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白卷先生”胡锦涛/刘士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7日 来稿)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随着十八大报告上绝“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胡氏口中的“邪路”,实为“宪政民主之路”的同义语)的铿锵宣示,中共党魁胡锦涛终于在十年任期的时间考卷上画下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完满鸭蛋!这是胡锦涛的十年之功,也是他的十年一蛋!文革期间有个大名鼎鼎的“白卷先生”张铁生,胡锦涛亦在其十年“首皇”执政生涯中,交出了一张让十几亿中国人失望至极的白卷!

    
    胡锦涛上台伊始的2002年,正是人类新千年的开端。经过数千年政治文明的沉淀、升华、比较、遴选和优胜劣汰,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和市场化、思想多元化、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人权保障、四大自由、票选政治等这样一些普遍价值,作为人类数千年来政治文明的结晶,在新的世纪里已经得到全世界3/4以上国家的尊重和认可,并外化为宪政制度,在这些国家中不同程度地得以实行。宪政民主和极权专制孰优孰劣,早已经一目了然。
    
    胡上台前,中共“经济上搞活,政治上搞死”、“咬定独裁不放松”的跛足改革早已经使整个中国问题如山,民怨沸腾,“闷声发大财”的缺德发展观更是让整个中国乌烟瘴气、一团漆黑!人们迫切期望清华科班毕业的胡锦涛能够带来一股政坛清新之风,切实推动中国已经搁置了十几年的政治体制改革。然而,与人民的强烈愿望相反,胡锦涛十年来,政治上极尽禁锢之能事,无寸进之功;经济上大搞国进民退,有倒退之实;大肆镇压政治异议和民众反抗,制造了一个又一个人权灾难。在胡锦涛的政治词典中,除了镇压,镇压,还是镇压!所谓“和谐社会”,不过欺世盗名,早已被网络世界衍化为横行霸道、张牙舞爪的“河蟹社会”!
    
    也许,中共体制内幕僚张木生的话语更能传神地概括胡锦涛的十年:“下定决心,绝不作为,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
    
    1、镇压异议,毫不手软。
    
    在胡锦涛承袭大统的十年中,公民权利运动风起云涌,呼吁民主自由、保障宪法权利的声浪无处不在。特别是网络空间,追求民主自由更是无数网民的恒久主题。胡锦涛当局对于反对极权专制的良心人士向来是铁血政策。十年中,究竟抓了、判了多少良心人士,没有具体统计,但是民间大多认为,胡时代制造的“政治犯”、“良心犯”比江时代要多。资深民运人士、中共建政后首位医学博士王炳章先生在胡锦涛当政的2003年,被判无期徒刑;刘晓波、郭泉、刘贤斌、陈西、陈卫、谢长发、李铁、朱虞夫、饶文蔚等许多这个国家的优秀分子皆被判10年以上或接近十年重刑。人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被失踪、被收监,其惨烈程度震惊海内外;内蒙古的哈达坐满14年牢后,中共当局不但不还其人身自由,而且还监禁了哈达妻子和儿子;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因为帮助村民计生维权被判刑入狱4年多,出狱后,继续受到当局野蛮监禁,时常受到殴打,直到出逃美国大使馆才逃出生天;“四川好人”谭作人仅仅因为调查川震豆腐渣工程,就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个万用借口判刑5年;维权人士郭飞雄因为帮助番禺太石村民行使《村委会组织法》规定的罢免权利,就被当局罗织罪名判入狱五年;“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仅仅因为帮助被黑监狱看守强奸的安徽女孩李蕊蕊联系海外媒体,就被当局以八竿子打不着的“寻衅滋事”罪名判刑入狱;王荔蕻因为带头现场声援被中共当局陷害的福州游精佑等三网民,同样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下狱;率先披露李旺阳“被自杀”事实并现场录像的朱承志,被邵阳当局以“煽颠”名义抓入牢中,欲加之罪;就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数日,当局又以“煽颠”罪名重判云南网络青年曹海波8年……胡锦涛当局陷害良心人士的判决书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司法程序已经演变成“把清水判定为墨汁”的流水作业!
    
