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看山:十八大后习近平将这样干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6日 来稿)
    
    一,十八大是江泽民意志的全面实现
    

    
    从年初的王立军叛逃,到年尾的七常委亮相,中共十八大权力更替这出大戏,上演了几乎整整一年时间。其间起伏跌宕、波澜壮阔,不知发生了几多惊心动魄、波诡云谲的曲折与传奇,比之电影情节,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实为国内政坛近几十年所仅见。很难想象,在种种错综复杂、迂回婉转的背后,其实有着一双大手在导演一切。这双手就是江泽民的意志和手腕——他未必是这么多复杂事件的制造者,但其间发生的一切,都没能逃脱他的掌控。最终他主导了一切,将各种偶然、必然发生的事件之最终效果,引向了他意志的方向。
    
    江的意志很简单、很明确、也很坚定,那就是在十八大上,将习近平“定于一尊”,为习近平成为真正的政治核心扫除一切障碍,务使习近平掌权后无掣肘之忧,免于胡锦涛式的十年尴尬。为此,他不惧切割,不惜以老迈之身多番登台压阵,或制造、或推动、或利用了王立军事件、谷开来案、令计划儿子车祸、党内高层投票“摸底”、北戴河会议、温家宝家族财富......等诸多事端,或硬抗、或软诱在职的胡温、离任的李、乔、朱、李......等诸多对手,纵横捭阂,最终达成一系列目标:拔除了薄熙来这颗可能在十八大后影响习近平集权的最硬钉子,将常委人数由九缩七,在常委和政治局层面最大程度剔除了胡系人马,保证了江习一系的绝对多数,迫使胡锦涛“裸退”,让习近平心腹栗战书提前接掌中办,并在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终于完成了“习近平集权”这一看似不可能的奇迹。十八大后,新君习近平上无“垂帘”之顾忌,中无诸常委多数之掣肘,下有得力心腹之帮衬,成了名副其实的又一代党内核心,其权力和实际掌控力,远非前任胡锦涛可比,堪与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邓小平、九七年至零三年的江泽民相比。从某种意义上说,习近平时代才是中共真正的“第四代”,而胡锦涛时代只是江泽民时代的延伸,正如1989年到1997年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江泽民时代,而只是邓小平时代的延伸一样。
    
    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关键,是要尽可能压缩胡锦涛一系的权力和影响。江时日无多,江走后江系人马必大多转为习系,所以江系对习没有威胁,江系之壮大,即习之壮大。胡系是十八大后唯一真正有可能对习形成压制的势力,胡系越强,则习势越弱,所以,“削胡”应是江习十八大布局的主要着眼点。这其中又有三层要害:一,胡锦涛“裸退”;二,常委中尽量剔除胡系人马,只留一李克强孤掌;三,政治局中减少胡系羽翼,既便于习近平的权威下达,又为十九大提前卡位。所以,李源潮、汪洋必须“失常”,周强、沈跃跃、马馼......注定“出局”;而薄熙来的倒下,应该是意外收获。
    
    薄熙来虽与江系较近,却不属江胡两系,而是以“唱红打黑,民生优先”自成一统。薄的倒下,出于胡温谋划。以此为支点,以赖昌星案为助力,胡系试图撬动整个十八大的大盘。江胡二系的实力本不在一个层级,借助薄案以及台下诸多曾受压、结怨于江的元老,胡系一度步步进逼,似乎已挽回劣势,甚至还形成某种优势。不料江顺水推舟,借助胡系之力,拿下薄熙来,将常委人数由九减七,就在胡系庆幸翻身有望之际,突然从令计划儿子车祸发力,使胡系阵脚大乱,在北戴河上溃不成军;最后时刻祭出温家宝家族财富之杀手锏,使胡系不得不俯首认输......其间运作之妙、进退之宜,令人叹为观止。很难想象,以江泽民之老迈,还能技至于此,坊间传言,曾庆红运筹、谋划居功甚伟,其心腹于十八大后一掌中纪委管官(赵洪祝),一掌公安部管民(郭声琨),收获颇丰。苟如此,江去后,江习一系的凝聚力当不成问题,习“定于一尊”的格局十年可期。
    
