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党王习近平的三把火是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1日 来稿)
    
    作者:郭永丰(广东)
       

    城事风云榜:【整个国家如释重负了】缅甸媒体开禁,总统召开记者会直言:“我再也不害怕面对媒体了!”是啊,再也不需要藏着掖着了,透明了,都在桌面上了,没暗箱了,没猫腻了,没“阳谋”了。从此总统如释重负了,官员如释重负了,民众如释重负了,大家都如释重负了!

一、历史上和平交接最纠结的中共新老更替模式。
      
    毫无悬念,早就成为王绪的习太子,由于国内外没有发生足以震撼中共政坛必须只有彻底变革的任何大事件,所以,习太子在江太上皇的大力扶持下,最终还是被扶正了。虽然也属和平交接,但天然的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达到了最胶着的状态,这应该是中共最高权柄在和平年代交接时最纠结的一出大戏。毕竟,当靠近这种权柄非常近的人,谁又不想企及呢?秦朝末年,楚汉争霸时,项羽和刘邦都想取而代之。陈胜吴广起义时,一开始就打出了“陈胜王”的招牌。在人人都想当皇帝,做皇帝确实权力无边、自由无限、享乐至极的巅峰上,谁又愿意轻言放弃呢?
      
    综观古今中外做皇帝的浩瀚史实,还无人真正藐视和轻看过如此至高无上的皇位。一般情况下,被命定的皇帝不是被刺杀或宫廷政变中被处死,或皇帝自家玩女人玩死,抑或皇帝不懂治国被推翻杀死等等之外,按照正常规律,寿终正寝的不多。这也充分说明,在皇权位置上,未必都是高枕无忧的,而是位置的高低与风险的大小成正比例的。当年毛泽东掌握中共最高权柄之后,由于他最清楚自己所一手策划和主导的亲自或间接冤杀的所有人的冤魂无时无刻不缠绕着他,对于一个假无神论者,骨子里极端迷信神的王者,在夜深人静一人独处时,也够他独自一人完全消受得了的。以致他到了晚年时对谁都不放心,连忠心耿耿地跟了他一辈子而出生入死,与其一起打江山坐天下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的周恩来、朱德等人也都放心不下,而是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先死。
      
    习近平接班,不再像接毛泽东的班那样充满变数与巨大的风险,但一定远比那时更纠结。刘少奇之所以被毛泽东打倒,是因为刘当上国家主席之后,太把毛泽东的指示不放在眼里了。林彪之所以要暗算毛泽东,是因为他怕等不到毛泽东寿终正寝时自己先死掉。毕竟,在刘少奇最红火的年代,林彪已经是一个半死的人了。可由于刘少奇的倒台,给了他千载难逢可以登大位的机会,就彷佛权力确实能让人起死回生。正是因为这种变数,本来病恹恹的林彪的所有疾病立刻全消失了,他的精力一下变得无限充沛起来。他为伟大领袖毛主席鞍前马后摇旗呐喊并鼓噪其万万岁和万寿无疆的声嘶力竭的口号,彷佛有巨大的能量,可以完全置毛泽东早日于死地的。可是,谁知他的这种鼓吹恰好正中毛之下怀,让毛越活越年轻滋润。
      
    据《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的回忆录》记载,毛夫人江青也深为精神衰弱所苦,她怕声音、光、冷、热,并且总是无法自制地与人争吵。生活无聊,依赖,和被迫无所事事,在在使她极度沮丧。因此毛在拈花惹草之际,总试图避其耳目。但当毛需要她做为政治上的代理人时,他便领她进入内宫政圈。江青跟同样病奄奄的林彪一样,握权後立即生气百倍,并与毛最宠爱的女友友善,期能更接近权力的源头。
      
    绝对权力影响毛的心理、生理健康,以及人际关系,并透过这些波及他的国家和世界。他蛰居床头数月,抑郁寡欢。一旦政治斗争有利於他,立即转为精力充沛,无法成眠,以至於李医生不得不加大安眠药药量。政治压力不是使他阳萎,便是使他纵情声色犬马。在千万人饿死的大跃进期间,毛虽暂时放弃吃肉,却需要更多女人的慰藉。一位年轻女孩曾对李医生说:“主席真伟大,样样都伟大,真使人陶醉。”
      
    林彪逃亡途中被摔死,彻底摧毁了毛之精神大厦,毛从此一蹶不振,直到死亡。在此期间,毛仓促物色两个接班人选,邓小平还是不完全驯服它,王洪文又太年轻没有任何阅历,最终还是把重任交给了华国锋。当四人帮被打倒之后,当老华与比他更厉害角色的老邓发生正面交锋时,自然只能败北,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而此次的交接班之所以很纠结,是因为,制约因素太多,竞争参与的人数太多,且没有任何绝对的权威能够简单明了地拍板定调。正是因为没有绝对权威的缘故,当势力基本相当的顶级权贵们之间只能用所谓的“协商民主”方式解决其内部冲突时,如果竞争再激烈一些的话,比如说光明磊落参与竞争的人数多且还更强有力一些的话,恐怕在现有体制下就极难收口子了,也便只有实行最彻底到位的由全民直接或间接投票的阳光竞选法案了。
      