    数月前,曾被中共当局陷害入狱20余年导致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下肢几近瘫痪、誓言“为了民主,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的“六四铁汉”李旺阳“被自杀”于特务严密看管的邵阳某医院。事件发生后,举世震惊,舆论哗然!自由香港更是爆发了持续数日的10万人规模的示威抗议,并一直延烧至胡锦涛七一访港(躲在铜墙铁壁般安保大军背后的胡锦涛,估计已经看见了这场向其问责的浩大示威)。李旺阳之死,很多网络舆论直指“谋杀”!不管是“被自杀”,还是“谋杀”,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当局都难辞其咎!
    
    胡锦涛当政十年,以镇压民主自由为己任、作用相当于纳粹盖世太保的“国保”秘密警察队伍大规模扩编,在县一级公安局,国保至少数名编制,网警多达几十名。偌大中国,特务密布,五毛、眼线无处不在,从现实空间到网络空间,到处都有特务、五毛横行肆虐的身影。
    
    不能不指出的是,正是胡锦涛政权的铁血镇压,“催生”出中国大陆本土的第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刘晓波获得诺奖,固然实至名归,但如果少了胡锦涛这只推手,谁敢说当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不会花落他家?不知道刘晓波获奖当日,胡锦涛是恼羞成怒,还是捶胸顿足,抑或兼而有之?
    
    胡锦涛十年铁血政策中,尤以2011年对中国虚拟“茉莉花”的镇压呈登峰造极之势,制造了一场自“六四”屠杀以来波及范围最广、受害人数最多、社会恐惧最深、践踏法律最甚的一次人权大劫难!
    
    2011年初前后,席卷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浪潮掀翻了数个恶贯满盈的专制政权,不得人心的独裁政权如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并迅速向世界范围蔓延。这样一个以“要求民主自由,反对独裁专制”为主题的世界大潮,怎么可能不波及专制根深蒂固的东方极权?无以计数的网民就势在网络上要求民主,呼吁宪政,究竟何过之有?一部分网友设想走下网络,试图(也仅仅是“试图”,因为大多数都没有成行)以和平理性合法的散步方式,吁行自由民主法治宪政,要求实现宪法权利,究竟何罪之有?然而,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独裁政权出于对专制末日的极端恐惧,不惜践踏宪法和法律,把公民权利视同无物,对中国这场还没有形成的虚拟“茉莉花散步”行动,进行了毫不留情的预防性镇压和想象性镇压,制造了“六四”屠杀以来非信仰领域最大的一场人权灾难!据有关资料披露,全国大约有3000余人遭遇被抓捕(名目包括拘留、逮捕、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留置、传唤、判刑等)、被遣送、被驱赶、被骚扰、被诫谈,被旅游等非法迫害。被抓捕的人士,几乎无一例外均被戴之以“煽动颠覆”之罪。
    
    大肆抓捕,造成了全社会20多年未遇的红色恐怖,有些地方的红色恐怖甚至超过“六四”。这次“煽动颠覆”罪名的集中派发,应该创造了97刑法修改(首次出现“煽颠”罪名,承接了此前的“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以来的单次事件记录!在这次疯狂镇压中,受害人士几乎无一例外地遭遇了法外酷刑。例如,中国最有才华的青年法学才俊、北大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教师滕彪先生,曾被长达一个月时间戴手铐;中国非暴力不合作最积极的倡行者唐荆陵律师被长达十几天剥夺睡觉的权利;笔者本人亦于茉莉花日被中共特务殴打,遍体伤痕,被抓捕后遭带伤禁眠五天五夜,后被非法剥夺房产、剥夺财产权利、剥夺新婚妻子,并被广州国保“驱逐出境”。驱逐出境本来是针对外国犯罪者的附加刑,但是国保创造性地将其应用于本国政治异议人士,不是驱逐出国境,而是逐出省境、市境。今年五月,笔者前往广州欲处理遗留事宜,竟再遭广州国保驱逐出境。这一切,都是拜胡锦涛的“特务治国”方略所赐!
    
    疯狂镇压,红色恐怖,“茉莉花之痛”将深深地烙在一代人的记忆之中,终生难忘!
    
