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月令》中的天子神农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树木方盛,乃命虞人入山行木,毋有斩伐;不可以兴土功,不可以合诸侯,不可以起兵动众,毋举大事,以摇养气。毋发令而待,以妨神农之事也。水潦盛昌,神农将持功,举大事则有天殃。

    
    ——《月令》

(一)
    
    在《“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一文中,谢选骏曾经指出“天子神农的使命”,指出“天子万年”的所指,正好与中国农业的起源时间大致吻合。
    
    天子观念起源于农业时代,那是一个“靠天吃饭”因而“以农立国”的时代,天气决定了人类的命运而天子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祭天,保证风调雨顺。
    
    “天子万年”的“天子”,特别指向了神农——这还有一个证据,那就是在古代典籍《月令》中,天子依据太阳的方位、季节的变化来调整自己的应对,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于是,“天子神农”的所指就更加明显了。换言之,我们如果从“神农”的角度去理解“《月令》中的天子”,就比从其他角度去理解“《月令》中的天子”,更能切中其内涵所指。
    
    从文献学的角度说,《月令》是战国阴阳家的著作。吕不韦编《吕氏春秋》时,将其全文收录,作为全书之纲。汉初儒家又将它收入《礼记》中,其后成为儒家经典。
    
    《月令》按照一年十二月的时令,记述祭祀、礼仪、职务、法令、禁令,并把它们归纳在五行相生的系统中,现存《礼记》中有一篇《月令》之外,还有《逸周书》中的一篇《月令》,惟后者已佚。
    
    《月令》把世界描绘为一个多层次的结构:太阳最高,具有决定的意义。太阳的运动形成四时,每时又分为三个月。四时各有气候特征,每个月又有各自的征候。与四时相对应,每时都有一班帝神,与时月、神的变化相对,每个月各有相应的祭祀规定的礼制。五行与四时的运转相配合,春为木,夏为火,秋为金,冬为水,土被放在夏秋之交,居中央。四时的变化不仅受到太阳的制约,还受五行的制约。再下一个层次是各种人事活动,如生产、政令等等。
    
    上述结构基本是同向制约,特别是人事,要受到太阳、四时、月、神、五行各种力量的制约。在作者看来,人,包括帝王在内,不是绝对自由的。人的自由不光表现在利用自然,而首先表现在遵循自然。政令应以生产规律为依据,应有益于农业的发展和正常的进行,不能站在它的对立面破坏它。
    
    在篇头引言处,进一步体现了宗教性质的休战思想:
    
    树木方盛,乃命虞人入山行木,毋有斩伐;不可以兴土功,不可以合诸侯,不可以起兵动众,毋举大事,以摇养气。毋发令而待,以妨神农之事也。水潦盛昌,神农将持功,举大事则有天殃。
    
    在很多古代民族中,都有类似的神圣休战。例如希腊人和阿拉伯人,都规定在庆典期间不得交战。《月令》的上述记载,也从天子神农的角度阐述了类似的宗教精神。这是不能忽略不计的。

(二)
    
    《〈礼记·月令〉与保护生态环境的思想》一文指出:
    
    《月令》主张“毋有怀堕”,“毋伐大树”,还记载了月份与人们活动的关系,要求人们在每一个月份所作的事情都要符合天时,充满了“天地和同”的思想。
    
    《月令》记载,每年十二个月,分为春夏秋冬四季,每季都有孟、仲、季三月。基本上每一季都有一帝一神主宰。如春季的三月“其帝太皡,其神句芒”,夏季“其帝炎帝,其神祝融”,秋季“其帝少皡,其神蓐收”,冬季“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夏秋之间,有一土德,“其帝黄帝,其神后土。”《月令》以春为木德,尚青;夏为火德,尚赤;夏秋之间有一土德,尚黄;秋为金德,尚白;冬为水德,尚黑。也就是说以五行配四时。但一岁只有四季。故中间加以土德相配,以合五行五德之数。《月令》还以四季示东西南北的方位。春在东方,夏在南方,秋在西方,冬在北方,土德在中央。
    
    《礼记·月令》》记载一年十二个月,并指每个月份做事都要符合天时。《月令》云:孟春之月“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郑玄注:“此阳气蒸达,可耕之候也。”也就是说,春天里“天气”与“地气”相交合,“天地和同”,是万物生长繁荣的季节,也是耕种的季节。
    
    《月令》记载:春季三月,天子居青阳之宫,穿青衣,用青旗,吃麦与羊肉。天子要在立春这天,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迎春于东郊。天子亲执耒以耕藉田。在这一个月中,不能首启甲兵,否则必遭天殃。天子与后妃嫔御在仲春之月要亲自祭妃高媒(婚姻吉祥之神)。
    
    夏季,盛德在火。天子要穿红色的衣服,乘牛车、用朱旗,居明堂祭祀,亲帅百宫到南郊迎夏。孟夏之月,“毋有怀堕,毋起土功,毋发大众,毋伐大树;”“命野虞出行田原,为天子劳农勤民,毋或失时。”“是月也,驱兽毋害五谷,毋大田猎。”其实是要保护小动物,不要兴土木以误农时。季夏之月,“树木方盛,乃命虞人入山行木,毋有斩伐;不可以兴土功,不可以合诸侯,不可以起兵动众,毋举大事,以摇养气。毋发令而待,以妨神农之事也。”
    
    每年三六五天,每月三十天,春、夏、秋、冬四季,每季九十天。除去四季天数,夏秋之间为土德。天子要穿黄衣、乘黄车、用黄旗,在太庙中室祭祀黄帝和后土。
    
    秋季三月,盛德在金,尚白。天子要穿白衣,乘白车,用白旗,迎秋于西郊。在秋季,百宫要注意“完堤防,谨壅塞,以备水潦;修宫室,坏墙垣,补城郭。……乃命有司,申严百刑,斩杀必当。毋或枉桡,枉桡不当,反受其殃。”仲秋之月,还可以“易关市,来商族,纳货贿,以便民事。”在季秋之月,还可以田猎。
    
    冬季三月,盛德在水,尚黑。天子要穿黑衣,乘玄车、用玄旗。在立冬之日,天子亲帅百官迎冬于北郊。冬季“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因此,许多事情可以在冬季修整。如天子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等,也可以罢去一些无用的官和去掉一些无用的器等等,并做次年春耕春种的准备。
    
    《礼记·月令》把自然天时与人事政治相结合,并把每年四季配以木、火、土、金、水五行,要人们在每个季节,每个月份必须做某事,才符合各德,才能使事物顺利发展,即“凡举大事,毋逆大数,必须其时。”这些当是神农思想和阴阳五行思想的体现。
    