    下决心让习近平“定于一尊”,既是有感于胡锦涛十年的相互牵制难有作为,也是受迫于当前局势的内外严竣。换言之,江不遗余力扶习,目的是保党、保政权。这一点,保证了他的意图能够获得党内中间势力的支持。胡锦涛之势弱,为江一手打造,而江之威望又不及邓,只能以常委多数牵制胡,最终江胡互不相让,形成“双核多头”格局。事实证明,这种垂帘听政加常委共识决策的体制,效率极低,决策难执行更难,不足以应付当前日益险峻的内外挑战。胡温十年,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经济发展举步维艰,外部环境越来越紧仄,胡温之能力有限是其次,这种体制的掣肘才是主因。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胡依靠的干部以团派为主,团派惯于宣传造势,短于干实事,其人长于噱头,鲜有干才。其中汪洋可说是一个例外,因为他起于基层,不像其他团派那样是由中央直接空降地方高层,所以确实能干实事,在胡系中鹤立鸡群。其他如李克强、李源潮、胡春华、周强等,主政地方时均表现平平,名堂很多,实效却很少。
    
    邓小平当年扶江为核心时,谆谆教导:我们党这么多年遇到那么多危险挑战,能够屹立不倒,经验就是党内始终有而且只有一个核心。有核心,这个体制就有战斗力。核心既不可无,亦不可多,多等于无。十年前的江,未必不懂这个道理,但人都是环境的奴隶,总是从自己的处境和需要出发,道理服从利益。十年后,江时日无多,处境不同了,安排也就不一样,终于回到邓小平教导的“正确道路”上来。
    
    二,习近平的施政要点
    
    在此之前,习近平并未展露过什么过人才赋。中国的官僚体制,天然压抑除最高领导人外其他人的表现力。逆势而为的,薄熙来就是下场榜样。在储君的位置上,习更要顾忌很多,难有表现机会。但是,椎入囊中其末必现,同样的位置,不同人表现必然不一样。比之当年的胡锦涛,同样在储君位置上,习的表现显然更有担当和活力,让人们开始对之有所期待;一中全会后的与媒体见面,更让习惯了胡照本宣科的人眼前一亮——习近平不仅望之更似人君,其能力、胆魄颇强于胡,应已无有疑义。
    
    个人能力还在其次,关键是体制不同了。现在这种“定于一尊”的权力格局,是现行体制下效率最高、最可能有所作为的结构形式,不管将要“作为”的是什么。越是困难的局面,越是难做的事,越需要这种结构。右派总希望李源潮、汪洋“入常”,其实,真要启动阻力重重的政治改革,身为另一派系的李、汪就不能“入常”,不能分散“定于一尊”、最有利于作出艰难决策的核心权威,只能寄望于习,推动习;左派希望薄熙来“入常”,其实真要启动最难做的遏制特殊利益集团,同样不能分散权威,不能耗于内斗。如果习无意于政改和遏制特殊利益集团,李、汪、薄“入常”同样无济于事,只是增加内耗,除非是能够取而代之。
    
    由于体制、人选的因缘聚合,现在是几十年来中共最能做事,最有可能做成一些难做的事的关键时刻,问题是,习近平会做什么?
    
    很多知识分子期盼的政治改革不用想了,既然以“保党、保政权”的理由被挑选出来,习就绝不可能是他们心目中所期待的政治改革旗手。直接铲除特殊利益集团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这需要不顾一切的勇气;习的处境和性格,最多能做到有所抑制。还有一种选择是,像当年的朱镕基,向平均主义宣战,以拉大差距的方式,获取经济增长的效率。但显然,现在已经不是能够沿着这个方向向前走的时候,而是需要反向操作,消除这种做法的负面性。习本人在十八大前后的一些表述,也印证了这点——一一排除下来,习要做什么,能够做什么,就逐渐清晰了。
    
    对习时代来说,最大挑战仍然是经济。所谓社会矛盾,是随经济形势而消长的。迄今为止,社会矛盾制造出来的最严重冲突,不过是什邡、乌坎之类。这对于中共庞大的政权体系而言,不过是藓疥之患,如果不是网络的放大效应,根本无关痛痒。经济问题才真的要命,才是决定中共政权存亡的关键。现在的经济形势很严竣,胡温扔下的是一副烂摊子,把好用的手段又都已用尽,而且通过种种假大空的许诺,为后任设置了不少限制和障碍,捆住了手脚。经济的表面问题是下滑,深层难题是政府高负债,根子还在发展方式上。按照现行方式,经济靠投资拉动,增长必须负债,政府只能在负债和下滑中二选一。由于前面积累的负债太多,负债式增长难以为继,于是不得不表现为适度下滑。
    
    习面临的核心课题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是来不得半点激情和虚幻的难啃硬骨头。胡温没有啃动,一股脑扔给了习,而且用自己积累的恶果和空口许诺,绑住了习的一手一脚,让他只能单手单脚战斗。这与当年江朱将免除农业税等德政留给胡温,相去何止万里?既然重头戏在经济,习李之碰撞就难以避免,不管两人现在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预计十九大上还将有大戏上演,小李效法老李,由国务院转入人大,或许是势所必然。
    