    2、禁言封网,变本加厉。
    
    胡锦涛当政期间,言论禁锢比之江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耗资数百亿的网络封锁工程——GFW(网络防火长城)像臭名昭著的柏林墙一样,试图一劳永逸地封堵真相,阻隔正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这样一个万分无赖的店堂告示,就像牛皮癣一样充斥天朝的网络空间。没有人知道,这个霸道的店堂告示里提到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究竟在哪里?具体是什么?也未见有人出来挑战这个霸王条款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将其告上法院。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短短几个字恰恰是专制政权的命根子所系,你就是告上法院也没用,这里是正义和法律消失的地方。这短短数字的霸王告示,就像一个连光线都逃不脱的天文黑洞,不知将多少真相、多少血泪、多少呐喊、多少劫难皆埋葬其中,不得透光。网络柏林墙的横亘,硬是将全球互联互通的Internet阻隔成了中国大陆独门独户的局域网!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共当局堆金砌银打造出来的网络柏林墙,在翻墙软件面前不过是银样蜡枪头。对于不会翻墙的网友来说,它不可逾越;但是对于翻墙一族,这堵墙不过是一道黄土高坡!现如今,会翻墙的网友越来越多,路遇90后,聊天得知很多小朋友都会翻墙。笔者坐牢期间,国保无意中透出了一个惊天秘密:广州一天有50万的翻墙大军!这可是2011年2月前后的数据,现在多少,不得而知,但是数量一定是逐月递增的。因为渴求真相,总是人类的天性,谁也挡不住。
    
    目前,网络普及度越来越高,网民人数已是数亿之众。博客、微博、聊天群、Twitter的使用者越来越多,网络议政、网络反腐频现网络。在网友的鼠标揭竿而起中,豪烟周久耕、表叔杨达才、冠希雷政富等贪官的乌纱帽应声落地。表面看起来,网民似乎也有了稍许的话语权,当局对待不同意见似乎也有了一定的容忍度。但是,不能不指出的是,这一切都是科技进步的结果,这一切都拜科技进步所赐。这绝不是胡锦涛们的恩惠!科技进步,惠及全球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全世界只有北韩是个例外;科技进步,让当局的封锁捉襟见肘,力不从心;科技进步,让网络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广,在删帖人手、删帖速度和发帖大众、发转帖速度双方的竞赛中,掩盖真相一方肯定居于天然不利的地位。
    胡氏当政十年,网警成了一个庞大的军团,五毛数量更是多得惊人。在中国,真相网站悉数被封锁,屏蔽、删帖、锁帖、封号成了家常便饭,司空见惯。不断增加的“敏感词”制成了这个国家滤除真相的网络巨筛,筛子眼儿越来越密,堪称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在新浪微博,有的博主已经“转世”上百次,百世以上的微博账户不难见到。笔者本人的新浪微博也被封了3次,所发微博删帖率高达20%,本人没有耐性,不跟新浪玩了。
    
    与网络媒体相比,传统媒体受到的控制更加严密,很多新闻从业者遭到整肃。比如,向海外传递六四封禁信息的湖南记者师涛被重判10年;大连记者姜维平被薄熙来枉判8年;《中国改革报》记者赵岩因披露真相,被判刑3年;山东《法制早报》记者齐崇淮因揭露贪官腐败被判刑4年期满后,又被重判12年;国内敢言媒体南方报系屡遭整肃,老总喻华峰、程益中被戴罪下狱,笑蜀、彭晓芸被去职……
    
    胡锦涛当政期间对新闻的禁锢,受到了国际组织的肯定,几乎年年名列前茅,是倒数。久负盛名的“记者无国界”组织发表的2011年度全球新闻自由度报告显示,中国位列196个国家和地区中的第184位,比越南落后5位,倒数第13,北韩垫底,倒数第一。
    
