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阿富汗战争与世界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5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12年11月14日,有新闻分析指出:“四任驻阿富汗美军指挥官都没好下场”:

    
    最新一位,是现任美军驻阿富汗指挥官艾伦(John Allen),他与佛罗里达州天帕的37岁有夫之妇吉尔·凯利(Jill Kelley)有大量“不当电邮”往来,正在遭到军方调查。
    
    再往前推,曾任美军驻阿富汗最高指挥官的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最近已因婚外情丑闻下台,这就令人联想自2008年以来,在阿富汗领导美军和北约部队的历任四位指挥官,似乎都“受到诅咒”,没有一人有好下场。
    
    第一位是任期2008年6月至2009年6月的麦吉南(David McKiernan),在奥巴马总统上台后,遭国防部长盖兹要求请辞,成为韩战以来首位在战时被撤换的指挥官,前一位是麦克阿瑟将军。
    
    麦吉南的下台在当时被解读为奥巴马不认同他在阿富汗采取的传统作战方式,而支持瓦解叛军影响力的更针对性反叛乱策略。
    
    第二位指挥官是具有特种作战背景的麦克里斯托(Stanley McChrystal),他在接任麦吉南后一年,即因发表不当言论而在2010年6月丢官。
    
    当时被媒体形容为“脱缰将军”的麦克里斯托,是被《滚石》杂志披露,曾与幕僚发表批评奥巴马政府的言论。麦克里斯托在引发风波后不久,即被奥巴马召回说明,最后被迫去职。
    
    第三位指挥官即为任期2010年7月至2011年7月的彼得雷乌斯。虽然彼得雷乌斯的指挥官任期一帆风顺,却在退伍转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后,晚节不保。
    
    第四位就是最后卷入彼得雷乌斯丑闻的现任指挥官艾伦(John Allen)。国防部官员2012年11月13日宣布,正在调查艾伦与佛罗里达州天帕的37岁有夫之妇吉尔·凯利(Jill Kelley)之间数以千计的“不当联系”。
    
    艾伦原本已被提名接任北约盟军指挥官,目前国会已暂缓举行任命听证会。
    
    上述新闻使我联想到一个历史习题:“阿富汗作为宗教策源地”。
    
    历史学家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年~1975年)在《历史研究插图本》第四十四章《同时代文明的互相接触》里指出,在整个旧大陆地区,有两个高级宗教的集中发源地:一个是以现代叙利亚国家为中心的大叙利亚地区,一个是以现代阿富汗国家为中心的大阿富汗地区。汤因比过分析其原因认为,这是由于大叙利亚地区和大阿富汗地区都是四方文明汇集于此的“交通环岛区”,从而得以吸收四方文明的物质养分,也能转变四方文明的精神刺激;结果实现前所未有的创造活动。
    
    汤因比指出:大叙利亚地区是西方宗教(基督教、犹太教、回教)的发源地,大阿富汗地区则是东方宗教(拜火教、佛教)的发祥地。
    
    “大阿富汗地区”,这是我的省略说法,汤因比的原文是“乌浒河——药杀河流域”。
    
    我为什么要把汤因比的“乌浒河——药杀河流域”改称为“大阿富汗地区”?
    
    有两点理由:
    
    一是为了对称,这样一概使用国家名称比较容易记忆。
    
    二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汤因比没能看到的历史现象:在汤因比1974年去世以后仅仅五年,1979年就开始了一场至今三十一年仍然没有平息的“阿富汗战争”,不仅拖垮了苏联帝国,而且也使得整个北约组织无可奈何。至于紧邻中国,更是被迫完全置身事外,甚至不时遭到波及。
    
    大阿富汗地区虽是东方宗教的摇篮,现在却受到来自西方的真理伊斯兰宗教的摧残:大佛雕像遭到阿富汗的塔利班的毁灭,正如众佛雕像遭到中国红卫兵的破坏,而红卫兵其实也是一种变态的西方真理(马列主义)的应声虫,是苏联入侵中国的产物。
    
    近几年,媒体常有报导阿富汗的新闻。印象中,阿富汗到处是荒凉山岳,人民则像是同一个模子做的,男人穿长袍、包着头、留大胡子,女人也穿长袍,只露出眼睛。阿富汗的八大种族。各族形貌近似,外人实在难以辨别,但是这些人却可能改变历史,因为历史的沉重车轮,往往是从阿富汗、叙利亚这些荒凉地区的宗教观念开始移位的。
    