    然而,《月令》认为,春天为耕作,不要举甲兵,不要误农时;夏季要保护动物和树木,不举大事,不伤农;秋季要修堤坊,缮城郭,易关市,通商旅;冬季农闲,可讲武习兵等是符合季节时宜的,是对一年四季的神农安排。更重要的是,《月令》反对启甲兵,主张天子亲耕藉田,保护生态环境,反对大兴土木工程,在秋季行刑时,要求“申严百刑,斩杀必当,”这些都具有浓厚的神农思想。
    
    《月令》中所说的阴气、阳气相合,才能使“天地和同、草木萌动”,把四时的变化与农业生产联系起来,体现了阴阳互动、天人合一的神农思想。

(三)
    
    《从悬泉置壁书看〈月令〉在汉代的法律地位》(于振波)一文指出:汉代悬泉置壁书《四时月令五十条》是迄今所发现的最早最系统地关注人类生产生活与自然环境关系的法律文书。
    
    《月令》作为儒家经典《礼记》中的一篇,其中含有非常丰富的法律史资料,但是长期以来,却没有引起研究中国法律史的学者的足够重视,汉代悬泉置壁书《使者和中所督察诏书四时月令五十条》(以下简称《四时月令五十条》)的发现,为估价《月令》在秦汉时期的法律地位和更全面地了解《月令》提供了一个契机。
    
    《月令》内容主要有三个方面,其一为物候、天文、历法方面的内容,其二为阴阳五行思想指导下的祭祀、舆服等宫廷礼仪活动,其三为不违农时及重视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规定和禁令。通过上述比较,我们发现,《月令》第三方面的内容是《四时月令五十条》的基础;尽管《四时月令五十条》各条所附文字与传世《月令》的有关注释存在着诸多差异,但是这些差异主要表现在二者的侧重点不同,在指导思想和具体内容上,二者基本上不构成矛盾。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月令》本身是一篇以阴阳五行思想解释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著作,具有较强的理论性,学者对它的注释,也主要是从理论方面的加以阐发;而《四时月令五十条》则是以皇帝诏令的形式颁布的法律,所强调的是它的可操作性和实用性,每条后而所附的说明文字,也都是从现实的应用出发,其主要目的是使每一条规定在可操作性和实用性方面更加具体化。这些差异恰恰证明《四时月令五十条》是一部法律文书。
    
    中国自古以农业立国,人们很早就开始注意季节变化与农业生产的关系,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可以说,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经验,是《月令》丰富的思想源泉;《月令》中那些与人们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原则和规范,不但一再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而且统治者也不得不“敬顺吴天”,对其表现出足够的尊重。正因为如此,战国时期曾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秦国,也在其所制定的法律中对《月令》的成果加以吸收。
    
    东汉后期著名学者蔡邕曾撰《月令篇名》一文,对《月令》加以考述。作者首先考证了《月令》篇名的由来以及《月令》在统治者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因天时,制人事,天子发号施令,祀神受职,每月异礼,故谓之《月令》。所以顺阴阳,奉四时,效气物,行王政也。成法具备,各从时月,藏之明堂,所以示承祖考神明,明不敢泄渎之义,故以《明堂》冠《月令》,以名其篇。
    
    接着,作者旁征博引,追根溯源,考察《月令》与儒家其他典籍的关系,认识到《月令》的成篇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自天地定位有其象,圣帝明君世有绍袭,盖以裁成大业,非一代之事也。《易》正月之卦曰泰,其经曰:“王用享于帝,吉。”《孟春令》曰:“乃择元日,祈彀于上帝。”
    
    《颛顼历术》曰:“天元正月己巳朔旦立春,日月俱起于天庙营室五度。”《月令》孟春之月,日在营室。
    
    《尧典》曰:“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令》曰:“乃命太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
    
    《易》曰:“不利为寇,利用御寇。”《令》曰:“兵戎不起,不可从我始。”
    
    《书》曰:“岁二月,同律度量衡。”《中春令》曰:“日夜分,则同度量,钧衡石。”
    
    凡此皆合于大礼王政,其类不可尽称。
    
    五经基本上是孔子对古代文献进行整理编修的成果,《月令》与这些典籍多有相合之处,反映了它们之间的渊源关系。作者在进行了上述考证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大戴礼·夏小正传》曰:“阴阳生物之后,王事之次,则夏之《月令》也。”殷人无文,及周而备,文义所说,博衍深远,宜周公之所著也。官号职司,与《周官》合。
    
    秦相吕不韦著书,取《月令》为纪号,淮南王安亦取以为第四篇,改名曰《时则》,故偏见之徒,或云《月令》吕不韦作,或云淮南,皆非也。
    
    由于《吕氏春秋》“取《月令》为纪号”,《淮南子》中收录了与《月令》大同小异的《时则训》,当时就有学者认为《月令》是吕不韦或淮南王刘安的作品,对这种倒因为果的观点,蔡邕提出了批评,这是他的卓见。然而,作者认为《月令》是周公的著作,则缺乏根据,难以令人信服。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月令》最终是由哪个学派整理成篇的,都不能否认其历史渊源,恐怕早在这些学派产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四)
    
    《〈月令〉思想纵议——兼议中国古代天文学向占星学的转折》(章启群)一文,则从“终结”的角度探索了《月令》的意义,可惜抹杀了“神农天子”的内涵。
    
    作者认为汉代有“月令明堂”之学,后绝传。后人关于《月令》的专论几乎不见于典册,而该文在简单梳理《月令》文本形成过程的基础上,试图论证《月令》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向占星学转折时期的作品,不仅中国神农的宇宙观和前人注意过的阴阳五行思想,还有占星学色彩,在中国思想史上具有独特的价值和意义。
    
    《月令》更早的文本来源,可能是《逸周书》,东汉蔡邕《明堂月令论》就有断论:“《周书》七十一篇而《月令》第五十三,秦相吕不韦著书,取《月令》为《纪》首;淮南王安亦取以为第四篇,改名曰《时则》,故偏见之徒或云《月令》吕不韦作,或曰淮南,皆非也。”他的看法很明确,《月令》的最早文本存于《逸周书》,《吕氏春秋》、《礼记》、《淮南子》皆抄录此本。而蔡邕认为《逸周书》的作者是周公,因此,他也明确说:“《月令》周公所作。”
    
    不过现存《月令》中已有阴阳五行学思想,音律之学亦颇精致。西周初期不可能出现《月令》这样完整的作品。顾颉刚说:《月令》“把十二个月的天象、地文、神道、祭祀、数目、声律、臭味、颜色、政事、禁忌……一切按五行方式分配的,和汉人的《洪范五行传》相同。”而这一切都是受邹衍的影响。
    