    3、维权抗暴,遍地烽烟。
    
    胡氏当政十年,可以说是官员贪污腐败登峰造极的十年,也是官民矛盾最为激烈的十年。极度的社会不公和贫富分化,致使整个社会充斥着仇官、仇富的心态。官和民、穷和富在代际间垂直转移,造就出了官二代、富二代、贫二代这样一些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世间怪相。贪官贪得无厌,官府横征暴敛,时不时擦出民众维权无门、被逼造反的火花来。贵州瓮安、湖北石首、甘肃陇南、广东新塘、汕尾乌坎及红海湾、河北定州、浙江湖州织里镇、浙江乐清寨桥村、江苏启东等等这样一些地名,往往和特定的抗暴事件联系在一起,或者进一步说,这些地名往往因为特定暴力事件而出名。据中共官方统计,现在每年的所谓“群体性事件”高达十几万起,几乎处处有烽烟,天天有火花。造反不叫造反,抗议不叫抗议,在中国被“河蟹”为“群体性事件”。中共创造的维稳术语,地球人读不懂。
    4、维稳经费,连超军费。
    
    近年来,随着群体抗暴事件的频密爆发,中共维稳经费不断水涨船高。据财政部2011年在两会的报告,当年投入到所谓“公共安全领域”(实为刀把子系统)的预算数字为6244亿元人民币,比2010年增加了21.5%,该数字首次超过2011年中国公开的军费预算6011亿元。这就是海内外广泛解读的“中共维稳经费超军费”之说的由来。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开支,这是胡锦涛时代创造的人间奇迹!
    
    2012年度财政预算报告显示,2012年“公共安全”预算数是7017.63亿元,比2011年执行数增长了11.5%,而2012年“国防”预算数是6702.74亿元。试想一下,一个双目失明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一年就要消耗中共当局4000万的维稳经费,全国的数字怎么可能不宇宙爆炸般膨胀呢?
    
    5、官员腐败,登峰造极。
    
    胡氏当政十年,中国腐败无论广度、深度还是密度,都远超前朝江代表时代以及邓四项时代,登峰造极,举世无双。无官不贪,无官不淫,是中国民众的集体认知;正科级以上隔一个枪毙一个有漏网的,挨个枪毙有冤枉的,这是网民对于中国官场的最佳概括。当今世界,除了武装押运贩毒和武装洗劫银行外,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产业,能够比得上中共贪官的造富速度!胡氏卸任前自吹自擂的“黄金十年”,还真是名不虚言,只是跟百姓无关。“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若跟今天的贪官敛财奇迹相比,不能不说老土得掉渣!网友调侃:有人问马克思,您说资本家有100%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200%的利润会藐视法律,有300%的利润便会践踏世间一切,现有一帮龟孙子,利润是2000%—6500%,他们会怎样?老马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们会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另一个段子,则体现了民众对于贪官的切齿痛恨:朴实的二叔在农村种地为生。一日,某人和他开玩笑:如果县长和乡长同时掉到河里,你身边只有一块石头,你砸哪个?二叔:嘿,哪有那种好事?某人:假如呢?二叔:他娘的,谁救他俩,我就砸死谁!
    
    在中共贪官的眼中,世间只有两样东西:金钱和美女。金钱,恨不能刮尽天下财富;美女,巴不得收完世间闺秀碧玉。所谓“江南美女全归我,天下财宝尽属余”,正是这一心态的精彩写照。现在的贪腐新闻,如果没有几千万的数额,已经无法吊起读者的阅读欲,官方认定上亿的贪官已经不在少数。前几年以及近期,海外媒体陆续曝光了一大批红色贵族的家族财富。数据显示,动不动就是几十亿美金,有的甚至富可敌国。太子党是不折不扣的黄金党!
    
    官方统计,90%以上的贪官都包二奶(何止90%)。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一个人就包养情妇146名,甚至母女通吃,真是亏了他的船坚炮利!徐被网友公评为包二奶“数量奖”冠军。其他还有网友盛传的什么“素质奖”、“管理奖”、“创意奖”、“萝莉奖”等等,不一而足。贪官落马揭示出来的情妇,不是一个两个,几乎都是一串一串的、一队一队的、一群一群的。妻妾成群好风光,和谐社会赛天堂!
    