    中国政体由皇权体制发展为一党专制,在中共执政史上,这固然是最和平也是最纠结人的一次产生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大戏。固然,与上一届或者上上届比较,这肯定是最先进的,是趋向于真民主的发展进程的。但离全民直接或间接投票的竞选阳光法案比较,一定还有极其遥远的鸿沟需要逾越。 

二、中共执政史上的两大阶段。
      
    如果把中共执政分为两大阶段,一个就是毛泽东时期,一个就是邓小平时期。很明显,虽然中共当局称胡锦涛是第四代,其实极不准确。本来还在邓小平时期,无论是否又换了新的领导人。如果按照真正核心的继任,中共只有两代领导人及其时期。华国锋延续的是毛泽东时期,江泽民、胡锦涛延续的是邓小平时期。如果习近平上台无能或根本不主动做实质性的大变革,也只能是邓小平时期的延续。毕竟,江泽民和胡锦涛,只是把邓路线更扎实地落实了一下,期间没有丝毫属于本质性的任何大变革。根本不像胡耀邦与赵紫阳时代,由于这个时期太过短暂,似乎只是昙花一现,本来也在邓小平荫蔽下才出现的良好景象,所以把这一美好时期只能归于这两大阶段的过渡时期。
      
    如果按照最高领导人的编排,无论在位时间长短,毛老大之后,华国锋应是第二代,邓小平荫蔽下的胡赵时期应属第三代,毕竟胡赵没有掌握军权,拿到最高位。邓死后江泽民成为名副其实的核心应为第四代,虽然江泽民还活着,但毕竟胡锦涛接任了党政军的大位应为第五代,如今习近平就是老六。由于权威不断式微递减,老六与老大实在是天壤之别。何况,老四江泽民幸运的是在自己掌握大位时太上皇老邓死了,可在胡锦涛与习近平时代,就远没那么幸运了。虽然大位在手,但由于婆婆健在,在作为太上皇的婆婆所设局面以及有意无意的钳制下,实际称其为第五代和第六代都不够健全和硬朗。尤其是习近平,还拥有两个太上皇的婆婆健在,这就更让人玩味了。
      
    虽然在此次交接班中,胡锦涛为避免老人干政,而委曲求全,抑或高风亮节,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完全裸退了,把所有权力都交给了习近平,但作为新党魁,习的权力似乎远比江泽民当年陪送了整两年的胡锦涛强势,但还是摆脱不了两个婆婆有意无意同时干政的实质性局面。毕竟,在这样一种体制下,任何离退休的元首,只要不死,基本都是退而不休,难以像民主国家的总统那样真正退休到位,恢复到普通公民的身份和地位上的。比如这些高官在中南海的住房及办公、保安等配套待遇,据说就基本原封不动,丝毫不用改变的。何况在退下来之前,已安插自己的嫡系人马占据现任的很多重要权柄的大位上,而终身向自己暗地里请教或随时随地开展任何密谋活动等等,就更加不可避免。
      
    如此说来,这就正如邓小平荫蔽下的胡赵时期,胡锦涛和习近平时期也称不上什么代,也许只是江太上皇时代的两个不同阶段的延续而已。除非习近平敢于挑战现有极端原始滞后的独裁专制政体本身,而用民主政体的终极目标彻底结束这种不伦不类的党的太上皇和婆婆们的重重束缚与无形干扰的僵局。可作为体制内保守与改革两派都比较看重的合适人选,习近平确实会有这等魄力、魅力与高超的智慧吗?也许我们只能在实践中完全拭目以待了。

三、习近平能否做个邓小平第二?
      
    虽然习近平很年轻,还不到六十岁。这在古代被称之为即将步上花甲的年纪,在现代社会,由于物质充盈,条件优越,医疗技术和设备健全先进,应该还是正年富力强的壮年,正是大干特干的最佳时期。可习近平本人一定会遂人愿吗?习近平会做个邓小平第二吗?邓小平走改革开放路线,是在体制内坚定改革派胡耀邦与赵紫阳等人的鼎力支持与大力辅佐下才有如此伟大变革和宏伟蓝图的实质行动的。这是在经济领域内让邓小平成为中共最强势领导人的关键所在。在中共执政史上,除了毛泽东,就算邓小平,毛泽东带领并指挥他的团队煽动全中国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为中共打下了江山,把国民党蒋介石的独裁专制政权赶到了台湾。而邓小平则是在毛泽东快把全中国人民全部玩死的情况下,让中国在极度赤贫垂死挣扎的边缘用政治加经济的强力手段,使中国迅速与世界经济发展接轨,而实实在在地挽救了全中国人民能够活下来的生命保障线。
      