    现存描述四季物候和神农生活的先秦文本,除《月令》外还有《夏小正》与《诗经·豳风·七月》。
    
    《夏小正》现存大戴《礼记》中,《隋书·经籍志》首次单行著录,注明戴德撰写,别出当在齐梁间。《夏小正》全书四六三字,文字古奥,错乱残缺不可避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云:“《小正》文句简奥,尤不易读。”现存戴德的《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理解。在很长时间里人们忽视《夏小正》的价值。当代专治“三礼”的沈文倬说:“《夏小正》一书(就其经文言)应与《尚书》《诗经》一样,看作是我国最古的文献资料之一;因它被收入《大戴礼记》中而贬低其价值是不对的。”他认为,“只要有部分真实,仍不实为研究夏后氏的重要材料。”
    
    孔子曾主张“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论语·卫灵公》)“行夏之时”就是行夏代历法。《竹书纪年》语云:“帝禹夏后氏元年壬子,帝即位居冀,颁夏时于邦国。”这说明有一种“夏时”即夏历存在并流传。此外,甲骨卜辞属于商代中后期,虽然没有明确农事季节的名称,但对于年月日与农事关系的记录描述已经相当精确,并且相当稳定。可以推论,在这种比较成型的历法之前应该有一种更原始、更简易的历法。夏历的存在应该是不容置疑的。
    
    《礼记·礼运》记载:“孔子曰:我欲观夏道,是故之杞,而不足徵也,吾得夏时焉。”郑玄注:“得夏四时之书也。其存者有《小正》。”《史记·夏本纪》云:“孔子正夏时,学者多传《夏小正》云。”杞国是夏后裔,夏代的历法在传说中保留一些下来,到春秋时始被录成书,这是可能的。战国中叶,这类书大多被收入“记”中。“记”是当时儒者阐述前代政典即《经》的著作,后来汉儒加一“礼”字,为《礼记》。《礼记·夏小正》很可能保留了一些夏代的历法材料。因此《夏小正》可能是《月令》的前身或源头:后来的《月令》、《吕氏春秋·十二纪》等书所反映的事物更多,更为系统,都是《夏小正》的发展,演化明堂布政。
    
    明堂是中国先秦帝王宣明政教、会见诸侯、进行祭祀的活动场所,朝会、祭祀、庆赏、选士、养老、教学等大典,都在此举行。《孟子·梁惠王下》:“夫明堂者,王者之堂也。”《淮南子·主术训》云:“神农以时尝谷,祀于明堂”,《玉台新咏·木兰辞》:“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礼记》中有一篇“明堂位”,记载明堂的样式和礼仪。
    
    《大戴礼记》称:“明堂者,古有之也,凡九室。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蓋即河圖之義。”
    
    阮元认为,明堂和辟雍都是上古简陋的房屋,“上圆下方,重盖以茅,外环以水”。
    
    《汉书·艺文志》提到两部相关明堂的著作,即《明堂阴阳》(三十三篇)和《明堂阴阳说》(五篇)。《隋志》提到有《九宫经》,是後人偽託黃帝之作云:“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宫,总御得失。”
    
    不过远古明堂形制至今不明,目前能确定的,只有整体建筑下方上圆,以及具体能分为东之青阳、西之总章、南之明堂、北之玄堂、中之太室五大区域。明堂室内布局形制主要有《吕氏春秋》所持五室制及《大戴礼记》所持之九室制两种假说。两汉分别依据五室制与九室制在长安和洛阳南郊修建了祭天的明堂。隋唐均有意修建明堂,但因为众说纷纭,直到武周武则天才综合诸说创制了崭新的明堂,号曰“万象神宫”。其后,北宋宋徽宗也在汴梁宫城内修建了明堂。
    
    明堂对中国礼制建筑的形制影响深远,北京天坛祈年殿和国子监辟雍均是复兴明堂建筑样式的尝试。
    
    而从晚周到汉代,人们都认为《夏小正》确与夏代有关。《夏小正》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文献之一,也是中国现存第一部记述天象和物候的著作。原为《大戴礼记》中的一篇。夏小正的成书年代争论很大,但一般认为最迟成书在春秋时期,书中一些内容可能传自“夏朝”的天文知识。
    
    《夏小正》一书中,则载有一年中各月份的物候、天象、气象和农事等内容,它集物候历、观象授时法和初始历法于一身,相传它是夏代行用的历日制度。就观象授时法而言,它是以观测黄昏时分若干恒星(鞠、参、昴、南门、大火、织女、银河等)的见、伏或南中天的时日,以及北斗斗柄的指向,作为一年中某一个月份起始的标准的。
    
    《夏小正》乃是一种分一年为十月,每月三十六日,另有五至六日为过年日的初始历法。据《夏小正》记载,正月“初昏斗柄悬在下”,六月“初昏斗柄悬在上”,其间的五个月为半年;五月“时有养日”,十月“时有养夜”亦以五个月为半年。也有人认为,《夏小正》还是分一年为十二个月的太阳历。由此看来,《夏小正》乃是一种不考虑月相变化的纯阳历的见解,这是可信的。
    
    清代学者王筠解释《夏小正》的“正”字,以为是“政之古文,非正朔之正”。近人冯友兰认为《月令》来源于《夏小正》和《管子·幼官》。不过这些说法抹杀《月令》的“天子神农”的宗教内涵。即使《夏小正》不是单纯的关乎四季日月星辰的运行历法,而把天候物象与农业生产联系起来,通告什么时候适宜和不适宜各种农业工作,与农政相关,像是农书……等等,但是《夏小正》毕竟缺乏天子神农的意义。这一点我们在附录里比较一下就一目了然了。
    