    中共贪官玩女人,已不仅仅是普通的颠鸾倒凤,满足肉欲,甚至玩出了变态,玩出了骇世惊俗,性不惊人死不休!仅以“阴毛癖”为例:江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吴志明被抓时,与两个情妇床上激战正酣。双规后,从他身上搜出避孕套、壮阳药若干和“快乐日记”两本。第一本“快乐日记”上记载着吴志明与情妇们的淫乱史。上面记载着:136名情妇的简介、性爱次数、地点、感受、满意度。第二本快乐日记上专门保存“快乐见证”,100多位情妇的阴毛粘在内页上,一个情妇占一页。吴志明还给自己制定了“奋斗目标”:2015年前至少要睡1000个女人,良家妇女至少要占1/3。
    
    另一例是河南开封市组织部长李森林,玩弄300多个女人,并且剃下阴毛“立此存照”。李森林亲自操刀剃下300多女人的阴毛,准备日后制作一支“阴毫笔”。“阴毫笔”的创意,让古代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帝王们都自叹弗如!玩女人竟然玩出了“风雅颂”,堪称一代“雅士”!
    
    如果您认为贪官中有“阴毛癖”的仅此两位,那就大错特错了。比这两位更早的还有海南省纺织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李庆普。在他的两间卧室及书房中,办案人员发现了李收藏的许多下流至极的东西:女性阴毛236份、自拍性交照片213张、本人淫乱摄像带6盒、VCD光盘4张;包含194名“性伴”姓名、年龄的芳名册,达18页之多;记载本人性乱过程和内心感受的笔记95本,还有带血的内裤、卫生巾和许多淫乐用具……
    
    这三个茹毛饮血的变态狂,堪称中共色官中杰出的“三个代表”。
    
    这三位“阴毛癖”仅仅是国内媒体公开披露出来的,还有多少有此嗜好的贪官未经披露、还有多少有此嗜好的贪官在作报告,别人不得而知。
    
    其实,话说回来,一味地指责这些贪官的丑行,对于他们本人而言也许是不公平的。换其他人在徐其耀、吴志明、李森林、李庆普的位置上,又会好到哪里去?这是一个制造贪官、鼓励贪官、保护贪官的制度,你让官员不贪不色,那不是痴人说梦吗?一茬贪官倒下了,更多的贪官会长出来。即便监督无处不在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尚且难免春心荡漾,但是拉链里的莱温斯基很快被曝光了!结果被媒体、国会、总检察官等各路神仙修理得上吐下泻,翻江倒海,差一点被从总统宝座上弹劾掉!凭心而论,人非圣贤,孰能无欲?包括胡锦涛在内,哪个有坐怀不乱的本领?关键是,你所处社会的那个制度会不会给你创造美女坐怀的机会?即便偶尔有之,制度能不能最大限度地抑制你的非正当色欲?中共的制度就是制造美女坐怀并鼓励贪官伸手的制度,是贪官伸手绝大多数情况下平安无事的制度,所以,才有了中国贪官创造的“集毛成笔”的地球神话;而民主制度,则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鼓励你的善能、抑制你的邪欲的最佳制度。除了民主制衡,除了三权分立,什么“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之类再高调的说唱都是扯鸡巴蛋!升斗小民尚且懂这个道理,清华大学毕业的胡锦涛能不懂吗?
    
    也可能是出于对大限问题的担忧,胡氏在18大报告上拉响了腐败“亡党亡国”的警报。但是,胡氏的话只说对了一半:腐败亡党,是逻辑必然;亡国,则是零。
    6、贫富差距,举世罕见。
    
    据媒体报道,国家统计局最后一次公布基尼系数是在2004年,反应的是2003的状况,当时超过0.465,已逼近0.47。《中国经济周刊》2006年6月报道称:“我国基尼系数已经接近0.5。”此后,中国官方一直拒绝公布基尼系数,公众无从知晓本国基尼系数已近10年。基尼系数是用来反映一国贫富差距的一个数值,也是国际上公认的标准,介于0-1之间,基尼系数越大,则表示贫富差距越大。基尼系数0.4是红色警戒线,0.5是危机线,0.6是动乱线。
    
    中国官方近十年未公布基尼系数,公众无从知晓具体数值。舆论大多认为,中共官方拒绝公布基尼系数是“大维稳”的一环,因为数字“太难看”,所以不方便公布。公布了难免授人以柄;不公布,你爱怎么猜怎么猜。
    
    民主国家基尼系数一般在0.24-0.36之间。比如东临日本的基尼系数是最低的,长期维持在0.2-0.3左右。韩国也很低,整个国家到处是一片祥和之气(韩国已晋身发达国家之列)。美国的基尼系数偏高一些,2000年为0.408,目前是0.42,就是这个数字也比十年前中国官方发布的基尼系数低了许多。
    
    关于基尼系数,官方不公布,不等于民众无感受。胡氏当政十年,是权贵资本主义狂飙突进的十年,是贪官污吏太子党横发暴富的十年,是官商勾结鲸吞国有资产的十年,是大贪巨富携万亿巨资移民西方“胜利大逃亡”的十年,同时也是大多数普通民众原地踏步或仅限维持生计的十年,定然也是贫富差距隔若银河的十年!
    