    当然,邓小平的这种变革,是在完全彻底地否定毛路线的基础上才实现的。也就是说,邓小平坚定不移地所走之路线,在毛时代,毫无任何悬念,一定是要被杀头的。如今,如果不彻底否定邓小平的只单纯发展经济,而在政治体制变革上毫不动摇的政治路线,尤其是,如果没有邓小平当年否定“凡是”的超人胆识与高超谋略,谁又能彻底否定得了邓小平所遗留下来的这种被异见人士早就称之为“跛足的改革”呢?
      
    何况,1989年2月,邓小平在巨变的世界形势中如此指出:中国正处在特别需要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如果追求形式上的民主,结果是既实现不了民主,经济也得不到发展,只会出现国家混乱、人心涣散的局面。我们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不行,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中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他明确地说:民主是我们的目标,但国家必须保持稳定。――曹应旺《邓小平的智慧》
      
    根据以上这段话,考虑到当时的国情,笔者认为,邓小平的说法并没有错。错在邓太高龄了,其世界观太狭隘了。也毕竟他是从文革浩劫中过来的人,亲历文革苦难,不得不引以为戒,高度警惕,早早堤防之。说他高龄了,是因为他已没有时间规划民主进程,比如符合国情的循序渐进的民主化路线图。他当时所想到的,可能是一下子就实现完全彻底的西方民主模式,这也许在当时确实会导致混乱的局面。所以,他才彻底否定西方那一套。说他太狭隘了,是因为他的见识及历史局限性限制了他必须只有这种观念和意识。毕竟作为一个人,本来都很普通而很平常,因为上帝给予人类的一切都很平等。即作为一个人,没有这方面的特长,肯定就有哪方面的特长,相较而言,其基本能力都是平等的。所谓天才,实际也是某专业领域内的佼佼者而已。这就正如在牢房时,一白粉仔问我他的特长是什么,我说你对白粉的研究和体验就很专业一流,我就绝没有丝毫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
      
    邓小平当时所说的乱,是针对文革的混乱局面对比而来的,所以他强调一定要稳定。而在今天,经济已经非常发达了,且到了临界的边缘,如果政治体制再不改革,一定会迅速倒退,直至完全崩溃,致使国家确实会大乱起来。这政体的改革,固然就是走民主化路线,也绝不是形式上的,而是非常实质意义的,目前已迫在眉睫,已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刻。当然,即便是在这样一种时刻,早已不是空谈理论和规划的时候,而是必须要实实在在地行出民主化的符合国情的循序渐进的路子来。那么,按照笔者以上的提议,就一定是最符合国情的,急需扎扎实实贯彻和落实。
      
    邓小平还说,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是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他还是指出:应该集中力量制定各种必要的法律,并且加强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法治国。而现在的局面,在政治局常委的管意识形态与抓公检法的政法委的非法干预与操盘下,中共现任领导干部确实都依法治国了吗?检察机关与司法机关确实都独立办案了吗?很多事情确实都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了吗?恐怕就完全面目全非背道而驰匪夷所思了,假若邓小平还活着,看到目前的局面和现状,一定会被气死。

四、怎样的改革才最符合中国国情?
      
    关于这个话题,很多民主志士已写了不少文章,谈得非常具体到位且极其详尽,作为笔者,也撰写了不少文章,比如新近发表的《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公布财产才是中共权贵的最大软肋》等十几篇文章,基本都谈到了这些问题。
      
    根据习近平在新一届七人常委当选后答记者的讲话,他说,新形势下,我们党面临着许多严峻挑战,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
    
    但他所提出解决办法仍然停留在胡温阶段,没有丝毫长进。比如他说,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的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这与实质意义上的政改没有丝毫关系。因为,实践已经充分证明,党本身只是一个肌体,就彷佛一个独立的人,不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绝不可能,没有充足的兽性和私自的欲望也绝不可能。按照基督教教义,除了上帝之外,人都是有原罪的,除非肉身不存在。也无论这个人是虔诚的基督徒或者道德极端高尚的人,只要在专制的大染缸制约下,其不腐败邪恶也由不得他自己。正如法国大革命时的左拉所呼吁的,宫廷是淫荡的发源地,罪恶的渊薮,而任何独裁专制政体,其实就是万恶之泉源,罪恶之渊薮,滋生一切邪恶的温床和土壤。
      