    说“《月令》标志着纯粹代表上古农耕社会宇宙观和意识形态的终结”也是不对的,可以说《月令》是一个个高度的综合,但不能说《月令》“终结”了什么。
    
    章启群所说的“终结”思想是一种西方思想,不同于此,中国思想则是“循环”的、“自然”的,“既济”之后又是“未济”……没有始终。
    
    四季的天子,自然的神秘。
    
    
    ————————————————————————
    
    附录之一
    
    月令
    
    
    孟春之月.日在营室.昏参中.旦尾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大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鸿鴈来.
    天子居青阳左个.乘鸾路.驾仓龙.载青旗.衣青衣.服仓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
    是月也.以立春.先立春三日.大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春.盛德在木.天子乃齐.立春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于东郊.还反.赏公卿诸侯大夫于朝.
    命相布德和令.行庆施惠.下及兆民.庆赐遂行.毋有不当.
    乃命大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离不贷.毋失经纪.以初为常.
    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于参保介之御间.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借.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诸侯九推.反执爵于大寝.三公.九卿.诸侯.大夫.皆御.命曰劳酒.
    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王命布农事.命田舍东郊.皆修封疆.审端经术.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亲之.田事既饬.先定准直.农乃不惑.
    是月也.命乐正入学习舞.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泽.牺牲毋用牝.
    禁止伐木.毋覆巢.毋杀孩虫.胎夭飞鸟.毋麛毋卵.毋聚大众.毋置城郭.掩骼埋胔.
    是月也.不可以称兵.称兵必天殃.兵戎不起.不可从我始.毋变天之道.毋绝地之理.毋乱人之纪.
    孟春行夏令.则雨水不时.草木蚤落.国时有恐.行秋令.则其民大疫.猋风暴雨总至.藜莠蓬蒿并兴.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雪霜大挚.首种不入.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夹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始雨水.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
    天子居青阳大庙.乘鸾路.驾仓龙.载青旗.衣青衣.服仓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是月也.安萌牙.养幼少.存诸孤.择元日.命民社.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狱讼.
    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高禖.天子亲往.后妃帅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发声.始电.蛰虫咸动.启户始出.先雷三日.奋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日夜分.则同度量.钧衡石.角斗甬.正权概.
    是月也.耕者少舍.乃修阖扇.寝庙毕备.毋作大事.以妨农之事.是月也.毋竭川泽.毋漉陂池.毋焚山林.
    天子乃鲜羔开冰.先荐寝庙.
    上丁.命乐正习舞.释菜.天子乃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仲丁.又命乐正入学习舞.
    是月也.祀不用牺牲.用圭璧.更皮币.
    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摠.至寇戎来征.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则国乃大旱.暖气早来.虫螟为害.
    季春之月.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牵牛中.其日甲乙.其帝大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姑洗.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桐始华.田鼠化为鴽.虹始见.萍始生.
    天子居青阳石个.乘鸾路.驾仓龙.载青旗.衣青衣.服仓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
    是月也.天子乃荐鞠衣于先帝.命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备具于天子焉.天子始乘舟.荐鲔于寝庙.乃为麦祈实.
    是月也.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句者毕出.萌者尽达.不可以内.天子布德行惠.命有司.发仓廪.赐贫穷.振乏绝.开府库.出币帛.周天下.勉诸侯.聘名士.礼贤者.
    是月也.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循行国邑.周视原野.修利堤防.道达沟渎.开通道路.毋有障塞.田猎罝罘.罗罔.毕翳.餧兽之药.毋出九门.
    是月也.命野虞无伐桑柘.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具曲植蘧筐.后妃齐戒.亲东乡躬桑.禁妇女毋观.省妇使.以劝蚕事.蚕事既登.分茧称丝效功.以共郊庙之服.无有敢惰.是月也.命工师.令百工.审五库之量.金.铁.皮.革.筋.角.齿.羽.箭.干.脂.胶.丹.漆.毋或不良.
    百工咸理.监工日号.毋悖于时.毋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
    是月之末.择吉日大合乐.天子乃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
    是月也.乃合累牛腾马.游牝于牧.牺牲驹犊.举书其数.
    命国难.九门磔攘.以毕春气.
    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国有大恐.行夏令.则民多疾疫.时雨不降.山林不收.行秋令.则天多沈阴.淫雨蚤降.兵革并起.
    孟夏之月.日在毕.昏翼中.日婺女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征.律中中吕.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
    天子居明堂左个.乘朱路.驾赤马.载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与鸡.其器高以粗.
    是月也.以立夏.先立夏三日.大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乃齐.立夏之曰.天子亲帅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于南郊.还反.行赏.封诸侯.庆赐遂行.无不欣说.
    乃命乐师.习合礼乐.命太尉.赞桀俊.遂贤良.举长大.行爵出禄.必当其位.是月也.继长增高.毋有坏堕.毋起土功.毋发大众.毋伐人树.是月也.天子始絺.命野虞.出行田原.为天子劳农劝民.毋或失时.
    命司徒巡行县鄙.命农勉作.毋休于都.是月也.驱兽毋害五谷.毋大田猎.农乃登麦.天子乃以彘尝麦.先荐寝庙.是月也.聚畜百药.靡草死.麦秋至.断薄刑.决小罪.出轻系.蚕事毕.后妃献茧.乃收茧税.以桑为均.贵贱长幼如一.以给郊庙之服.
    是月也.天子饮酎.用礼乐.
    孟夏行秋令.则苦雨数来.五谷不滋.四鄙入保.行冬令.则草木蚤枯.后乃大水.败其城郭.行春令.则蝗虫为灾.暴风来格.秀草不实.
    仲夏之月.日在东井.昏亢中.旦危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征.律中蕤宾.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
    小暑至.螳螂生.鵙始鸣.反舌无声.
    天子居明堂太庙.乘朱路.驾赤马.载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与鸡.其器高以粗.养壮佼.
    是月也.命乐师修鼗鞞鼓.均琴瑟管箫.执干戚戈羽.调竽笙(上竹下也)簧.饬钟磬柷敔.
    命有司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乐.乃命百县雩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者.以祈谷实.
    农乃登黍.是月也.天子乃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
    令民毋艾蓝以染.毋烧灰.毋暴布.门闾毋闭.关市毋索.挺重囚.益其食.
    游牝别群.则絷腾驹.班马政.
    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齐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耆欲.定心气.百官静.事毋刑.以定晏阴之所成.
    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堇荣.
    是月也.毋用火南方.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处台榭.
    仲夏行冬令.则雹冻伤谷.道路不通.暴兵来至.行春令.则五谷晚熟.百螣时起.其国乃饥.行秋令.则草木零落.果实早成.民殃于疫.
    季夏之月.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其虫羽.其音征.律中林钟.其数七.其味苦.其臭焦.其祀灶.祭先肺.温风始至.蟋蟀居壁.鹰乃学习.腐草为萤.
    天子居明堂右个.乘朱路.驾赤马.载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与鸡.其器高以粗.
    命渔师伐蛟.取鼍.登龟.取鼋.命泽人.纳材苇.
    是月也.命四监.大合百县之秩刍.以养牺牲.令民无不咸出其力.以共皇天上帝.名山大川.四方之神.以祠宗庙社稷之灵.以为民祈福.
    是月也.命妇官染采.黼黻文章.必以法故.无或差贷.黑黄仓赤.莫不质良.毋敢诈伪.以给郊庙祭祀之服.以为旗章.以别贵贱等给之度.