    日前发生在贵州的“现实版卖火柴小女孩”的人间惨剧正好印证了中国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的无情现实。五个衣衫褴褛的10岁左右的小男孩,从赤贫如洗的农村家里出逃城里,白天乞讨,夜宿街头。突然而至的寒潮,把几个衣衫单薄的孩子逼入一个封闭的垃圾箱里。为了抵御刺骨的严寒,几个年幼不更事的孩子夜里生火取暖,结果导致一氧化碳中毒,五个年幼的孩子统统被闷死在一个一米见方的方形垃圾箱里。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媒体从业者前往遇难幼童家里调查,结果发现这几个孩子的家简直就像身处原始社会,家徒四壁,恶臭扑鼻。死者的父母亲远在深圳捡垃圾。这哪里是家,简直连猪舍都不如!消息爆出,网络一片痛骂之声。尽管当局为了救火象征性撤了几个虾兵蟹将的职,但依然难挡网民义愤的怒火。据宣称不是已经“世界老二”了吗?不是已经“大国崛起”了吗?不是已经“和谐盛世”了吗?怎么还有这等制度扼杀幼童的不体面事情出现?卖火柴的小女孩被冻死,那毕竟是童话;而贵州五幼童被闷死,却是残酷现实;童话背景是几百年前,而贵州惨剧是21世纪已经“盛世”的今天?卖火柴小女孩所处的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而贵州幼童身处的则是“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7、师朝学古,顽拒政改。
    
    据港媒报道,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上,曾经声称:“朝鲜和古巴政治上一贯正确,他们的困难是暂时的,我们要向他们学习。”以文明世界所不耻的极端邪恶北韩流氓政权为师,可想而知胡锦涛的政治思维何等极左。不要说和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南辕北辙,这样一种极左思维,如果中共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再世,恐怕都难以忍受。
    
    胡氏的极左思维,十年任期贯穿始终,不但没有进行哪怕一丁点具有实质意义的政治改革,相反,某些方面甚至开历史的倒车。
    
    大搞国进民退,强化国有垄断,扼杀市场活力。众所共知,公有制经济因效率低下、利益非直接相关、责任主体不明等方面原因,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往往处于天然弱势的地位。所以,往昔一些西方民主国家的少许国营企业大多进行了私有化。近期,深陷债务危机泥潭的希腊进行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私有化进程,以挽救濒临破产的国家经济。10月31日,希腊议会通过了政府提出的500亿欧元的国有资产私有化法案,其中包括将政府地产、港口、机场、国有天然气公司、彩票发售和邮政业务等,都进行了私有化。而胡氏当政的国进民退,则显然是在开市场经济的倒车。
    
    胡氏十年,一直拒绝批准实施1998年中共政府即已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迄今,该公约已签字14年。拒绝批准公约,也就是拒绝中国公民享有联合国系列人权公约规定的免于恐惧、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等方面人之为人的权利和自由。须知,垂死挣扎、十恶不赦、妄图“万世一系”、最终灰飞烟灭的晚清政权欲行宪政的“预备立宪”时间才不过9年,而且,“预备”中途又缩短了4年,最后变为5年。
    
    胡氏当政期间,党国要员“五不搞”、“绝不搞西方那一套”、“政法委姓党”等一系列反普世文明的经典语录相继出笼。在司法领域,胡讲话钦点“三个至上”——“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关于三个至上,无论从语法逻辑角度讲,还是从社会常识角度讲,都是欺世盗名、自欺其人的一种障眼法。同时保证三个至上是假,最后只有一个至上也就是位列首位的“党的事业至上”才是真,那也是最终必然的逻辑结果。胡氏讲话,贻害无穷,不可避免地导致本已大打折扣的司法独立现状更加恶化。心领神会的最高法院院长、所谓的“首席大法官”王胜俊随即在讲话中强调:司法审判要强化“国家政权意识”。从此,中国法院系统昂首挺胸迈进国家政权意识判案的新时代。
    