    习要做且能做的第二件大事是民生,对此习自己已有不少表述。这是当下的民心所向,不可不为。如果能将改善民生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结合起来,当然最理想。但二者方向上虽接近,进程上却难以衔接。经济增长动力要由投资转为消费,不是短期内能实现的;而民生事关民心,需要短期有所建功。现阶段,经济增长必须从吸引民间投资等方面挖掘新动力,同时离不开对出口的继续依赖。
    
    另一方面,由于习的权位稳固,只要能压制李克强的冲动,在民生方面他没必要急于求成、哗众取宠,完全可以长远规划、稳打稳扎,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同步。这是薄熙来所没有的优势。薄不管是在重庆还是到中央,都必然要急于建功,以政绩实惠来赢得认可,扩大可操作空间,打开局面。当然,他可以选择其他突破口,比如反腐。这也是他招忌的原因之一。
    
    在反腐问题上,对习近平难有太大期待。因为习的上位,不乏利益交换的痕迹;他自称注重“团结”的工作方式,也妨碍了他在集团内部痛下杀手。当然,这只是他目前表露出来的部分,不排除他隐藏了一些东西,可能在江后带给人们惊喜,就像普京曾经带给俄罗斯人惊喜一样。
    
    既然肩负“保党、保政权”的使命,就很难期待习在舆论开放方面有所作为。预计习时代的舆论管制,最多维持胡时代的格局。甚至有可能,在舆论方面,将来习时代的人们会怀念刚刚过去的胡时代,就像今天的人们怀念他们曾经高度不满的江时代一样。因为在对待社会矛盾的问题上,更加强势的习近平,或许会采取更强势的方式,那就是收缩舆论,釜底抽薪——集权体制对舆论的管制是必然的,而管制的松紧度与社会矛盾的缓急程度成正比。
    
    外交方面,习无疑将更为强势,更勇于维护国家利益,更敢于公开和西方叫板,这既是他的性格和作风使然,更是其实际权力和地位使然。但态度强硬只是一个方面,在手法上,习可能更加多样、灵活,因为他的选择余地更大。
    
    即将到来的习近平时代,或许是中国免于下一场劫难的最后机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920013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以“不露面”对抗“双接班”/看山
·看山:王铮是西方人权标准的试金石
·看山:薄熙来倒下,天意,还是人为?
·一场肮脏的政治阴谋正在葬送中国/看山
·看山:一场肮脏的政治阴谋正在葬送中国
·看山:岳飞屈死风波亭之新解
·看山:《环球时报》为什么污蔑党中央?
·看山:是新华社错了,还是温总理错了?
·看山:算算时间,该轮到薄熙来反击了
·看山:“重庆出事”无关文革,兼论所谓“中办录音文件”之伪
·看山:胡温希望十八大这样开
·看山:为什么认为“中国已失去和平转型的最后机会”?
·看山:中国已失去和平转型的最后机会
·薄熙来还有翻盘可能?/看山
·看山:薄熙来一事还有翻盘可能
·看山:从现在开始,温家宝危险了
·看山:为什么温总理说“谣诼不断”?
·“温家宝答记者问”宣泄胡温对江习不满/看山
·看山:王立军案该重庆反思,刘志军案该谁反思?
·从一首校园民谣,看山大附中贪腐冰山一角
·看山东临沂、上海、北京等地如何实现“零上访”(图)
·请看山西孝义市公安局制造的天下第一冤案/宋瑞灿
论坛最新文章:
  • 互联网客8亿半 中国官方指爱教育和娱乐
  • 黄之锋列港校“中华美德名人” 人民日报急批
  • 纽时视频记录香港示威者立下遗书虽死无畏
  • 陈同佳投案无门台陆委会斥港府图把台纳入一个中国
  • 香港地图App 库克被指亲中任朱镕基倡建顾问会新主席
  • 香港警察水炮车亵渎清真寺成国际新闻林郑一早到场道歉
  • 加泰罗尼亚独派借鉴香港反送中瘫痪机场
  • 陈同佳案 港府呼吁台湾务实积极接收他自首
  • 易纲:人民币汇率处于合适水平
  • 旅法艺术家黄永砯巴黎辞世
  • 世界最长航班 纽约直飞悉尼19小时
  • 智利地铁票涨价骚乱升级 首都超市起火2死1重伤
  • 印尼总统佐科威就职 第二任期挑战严峻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