    是月也.树木方盛.乃命虞人.入山行木.毋有斩伐不可以兴土功.不可以合诸侯.不可以起兵动众.毋举大事.以摇养气.毋发令而待.以妨神农之事也.水潦盛昌.神农将持功.举大事则有天殃.
    是月也.土润溽暑.大雨时行.烧薙行水.利以杀草.如以热汤.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
    季夏行春令.则谷实鲜落.国多风欬.民乃迁徙行秋令.则丘隰水潦.禾稼不熟.乃多女灾.行冬令.则风寒不时.鹰隼蚤鸷.四鄙入保.
    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黄帝.其神后土.其虫倮.其音宫.律中黄钟之宫.其数五.其味甘.其臭香.其祀中溜.祭先心.天子居大庙大室.乘大路.驾黄马.载黄旗.衣黄衣.服黄玉.食稷与牛.其器圜以闳.
    孟秋之月.日在翼.昏建星中.旦毕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夷则.其数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门.祭先肝.
    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鹰乃祭鸟.用始行戮.
    天子居总章左个.乘戎路.驾白骆.载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与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以立秋.先立秋三日.大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秋.盛德在金.天子乃齐.立秋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秋于西郊.还反.赏军帅武人于朝.天子乃命将帅.选士厉兵.简练桀俊.专任有功.以征不义.诘诛暴慢.以明好恶.顺彼远方.是月也.命有司.修法制.缮囹圄.具桎梏.禁止奸.慎罪邪.务搏执.命理瞻伤.察创.视折.审断决.狱讼必端平.戮有罪.严断刑.天地始肃.不可以赢.是月也.农乃登谷.天子尝新.先荐寝庙.命百官始收敛.完堤防.谨壅塞.以备水潦.修宫室.坏墙垣.补城郭.是月也.毋以封诸侯.立大官.毋以割地.行大使.出大币.
    孟秋行冬令.则阴气大胜.介虫败谷.戎兵乃来.行春令.则其国乃旱.阳气复还.五谷无实.行夏令.则国多火灾.寒热不节.民多疟疾.
    仲秋之月.日在角.昏牵牛中.旦觜觿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南吕.其数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门.祭先肝.
    盲风至.鸿鴈来.玄鸟归.群鸟养羞.
    天子居总章大庙.乘戎路.驾白骆.载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与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养衰老.授几杖.行麋粥饮食.
    乃命司服.具饬衣裳.文绣有恒.制有小大.度有长短.衣服有量.必循其故.冠带有常.
    乃命有司.申严百刑.斩杀必当.毋或枉桡.枉桡不当.反受其殃.
    是月也.乃命宰祝.循行牺牲.视全具.案刍豢.瞻肥瘠.察物色.必比类.量小大.视长短.皆中度.五者备当.上帝其飨.
    天子乃难.以达秋气.
    以犬尝麻.先荐寝庙.
    是月也.可以筑城郭.建都邑.穿窦窖.修囷仓.
    乃命有司.趣民收敛.务畜菜.多积聚.乃劝种麦.毋或失时.其有失时.行罪无疑.
    是月也.日夜分.雷始收声.蛰虫坏户.杀气浸盛.阳气日衰.水始涸.
    日夜分.则同度量.平权衡.正钧石.角斗甬.是月也.易关市.来商旅.纳货贿.以便民事.四方来集.远乡皆至.则财不匮.上无乏用.百事乃遂.
    凡举大事.毋逆大数.必顺其时.慎因其类.
    仲秋行春令.则秋雨不降.草木生荣.国乃有恐.行夏令.则其国乃旱.蛰虫不藏.五谷复生.行冬令.则风灾数起.收雷先行.草木蚤死.
    季秋之月.日在房.昏虚中.旦柳中.其日庚辛.其帝少皞.其神蓐收.其虫毛.其音商.律中无射.其数九.其味辛.其臭腥.其祀门.祭先肝.
    鸿鴈来宾.爵入大水为蛤.鞠有黄华.豺乃祭兽戮禽.
    天子居总章右个.乘戎路.驾白骆.载白旗.衣白衣.服白玉.食麻与犬.其器廉以深.
    是月也.申严号令.命百官.贵贱无不务内.以会天地之藏.无有宣出.
    乃命冢宰.农事备收.举五谷之要.藏帝借之收于神仓.只敬必饬.是月也.霜始降.则百工休.
    乃命有司曰.寒气总至.民力不堪.其皆入室.
    上丁.命乐正.入学习吹.
    是月也.大飨帝.尝牺牲.告备于天子.
    合诸侯制.百县为来岁受朔日.与诸侯所税于民.轻重之法.贡职之数.以远近土地所宜为度.以给郊庙之事.无有所私.
    是月也.天子乃教于田猎.以习五戎.班马政.命仆及七驺咸驾.载旌旐.授车以级.整设于屏外.司徒搢扑.北面誓之.天子乃厉饰.执弓挟矢以猎.命主祠祭禽于四方.
    是月也.草木黄落.乃伐薪为炭.
    蛰虫咸俯在内.皆墐其户.乃趣狱刑.毋留有罪.收禄秩之不当.供养之不宜者.
    是月也.天子乃以犬尝稻.先荐寝庙.
    季秋行夏令.则其国大水.冬藏殃败.民多鼽嚏.行冬令.则国多盗贼.边竟不宁.土地分裂.行春令.则暖风来至.民气解惰.师兴不居.孟冬之月.日在尾.昏危中.旦七星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应钟.其数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
    水始冰.地始冻.雉入大水为蜃.虹藏不见.
    天子居玄堂左个.乘玄路.驾铁骊.载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与彘.其器闳以奄.
    是月也.以立冬.先立冬三日.太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乃齐.立冬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冬于北郊.还反.赏死事.恤孤寡.
    是月也.命大史.衅龟筴占兆.审卦吉凶.是察阿党.则罪无有掩蔽.
    是月也.天子始裘.
    命有司曰.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天地不通.闭塞而成冬.命百官谨盖藏.命司徒循行积聚.无有不敛.坏城郭.戒门闾.修键闭.慎管钥.固封疆.备边竟.完要塞.谨关梁.塞徯径.
    饬丧纪.辨衣裳.审棺椁之薄厚.茔丘垄之大小.高卑厚薄之度.贵贱之等级.
    是月也.命工师效功.陈祭器.按度程.毋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必功致为上.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功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穷其情.
    是月也.大饮烝.
    天子乃祈来年于天宗.大割祠于公社.及门闾.腊先祖五祀.劳农以休息之.
    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角力.
    是月也.乃命水虞渔师.收水泉池泽之赋.毋或敢侵削众庶兆民.以为天子取怨于下.其有若此者.行罪无赦.
    孟冬行春令.则冻闭不密.地气上泄.民多流亡.行夏令.则国多暴风.方冬不寒.蛰虫复出.行秋令.则雪霜不时.小兵时起.土地侵削.
    仲冬之月.日在斗.昏东壁中.轸旦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黄钟.其数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
    冰益壮.地始坼.鹖旦不鸣.虎始交.
    天子居玄堂大庙.乘玄路.驾铁骊.载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与彘.其器闳以奄.
    饬死事.命有司曰.土事毋作.慎毋发盖.毋发室屋.及起大众.以固而闭.地气沮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民必疾疫.又随以丧.命之曰畅月.
    是月也.命奄尹.申宫令.审门闾.谨房室.必重闭.省妇事.毋得淫.虽有贵戚近习.毋有不禁.
    乃命大酋.秫稻必齐.曲櫱必时.湛炽必絜.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必得.兼用六物.大酋监之.毋有差贷.
    天子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名源.渊泽.井泉.
    是月也.农有不收藏积聚者.马牛畜兽有放佚者.取之不诘.山林薮泽.有能取蔬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道之.其有相侵夺者.罪之不赦.是月也.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君子齐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耆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
    芸始生.荔挺出.蚯蚓结.麋角解.水泉动.
    日短至.则伐木取竹箭.是月也.可以罢官之无事.去器之无用者.
    涂阙廷门闾.筑囹圄.此以助天地之闭藏也.
    仲冬行夏令.则其国乃旱.氛雾冥冥.雷乃发声.行秋令.则天时雨汁.瓜瓠不成.国有大兵.行春令.则蝗虫为败.水泉咸竭.民多疥疠.
    季冬之月.日在婺女.昏娄中.旦氐中.其日壬癸.其帝颛顼.其神玄冥.其虫介.其音羽.律中大吕.其数六.其味咸.其臭朽.其祀行.祭先肾.
    鴈北乡.鹊始巢.雉雊.鸡乳.
    天子居玄堂右个.乘玄路.驾铁骊.载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黍与彘.其器闳以奄.
    命有司.大难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
    征鸟厉疾.乃毕山川之祀.及帝之大臣.天之神只.
    是月也.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乃尝鱼.先荐寝庙.
    冰方盛.水泽腹坚.命取冰.冰以入.令告民出五种.命农计耦耕事.修耒耟.具田器.
    命乐师大合吹而罢.
    乃命四监.收秩薪柴.以共郊庙.及百祀之薪燎.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星回于天.数将几终.岁且更始.专而农民.毋有所使.
    天子乃与公卿大夫.共饬国典.论时令.以待来岁之宜.
    乃命太史.次诸侯之列.赋之牺牲.以共皇天上帝社稷之飨.乃命同姓之邦.共寝庙之刍豢.命宰历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数.而赋牺牲.以共山林名川之祀.凡在天下九州之民者.无不咸献其力.以共皇天上帝.社稷寝庙.山林名川之祀.
    季冬行秋令.则白露蚤降.介虫为妖.四鄙入保.行春令.则胎夭多伤.国多固疾.命之曰逆.行夏令.则水潦败国.时雪不降.冰冻消释.
    