    胡氏在18大报告中指出:“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报告文本没有阐释“改旗易帜的邪路”究竟是什么意思,但随后御用文人、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所长季明出面解释所谓“邪路”就是指“西化”,也就是作为普世文明成果的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之路。由此不难看出,胡锦涛极端排斥民主宪政:对于以薄熙来为代表的毛左势力所要复辟的曾经把整个中国带入万劫不复深渊的文革之路、毛左之路,胡氏仅仅称之为“封闭僵化”而已,没有更多否定性评价;而将全人类大部分国家在坚持的宪政民主之路斥之为“邪路”,价值判断上完全否定。胡氏反宪政民主,由此可见一斑。应该说,胡氏顽拒宪政民主是及格的,一直坚守到卸任前的最后一秒钟!
    
    数年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多个场合谈及普世价值、政改方面的话题。作为政治统帅的胡锦涛,从未做过一次回应。胡氏哪怕回应一次半次,民众的心也不至于“哇凉哇凉”的。
    
    文革“联动分子”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欲行文革。不能不说,胡锦涛的极左思维给了薄熙来大举唱红的心理暗示和精神动力,薄熙来的唱红和胡锦涛的极左有着一定的精神渊源。如果不是因为薄熙来野心勃勃,图谋政变,并发生王立军出逃美国领事馆的惊天丑闻,那么很难说胡锦涛会抛弃薄熙来。道理很简单,因为“道相同”。
    
    胡锦涛当政的十年,也是中国毛左势力疯长的十年。多年来,笔者一直有一个担心,毛左势力将成为中国宪政转型过程中一股最大的祸水。十年间,胡锦涛当局把许多自由民主人士打入大牢,但是未见对曾经数次组党、主张“暴力革命”、事成“杀50万买办卖国贼”并将会挖一大批“官僚资产阶级”祖坟的毛左势力,进行过任何大规模的弹压。
    
    2012年是中国“独立候选人”风起云涌的一年,在网络的推波助澜之下,迅速风靡全国。全国涌现出诸如网络名人“大眼”李承鹏、刘萍、魏忠平等一大批不受控制、有一定民间影响力的独立候选人,希图通过竞选所在选区的“人大代表”,身体力行一点一滴地推进国家的民主实验。其实,笔者早就认为,寄望通过独立候选人的方式来推进民主的想法基本上是缘木求鱼。原因很简单,看过遥控飞机吧?你见过哪一个航模可以脱离主人手中的遥控器,自由飞翔于蓝天?即便程序缜密天衣无缝,制度设计万无一失,但是当局依然如临大敌,生怕一棵小草拱翻一块巨石。为此,当局对独立候选人展开了地毯式的全面围剿,甚至不惜使用殴打、绑架、失踪、黑社会等手段严酷打压,例如:独立候选人魏忠平2012年3月曾被关黑监狱,打断了三根肋骨、一根横突骨。在当局的十面埋伏之下,最后所有的独立候选人无一例外地全军覆没。
    据媒体报道,当百折不挠的刘萍、魏忠平依据《集会游行示威法》前往辖区公安局,试图申请游行示威的时候,没想到一下子落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白虎堂!刘萍被脱光衣服搜身,两位独立候选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惨不忍睹!其中,渝水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胡平使用对女人最刻毒的语言辱骂刘萍:“你只配去做鸡卖*!”
    
    这就是胡锦涛治下的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的黑色噩梦!
    
    胡锦涛极度排斥民主宪政,但出访在外也不忘粉饰自己,不惜以大话西游的气度戏说全国人民“选”了他。2008年5月,胡锦涛出访日本,8岁小男孩松田浩季用笨拙的中文向胡锦涛发问:“胡爷爷,您为什么想当主席?”胡锦涛的回答跌碎了所有在场人的眼镜:“我要告诉你,我本人并没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在一个选票消失的地方,要多厚颜无耻才敢大言不惭地宣称全国人民“选”了他?小男孩的童心之问,让沉睡了几百年的安徒生童话复活了,心灵澄澈的一句无忌童言,轻易揭破了一件冠冕堂皇、唬人无数的皇帝新衣!
    