    对于一个人来说,靠自己的崇高道德自律,抑或就靠上帝的感召力,在独裁专制的大染缸里,尤其作为身处权力之巅的人,是绝对难以保持真正清纯的,因为这种体制乃是助长一个人把其人性中最卑劣龌龊的东西――兽性和私欲无限放大的。而作为天性就很软弱有限的人性本身,是根本无力克服这种强大腐蚀性的。关于这一点,习近平在讲话中也谈到了,他说,每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只要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每个人的工作时间是有限的,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
      
    如此看来,作为掌握有公权和公器,时时刻刻在公共平台上为大众服务的人,更应该受到作为国家和社会主人――最广大人民群众每时每刻的坚强监督与制约,而让其首先做到绝对的守法依法,而严谨依法治国,依法行政,切实树立国法尊严,绝不有丝毫越轨现象。但在现实中,由于特权与特供的专制体制本身的重重限制与束缚,就根本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弱势群体的人权还能得到坚强的保障。长期以来,自然就造成了中共党和政府“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日,欺世盗名蒙骗人民群众”的根深蒂固的现实痼疾。此顽症,如果不从根本上动手术,而仅仅用习近平所倡导的传统的“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确实就能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并密切联系群众,还使中共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吗?恐怕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虽然习近平还说,责任重于泰山,事业任重道远。我们一定要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夙夜在公,勤勉工作,努力向历史、向人民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可在如此守旧的执政方式与再普通不过的谋略主导下,在习李新一届,确实就能给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吗?正如笔者撰文,《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莫非习近平和执政党还要继续忽悠中国又十年不成?作为愈来愈大面积正在以几何系数迅速增长的觉醒了的人民,这些人还会继续答应和容忍这种显而易见来自于党和政府利用国家公器的强权蒙蔽,愚昧欺骗,暴力威慑,小利诱惑的公然耍流氓的非法暴力维稳的法西斯统治吗?恐怕这种局面,就远远不是日渐急剧缩小的独裁专制的死硬分子们所能完全捍卫得了的了。
      
    2012年11月16日于深圳贫民窟
    
    作 者:郭永丰
    出 处:北京之春
    整 理:2012年11月19日20:5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91992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牟传珩
·看“历史反革命”习近平如何处理“历史反革命”/雷鸣
·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许志永
·将继续专制的习近平时代/曹长青
·许志永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纽约时报:习近平会很快采取行动
·看山:十八大后习近平将这样干
· 牟传珩:习近平就职演说只字未提“政改”
·冯正虎囚禁262日:习近平应当关注的上海问题
·十八大人事布局底定,世界把厚望寄托在习近平身上
·英媒:胡锦涛捆绑了习近平的手脚?
·习近平值得期待吗/杨光
·“习近平应该感激胡锦涛”—— 远藤誉
·习近平深陷意识形态窠臼/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艾鸽
·十八大后,习近平将成为汉献帝第二
·春秋戈:椅子如何砸在了习近平背上?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姜维平
·官方披露:习近平主导十八大报告 历经10个月
·习近平28字 直达中国第一鼎鼎端 (图)
·美学者:习近平不会加速两岸政治对话
·中共制度定型 习近平直言:恐怕还需30年
·习近平上台前夕,薄熙来曾绝食抗议
·习近平时代:“七龙治水”如何前行?
·习近平政纲离民意仍远 各界重申社会诸多诉求
·习近平为党章亲自撰文 定位根本大法
·习近平得票曾倒数第一 薄熙来连候补委员都没当成
·习近平警告:腐败最终会亡党亡国
·习近平:全党对党章要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习近平彭丽媛约会 不到40分钟定终身 (图)
·拍在马腿上 为习近平批示立碑,浙江挨批
·俄罗斯分析:习近平既不太左也不太右
·习近平被拍马屁 李源潮寂寞失落 (图)
·中共新一届领导人:习近平从容 李克强健谈
·习近平:提高拒腐防变能力
·习近平:枪杆子要在忠于党的可靠人手中
·穿过军装的习近平在军中究竟能动用什么人脉! (图)
·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封公开信
·上海访民郭益贵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一个被逼自焚的人致胡锦涛、习近平公开信/王学勤
·致习近平和奥巴马的公开信/中国冤民同盟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旅日华侨致习近平访美前的一封信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欢迎习近平副主席访问美国(2012/01/24) (图)
·军嫂付楠给胡锦涛、习近平、郭伯雄、徐才厚主席的信
·就西藏局势给习近平副主席的紧急公开信/Fraserview
·在日华人冤民联盟致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程永华大使并习近平书记、杨洁篪外长 (图)
·德国康纳尔公司给胡锦涛、习近平的信 (图)
·德国康纳尔股份有限公司致胡锦涛主席,习近平副主席的公开信
·上海陈建芳人权日给习近平的信(图)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