    
    ——————————————————————————————————
    
    
    附录之二
    
    大戴礼记·夏小正第四十七(经与注)
     
    
    经正月:
    
    
    经启蛰。
    
    言始发蛰也。
    
    
    经雁北乡。
    
    先言雁而后言乡者,何也?见雁而后数其乡也。乡者,何也?乡其居也,雁以北方为居。何以谓之居?生且长焉尔。“九月遰鸿雁”,先言遰而后言鸿雁,何也?见遰而后数之,则鸿雁也。何不谓南乡也?曰:非其居也,故不谓南乡。记鸿雁之遰也,如不记其乡,何也?曰:鸿不必当小正之遰者也。
    
    
    经雉震呴。
    
    震也者,鸣也。呴也者,鼓其翼也。正月必雷,雷不必闻,惟雉为必闻。何以谓之雷?则雉震呴,相识以雷。
    
    
    经鱼陟负冰。
    
    陟,升也。负冰云者,言解蛰也。
    
    
    经农纬厥耒。
    
    纬,束也。束其耒云尔者,用是见君之亦有耒也。
    
    
    经初岁祭耒始用。
    
    初岁祭耒,始用也。也者,终岁之用祭也。其曰“初”云尔者,言是月始用之也。初者,始也。或曰:祭韭也。
    
    
    经囿有见韭。
    
    囿也者,园之燕者也。
    
    
    经时有俊风。
    
    俊者,大也。大风,南风也。何大于南风也?曰:合冰必于南风,解冰必于南风;生必于南风,收必于南风;故大之也。
    
    
    经寒日涤冻涂。
    
    涤也者,变也,变而暖也。冻涂也者,冻下而泽上多也。
    
    
    经田鼠出。
    
    田鼠者,嗛鼠也,记时也。
    
    
    经农率均田。
    
    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经獭献鱼。
    
    獭祭鱼,其必与之献,何也?曰:非其类也。祭也者,得多也,善其祭而后食之。“十月豺祭兽”,谓之“祭”;“獭祭鱼”,谓之“献”;何也?豺祭其类,獭祭非其类,故谓之“献”,大之也。
    
    
    经鹰则为鸠。
    
    鹰也者,其杀之时也。鸠也者,非其杀之时也。善变而之仁也,故其言之也,曰“则”,尽其辞也。
    
    
    经农及雪泽。
    
    言雪泽之无高下也。
    
    
    经初服于公田。
    
    古有公田焉者。古者先服公田,而后服其田也。
    
    
    经采芸。
    
    为庙采也。
    
    
    经鞠则见。
    
    鞠者何?星名也。鞠则见者,岁再见尔。
    
    
    经初昏参中。
    
    盖记时也云。
    
    
    经斗柄县在下。
    
    言斗柄者,所以着参之中也。
    
    
    经柳稊。
    
    稊也者,发孚也。
    
    
    经梅、杏、杝桃则华。
    
    杝桃,山桃也。
    
    
    经缇缟。
    
    缟也者,莎随也。缇也者,其实也。先言缇而后言缟,何也?缇先见者也。何以谓之?小正以著名也。
    
    
    经鸡桴粥。
    
    粥也者,相粥之时也。或曰:桴,妪伏也。粥,养也。
    
    
    经二月:
    
    
    经往耰黍,禅。
    
    禅,单也。
    
    
    经初俊羔助厥母粥。
    
    俊也者,大也。粥也者,养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盖非其子而后养之,善养而记之也。或曰:夏有煮祭,祭者用羔。是时也,不足喜乐,善羔之为生也而祭之,与羔羊腹时也。
    
