进步。所谓的西方这套法治制度不适合中国,完全是一个伪命题,那为什么你会坐上西方汽车、飞机?器物和制度,晚清曾文正遇到的问题,百年之后,谁能说没有答案?关键是共识。
      
    《诗经》云:棠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孔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民主法治,犹如棠棣之花朵,你要真正思念她,千山万水,开山架桥,何远之有?你若有心,便是晴天!心若有伞,风雨无阻。
      
    (《中国十年展望(下):成长》:讲述笔者的一些路径选择上的幼稚建议,世情变迁,路径难以在屋内设计,但原则可以有。孔子曰:吾因其行事,而加乎王心焉,一味见之空言,不如行事博深切明。海外转型,各有所本,如春秋之道,有变有常,变用于变,常用于常。其原则是一样的 ,如作为改革,最关键是诚意,千万别搞假改革以买时间,这样会导致无法预料的后果;其变形部分各具特色,契合问题和文化。转型变革,不是翻天覆地,而是该变的地方变,该维持的地方维持,翻天覆地,是对社会的摧毁,良性转型不需要如此)。
    
    本文来源:作者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1919901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斯伟江:胎动——未来十年中国展望(上)
·重庆在下一盘大险棋!——读《重庆新经济政策》/斯伟江
·斯伟江:重庆在打造超级“政府公司”
·文强死刑双重解读/斯伟江
·斯伟江: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辩护词
·斯伟江:公正执法若无保障,谈死刑存废并无意义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论坛最新文章:
  • 气候大会:采取策略应对气候挑战
  • 英国大选脱欧难决断 带狗投票选民狂欢
  • 激怒众工会 菲利普被推上风口浪尖
  • 中国华为5G成为欧盟恒长困境
  • 法国媒体对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评论不一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