    例如在阿富汗,可能正在发生某种根本的移位,类似于一千多年前“佛教向回教的移位”,但这次将是“回教向……的移位”。
    
    阿富汗,自然环境十分恶劣,除了极少河谷和绿洲适合农耕外,大部份是海拔很高的山地、或荒凉的漠地。而(耕地只占全国土地的0.2%。
    
    兴都库什山,从东北向西南斜贯全国,绵延1200公里。高耸的山脉切断了从印度洋来的暖湿气流,使阿富汗大部份地区全年处于干旱少雨的状态。
    
    近代西方殖民主义兴起前,有两股巨大力量一直在亚欧大陆涌动。一股,是由丝路所连接的东西方经济与文化交流;另一股,则是亚欧大陆北部游牧民族向南方农耕文明所进行的周期性征服。
    
    阿富汗就位在这两股巨大力量的交汇处,不断受各个“强势文化”冲击,种族也变得非常复杂:
    
    普什图人,是阿富汗第一大族群,有1200万人,占总人口42%。巴基斯坦更有2800万普什图人,两国的普什图人加起来高达4000万人,在世界各国中来比较,这也算是很大的族群了。普什图人饶勇善战,从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东征时期,就为人所知。19世纪,抗英入侵;1980年代,抗苏联斗争,普什图人都让外族吃尽苦头。而改变宗教信仰,对他们并非难事,历史上已经数度“易主”。
    
    哈札拉人,是阿富汗第三大族群,有250万人,占总人口9%。哈扎拉人是当年蒙古侵略者与当地居民的杂交后裔。“哈扎拉”之名,来自波斯语的“哈扎尔”,意思是“一千”,原指蒙古军制“千夫长”麾下的部队。蒙古骑兵曾经不可一世,他们的后裔现在阿富汗却备受压抑,见证了历史的无情。
    
    普什图人与哈札拉人,除了族群问题,还有更难解的宗教问题。普什图人,主要是属伊斯兰教逊尼派;哈札拉人,则属伊斯兰教什叶派。
    
    逊尼派通常被视为伊斯兰教的正统派,全世界90%的穆斯林是逊尼派,一般认为逊尼派较什叶派温和。但在阿富汗,普什图人挟着族群、宗教优势,却显得比哈札拉人更为激进。
    
    从1996年至2001年,激进普什图人组成的“塔利班(Taliban)”,名称来自普什图语和波斯语,意为“伊斯兰教的学生”,也意译为“神学士”,是发源于阿富汗的坎大哈地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组织。他们统治阿富汗大部份地区,实施政教合一的类似毛泽东的文革独裁统制。
    
    塔利班最知名的红卫兵恶行是,于2001年3月9日,在全球一片抗议声中,执意将巴米扬(Bamyan)两座著名的大佛炸为灰烬。不过这与毛泽东在土匪文革中炸毁稳固古迹的罪行比较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巴米扬地区居民,主要是哈札拉人,塔利班炸毁大佛,除了向国际示威,还有对内镇慑其它族群之意。
    
    但就是如此贫瘠荒凉的地方,却像另一个类似的地方叙利亚那样,历来都是精神变革的中枢地带。
    
    而2012年的现在,阿富汗和叙利亚同时陷入滔天火海,格外引人注目:世界可能真要发生根本的改变了。
    
    2001年,“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由于塔利班庇护宾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美国得到全世界各国反恐的声援,对阿富汗展开军事攻击,迅速推翻塔利班政权。然而,塔利班并没因此销声匿迹,残余成员窜入广大山区建立红区、发动游击战争,继续用绑架人质、恐怖攻击等战术与阿富汗现政府对抗,各国联军只得到处灭火,疲于奔命。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了新闻分析所指的“四任驻阿富汗美军指挥官都没好下场”、“似乎都受到诅咒”的神秘现象。令人不得不感叹历史变局之浩大,远远超出了常人的思维。
    
    在历史的变局之后,阿富汗战争的宗教使命正在显现出来。而从文明历史演变的角度来看这个使命,肯定要大于“回教的复兴”,很可能导致现代人做梦也想象不到的世界革命,而且是精神意义的世界革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919205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西方的没落与中国的命运
·土耳其为什么亲西方?/谢选骏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谢选骏:论“中共”之作为“蛮族”
·谢选骏:罗姆尼失去总统竞标之谜
·谢选骏:《毛主席与隋炀帝》
·谢选骏:两岸统一才能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
·谢选骏:美国大选结局关系人类未来命运
·谢选骏:从大选辩论看中美关系和新的冷战
·谢选骏:台湾是“亚洲地中海”的锁钥
·谢选骏:迈克尔•桑德尔的“哈哈佛”理论
·谢选骏:是温家宝还是“闻假报”?
·谢选骏:从苏美尔城邦到全球政府
·谢选骏:罗姆尼会不会发动第二次冷战?
·谢选骏:小国时代与小股游击队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俄罗斯人作为“费拉居民”考
·谢选骏:从总统辩论看茶党运动的两面性
·谢选骏:《河殇》的蔚蓝色冲到了钓鱼岛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