    
    经绥多女士。
    
    绥,安也。冠子取妇之时也。
    
    
    经丁亥万用入学。
    
    丁亥者,吉日也。万也者,干戚舞也。入学也者,大学也。谓今时大舍采也。
    
    
    经祭鲔。
    
    祭不必鲔,记鲔何也?鲔之至有时,美物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谨记其时。
    
    
    经荣菫、采蘩。
    
    菫,菜也。蘩,由胡;由胡者,蘩母也;蘩母者,旁勃也。皆豆实也,故记之。
    
    
    经昆小虫抵蚳。
    
    昆者,众也,由魂魂也。由魂魂也者,动也,小虫动也。其先言动而后言虫者。何也?万物至是,动而后着。抵,犹推也。蚳。蚁卵也,为祭醢也。取之则必推之,推之不必取之,取必推而不言取。
    
    
    经来降燕。
    
    乃睇燕乙也。降者,下也。言来者何也?莫能见其始出也,故曰‘来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眄者,视可为室者也。百鸟皆曰巢,●穴取与之室,何也?操泥而就家,入人内也。
    
    
    经剝■。
    
    以为鼓也。
    
    
    经有鸣仓庚。
    
    仓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长股也。
    
    
    经荣芸,时有见稊,始收。
    
    有见稊而后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时也,皆若是也。稊者,所为豆实。
    
    
    经(下同)三月:
    
    参则伏。
    
    伏者,非亡之辞也。星无时而不见,我有不见之时,故曰伏云。
    
    摄桑。
    
    桑摄而记之,急桑也。
    
    委杨。
    
    杨则苑而后记之。
    
    ●羊。
    
    羊有相还之时,其类●●然,记变尔。或曰:●,羝也。
    
    ●则鸣。
    
    ●,天蝼也。
    
    颁冰。
    
    颁冰也者,分冰以授大夫也。
    
    采识。
    
    识,草也。
    
    妾、子始蚕。
    
    先妾而后子,何也?曰:事有渐也,言事自卑者始。
    
    执养宫事。
    
    执,操也。养,大也。
    
    祈麦实。
    
    麦实者,五谷之先见者,故急祈而记之也。
    
    越有小旱。
    
    越,于也。记是时恒有小旱。
    
    田鼠化为鴽。
    
    鴽,鹌也。变而之善,故尽其辞也。鴽为鼠,变而之不善,故不鴽尽其辞也。
    
    拂桐芭。
    
    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时也。或曰:言桐芭始生貌拂拂然也。
    
    鸣鸠。
    
    言始相命也。先鸣而后鸠,何也?鸠者鸣,而后知其鸠也。
    
    四月:
    
    昴则见。
    
    初昏南门正。
    
    南门者,星也。岁再见。壹正,盖大正所取法也。
    
    鸣札。
    
    札者,宁县也。鸣而后知之,故先鸣而后札。
    
    囿有见杏。
    
    囿者,山之燕者也。
    
    鸣蜮。
    
    蜮也者,或曰,屈造之属也。
    
    王萯秀。
    
    取荼。
    
    荼也者,以为君荐蒋也。
    
    秀幽。
    
    越有大旱。
    
    记时尔。
    
    执陟攻驹。
    
    执也者,始执驹也。执驹也者,离之去母也。陟,升也。执而升之君也。攻驹也者,教之服车,数舍之也。
    
    五月:
    
    参则见。
    
    参也者,伐星也,故尽其辞也。
    
    浮游有殷。
    
    殷,众也。浮游,殷之时也。浮游者,渠略也,朝生而莫死。称“有”,何也?有见也。
    
    鴃则鸣。
    
    鴃者,百鹩也。鸣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时也,是善之,故尽其辞也。
    
    时有养日。
    
    养,长也。一则在本,一则在末,故其记曰“时养日”云也。
    
    乃瓜。
    
    乃者,急瓜之辞也。瓜也者,始食瓜也。
    
    良蜩鸣。
    
    良蜩也者,五采具。
    匽之兴,五日翕,望乃伏。
    其不言“生”而称“兴”,何也?不知其生之时,故曰“兴”。以其兴也,故言之“兴”。五日翕也。望也者,月之望也。而伏云者,不知其死也,故谓之“伏”。五日也者,十五日也。翕也者,合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
    
    启灌蓝蓼。
    
    启者,别也,陶而疏之也。灌也者,聚生者也。记时也。
    鸠为鹰。
    
    唐蜩鸣。
    
    唐蜩者,匽也。
    
    初昏大火中。
    
    大火者,心也。心中,种黍、菽、糜时也。
    
    煮梅。
    
    为豆实也。
    
    蓄兰。
    
    为沐浴也。
    
    菽糜。
    
    以在经中,又言之时,何也?是食矩关而记之。
    
    颁马。
    
    分夫妇之驹也。
    
    将闲诸则。
    
    或取离驹纳之法则也。
    
    六月:
    
    初昏斗柄正在上。
    
    五月大火中,六月斗柄正在上,用此见斗柄之不正当心也,盖当依依尾也。
    
    煮桃。
    
    桃也者,杝桃也;杝桃也者,山桃也;煮以为豆实也。
    
    鹰始挚。
    
    始挚而言之,何也?讳杀之辞也,故言挚云。
    
    七月:
    
    秀雚苇。
    
    未秀则不为雚苇,秀然后为雚苇,故先言秀。
    
    狸子肇肆。
    
    肇,始也。肆,遂也。言其始遂也。其或曰:肆杀也。
    
    湟潦生苹。
    
    湟,下处也。有湟,然后有潦;有潦,而后有苹草也。
    
    爽死。
    
    爽也者,犹疏也。
    
    荓秀。
    
    荓也者,马帚也。
    
    汉案户。
    
    汉也者,河也。案户也者,直户也,言正南北也。
    
    寒蝉鸣。
    
    寒蝉也者,蝭●也。
    初昏织女正东乡。
    时有霖雨。
    
    灌荼。
    
    灌,聚也。荼,雚苇之秀,为蒋褚之也。雚未秀为菼,苇未秀为芦。斗柄县在下则旦。
    
    八月:
    
    剥瓜。
    
    畜瓜之时也。
    
    玄校。
    
    玄也者,黑也。校也者,若绿色然,妇人未嫁者衣之。
    
    剥枣。
    
    剥也者,取也。
    
    ●零。
    
    零也者,降也。零而后取之,故不言剥也。
    
    丹鸟羞白鸟。
    
    丹鸟者,谓丹良也。白鸟,谓闽蚋也。其谓之鸟,何也?重其养者也。有翼者为鸟。羞也者,进也,不尽食也。
    
    辰则伏。
    
    辰也者,谓星也。伏也者,入而不见也。
    
    鹿人从。
    
    鹿人从者:从,群也。鹿之养也离,群而善之。离而生,非所知时也,故记从、不记离。君子之居幽也,不言。或曰:人从也者,大者于外,小者于内率之也。
    鴽为鼠。
    参中则旦。九月:
    