    8、民族矛盾,愈益激化。
    
    胡锦涛在台上的十年,是民族矛盾和民族危机愈演愈烈、离心力越来越强的十年。拉萨“3.14”和新疆“7.5”事件,无论冲突规模、惨烈程度、死亡人数,都远超胡氏20多年前在西藏的那次镇压。新疆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忍无可忍的藏民、僧侣自焚不断(目前已有七八十名殉难者),连一向被视为“民族团结典范”的内蒙古,一两年前也后院起了火。
    
    民族问题摁下葫芦起来瓢,族群撕裂宛如鸿沟。当局不检讨高压政策的致命缺陷,相反把《零八宪章》群体针对民族问题的温和主张统统视为“颠覆”加以无情打压,重判刘晓波。红色政权迷恋暴力,但高压政策真的可以永远保证金瓯不破吗?
    
    西藏骚乱,当局归咎达赖喇嘛;新疆仇杀,当局痛批热比娅。按照一贯的王朝逻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且罢了。那么“广东独立”、“香港独立”该怪谁呢?是谁逼出了本属同族同文的“广东独立”和“香港独立”?胡氏铁腕究竟是有利于国家统一还是有害于国家统一?难道不该发人猛醒吗?
    
    胡锦涛当政的碌碌无为,不但将十年光阴化为一枚鸭蛋,同时也蹉跎了13.5亿中国人135亿年本该享有人的权利和尊严的梦想时光!人的一生能有几个10年啊?难怪余杰称胡锦涛为“千古罪人”!
    
    1998年处于政绩巅峰期却主动将“民主”奉送给全体臣民的不丹前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曾经这样讲道:“民主改革应在形势较好的时候主动展开,而不应等到革命形势已经出现时再来被动地展开。我可以努力做个爱民的国王,但我无法保证不丹代代都有好国王。为了不丹人长远的幸福,我们必须推行民主,一个有效的制度比王位更重要。全球化已经为不丹带来了机遇,不丹走向民主和现代化是必然的趋势。” 如今不丹不仅在人均GDP方面领先南亚,而且国民的幸福感更令其他国家难望项背。
    
    现将弹丸小国不丹国王的上述讲话赠别胡锦涛先生,同时也送给他的继任者,希望能够有所启悟。
    
     2012年11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1919723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中国特色”:气吞罢免如虎/刘士辉(图)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我罢网,我自豪,我光荣!/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之灾/刘士辉
·刘士辉:前有犬獒东东,后有太监成龙
·我被国保约谈/刘士辉
·刘士辉:我告北京网警的虚拟诉状
·披露一起广州计生毒针杀胎案件/刘士辉
·“茉莉花日”殴打刘士辉系官方所为 受伤照片首度曝光(附多图) (图)
·网现刘士辉茉莉花囚诗
·滕彪被失踪70天后回家 刘正清取保刘士辉监视居住
·广州刘士辉、北京刘德军被失踪超过一个月警方没说法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被警方带走近一个月仍无消息
·紧急关注:刘士辉律师遇袭后失踪 广州多名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
·广东维权律师刘士辉可能需要进一步手术
·“山洞颠蝠”镇压公民表达 刘士辉律师遇袭后被停机
·腿部受伤的律师刘士辉或被房东赶走另寻他处 (图)
·阻茉莉花行动当局转趋暴力 刘士辉律师被打骨折尿血 (图)
·广州刘士辉律师疑失踪
·诺奖颁奖日广州律师刘士辉被绑架丢到深山老林
·刘士辉:遭遇疑似黑社会人员追迫事件经过
·十堰精神病院新恶曝光:金汉琴被打毒针12天/刘士辉
·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已经被同时放出精神病院/刘士辉
·震撼!十堰将女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刘士辉冒险拍摄(多视频)(图)
·刘士辉律师诉广州市司法局案未当庭宣判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质问司法局为何被处以“极刑”?
·广州市司法局“阳招”出笼:拟对我停止执业9个月/刘士辉(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