    内火。
    
    内火也者,大火;大火也者,心也。
    
    遰鸿雁。
    
    遰,往也。
    
    主夫出火。
    
    主以时纵火也。
    
    陟玄鸟蛰。
    
    陟,升也。玄鸟也者,燕也。先言“陟”而后言“蛰”,何也?陟而后蛰也。
    熊、罴、貊、貉、鼶、鼬则穴,若蛰而。
    
    荣鞠树麦。
    
    鞠,草也。鞠荣而树麦,时之急也。
    
    王始裘。
    
    王始裘者,何也?衣裘之时也。
    辰系于日。
    
    雀入于海为蛤。
    
    盖有矣,非常入也。十月:
    
    豺祭兽。
    
    善其祭而后食之也。
    
    初昏南门见。
    
    南门者,星名也,及此再见矣。
    
    黑鸟浴。
    
    黑鸟者,何也?乌也。浴也者,飞乍高乍下也。
    
    时有养夜。
    
    养者,长也;若日之长也。
    
    玄雉入于淮,为蜃。
    
    蜃者,蒲卢也。
    
    织女正北乡,则旦。
    
    织女,星名也。
    
    十一月:
    
    王狩。
    
    狩者,言王之时田也,冬猎为狩。
    
    陈筋革。
    
    陈筋革者,省兵甲也。
    
    啬人不从。
    
    不从者,弗行。
    于时月也,万物不通。
    
    陨麋角。
    
    陨,坠也。日冬至,阳气至,始动,诸向生皆蒙蒙符矣,故麋角陨,记时焉尔。十二月:
    
    鸣弋。
    
    弋也者,禽也。先言“鸣”而后言“弋”者,何也?鸣而后知其弋也。
    
    元驹贲。
    
    元驹也者,蚁也。贲者,何也?走于地中也。
    
    纳卵蒜。
    
    卵蒜也者,本如卵者也。纳者,何也?纳之君也。
    
    虞人入梁。
    
    虞人,官也。梁者,主设罔罟者也。
    
    陨麋角。
    
    盖阳气旦睹也,故记之也。
    
    ——————————————————————————
    
    附录之三
    
    诗经·七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一之日毕发,二之日栗烈。
    
    无衣无褐,何以卒岁?
    
    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
    
    同我妇子,饁彼南亩,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春日载阳,有鸣仓庚。
    
    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春日迟迟,采蘩祁祁。
    
    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
    
    蚕月条桑,取彼斧斨,
    
    以伐远扬,猗彼女桑。
    
    七月鸣鵙,八月载绩。
    
    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
    
    八月其获,十月陨箨。
    
    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
    
    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
    
    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穹窒熏鼠,塞向墐户。
    
    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烹葵及菽。
    
    八月剥枣,十月获稻。
    
    为此春酒,以介眉寿。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
    
    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
    
    黍稷重穋,禾麻菽麦。
    
    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
    
    昼尔于茅,宵尔索绹。
    
    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
    
    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
    
    九月肃霜,十月涤场。
    
    朋酒斯飨,曰杀羔羊。
    
    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注释:
    
    一幅瑰丽的农耕图。奴隶虽终岁勤苦,仍不免饥寒交迫。
    
    流火:大火星在七月黄昏时偏离中天,自西而下。火,星名,心宿之亮星,又名大火。授衣:分发寒衣。一说女工裁寒衣。一之日:周历正月,夏历十一月。以下二之日,三之日,四之日顺序类推。毕发(音伯):风寒盛。栗烈:凛冽。褐:粗麻或粗毛制短衣。穷人所穿。卒岁:终岁,年底。于耜(音四):整修农具。举趾:举足耕耘。妇子:妻子和小孩。饁(音夜):送饭食到田间。南亩:向阳的耕地。畯(音郡):管农事的管家。一说田神。喜:酒食。
    
    阳:温暖。仓庚:黄莺。女:女子,女奴。懿筐:采桑用的深筐。微行(音杭):小路。迟迟:缓慢。指白日渐长。殆:恐,怕。及:与。同归:指被胁迫做妾婢。
    
    萑(音环)苇:长成的荻苇。萑、苇,初生时称蒹、葭。条桑:修剪桑枝。斨(音枪):斧,受柄之孔方形。远扬:又长又高的桑枝。猗彼女桑:用索拉着采嫩桑。
    
    鵙(音局):鸟名。又名伯劳。体态华丽,嘴大锐利,鸣声洪亮。载绩:纺麻。孔阳:甚为鲜明。
    
    秀:不荣而实曰秀。葽:草名,即远志。蜩(音条):蝉。陨箨(音唾):草木之叶陨落。
    
    同:会集。缵:继续。武功:武事。一说田猎。豵(音宗):一岁的猪。豜(音间):三岁的猪。
    
    斯螽动股:螽斯以股翅相摩而鸣。莎鸡:昆虫名。即纺织娘。穹窒(音穷志):堵好墙洞。向:北窗。墐(音尽):用泥涂抹。曰:助词。同聿。改岁:除岁。
    
    郁:木名。郁李。一说樱桃。一说山楂。薁(音玉):木名。野葡萄。葵:滑菜。菽:豆类。剥:扑,打。介:乞。眉寿:人老眉长,表示寿长。
    
    断壶:摘葫芦。叔:拾取。苴(音居):麻子。荼(音涂):苦菜。樗(音初):木名。臭椿树。
    
    重:晚熟作物。穋(音路):晚种早熟的谷类。上:同尚。宫:宫室。功:事。绹(音陶):绳子。亟:急。
    
    凌阴:冰窖。蚤:取。一说通早。肃霜:下霜。一说天肃爽。涤场:十月之中,扫其场上粟麦,尽皆毕矣。朋酒:两樽酒。称:举。兕觥(音四公):犀牛角酒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19205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中国出现了五个中央:论五马中央及其颜色/谢选骏
·谢选骏:第三个美国诞生的标志性事件
·谢选骏:给胡锦涛掌声呢还是巴掌呢
·谢选骏:苏联造成了1929年世界大萧条
·谢选骏:阿富汗战争与世界革命
·谢选骏:西方的没落与中国的命运
·土耳其为什么亲西方?/谢选骏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谢选骏:论“中共”之作为“蛮族”
·谢选骏:罗姆尼失去总统竞标之谜
·谢选骏:《毛主席与隋炀帝》
·谢选骏:两岸统一才能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
·谢选骏:美国大选结局关系人类未来命运
·谢选骏:从大选辩论看中美关系和新的冷战
·谢选骏:台湾是“亚洲地中海”的锁钥
·谢选骏:迈克尔•桑德尔的“哈哈佛”理论
·谢选骏:是温家宝还是“闻假报”?
·谢选骏:从苏美尔城邦到全球政府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